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愛你是我難言的痛(林簾湛廉時)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林簾湛廉時) 連載中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林簾湛廉時)

來源:外網 作者:酒卿悠?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酒卿悠?

林簾嫁給了富可敵國的湛廉時,以貧民的身份,所有人都說她上輩子燒了高香才會嫁給這麼優秀的男人,她也這麼認為。然後,一年婚姻,他疼她,寵她,惜她。她愛上了他。ytfeiyong展開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林簾湛廉時)》章節試讀: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林簾怕冷,窩在被子里,只露出她白凈的臉,濃密的黑髮。
她被吵醒了,但睡的實在短,沒睡醒不說,眼睛都是澀澀的。
她眯眼看着韓在行,眼裡都是迷糊。
韓在行原本也不清醒的,但看見林簾這模樣,他清醒了。
手撐着腦袋,看着林簾,滿眼溫寵。
她這迷迷糊糊的模樣很可愛。
林簾雖然半睜着眼睛,但其實她還在半夢半醒間。
她沒睡醒,很困。
但她聽見了湛樂的話,所以她現在在努力蘇醒中。
好一會,她睜開眼睛,眼裡的迷濛退了不少。
「幾點了?」
韓在行看見床頭柜上的時間,說:「八點十分。」
「嗯,起床了。」
林簾揉着眼睛坐起來。
韓在行看她這睡眼惺忪的模樣,說:「初一要去祭祖,我們睡不了懶覺,但等祭了祖就好了。」
如果是一般的事,他不會讓她起來,但祭祖很重要,他要帶着她去。
「好。」
林簾不覺得這有什麼,很正常。
在老家她們初一早上也會去上墳,上香。
兩人收拾好下樓,秦沛和湛子沅也相繼下來。
不過幾人都是一副沒睡醒的模樣。
看見幾人這模樣,柳鈺敏說:「昨晚我讓你們早點睡,不聽,看看,多大的黑眼圈?」
柳鈺敏這話是笑着說的,顯然沒有責怪的意思,就是隨意說說。
湛子沅頓時坐到她旁邊,挽住她的手,頭靠在她肩上,嘟噥,「就是為了今天帶着黑眼圈去見老祖宗。」
聽見這話,大家都笑了。
林簾也笑了。
昨晚她才知道湛子沅比她大,但是不論是長相還是性格,看着都像個孩子。
林簾覺得這樣就好,人就是要這樣簡單,輕鬆。
活着才開心。
幾人下來的時候,早餐已經放到桌上,不過下棋和觀棋的人還沒出來。
說的是等幾人下來,他們那一局也差不多。
現在幾人下來了,茶室里的人還未出來,也就去外面接了電話打湛廉時進來。
湛樂說:「我去叫他們。」
湛文舒,「我也去,看看他們這局是不是下的很精彩。」
哪知,她剛說完,茶室里的人便走出來。
「這一局我老早就看出來了,贏不了。」
「哈哈,我也看出來了。」
幾個大老爺們說笑着出來,氣氛一下子就熱鬧不少。
湛文舒說:「今兒個誰贏了,誰獎勵一個雞蛋。」
說著,拿起手中煮的白嫩嫩的雞蛋。
眾人看着那雞蛋,頓時笑了。
林簾站在這樣熱鬧的氣氛里,有種由心而生的開心。
這種開心她以前從沒有過。
湛廉時看着林簾的笑,眸子似膠着了,再難移開。
一大家子人吃了早餐,拿着早便準備好的東西,去了墓地。
這去祭拜祖先的事兒,一個人都不能少,每個人都去了。
而等一行人祭拜回來,剛好是中午,吃午飯的時候。
可以說,吃午飯後,那就是自行活動了。
韓在行暫時沒什麼安排,他就想吃了午飯後帶着林簾好好去休息下。
他們昨晚睡的晚,林簾臉色不大好。
明顯就有些憔悴。
湛樂也看出來了,吃了午飯後就讓兩人去休息。
別的不用管。
而其他人,有出去見朋友的,見同學的,反正都各自有各自的安排。
老爺子不干涉。
玩自個的,忙自個的。
韓琳看着林簾和韓在行上樓了,她看向湛廉時。
湛廉時又出去打電話了。
他總是這麼忙,似乎沒有一天休息的。
韓琳心裏有些難受。
但有些事,難受沒有辦法。
因為自己種下的因,果就要自己吃。
湛廉時沒多久進來。
他一眼就看見站在客廳里的韓琳。
韓琳站在那,保持着看着湛廉時出去的姿勢,直到現在。
她看見湛廉時走過來了,心裏一下就緊張了。
她想和湛廉時說說話。
聊聊。
儘管她不知道說什麼。
然而,湛廉時只看了她一眼後便轉過視線,然後從她面前走過。
韓琳感覺到一股冷氣從她面門刮過,那感覺就好似一捧冰水灑在她心上,冷的她發顫。
突然,韓琳叫,「廉時!」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林簾湛廉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