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超級實景紅包
超級實景紅包 連載中

超級實景紅包

來源:google 作者:陳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峰 現代言情 陳義

進入女廁所被發現怎麼辦?容我撿個紅包再說有人跳江自殺怎麼辦?容我撿個紅包再說被混混追殺怎麼辦?容我撿個紅包再說充錢就會變得更強?錯!撿紅包才會變強偶獲實景紅包地圖,陳義開啟逆襲人生【書友群471036516,歡迎大家踴躍加入】展開

《超級實景紅包》章節試讀:

雲市,安和集團營銷部,部長室。

叮鈴鈴。

手機鈴聲響起,上面熟悉的號碼,讓陳義全身一僵。

將最後的私人物品放進紙箱,他咬牙按下接通鍵。

「陳義!聽說你進了雲市百強企業的安和集團,還晉級為部長了?」

前者是一年前的消息,後者是最近才升的職,沒想到她消息這麼靈通。

陳義遲疑了片刻,說道:「……對。」

「哇!好厲害!我們村子裏就你最出息了!」

「沒有的事……」

「不要謙虛啊,聽說你還自己創業,開了家連鎖飯館?」

陳義眼神中閃過慌亂,冷汗逐漸從額頭溢出。

他工作才一年,怎麼可能開得起連鎖飯店。

但口中,卻說出截然不同的話。

「對……對啊。」

「真的假的!以前都沒看出來,你小子可以的啊!」

「真沒有……」

「還謙虛,我還聽說你是個大編劇,認識很多大導演,出過個好幾部電影呢!」

「都……都是朋友抬舉……」

冷汗滑落在地,而電話那頭的人,還毫無察覺。

「還有還有,你的第一張個人歌曲專輯什麼時候發佈?你在網站上連載的超人氣小說到底叫什麼?你建立的公司名一直不對我們說……」

咕嚕。

陳義吞了口唾沫,只覺頭皮發麻,心頭髮虛。

他深吸一口氣,強行鎮定下來,反問道:「小寒,你問這些,到底想幹什麼?」

電話那頭勢頭一頓,笑道:「我?我打算去雲市投靠你啊,嘻嘻!」

什麼?!來雲市投靠我?!

陳義瞳孔一縮,大驚失色,只覺寒意從頭涼到尾!

「不行!」

幾乎沒經過大腦思考,陳義直接喊出了聲。

「不行?」

電話那頭的小寒,頓時愣住,過了一會,聲音變得有些古怪起來。

「不行?啊哈哈……陳義,當了大學生,做了城裡人,不認我這青梅竹馬了是嗎?」

小寒的笑容很乾,很苦澀,有種莫名的心酸感。

陳義心頭莫名一緊,有種揪心的感覺。

昔日的回憶一一閃過腦海,他張大嘴巴,想要反駁,想要否認,但最終卻只能用沙啞的聲音,說出無力的話語。

「我不是那個意思……」

陳義沒想到,這句話反而激起了小寒的怒意。

「不是那個意思?那是什麼意思!陳義!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

「小時候你被金胖他們欺負,是誰幫你出頭!」

「小時候你家裡窮,餓的沒錢吃早餐,是誰每天分出一半麵包給你吃!」

「小時候你沒錢上補習班,是誰幫你偷偷補習!」

「你父親現在病危,是誰天天旁邊在身邊,幫他處理吃喝拉撒?」

「好啊,陳義!你考上雲市大學,畢業進了百強企業,就不認我這個同鄉小丫頭了是嗎?我沒想到你居然是這種人!你知道我從小的夢想就是當女演員,這對你而言只是幾句話的問題!可你卻……」

小寒話未說完,電話就突然結束通話。

嘟嘟嘟……

陳義將顫抖的手從掛斷鍵移開,才得到片刻的安寧。

他本不想騙小寒,但是他不能告訴小寒真相。

半年前,父親被檢查出癌症,每天續命都需要大量的金錢支撐。

為此,陳義拚命工作,花費所有積蓄給父親續命,甚至欠下五百萬的高額貸款。

但就算如此,依舊無法填滿醫療費用的無底洞,每個月十萬元的醫療費,如千斤重石,壓在陳義心頭。

而且為了解釋貸款的來源,陳義欺負了父親,謊稱自己開了公司,做了歌手,當了編劇……

如果不是父親遠在故鄉,陳義早就暴露了。

這些秘密,他只能放在心中,不能對任何說,哪怕是青梅竹馬的小寒也不例外!

因為陳義明白,一旦父親知道真相,他一定會寧願拔掉氧氣管,也不願成為自己的負擔。

但今天,謊言似乎已經無法支撐下去……

陳義痛苦地看向桌上塞滿私人物品的三個紙箱子,心中一片混亂。

砰!

就在這時,身後突然響起金屬框落地的聲響。

陳義回頭看去,發現落地之物,正是印着自己名字的牌號。

咔擦!

一隻亮黑的高檔皮鞋,狠狠地踩在牌號上,來回輾壓。

「陳義,收拾東西的速度真夠慢的啊。」

視線順着皮鞋而上,映入眼眸的,是一位面露不屑的高傲年輕人。

「李峰!」

陳義豁然回神,怒目而視,咬牙吐出兩字。

「叫我李部長!」

李峰整了整嶄新的西裝,看了眼手錶,冷笑道:「陳義,從早上通知辭退消息到現在,已經過去四五個小時了,你還沒收拾乾淨滾蛋?」

陳義拳頭握緊,又再次鬆開,面無表情地道:「馬上就好。」

「最好如此,死皮賴臉的待在這,沒意思,懂嗎?」

陳義沒有回話,直接抱起紙箱子,離開辦公室,只是身子卻微微顫抖。

離開故鄉中門村,考進雲市一流大學,進入雲市百強企業,經過一年拼搏當上營銷部部長。

這一切本該是如此美好,如此完美。然而這完美的一切,卻在父親被通知癌症的一瞬,驟然崩塌,到今天終於迎來終結。

明明昨天還一起攜手商談今後發展的同伴,今天就狠狠捅了自己一刀。

商業泄露。

一個莫須有的罪名,甚至連實際證據都沒有,可公司就認同了這個罪名,直接將自己辭退。

而污衊自己的人,正是自己當初一手提拔,現在卻恩將仇報的營銷部副部長,李峰!

陳義想破腦袋,也想不出高層怎麼會做出這種決定,直到他想起近期的傳聞,才有所悟。

「安和集團大少爺,親臨總公司,擔任副總裁,屆時會扶持一批得力助手。」

這批得力助手的名單,正好就有李峰!

有副總裁的幫助,將自己排擠出去,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不同於李峰的偷奸耍滑,阿諛奉承,陳義一直都是靠實際才能,爬到如今的地位,對於權力鬥爭,拉幫結派,沒有半點興趣,再加上農村出身的背景,導致在公司中人緣一直不好。

現在擋了別人的升職之路,自然是第一個被狠狠踢開。

其實經過一早上的時間,陳義已經收拾好所有私人物品,辦好離職手續,現在只差最後一步。

將最後的紙箱子搬到電梯上後,陳義透過電梯,與李峰搖搖對視。

「李峰,這事,我們不算完!」

李峰戲虐一笑。

「哦?是嗎?那我就期待我的大編劇,大歌手,大小說家,還有那什麼大廚師,鹹魚翻身嘍?」

陳義瞳孔一縮,羞憤難耐:「你在門口聽到了多少內容!」

李峰咧嘴,露出森森白牙,如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鬼。

「沒多少,剛好聽到關鍵內容而已。沒想到你謊話的能力這麼強,完全將那小姑娘耍的團團轉啊。」

「我的事不用你管!」

李峰雙眼一眯,不屑一笑,轉身朝部長室走去。

「是不用我管,畢竟你我從此以後,就是天與地的差距!陳義,我們以後再也不見!」

電梯門開始緩緩合併,在最後的縫隙中,卻傳出了陳義堅定的聲音。

「不!李峰,我會回來的,遲早有一天,我會回來取回我應得的一切!」

李峰一愣,隨即聳了聳肩,毫不在意。

一條墜入地獄的狗,已經不配自己去關注。

砰。

與此同時,電梯門也徹底合併,開始緩緩下降。

電梯內的鏡子,反射着陳義此刻猙獰狂怒的表情。

在他最需要金錢的時候,卻被李峰背叛,一腳踢開,這不僅是斷了他的財源,更等於判了父親的死刑!

叮鈴鈴。

手機的鈴聲此時再次響起,依舊是那熟悉的號碼。

陳義心頭一顫,緊咬牙關,用顫抖着手,狠心按下拒聽鍵。

小寒,原名蕭寒,是陳義的青梅竹馬。

兩人兩小無猜,學習優異,本應一起進入雲市大學。

但高考當天,小寒的父親出了車禍,導致其導致心神不寧,高考失利,錯失考入大學的機會。

最終,整個中門村,只有陳義孤身一人,離開故鄉,走入大城市。

四年大學生涯,一年職場拼搏,讓他爬到如今位置,卻也在今天失去了一切。

迷茫,成了陳義此刻唯一的感受。

沒有工作,就沒辦法經濟來源。

沒有經濟來源,父親就無法續命!

叮鈴鈴!

當陳義將紙箱全部放回出租屋,重新回到街道時,催命般的鈴聲再一次響起。

不!說是再一次,其實並不精準。

準確來說,是第二十三次響起!

密密麻麻的紅色拒接記錄,如千斤重石一般,壓在陳義的心頭。

陳義下意識就想再一次按下拒聽鍵,但心中卻有一個聲音響起。

「逃不掉的,逃避根本不是辦法!」

是的,遲早要面對的。

小寒被蒙在鼓裡,不是她的錯,她以為我已經飛黃騰達,卻沒想到我是墜落十八層地獄,自身難保。

深吸一口氣,陳義一咬牙,按下接通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