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綁定廢柴系統怎麼辦
綁定廢柴系統怎麼辦 連載中

綁定廢柴系統怎麼辦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尖餃的李彥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昭坤揚 愛吃尖餃的李彥祥

五萬年前,先賢觀摩世間萬物,歷時良久,拉開了人族修鍊的帷幕......三萬年前,人族統一聖元大陸,人族進入高速發展時期,史稱「輝煌年代」......一萬五千年前,人族出現巨大危機,諸多強者隕落,無數無上傳承斷絕......一萬年前,魔族自域外而來,佔領了聖元大陸,人族與夾縫中求生......四千年前,人族誕生一絕世妖孽,橫掃世間,一統大陸,創立了萬族平等的時代......兩千年前,絕世妖孽去往域外,開通了聖元大陸與其他位面的界門......而今天......展開

《綁定廢柴系統怎麼辦》章節試讀:

昭坤揚有點兒愣神,說:「正常水平是什麼意思?我明明感覺自己比以前要強了很多很多,就算現在沒有選定修鍊方向,也至少是能夠媲美一階三四級的修行者吧?」

「那是因為你之前太弱了,遠遠低於正常人的身體水平,一時間身體大幅度提高,所產生的錯誤認知罷了。由於宿主還未達到三階修為,無法內視,所以我會將宿主的身體狀況以一定數值呈現。」

「宿主:昭坤揚

年齡:15

血脈:未知

一重覺醒:0%

修為:一階一級

力量:10(普通人為10)

靈力:0

精神力:23(普通人為10)

功法:無

體質:無

技能:無」

昭坤揚看着腦海中浮現的一大串信息,頓時感覺被澆了一大瓢冷水一般。

原本以為自己獲得機緣,覺醒血脈,就可以和市井小說中的主角一樣,從此叱吒風雲,成為一方巨擘,結果發現自己不過是看看達到了普通人的水準,而且想自己這樣的情況,很有可能沒有學堂會收。

「怎麼了?感覺你好像很失落,儘管你比同齡人的起步要晚,但是你有我啊!只要你能夠完成足夠多的任務,就能獲得大量靈值,解鎖很多好東西,後來居上,超越同齡人。不過需要提前說好,這些任務需要一定條件才能觸發,而且內容靈活,我也無法對其產生改變,目前沒有任務被觸發,請宿主四處走動,在人員密集的地方可能觸發概率更大。」

怎麼感覺這個系統不太行啊,市井小說上的系統不是還送新手大禮包嗎?

「那你現在可以幫我什麼?例如我該怎樣做才能提高修為?」昭坤揚問道。

「我只知道當宿主的力量達到100時,將晉入二階一級,當力量達到200時,將會迎來修鍊的第一道分水嶺,不是每一階都會出現第十級,但每一個第十級都意味着分水嶺,而二階存在第十級,如果突破成功,宿主不僅會晉入三階,還將會完成血脈的一重覺醒,開啟第二重。但具體如何提升實力,我不知道,相必提升力量無非就是三個途徑:鍛煉身體,學習技能,天材地寶。」

三階?那可真夠遙遠的,想當年聽院長提起他的光輝事迹時,他的三階修為可是最大的談資。

不行,這個系統一問三不知,還是得找個人問問,南風城現在不知為何開始有些不太平,那就一路往南走,看看能不能遇到城鎮之類的,找當地的修行者問問。

人族六大職業各不相同,雖然真正的差距是在三階開始才體現出來,但聽說在修鍊之處的煉體之法就不一樣,自己適合什麼職業呢?

昭坤揚一邊思考,一邊開始找鋒利的石頭,打算從這些狼屍上剝下幾張狼皮做衣服,不然再這樣下去,自己恐怕要一絲不掛的上路了。

「系統小姐姐,你知道人族六大職業嗎?」昭坤揚發現自從力量變強之後,自己已經可以從事一些勞動了,而不是像之前那樣走幾步就喘,就像現在一樣,很輕易的就劃開了狼的肚子。

也幸虧現在寒冬將近,腐爛的氣味還不太重,昭坤揚強忍着不適開始剝下狼皮。

「騎士,祭司,刺客,魔法師,戰士,召喚師。其中騎士、召喚師能夠與魔獸簽訂契約,所以這兩大職業要略強於其他職業,不過要求也更高,每個職業的要求都不一樣,宿主可以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做選擇,最好是先詢問一下專業人士,畢竟我只是略懂而已。」

在系統的陳述過程中,昭坤揚手法漸漸熟練起來,很快就剝完了十幾張狼皮,儘管開始幾張沒剝好,但也還是有十張狼皮是完好的。

由於血跡早已乾涸,血腥味也不算濃郁,昭坤揚拿起一張狼皮披在身上,又將一張狼皮圍在腰間,剩下的狼皮堆疊在一起,用草系好,背在了身上,雖然有些吃力,但還是可以接受。

「算了,小姐姐你現在可能未必比我知道的多,我還是往前走走,看看有沒有什麼村莊或是城鎮吧!」

昭坤揚想通了,雖然自己的系統比書上說的那些弱太多了,可是也才符合事實,再怎麼說系統也不是一無是處啊,至少她說話好聽,嗯,這是一個優點。

就這樣一連走了好幾天,餓了就摘野果子,渴了也吃野果子,如果不是有系統陪着聊天,恐怕昭坤揚會無聊死。

不過每天的負重前行確實也給他帶來了一些好處,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有所增長,從最開始的一天需要停下來休息二十多次,到現在每天只需要停下來休息十七八次,進步很明顯,說不定要不了多久就能達到一階二級。

可是當他向系統查詢時,卻發現自己的力量只是達到了11,也就是說照現在的情況看來,大概一個來月就可以徹底適應這個重量,那時最多也就達到13點力量,說好還有可能達不到。

也就是說,隨着力量增長的難度越來越大,在沒有合適的修鍊之法的情況下,自己很有可能十年都無法達到二階十級的瓶頸,說句不好聽的,甚至二十年都達不到也有可能,在這種情況下,自己會隨着年齡的增長身體素質下滑,可能這輩子也就那樣了。

如果換做之前的話,他或許還能接受,但現在已經得到了這麼大的機緣(儘管還沒看出來),這人生一下子就有了意義啊,前進的目標都有了,接下來的自然是為之不懈努力。

這時,一隻兔子突然出現昭坤揚的眼前,還未等他做出什麼反應,那隻兔子就慌不擇路地撞到了他的腿上。

昭坤揚只覺得小腿被撞了一下,不疼不癢的,反倒是那隻兔子好像傷得不輕,掙扎了好幾下,都沒能站起來。

「呦呵,小可愛,你這是來給我加餐的嗎?」昭坤揚喜出望外,抓着兔子的耳朵將其拎起。

「住手,還不快放下!那是我的獵物。」一聲嬌喝傳來,隨後一道身影衝到昭坤揚面前,離他只有三四米的樣子。

來人是個十四五歲的少女,一雙大眼睛很有靈性,長得很是可愛,給人一種鄰家小妹的嬌俏之感,加上現在露出的緊張神情,更是添了幾分趣味,那一身火紅色勁裝更是將身材優勢展現的淋漓盡致。

昭坤揚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等美女,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但在少女圓瞪的雙眼警告下,很快回過神來,連忙解釋道:「姑娘,我很久沒吃肉了,所以看到兔子有些激動,你別在意。而且剛剛是這隻兔子主動撞在了我的腿上,我並沒有要搶你的獵物的意思。」

「任務激活,後宮填充計劃,綁定紅衣少女,當攻略度達100%,即可視為宿主後宮的一員。」

「後宮填充計劃:由於族內新生兒越來越少,為防種族滅絕,特為後輩留下一張底牌,以此振興族群。」

「紅衣少女,姓名不詳

年齡:14歲

修為:三階一級

攻略度:0%

攻略度達100%,即可視為後宮一員,獎勵50000點靈值,獎勵後續可能會出現波動,且成功攻略後,滿足一定條件,也可獲得靈值獎勵。

註:如果已綁定對象被他人攻略,成為他人後宮,則會扣除一定靈值,如果已攻略的後宮對象被他人撬了牆角,則會扣除大量靈值,若出現前述情況後,宿主能夠重新俘獲芳心,將其重新攻略,則會返還已扣除的獎勵。」

什麼情況?這祖宗有點兒意思啊,居然要求子孫多擴充後宮,不過這最後一條的懲罰也很嚴重啊,我嚴重懷疑先祖當年是不是被撬過牆角,所以對於這件事耿耿於懷,甚至定下這種規矩,這不就是明擺着讓我注意,不能被別人撬了牆角嗎?

可是眼前這小妞有點兒厲害啊,年紀比我小,修為卻這麼高,乖乖,才14歲就已經越過了第一道分水嶺,前途不可限量啊!

這一連串的信息看似漫長,但實際上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對於外界而言,不過轉瞬而已。

紅衣少女聽了他的解釋,面色緩和了不少,畢竟昭坤揚現在這副模樣,滿臉污垢,邋裡邋遢的,身上就兩張狼皮遮住重要部位,背上還背着幾張狼皮,別說是很久沒吃肉了,就算他說自己一直生活在大山之中,從未與人打過交道,都有人信。

「那好吧,本來我抓這隻兔子就是要吃的,既然抓到它也有你的一份功勞,我就給你分一半吧!」少女思索了一下,說道。

昭坤揚心下一喜,只要不是讓他馬上離開,就有機會套近乎,應承道:「好的,姑娘,可是沒有水怎麼清洗獵物呢?」

少女朝着自己過來的方向一指,說道:「我之前在那邊休息,那兒有條小溪,可以在那裡清理兔子,而且你看上去髒兮兮的,肯定都有味兒了,也順便去洗洗吧。要不是我這兩天偶感風寒,鼻子不通氣,絕對會被你熏得暈過去。」

聽着少女略帶嘲諷的語氣,昭坤揚不由得老臉一紅,不過被臉上的污垢所遮擋,看不出來。其實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沒洗澡了,反正只記得上次洗澡還是院長沒出事的時候。

昭坤揚跟着紅衣少女走了一段路,果然見到了一條小溪。

正當他放下兔子準備去好好洗個澡時,紅衣少女出聲道:「別,你先將兔子放下,我來處理兔子,你去下游洗澡,別走錯了。」說著還指了指下游的方向。

昭坤揚見狀,只好扔下背上的狼皮,朝下遊走去。大概走了百來米距離,才停下腳步,開始解去身上的兩張狼皮。

「撲通——」昭坤揚直接躍入水中,清冽的溪水攜帶着寒涼包裹着他。

寒冬將至,哪怕此時是正午時分,溪水依舊很冷,冷得昭坤揚只打冷噤。儘管如此,他還是盡量的將全身搓洗了好幾遍,確定將自己洗乾淨了,這才上岸,又撿起那兩張狼皮,略微用水沖了幾下,將污垢衝掉,然後披上了狼皮。

在他幹完這些之後,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水中不知為何突然浮起了許多翻着肚皮的魚,正當他準備抓幾條作為食物時,突然想起自己剛剛洗澡時好像拿了幾條魚搓澡,可是水面上少說也有幾十條,難道是自己洗澡水太臟,直接毒死了附近的魚?

一想到這種可能,昭坤揚連忙搖了搖頭,轉身向紅衣少女走去。

此時的紅衣少女剛剛將兔子開腸破肚,剝皮洗凈,正準備生火時,就看見迎面走來一個少年,劍眉星目,丰神俊朗,神情似乎有些憂鬱,她一時看得愣住了。

昭坤揚走上前,伸手在少女眼前晃了晃,說道:「醒醒,怎麼了這是?發什麼呆呢?」

難道被她發現了?她震驚於我的洗澡水可以毒翻幾十條魚,所以嚇到了?

聽到這耳熟的聲音,少女回過神來,說道:「沒事,只是沒想到你洗乾淨了之後還挺好看的,既然你忙完了,幫忙拾些柴火,準備生火吧。」

昭坤揚點了點頭,去拾了些柴火回來。

正當他苦於沒有火源如何生火時,只見少女左手一翻,一對打火石出現在了左手手心。

少女用打火石生了火,將用樹枝串好的兔子遞給昭坤揚,讓他負責烤。

昭坤揚接過兔子,烤了起來,不過很快,少女發現他根本就不會烤兔子,於是將兔子拿了過去,自己親自烤。

「你叫什麼名字呀?哪裡人?怎麼淪落到這地步了?」少女手上忙着翻烤、撒料,嘴上卻不閑着,發動連環三問。

昭坤揚想了想,覺得沒什麼可隱瞞的,於是直接說道:「我叫昭坤揚,原本是被南風城一所孤兒院收留的一個孤兒,三年前院長突然離世,孤兒院也就解散了,這幾年我一直到處流浪。」

關於自己以前沒有修行資質,而現在因為覺醒血脈而變得可以修鍊的事,一概省略,畢竟關係到血脈和系統,這些是不能讓別人知道的。

少女眨了眨眼,說道:「重新認識一下,我叫徐雁,來自濱城的海源學院,現在正值放假期間,所以我一個人出來歷練。我看你年紀應該和我差不多,但好像沒什麼修為,你沒修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