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重返1982
重返1982 連載中

重返1982

來源:外網 作者:青普山河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青普山河

棉紗蚊帳、一把柔韌的蒲扇,張本民一下就驚坐起來,怎麼都是些小時候的物件?雪白的月光透過窗欞,把屋內映得還算清朗。張本民撥開蚊帳,露出個小腦袋,看到了縮在牆角的四隻腳木箱子,窗檯下帶三個抽屜的陳舊木桌……這,這不就是小時候的家么?張本民摸了摸頭,他記得明明是在參加搏擊俱樂部的團建活動,因為極限蹦極時繩扣鬆動,結果硬生生地砸在了水面上,之後便失去了知覺。難道,摔得魂飛魄散後時光穿梭到了孩提時代?或者,這只是一個夢?抬起手,狠狠地咬了下,疼得直哆嗦,再低頭看看身體,明顯變成了小號的自己。張本民開始相信展開

《重返1982》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高奮進的姐姐高虹芬來了。
這個性格極為溫和的白凈女子,長大後的張本民覺得用「豐腴」一詞形容她最為合適,身上肉不少,可是長的地方很合適,再加上個子高挑,所以不但不顯胖,反而更出落得標緻。
其實說白了,就是性感,粗俗一點說就是讓人看了容易衝動,或者說,想一想都挺……挺好的。
看着曾經是純真時期趨向於某種幻想對象的高虹芬,張本民有點不知所措,下意識間,他覺得現在帶着成年人的念頭去看她,有種罪惡感。
「早知你們這麼愛學習,就多讓你們玩一會了。」高虹芬站到了近處。
張本民半卧在地上,手裡拿着彈珠,仰視,更顯得高虹芬那峰巒突兀。
「聽完了沒?」已經飢餓的高奮進問起了張本民,「聽完咱就走吧。」
「聽啥?」高虹芬有點摸不着頭腦。
張本民一看苗頭不對,剛要擺手讓高奮進別說,可根本來不及。
「聽門子。」高奮進若無其事。
高虹芬皺起了眉頭,「聽啥門子?」
「先是鄭成喜帶着酒來向劉勝利認錯,然後劉勝利和他媳婦又打又哭的,鬧騰得很。」高奮進說話間已經爬了起來,向劉勝利家大門口望了望,「這會好像又不鬧了。」
張本民看着高奮進嘆了口氣,乾脆由着去吧,隨他怎麼說。
「小孩子家,聽這些幹啥,趕緊回去。」高虹芬蹲了下來,伸手輕輕捏着張本民的臉,「以後啊,不許再干這種跟小孩無關的事啦。」
張本民有些窒息,因為近距離看着高虹芬蹲姿之下衣服緊繃的部位,一瞬間,腦海中萬馬奔騰!
「嗨,張本民,你聽到了沒有?」高虹芬往下探了探身子,伸着脖子盯着張本民,手指輕捻。
一股肥皂的清香味兒撲鼻而來,沁入五臟六腑,直接貫穿了神經中樞,張本民的意識開始有點混亂,「嗯嗯,聞到了,聞到了。」
「哈哈哈……」高奮進大笑起來,「張本民你是不是餓暈了,回答個啥呢!」
「哦,聽到了,是聽到了。」張本民的臉紅了。
高虹芬站起身來,「餓成這樣還不吃飯?」
「吃,這就回家吃去。」張本民也爬了起來。
「要不去俺家吃唄,剛好吃完你倆一起上學去。」高虹芬的話很有誠意,「俺去跟你奶奶說一下。」
「不不不。」張本民連連擺手,「俺回家,回家吃去。」
「隨你,反正別再玩了。」高虹芬轉過身準備往回走。
張本民緊緊跟上,準備再多聞幾口肥皂的香味兒。
就在這時,劉勝利家灶屋內門處突然傳出了他滿是亢奮的酒話,「好啊,盧小蓉你說話得算話,你要是幫俺睡了羅才花,俺他娘的也算是報了一弔之仇,往後啊,就決不再埋怨你啥了!」
張本民聽得明白,肯定是盧小蓉為了彌補所謂的過錯,提出來要幫劉勝利去搞一下羅才花,讓自己的男人平衡一下。
高虹芬當然也不糊塗,劉勝利一早要用洋鎬錛了鄭成喜的事,傳了一上午,家家戶戶幾乎都曉得是咋回事。
「唉喲,說些啥東西哦。」高虹芬回過身,一手攬着高奮進,一手攬着張本民,「趕緊走,趕緊走。」
可能是急於離開,高虹芬攬得有點緊,張本民緊貼着她的胸前,明顯感覺有物覆頂。
這一下,張本民屁事也不想了,啥鄭成喜、劉勝利的,都他娘的滾一邊去,此刻,他只想做一頭動物園裡的海獅,頭上永遠頂着個球。
來到大街上,高虹芬鬆開了膀子,「小孩子家,以後別偷聽大人的事。」
「哦。」張本民點頭答應。
「你們只需要學習,好好學習。」高虹芬摸摸張本民的頭,「好了,趕緊回家吃飯去。」
高虹芬講好好學習的話,有說服力,因為她是村裡鮮有的大學生,是初中考的中專院校,在那個年代是很了不起的。
張本民走到自家的巷子口,回頭望着高虹芬的背影,摸了摸腿襠,嘆着氣搖起頭,喃喃自語道:「小傢伙,可惜啊,你還脆弱得很吶。」
正惆悵着,身後傳來奶奶的呼喚。
「嗌,奶奶,來嘍,來嘍!」張本民邊應着邊小跑起來,「飯還沒涼吧?」
「沒涼,放鍋里溫着呢。」
「你吃了么?」
「沒,不是等你來着嘛。」
「奶奶,俺以後放學就回家,不讓你等了。」
「嗯,乖孫兒。」奶奶轉身回家,去灶屋端飯。
午飯跟孫餘糧家一樣,稀飯,比較稀的那種,不過還有張粗面烙的餅。
張本民撕下半張,「奶奶,你也吃。」
「奶奶不吃,還不咋樣餓呢。」
「那不管,反正你不吃,俺也不吃了。」張本民放下了烙餅。
「好好,吃,吃還不成么。」奶奶欣慰地笑着,「等會的,等會就吃。」
張本民知道,奶奶是不會吃的,晚飯時還會留給他。不就是因為窮么?張本民暗暗發誓,絕對要把眼前的日子顧好,今晚啊,一定得多釣幾隻老鱉,明個一早拿到公社去換錢!有了錢,啥都好辦。
想完了錢,張本民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高虹芬,傻愣愣地出神。
「嘎娃,想啥呢?」
「奶奶,你說俺長大了能娶啥樣的媳婦兒?」張本民在奶奶面前幾乎不說假話。
「你想娶哪樣的?」
「高虹芬就不錯。」
「誰?」
「就是高大丫。」
大丫,是高虹芬的小名。
「哦,大丫啊。」奶奶點起了頭,笑嘆着道:「那丫頭的身板兒是不錯,能扛饑荒。」
「奶奶,往後的日子會越來越好,不會再有饑荒了。」
「沒有更好啊,女人身子骨好,能多生娃兒。」奶奶說完,突然搖頭笑了,「嘎娃,你還小呢,想那些啊,太早嘍。」
「早不早的,先想着唄。」
「那有啥用啊,等你長成人的時候,人家大丫還不早嫁了。你倆的年齡,差別有點大呢。」奶奶說著,神色落寞了起來,「唉,別的倒先不說,就咱這個家境,還不知誰家能看上呢。」
「奶奶,這個你就別操心了,告訴你,用不了幾年,咱家條件肯定是一等一的!」
「好,好,那就看你的了。」奶奶笑了,「趕緊吃吧,把學上好了才會有出息呢。」
「嗯,有了出息,俺好娶大丫做媳婦啊!」
張本民說這話時,很陶醉,陶醉到了忘我的境界,連孫餘糧啥時進了門都沒有察覺,嘴裏還自顧地說著娶大丫做媳婦。
孫餘糧聽了直伸舌頭,好半響才回過神來,然後大笑不止,甚至笑得有些癲狂,拍着巴掌扭曲着身子,「哦哦,太好笑嘍,太好笑嘍!」
張本民紅着臉道:「去去去,有啥好笑的。」
「你要娶大丫做媳婦啊?」孫餘糧眨巴着不大的眼,很是驚愕地道,「她可是高奮進的姐姐哦!」
「那又咋了啊。」
「她可比你大好幾歲呢。」
「沒關係的,年齡算個啥。」
「那,如果真成了的話,你就是高奮進的姐夫?」
「當然了。」張本民呵呵笑着,「到時俺再打高奮進的時候可方便了,他還不能還手,因為俺隨時都可以說『俺揍你個小舅子』!」
孫餘糧笑得眯起了眼,「那,那高奮進要吃虧了,吃定了!」
「唉,得了,開個玩笑而已。」張本民搖搖頭,「只能是個玩笑啦,你可不許告訴其他任何人。」說完,又叮囑孫餘糧,讓他去找高奮進,等會吃完午飯早點走,不要喊周國防,冷落冷落他。
這一點沒問題,高奮進很支持,早早地就和孫餘糧來了。
「周國防那傢伙是不夠意思,咱們得注意點,盡量少跟他啰嗦。」張本民說著背起了書包,「等會故意從他家門口經過,刺激刺激他。」
「那,那不太好吧。」孫餘糧打起了退堂鼓。
「你太慫了。」張本民搖搖頭,「看來要指望你辦點大事,根本就是做白日大夢。」
孫餘糧縮着脖子,不作聲。
張本民帶頭往周國防家巷子走去,這會兒他還沒忘高虹芬,「高奮進,你姐還有幾年畢業啊。」
「兩年吧。」
「哦,那還要不短時間呢。」
「是要很久的,兩年吶,可長着咧。」
「你爹的腿跌了,這次她請假回來照顧幾天,啥時回學校?」
「就這幾天吧,唉,你問這做啥?」
「哈哈!」跟在後頭的孫餘糧找着話了,「他喜歡大丫……哦,你姐。」
張本民對着孫餘糧一瞪眼,還沒來得及說話,旁邊就傳來一句瓮聲瓮氣的話:
「想得美,簡直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咿,這他娘的不是周國防么?
「啥事輪到你說話的份上了?」張本民哼了一聲,「想不想的,關你個屁事!」
「也不好好掂量掂量,自己到底有幾兩重。」
張本民怒了,周國防這小子夠損,跟他爹周家茂一樣,心裏藏着陰毒。
「噯,還是算了。」高奮進戳戳張本民,小聲道:「你肯定很生氣對吧,不過想想周國防他娘,那可太厲害了,一個人同時罵半條街的女人都累不着。你想,要是把周國防整得夠戧,肯定會惹着她,她一發火,哪還能有好日子過?」
高奮進的話很對,但也不能就這麼悶不吭聲地退了,出氣的話還是要撂兩句的。「俺是沒幾兩重,有的人可夠斤兩的啊,不過還不是仗着他老娘厲害,他老娘兩張大嘴,一張對付女人,一張對付男人。」
話很含蓄,張本民料想周國防、高奮進和孫餘糧他們不會明白,然而背後有耳。
「這是哪家的龜娃兒,敢這般說俺?!」
周國防他娘許禮霞,陰拉着臉,站到了張本民身後。

《重返1982》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