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34534645
34534645 連載中

34534645

來源:google 作者:徐迦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容闕 現代言情 蘇卿卿

《34534645》這部小說的主角是霍瀾庭徐迦寧,故事整的經典蕩氣迴腸下面是章節試讀,是屬於言情小說主要講的是:大梁朝,貴妃殿蘇卿卿沒想到,寵了她三年的容闕,今日送她的生辰禮竟然是——逼她給入宮三天的柳若詞下跪!暴雨傾盆,蘇卿卿跪在鵝卵石小徑上,又冷又疼容闕走至屋檐下,居高臨下質問:「可知錯了?」...展開

《34534645》章節試讀:

小說主人公是霍瀾庭徐迦寧的書名叫《34534645》,是最新的一本言情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小說精彩節選:蘇卿卿站在寢殿外,牙關在顫,她的靈魂彷彿都在哆嗦。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的寢殿。
她赤着腳,失魂落魄地走在宮道上,粗糲的青石板地讓她覺得陣陣刺痛。
昨夜的大雨沒有下夠,此刻又是雷聲陣陣,大雨傾盆,一瞬之間就將蘇卿卿的衣衫打濕。
...蘇卿卿站在寢殿外,牙關在顫,她的靈魂彷彿都在哆嗦。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的寢殿。
她赤着腳,失魂落魄地走在宮道上,粗糲的青石板地讓她覺得陣陣刺痛。
昨夜的大雨沒有下夠,此刻又是雷聲陣陣,大雨傾盆,一瞬之間就將蘇卿卿的衣衫打濕。
一路走回了芳月殿,她將宮中的婢女盡數趕了出去,獨自一人窩在床榻之上,望着燭火發獃。
夜深之時,殿門外一陣響動。
隨後一個黑衣人影忽然從殿外飛進,跪在蘇卿卿的面前。
「太女殿下,您昨日在芳月殿受罰一事已經傳到了攝政王府,大少爺特命屬下接你回去。」
原來是她哥哥的人。
蘇卿卿一怔,隨後羞愧偏開頭。
她的父親是大梁朝的攝政王,母親是南國的女皇,她本是金尊玉貴的南國皇太女,卻因為愛上了容闕,放棄了一切。
可她一意孤行,隱瞞身份入了宮,如今卻淪落至此,怎麼還有臉再回去?
蘇卿卿緩了片刻,才沖暗衛搖頭:「回去吧,就跟哥哥們說,我很快就能處理好現在的困局。」
那暗衛還想說些什麼,卻還是嘆了口氣,悄然離去。
蘇卿卿看着燭火,思緒飄遠。
三年前,當年容闕還未登基之時,她父親領命帶兵,容闕隨大軍出征北境,那是她第一次見他。
後來,她裝作小卒跟在他身邊,他遭遇敵襲,是她從死人堆里將容闕挖了出來。
也是她找草藥,替他醫治受傷看不見的眼睛。
她更是冒死替他引開了敵軍。
容闕分明承諾過,待他即位後便娶她做皇后,怎麼就不做數了呢?
怎麼她就成了柳若詞的替代品了呢?
想着想着,蘇卿卿渾身一陣發熱,昏睡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蘇卿卿忽然被人從床榻上一把抓起!
她睜開眼,卻見容闕冷着眉目,怒聲喝道:「你這女人如此惡毒,我不過讓你跪了片刻,你竟然就給若詞下毒!」
莫須有的罪名,容闕張口就定下。
容闕但凡對她有半點真心,都不會這樣對她。
蘇卿卿此刻再也無法自欺欺人,悲哀辯解她:「陛下日夜守在柳若詞身邊,妾何時給給她下過毒?」
容闕眉間染上怒意,冷臉甩開蘇卿卿的手。
「前些陣子御膳房分發到各宮的點心,御廚說是你授意為之,若詞吃了你的點心便中毒卧榻,你還想狡辯?」
蘇卿卿失去重心,重重摔在地上。
迷糊間,她看見了淑妃的身影,正站在容闕的身後冷笑着。
她想起來了,前些日子花朝節歲,她的確讓御膳房給各宮分發了點心,但她絕沒有對柳若詞下過毒。
蘇卿卿看着容闕,踉蹌地撐着身子站起來:「妾沒有下毒,願以死明鑒!」
容闕卻冷哼一聲,抬手扼住蘇卿卿的下頜。
「死?
你以為你的命多值錢?
來人!
將貴妃打入慎刑司,嚴加審訊!」
蘇卿卿被帶到了慎刑司。
淑妃一直跟在後面,冷眼笑看着慎刑司里的人將蘇卿卿用鐵鏈吊起。
蘇卿卿看着得意的淑妃,哪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是你和柳若詞聯合起來搞的鬼。」
「還不算太笨,可就算你猜到了又如何?」
淑妃看着自己那用蔻丹染紅的指甲,陰陽怪氣說:「陛下一門心思撲在柳婕妤身上,又如何會信你?」
蘇卿卿垂下眼咬着唇,心中一陣酸澀。
淑妃看着頹敗的蘇卿卿,這三年來被對方壓着的惡氣總算髮泄出來。
臨走前還吩咐:「陛下說了,不用顧及身份和宮中顏面,只要讓蘇卿卿認罪,什麼法子都行。」
蘇卿卿在慎刑司內被動了鞭刑。
帶着倒刺的鞭子打下來,皮開肉綻。
她咬牙不讓自己叫出聲來,撐着不肯認罪,最後昏死過去。
慎刑司里的人怕鬧出人命,還是告知了宮裡掌事的內侍官。
御書房內。
內侍官走到容闕的身邊輕聲說道:「陛下,慎刑司的人來報,貴妃重傷昏迷不醒。」
容闕一怔,隨即冷着眉目斥道:「怎麼回事?」
「慎刑司的人私自動了刑,貴妃娘娘前些日子小產身子未痊癒,又跪着淋了一夜的雨,這身子實在是吃不消啊。」
容闕心頭一緊,眉頭緊皺着,沉出口氣:「叫御醫去慎刑司診治,將動刑之人手砍了。」
內侍官思慮片刻,還是開口道:「可是要將貴妃娘娘接出來?」
話落,卻見容闕竟然起身去了慎刑司。
……慎刑司大牢內。
御醫診治過後,蘇卿卿便醒了過來。
蘇卿卿睜開雙眼,便看到容闕就站在自己面前,低聲問她:「你可認罪?」
她微微動了動身子,身上就傳來尖銳的刺疼。
可身上的傷痕縱然疼痛,卻不敵心間的萬分之一。
蘇卿卿強撐着坐起,凝着聲音一字一句說:「妾不知罪在何處。」
容闕緊皺着眉頭,掃過蘇卿卿滲血的手臂,冷道:「說一句你知錯了,朕只降你的名分,接你出這慎刑司。」
蘇卿卿苦笑一聲,三年的感情,她太了解容闕了。
所以,她能聽出他語氣中的不耐。
接她出去,恐怕不是因為心疼她,而是怕她死了,就沒有人給柳若詞做靶子了吧?
真是可笑。

《34534645》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