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傳奇神婿
傳奇神婿 連載中

傳奇神婿

來源:外網 作者:葉昊鄭漫兒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葉昊鄭漫兒 都市言情

三年前,他是葉家世子,卻遭家族趕盡殺絕,瀕死之際,為她所收留。三年後,他已是軍中神話,大夏傳奇!這一天,他向全天下公告,為了她,他回來了!展開

《傳奇神婿》章節試讀:

我怎麼不認識你?

是他!

剛剛被鄭家人和向東流逼迫,她都強忍着沒落淚。

可此刻見到葉昊,鄭漫兒眼眸中的淚珠卻再也控制不住,如大珠小珠落玉盤。

葉昊見到她落淚,心堅如鐵的他,一時間手足無措。

多少在沙場的夜晚,她都會出現在他夢中。

這是他名正言順的妻子,也是他軍中神話、唐刀營總教頭心中最刻骨銘心的女人!

向東流的聲音卻硬生生的打斷了葉昊的思緒,他惡狠狠道:「這小子是誰?」

「我想起來了,這小子不就是三年前和鄭漫兒結婚三天就失蹤的廢物嗎?他怎麼還沒死!?」

有鄭家人反應過來了。

鄭志用也認出了葉昊,立刻指着葉昊的鼻子罵道:「廢物,你還有臉回來?你知道我們鄭家因為你蒙受了多少嘲諷嗎?」

「滾蛋,要不然今天打斷你的腿!」

鄭家人都義憤填膺。

向東流這時候也反應過來了,他嗤笑道:「原來你就是那個廢物,聽說你當年走的時候,還捲走了漫兒一萬塊錢,今天你回來,無非就是要錢吧?」

向東流拿出了一疊鈔票,直接砸在了地上。

「這是十萬塊,要錢的話,就乖乖撿起來,然後滾蛋!」

「哈哈哈……」

大家鬨笑成一團,看葉昊就像是看一條狗。

「向總出手真大方,十萬啊,這個廢物一輩子也賺不到吧,我猜他肯定像狗一樣乖乖撿錢!」

「他怎麼一動不動,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現金,嚇蒙了?」

葉昊沒有說話,面無表情的看了向東流一眼。

鄭家人都以為葉昊怕了。

鄭老爺子很滿意的笑笑:「回來正好,漫兒,你們今天就去離婚!」

鄭漫兒臉上的淚痕未乾,只是搖頭,也不說話。

「你……」鄭老爺子氣得眼角抽搐。

向東流眼神一轉,看到電視里的唐刀營慶典重播,心中有了主意。

「老爺子,也別把漫兒逼得太緊了!她還是太天真了,不知道被這個乞丐灌了什麼迷魂湯。」

「漫兒,你不願意接受我,是不是覺得我只是個紈絝的富二代?」

「其實,如果你了解我的真實身份,你就不會這麼想了。」

一旁的鄭志用討好道:「向總怎麼會是紈絝富二代,您可是不靠家族關係,自己在葉氏投資公司做到了高管的位置啊。」

向東流滿意的看了一眼鄭志用,裝模作樣的搖搖頭:「那只是一份工作而已,不值一提,我和你們說點別的。」

向東流手指向電視:「唐刀營凱旋歸來的慶典儀式,你們都看了吧。」

「肯定看了啊,全國上下,誰會沒看啊!」

「唐刀營,揚我國威,實在是我們大夏的驕傲!」

「那個唐刀營總教頭,簡直是國士無雙!如果我有機會認識他,簡直是死而無憾!」有鄭家人說到。

向東流高深莫測的一笑:「我就認識總教頭。」

「什麼?向總你居然認識唐刀營總教頭?」

「天哪,真的嗎?向總,快給我們說說,你怎麼認識總教頭的?」

向東流一臉神秘的看了四周一圈,然後比了一個噓聲的手勢,說道:「現在全國上下都在討論唐刀營。但整個南海市,真正了解唐刀營的人,不超過五指之數!」

「而我向東流,正好是其中之一。」

「今天有機會,我就給大家說說唐刀營的秘密。」

「雖然都是五星級的絕密,不過我們早晚是一家人,和你說也無妨。但是,你們只准聽,千萬不能往外說!」

眾人都一臉震撼。

向東流也太牛逼了吧。

居然認識總教頭,還知道唐刀營的秘密!

鄭家眾人一個個都坐直了身子,一副迫不及待洗耳恭聽的樣子。

向東流左顧右盼,得意洋洋,他很享受這種成為全場焦點的感覺。

「唐刀營,我大夏九大頂級軍隊之首。」

「特點就是唐刀營的每一位軍士都腰掛一柄特製唐刀,這是總教頭定下的規矩。」

「每一個唐刀營軍士,都把他們的唐刀,看的比性命還重要!」

「唐刀營的人數不過千人,但每一個人都是兵王,放在其他軍隊都是絕對的no.1,可在唐刀營,這些人就是普通的軍士而已!」

「而且,你們不知道,唐刀營在幾年前,只是一群世家子弟鍍金的地方。」

「是總教頭加入後,把那一群紈絝子弟狠狠操練,將他們鍛造成了天下最強大的兵王!一手造就了無敵唐刀營!」

「這麼誇張?」鄭志用難以置信的道。

「這就誇張了?境外車城的武裝份子厲害吧?可是他們看到唐刀營的人都要繞路走!據說有一次,幾個唐刀營的軍士路過車城的地盤,嚇得他們營地直接舉白旗了!」

向東流說得激動不已,仿若在場的是他一樣。

其他人想像那個畫面,都是一臉震撼之色。

車城的武裝分子,那可是戰鬥民族都啃不下的硬骨頭啊!

可是遇到路過的幾個唐刀營普通軍士,居然直接舉白旗了?

「這還不算什麼!這一次歐亞戰場的戰事,你們只知道個結果,卻不知,五大強國百萬聯軍,全部都裝備最先進的火器!」

「是唐刀營總教頭,率唐刀營兵分八路,大破聯軍!更是生擒了對方的長官!」

向東流說得口吐飛沫,激動無比。

鄭家人一個個都聽得心馳神往,無比震撼。

向東流看着眾人的表情,繼續道:「唐刀營總教頭這樣的人物,不是凡人可以仰望的,不過,我曾有幸跟隨過總教頭一段時間,這是我一生的榮耀!」

「什麼?莫非向總您在唐刀營待過!?」鄭志用激動的問。

「噓聲!不許胡言亂語,我的身份是絕密!」向東流一臉嚴肅。

「向總,你就告訴我們吧?你這麼清楚唐刀營的事,肯定和唐刀營有什麼關係?」

向東流似是十分糾結,遲疑半響才道:「罷了、罷了,反正我們以後也是一家人了,告訴你們也無妨。」

「沒錯,我曾在唐刀營服役!第一年就榮立二等功,卻因為負傷不得不提前退役,否則的話,這一次定然能參與歐亞一戰!」

「不能追隨總教頭參戰,實乃我畢生的遺憾!」

「對了,我的身份乃是絕密,你們萬萬不可外傳!」

向東流表面上感慨萬千,心中卻非常得意。

他哪裡去過唐刀營,他是曾經有幸參加一場宴會,其中有位大人物乃是唐刀營出身,這些事情,向東流都是聽那位大人物說的。

可這不妨礙他裝啊,瞧瞧,鄭家人全都信以為真!

這時,一直沒開口的葉昊突然笑了出來。

「向東流,你說你曾在唐刀營服役?那我怎麼不認識你?」

葉昊這話一說出來,全場都安靜了下來。

大家都愣住了。

片刻後,向東流笑了出來。

「你不認識我?聽你的意思,你也在唐刀營待過?」

葉昊點點頭,淡然道:「我確實在唐刀營待過,昨天剛剛退役。」

「你這個廢物在唐刀營待過?你就算是給唐刀營當炊事兵餵豬,人家也看不上你吧!」

「失心瘋了吧?」

「廢物,你有什麼證據嗎?」

「證據?」

葉昊隨手指向電視。

「電視上那個人,就是我。」

眾人都是微微一愣,下意識的看向電視屏幕。

電視上,正在重播唐刀營凱旋歸來的那一幕。

此時的畫面,正好聚焦在唐刀營總教頭的臉上。

所有人看了幾秒鐘。

忽然有人大喊道:「這……葉昊和唐刀營總教頭,長得真的很像!」

《傳奇神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