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
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 連載中

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

來源:google 作者:官田村民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天榮 都市小說 魏小冰

簡介:〖年代文、國運圖強、純手工鄉村種田、敬父孝母、寵妻愛女、非系統文〗著名企業家、慈善家楚天榮意外受重傷,彌留之際,他懇求將他骨灰埋到因他慘死的妻女墳邊他悔恨交加:「如果有來世,我一定要做個好丈夫、好爸爸和好兒子,用最大的努力去彌補我的妻兒老小!」皇天不負有心人,他重生1982年,得知老婆即將坐上「死亡班車」,他扛上獵槍就跑,終於做出人生中最正確的決定......自此,江湖上流傳着楚天榮靠五畝地、一頭母豬起家,帶領村民走向致富的奮鬥傳說楚天榮在萬眾矚目中激勵大家說:「天上的餡餅從來不會掉到躺平的人身上,只有腳踏實地干,幸福才能主動找上門」(本文純屬虛構,若有雷同,實屬巧合簡介無力,請點正文)展開

《重回妻女慘死前,我靠一頭豬致富》章節試讀:

「哥哥,盡情歡呼吧,我勝利歸來了!」

「快幫我接一下,真重呀!」

很快,屋外響起標誌性的豪放笑聲,楚天香背着背簍,喘着粗氣進屋。

楚天榮心裏掠過對楚抗倭報複式的快感,上前將背簍接下來。

「哥哥,天助我也,爺爺和小奶奶走親戚去了,我這趟買賣很輕鬆。」

她一臉嘻笑,沒心沒肺的樣子。

楚天榮向她讚賞式點了點頭,慫恿她去背肉是有些不地道,但他也是測試這個妹子到底對自己有多好,只要不違背良心,用點手段實屬正常。

另外,事情即使敗露了,他也會扛下來,絕不會讓天香替他背鍋。

他迅速看向背簍,只見裏面有半個臘豬頭,還有一塊寶肋肉,用松枝熏過的臘肉香,很快飄溢開來。

這樣的農村臘肉又香又有嚼勁,正宗得不得了。

魏小冰不禁扶額表示不敢看,皺眉道:「你們這哪裡是偷,就是明搶呀,爺爺肯定會大發雷霆的。」

想像着爺爺知道後的表情,以及暴風驟雨的情形,她不由捂着心口。

楚天榮滿不在乎,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突然,楚天榮覺得事情不對頭,他拎了拎半個豬腦殼肉,滿臉疑竇:「天香,這個豬腦殼肉怎麼只有半邊,還有半邊呢?」

楚天香秀眉一挑,道:「過年的時候爺爺煮來吃了半邊,這半邊捨不得吃,他等着過生日的時候再拿出來辦招待。」

楚天榮點點頭,那就對得上了,豬頭**有很強的象徵意義,一般都是過年祭完各路菩薩後,再上年飯桌,平時沒有人捨得吃這金貴的東西。

他不知道這個事很正常,過年的時候楚抗倭根本沒招呼他們一起吃團年飯。

過年那天,他和幾個狐朋狗友去深山裡套山雞去了。

魏小冰在家孤苦伶仃,獨自吃了一碗馬鈴薯玉米面飯和泡菜,就當是過年。

聽着大吊腳樓的歡聲笑語,看着難以下咽的飯菜,魏小冰哭得像個淚人。

楚天榮回想到此事,心中就非常內疚和難受。

他暗暗發誓,此生再也不能讓妻兒跟我受苦受累了。

他回過神來,吩咐楚天香打下手,自己從寶肋肉上割下一小截瘦肉,洗凈剁碎後和白菜餡拌在一起,然後開始包湯圓。

大湯圓不比小湯圓,非常考驗心靈和手巧。小湯圓是實心的,扯小一團雙手一搓就能搓圓。

但大湯圓首先要將空心狀一圈圈捏出來,而且不能上下一般大,不然到時形狀就巨難看。

楚天榮非常有經驗,剛開始捏的時候就有意識從小往上慢慢收腰,然後放入餡將湯圓皮撐滿,再慢慢收口。保證皮夠薄夠透,同時煮的過程中不會破皮露餡。

就這樣,一個底大頂小的大湯圓就成形了。

「哥哥,真看不出來哈,你捏湯圓的技術蠻厲害的,我也來試試。」

楚天香表示不服,湊上來試着捏起來,但她平時很少做女紅和廚藝,根本沒任何基礎,這樣捏出來的湯圓之難看可想而知了。

看着擺放在菜板上的幾個像麵疙瘩的玩意兒,楚天香自己都嫌棄了,沮喪道:「奇了怪,你一個大男人都捏得這麼好,我這小白嫩手就捏不好湯圓呢?」

楚天榮揶揄道:「你以後都是要當幹部的人,這種粗活就交由我來做好了。」

「這樣吧,你出去幫媽洗下衣服,洗完了就帶奶奶和媽過來吃湯圓,時間應該正好差不多。」

楚天香嗯了一聲,氣鼓鼓地走了。

魏小冰本來也想上前幫忙捏的,她做這些自然也是一把好手。

但楚天榮不讓她動,讓她燒開一口水,等着煮湯圓就好了。

他也加快手速,手中的湯圓變戲法一樣從手中哧溜而出,一個個白白的,圓溜溜的躺滿了一張菜板。

「收工!下湯圓了!」

楚天榮一臉滿意,非常有成就感,不到半小時,18個糖餡,18個肉餡大湯圓全部包好,喻意發發發和666。

鍋中開水沸騰翻滾着,他把這些湯圓小心放進去。

這個質量和速度,完全可以和當地幾個知名廚娘媲美了,關鍵所有食材像精確計算過的,絲毫不多不少。

魏小冰目睹後,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

「你是怎麼做到的?平時沒看到你練過呀?」

楚天榮得意道:「我天資聰慧,老天賞飯吃。以前是我不想干,不是不會做。」

魏小冰看着他膨脹得要起飛,不由白了他一眼。

楚天榮將一張小方桌擺在屋中空的地方,再把椅子圍一圈,做好吃湯圓的準備。

由於地面不平,他在桌腳下加了一塊柴禾當墊子,桌子總算穩了下來。

他們只有兩間房,這間灶屋是多用途的,既是堂屋,飯廳,又是灶屋和雜物間。

另一間就是卧室,面積也只不過二十幾平米,狹小得心慌。

楚天榮走出院子,看着這破爛的瓦房,再仰頭看着楚家那幢標誌性的大吊腳樓,眼中露出不忿,想起那首名詩。

金麟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九霄龍吟驚天變,風雲際會淺水游。

院壩中,楚天香已幫李梅清洗和擰乾了衣物,一會兒晾在竹竿上就行。

楚天榮將她叫過來,道:「天香,你去把奶奶接過來吧。」

楚天香答應着,蹦跳着跑開了。

他又招呼着母親李梅洗了手進屋,李梅半信半疑跟了進去。

她一看鍋中翻滾着的一群香氣撲鼻的湯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是你做的?你上哪弄的這些東西?如果是歪路子來的,再好吃的湯圓我也不會吃。」

李梅盯着楚天榮發問,一臉質疑。

她雖是女流之輩,在家中地位也不高,但她卻有着自己最基本的做人原則,那就是老老實實做人。

按她對楚天榮以前所作所為的推斷,他偷雞摸狗又不是干出來,所以她才發出質疑。

楚天榮見狀,臉上有些掛不住,臉色垮了下來。

「媽,您這話是什麼意思?您為什麼就不相信我能改變?」

魏小冰連忙擋住他,上前解釋道:「媽,這些都是天榮掙來的,沒幹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他也是真心請您來過元宵節的。」

聽到兒媳婦這麼一說,李梅的臉色才緩和一些。

這時,外面傳來陣陣咳嗽,同時還有慈祥溫厚的聲音傳來。

「天榮,聽天香說你請我吃湯圓,我這個老太婆歡喜得很啊。」

天香攙着一位穿着偏襟衣服,裹着頭巾,白髮蒼蒼的婆婆出現在視線中。

老人一臉春風,露出為數不多的牙齒。

「奶奶,您請坐好。」

楚天榮趕忙上前扶她,小心安頓在椅子上坐好。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最疼愛他的奶奶冉秀,將近7旬,一位樂觀風趣的老人。

「天香,你去把湯圓舀起來,馬上開飯了。」

楚天香應着,很快打來5碗湯圓放在桌上。

湯圓個頭太大,每碗6個,堆得像小山一樣惹眼。

「奶奶,媽,有芝麻紅糖餡,也有臘肉白菜餡,您們呀,將就着吃吧。」

聽着楚天榮的話,看到熱氣騰騰的湯圓,大家的眼睛都差點落到碗里了,悄悄地咽下口水。

「天榮,你這個二杆子說話逗人笑,這樣好的伙食還說將就吃。好嘛,我先嘗一口,看下你的手藝過關不?」

冉秀風趣地說著,用筷子夾起一個湯圓,輕輕地咬破了皮。

「天榮,這味道太好了,我從來沒吃過這種味道的湯圓。」

奶奶小心抿着嘴,開心地笑着。

笑着笑着她又突然抹起了眼淚,像個小孩子一樣哭了起來。

眾人皆是一驚。

「奶奶,元宵節這麼喜慶,您怎麼哭了呀?」

楚天榮不明所以,忙上前抱起奶奶乾枯的手。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