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常規變法
常規變法 連載中

常規變法

來源:google 作者:文生百般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文懷良 都市小說 魏三元

深海山中有一祠堂,外面形色千百,山內福祉造開,有一教師,買家,煙花師,手語師,最為典故進去過的人說妙公身無因果壽無期,最能打的俠筆最能欺,還有愛打扮的花小聽不得丑,到處亂飛仇仙人展開

《常規變法》章節試讀:

「喂,可以撒開手了吧,臭老頭,我還是個黃花大美人呢,」

此時憑空出現了四個手拉着手穿着怪異的人,

「嘿嘿,花小妹妹,我看你剛才可是握的很緊啊,」此時一個穿着白袍的男人,雪白長發,臉上掛着精緻的笑容,修長的身材使得整個人有種仙風道骨的感覺,讓人非常討喜笑眯眯對着像是在撒嬌的人說道,

「哼」那名叫花小的妙齡女子輕輕的甩開了手抱在胸前,看也不看他,

此時一個長的魁梧面相凶神惡煞的人面無表情看着此刻趴在一具屍體身上的小女孩輕輕的走了過去把小女孩小心翼翼抱在了地上,

「孽緣啊,害的我的小心肝變成這樣,」那個仙風道骨的白袍人摸了**口讓人看起來像是心疼的說道,

旁邊的妙齡女子看着這個裝模作樣的人嗤了嗤嘴

從魁梧男子背後出來一位面目慈祥,那白髮里摻雜着幾根黑髮的老人輕輕的摸了摸那具屍體的臉

濃密的眉毛,比較立體的五官和煞白的面容顯得躺着男人的臉格外清秀

「孩子啊,我們走吧」老人輕輕摸着躺着的男人額頭說道

一排排青山高松里藏着一個廣袤的四合院。

青玉石砌,青石地板,古樸氣息,四周的屋檐格外翹,粗壯的石柱看起來顯得整個四合院非常厚重,

四合院中間有一個水池,水池中間又有一塊浮在水上的青石板,水池裡的水異常清澈,可卻看不到底,因為那池中荷花的根莖都能很清楚的看到,它們往水池中間的一個不知道為什麼能浮在水面上的青石板處連接,文懷良此刻躺在那個青石板上,在他的身邊四個荷葉上坐着那四個穿着奇異的人,

「為什麼不把他頭上那個疤給修復啊,,,怪難看的,」那個叫花小的女子手托着下巴看着中間的青年人說道

「他留下這個致命傷的時候,像是自願的,現在只有等他醒來…」面目慈祥的老人看着文懷良微微嘆息道

那個面目凶神惡煞的人彷彿對這一切漠不關心,他小心翼翼用兩隻粗大的手指輕輕的捏起了池中的一條小金魚,

「俠筆,快放開它,它受到驚嚇了,」那個叫花小的女子盤坐在荷葉上雙手叉着細腰,嘴裏氣鼓鼓的說道。

妙齡女子的話對凶神惡煞的人似乎很管用,只見他小心翼翼的把金魚放回了水池裡,金魚回到水中便滋溜溜的游到了水池**處,那不小心濺起的一點點水花滴落在了青年人的手上,青年人的手指微微的一動

隨即眼睛眯了眯就睜了開來,

「誒醒了醒了,,,他醒了,,,」那面目兇惡的大漢用手指指着躺在青石板上的青年人看着妙齡女子激動地說道,妙齡女子用手勢示意不要吵鬧

醒來的青年人適應了光線後看了看四周,映入眼前的四個穿着服裝奇異的人正在看着他,

「原來書上說的是真的,死了就是另一個世界了,」青年人閉上了眼無奈的說道

啪~文懷良感覺到天靈蓋被人一拍,

看到一個面目慈祥的老人正在靠近他的耳朵,只見慈目老人耳朵與他耳朵靠在了一起,隨即便起身說道

「腦瓜子還是嗡嗡的響,應該沒什麼大事哈哈」面容慈善的老人摸了摸鬍子笑道

「哈哈哈哈哈哈」那個面目兇惡的人捂着肚子大笑了起來,

只聽到一聲「哎呀」兇惡男子一個沒坐穩摔進了水池中,隨後從水中露出了半個頭來,面相尷尬的看着文懷良

文懷良看着這面前凶神惡煞的人不禁有些驚恐,那妙齡女子看到這一幕也忍俊不禁指着掉下水中的人捂着嘴大笑了起來。

「文懷良!三歲于山村教師胡月明領養,出生於至今十二半公年,死於他殺,不知與我說的可有出入啊」慈祥老人看着青年人微微的笑着說道

這位叫文懷良的青年人越來越相信這是來自死去的審判了,

隨即便立即起身跪下抱拳回答道「是的,青天大老爺。」

文懷良跟着之前書上寫的跟着做了起來。

啪~又是一巴掌,文懷良後腦一疼,只見那本該坐在荷葉上長得像仙人的白袍人在天上懸掛着,那長發飄飄的白髮打在了文懷良的肩膀上就這樣倒着看着他,

「還有模有樣的?!!你死過一次啊?還知道具體流程呢?!!」白袍人好氣又好笑的說道

文懷良縮了縮脖子,看着那面前那個反向看着他的人

「好了,生恨你下來吧,我剛治好的別給他嚇壞了,」慈目老人笑着對着白袍人說道

叫生恨的仙人聽訊便回到了荷葉上,

文懷良看到這一切目瞪口呆,慈目老人拍了拍文懷良的肩膀笑着說道

「你能告訴我你為什麼會心甘情願的被人殺死嗎?」指了指文懷良眉目上的傷疤

文懷良似乎有些懼怕剛才發生的一切沒有聽清老人說的話,

慈目老人在想些什麼便看着那個穿着紅色古裝的妙齡女子對她說道「花小,你帶他去山裡逛逛吧,」

「好的,妙公,」那名叫花小的女子便對着天空怪吼了一聲,

此時天上飛來了兩隻仙鶴,

「花小,你別召我的寶貝鶴啊,你去找你的大鳥去,」此時那個叫生恨的白袍人坐不住了站起身說道

此時一隻仙鶴已經把文懷良給叼了起來,飛離了這個四合院,

花小女子也坐上了另外一隻仙鶴對着後面的白袍人做了做鬼臉,便跟着一起離去,在眾人視線消失…

文懷良看着下面的景觀似乎有些恐高緊緊閉上了雙眼,

漸漸的,文懷良感覺失去了重心,掉到了一個草坪上,

「你沒事吧!」

聽到女人聲音蜷縮身體的文懷良睜開了眼睛,眼前一個雙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頰邊微現梨渦微粉如天仙一般容貌的女人向他伸出了手,看他有些懵神,花小坐在了他的身邊看着他講道

「你覺得我美嗎?」像是每個女人的通病一樣開頭就這樣問了一句。

「美,,,」文懷良似乎看的入了迷,隨即便反應了過來,

「你們要帶我去輪迴嗎?可不可以走着過去,,」似乎是害怕再經歷一次飛行,文懷良小心翼翼的說道,

「噗呲」看着此時窘樣的文懷良那花小沒忍住的一笑,

「你還活着!!是妙公救了你,「花小大笑着解釋道

「我沒死?!那剛剛?…」文懷良不解的撓了撓頭,想着剛才那白袍人懸在空中看着他的情景,

女子看着文懷良不解的樣子開始耐心慢慢的解釋了起來

「我先跟你說救你的人我的師傅淳妙公吧,,古代坊間流傳懸壺濟世淳妙公就是我師傅他老人家了,他精通醫術,連你這已死之人都能救的回來,雖然我很不想說另外那個臭老頭的好,但是確實是他冒着生命危險去給你采雷雲,我師父才能救得了你,師傅他老人家還精通推算,就是他推算出你會改變我們的命運,所以救的你,我師父說你有顆世人所沒有的純粹之心,便讓那個臭老頭帶着我們去找你,我也相信你可以做到,因為在我心裏啊我師父無所不能,他說的話一定會實現的,嘻嘻,」花小笑的很燦爛的說道

「還有就是那個臭老頭了,他叫仇生恨你可別以為他是仙人啊,就算是仙人也是個屁仙,」聽到這裡文懷良笑了起來打斷了說話

花小拍了拍文懷良的手臂雙眉緊皺嚴肅的道「笑什麼呀,是真的!!」

文懷良隨即坐直了身子聽了下去,花小雙手叉腰的又講了起來

「我聽我師傅說他還是孩童的時候就見過那個臭老頭了,那個臭老頭可能真有些本領,居然會一些妖術,因為他老是捉弄我,我要是學會他的妖術我可就能對付他了,可是我師傅怕我去作弄人,便叫那個臭老頭不準傳授給我,所以我就老是被他欺負,」說到這裡花小嘴巴嘟了起來像是在生氣

「你有看到那個長的很兇的野人嗎?」花小看着文懷良說道,

文懷良想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麼輕輕應了一聲嗯

「他可厲害了呢,但是他只聽我的話,我師傅那會推斷出這個世上有一個武力滔天的人猴,便叫那個臭老頭帶着我過去收服他」

花小慢慢靠近了文懷良的耳邊說道「你知道我幫他起的一個什麼名字嗎?嘿嘿」

隨即自娛自樂的大笑「他叫俠筆,是不是跟你們世間傻一個念法呀哈哈哈哈,而我師傅還說我取名取得不錯,還大聲叫好呢哈哈哈哈哈」花小大笑了起來,文懷良似乎想說些什麼但立即花小又說道

「接下來要跟你介紹的這裡最美的主人公洞花小,沒錯,就是我,我有與生俱來的與動物交流的能力,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能收服俠筆的原因,我師傅說這世上沒有第二個人會,嘿嘿,」

聽到這些的文懷良低下了頭像是在消化剛剛洞花小講的那些驚世駭俗的話,

「我們回去吧,天快黑了,師傅不允許我在外面逗留太晚」說著便對天空又是低吟一聲

一隻大鵬飛了過來,洞花小似乎不懂男女授受不親的牽起了文懷良的手便坐上了大鵬的背上,

「不要怕,它很乖得,不會讓你掉下去的,」洞花小看到文懷良緊閉上了雙眼明白他的顧忌說道

漸漸的文懷良睜開了雙眼看着下方,看到那流動的山水不經意間笑了起來

文懷良站在四合院的水池邊,兩根手指頭在轉來轉去低着頭看着他前方坐着的四個人

「孩子,剛剛花小與我說了她跟你講了我們的事,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就把我們當做你的家人吧。」淳妙公摸着鬍子看着文懷良平靜的說道

文懷良站在原地點了點頭,但是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如果你沒想法的話,我們就叫你懷良吧,」淳妙公看到文懷良這個樣子又說道

懷良依舊是點了點頭,手指卻停止了轉動卻還是沒說話

噗~突如其來的一個聲響像是想調節一下氣氛,

仙風道骨的仇生恨突然緊張的說「這次是真的啊,我沒用法術」

洞花小用手指堵在了鼻口罵道「臭死了,你個臭老頭」用另外一隻手扇了扇面前的空氣,那個長的很兇惡的俠筆卻是傻傻的大笑起來,淳妙公只是摸着鬍子看着懷良微微一笑

仇生恨有些尷尬的對着文懷良說道「見諒啊,見諒,」文懷良看到他這個樣子也終於是憋不住笑了起來

「以後你就叫我妙公就好了,論年紀你叫他筆叔就行了,」指着旁邊凶神惡煞的男子說道

俠筆此刻看着文懷良傻笑着,文懷良點了點頭看着俠筆

「剛才那個老傢伙你就叫他生恨吧,」淳妙公摸着鬍子笑道,

聽到淳妙公的話仇生恨立馬就站直了身來」可別聽你妙公說的,把我給說老了,叫我生生就好了」說完還反手摸着臉頰故作害羞的看着文懷良

「老不死的臭老頭!」

洞花小似乎受不了這個愛裝傻的人了,裝作一副要吐的表情向著仇生恨罵道,俠筆就在一旁傻笑的看着他們倆,

淳妙公摸着鬍子在笑看着懷良,懷良看到他們的樣子也不禁的跟着笑了起來

文懷良注意到此刻正是晚上可是這個四合院卻燈火通明,眼光向四周看了看也沒發現有燈火,唯有這個院子是光亮着的,

他撓了撓頭,妙公似乎知道他心裏在想些什麼,對着仇生恨說道「你來解釋一下為什麼我們這裡有光吧,」

仇生恨也撓了撓頭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呀,這是我師傅教我的,但他沒跟我解釋啊,」仇生恨有些憋屈的看着妙公

「不過沒關係,文懷良啊,明天我會教你怎麼使用法術的,不過我可不是神仙啊,我跟你一樣也是個孤兒,我從小是被我師傅他老人家帶大的,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教給我的,他老人家說這是法術,不是仙術,他一喝醉了就教我幾招,清醒了就趕我離開,所以很多道理他都沒跟我說明白,嘿嘿」仇生恨拍着文懷良肩膀嘿嘿笑道,

文懷良看着他這個可笑的樣子也跟着笑了起來

「那你說的不等於放了個屁?」洞花小雙手一攤道

噗~很配合的又來了一個聲音,花小剛揚起手掌,仇生恨就跑的沒了影。

「你個屁仙人!臭老頭!!」說完花小拿起地上的掃把便大步的追了出去,

「俠筆啊,你先回去睡吧,我有點事要跟文懷良說」

俠筆應了一聲就爬上了屋頂往山上跑去,

文懷良看着那飛檐走壁的俠筆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隨即看向了淳妙公,似乎在期待跟他說做家人的老人想對他說些什麼

「跟我來吧,我帶你去個地方,」淳妙公牽着文懷良的手帶他走進了四合院其中的一個房間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