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紅樓極品,薛姨媽只想搞事業
穿成紅樓極品,薛姨媽只想搞事業 連載中

穿成紅樓極品,薛姨媽只想搞事業

來源:google 作者:棨戟遙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如海 薛姨媽

心理諮詢師王紫凝穿越紅樓,成了「極品老太」薛姨媽青春、愛情這輩子是跟她無緣了,但她還可以一心搞事業!《紅樓夢》里這麼多痴男怨女,等着她拯救呢哥兒姐兒排排站,姨媽給你正三觀!寶釵,別搭理寶玉了,你就算搶到名份,也搶不到男人的心黛玉,女兒要自強,只要自己立成帆,風刀霜劍都將是你的助力!可卿,被狗咬了是你的錯嗎?不是,那就別自責,打狗去!香菱,對付賤男人,一味柔弱是不行的,狠狠收拾他一頓就聽話了!寶玉,來來來,我咋看你這麼欠收拾呢?……兀那帥大叔,你不是我的目標客戶,站遠點兒!帥大叔眯着丹鳳眼:聽說你想給我閨女當娘親?來,我成全你!展開

《穿成紅樓極品,薛姨媽只想搞事業》章節試讀:

「媽,你終於醒了!」

王紫凝睜開眼時,看到的便是一個臉若銀盆、眼如水杏的漂亮妹子在管自己叫「媽」。

蒼天可鑒,她連婚都沒結過,哪來這麼大的女兒!

一定是做夢!

她閉上眼,使勁兒掐了自己一下,應該醒了吧?

再睜眼……再閉眼……再睜眼……

這妹子咋還在這兒,臉色還越來越焦急?

「媽,您怎麼了?眼皮子抽筋了嗎?用不用女兒去回了姨媽,請大夫過來看看?」

王紫凝暗中把自己的大腿都掐紅了,終於明白了一件事:自己這大概率是穿越了!或許是因為這段時間看多了穿成極品老太的小說,也穿成了個老太婆?

不要啊!

我的青春!我的愛情!我的事業!才剛開始就要結束了嗎?

「鶯兒!」只聽床邊的便宜女兒喊道:「你去榮禧堂找姨娘,跟她說我媽昨兒多吃了幾杯酒,身上不太爽利,請府上的大夫過來看看。」

鶯兒?榮禧堂?!

王紫凝驀地坐了起來:「等等!」

她定睛看着面前的便宜女兒,試探着喊了一聲:「寶釵?」

「哎!」薛寶釵高興地應道:「媽,您總算醒了,適才嚇壞女兒了。鶯兒,不必去了,忙你的吧,我跟太太說會子話。」

王子凝一臉生無可戀。

果真是穿成了個極品老太!

要說薛姨媽的極品程度,較之任何一本書里的糊塗老太都不為過。

一兒一女,本應是人生贏家,就算丈夫早逝,守着諾大的家業,還有皇商的名頭,也不至於就過不下去。

可偏偏這位一點兒都不會培養孩子。

兒子自不必說,飛揚跋扈、驕奢淫逸,二世祖的習性是學了個十成十,偏偏肚子里沒有一點兒油墨,對法理人倫更是一概不解,人送雅號「薛大傻子」!

女兒呢?

若論資質,那也算上天眷顧、萬里挑一。可偏偏被薛姨媽養成了一副急功近利、寡廉鮮恥的性子,若不是仗着人機靈、會偽裝,早就被人揭了大家閨秀的皮子!

除開教育子女方面,薛姨媽這為人也不行啊。

常年賴在親戚家不走,上趕着要把嬌滴滴的女兒硬塞給人家做兒媳婦。從賈母視角來看,這就是妥妥的極品親戚!

這還不算。

她還夥同女兒一起PUA真正的大家閨秀林黛玉,想想都讓人生氣!

看人的眼光也差得一匹,看看她給兒子選的那媳婦兒!嘖嘖,正所謂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可是!

現在她王紫凝就變成了這麼個極品老太,這可讓她怎麼活?

「媽,」薛寶釵嬌羞的喊聲把王紫凝拉回了現實,「昨兒女兒和鶯兒按照您的吩咐,把金鎖給寶玉看了,寶玉他……」

嗯?看金鎖?

知道了!《紅樓夢》第八回《比通靈金鶯微露意 探寶釵黛玉半含酸》嘛!這回里薛寶釵的騷操作太碎三觀,她印象極深。

就說嘛,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怎麼會當著外男的面解了排扣,讓人家湊到自己胸口看脖子里掛的項圈?原來是這老虔婆教的呀。

呸呸!不能說老虔婆,如今這老虔婆是她自己了!

好在故事才剛剛展開,還來得及,來得及!

她王紫凝可是211院校心理健康教育專業的碩士,畢業之後從事心理諮詢工作,專攻婚姻、情感諮詢方向,工作五六年來,頗受來訪者的喜愛。

雖然自己年近三十還沒結婚,但不是她不懂感情,只是一直沒有碰到合適的人而已。

——好吧,還有另一個原因。心理諮詢師就像別人的情感垃圾桶,終日里見的都是有情人反目成仇,痴男女勞燕分飛,對婚姻便越發失去了信心。

她也曾想過,就這麼一輩子不結婚也不錯,落得自在。

搞心理學的,最會自我安慰。王紫凝突然覺得,來到紅樓世界,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青春和愛情是沒了,事業卻不受影響。

坐擁薛家幾輩子的財富,不必為生計而發愁,守着一園子的少男少女,正好可以幫他們樹立正確的愛情觀!

她王紫凝就在紅樓搞事業了!

半老徐娘的身份也沒什麼不好的,反正她又不準備結婚,這年齡還更容易讓孩子們信服呢。

想想在現代的時候,好多來訪者一看她年輕,轉身就走,根本不給她機會。

如此一想,王紫凝竟有些歡欣雀躍。

薛寶釵見母親半晌不答話,只呆坐在那裡,臉色還變來變去,也顧不得心裏的嬌羞了,抬頭問道:「媽?感覺可好些了?」

此刻王紫凝已煥發了精氣神——從今日起,她就是薛姨媽了!今天的第一個來訪者,便是這個便宜女兒薛寶釵!

「好多了,寶釵,你剛才要說啥?哦,寶玉啊,你覺得寶玉怎麼樣?」

薛寶釵又垂下頭,臉色微紅:「女兒不知道怎麼樣,全憑母親做主就是了。」

王紫凝頷首道:「不急,你年紀還小,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樣的人也正常,長大就知道了。」

寶釵聞言大惑:「媽,不是您一直教導女兒要早做打算嗎?您說待選之事一直沒個准信,若是不成,便須考慮婚嫁。還說寶玉模樣齊整、性情溫和,可堪……可堪女兒良配,讓女兒多下些心思……縱是……縱是……也無妨……」

王紫凝聞言,恨不得給自己兩耳光。

這都什麼跟什麼呀,這種話豈是能跟一個十幾歲的小丫頭說的?

說起來,這還是輕的。

後期寶釵三天兩頭去怡紅院找寶玉玩耍,哪怕寶玉挨了打、光着腚趴在床上也不耽誤,甚至還坐在熟睡的寶玉床邊給人家做針線……

都是原主**出來的啊!

眼下這寶釵顯然已經被教歪了。

而且按照古代女子的婚嫁年齡,寶釵這時候大概14歲,距離及笄不過只有一年,婚嫁也該提上日程了。

入鄉則隨俗,她不可能按照現代的思想,讓寶釵二十歲以後再結婚,只能儘快把她這危險的想法掰回來。

「呃……是媽老糊塗了。昨兒寶玉過來吃酒,媽才發現,他似乎跟黛玉這丫頭感情很好,你不如還是把心思收回來吧。」

寶釵不服:「這個我自然知道。但娘也說過,事在人為,只要我們多下一些功夫,就沒有奪不過來的東西!」

王紫凝:「……」

寶玉不是東西,不是東西哇!奪過來有什麼用?還不是把你一個人扔在家裡,他一身輕鬆當和尚去?

「乖女兒,婚姻不是搶來就行的,你能搶到名份,卻搶不到男人的心。」

薛寶釵多麼聰慧?

聞言立刻站了起來:「你不是我媽,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