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之炮灰女配也要當團寵女王
穿書之炮灰女配也要當團寵女王 連載中

穿書之炮灰女配也要當團寵女王

來源:google 作者:雲中似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驍寒 現代言情 盛容悅

一次意外車禍,容悅兒自己穿進了一本書里的惡毒女配,最後成為被男女主利用致死的悲慘結果原主:我要讓男主後悔,一輩子悔恨她當然答應,男主要求離婚,她瀟洒簽字走人,偶爾救下反派大boss利用自己的計劃與屬於自己的家人相認,卻被反派大boss硬生生的纏上了男主:悅兒,我錯了,原諒我好不好,我們重新開始女主:悅兒,我們是最好的閨蜜對不對?反派大boss:他們真礙眼,悅兒你只能是我的對此容悅兒美滋滋,這樣的感覺簡直是人生贏家,虐渣馬甲女主親自出手,打人反派大boss親自動手,自家親人分分鐘讓他們跪下痛哭《無系統.女配逆襲記.男主孤獨終老.馬甲大佬原女主》展開

《穿書之炮灰女配也要當團寵女王》章節試讀:

「她回來了,我們離婚吧!」豪華的別墅里,一個俊美男人慢悠悠的走了進來,看着客廳里吃着水果的女人微微皺了皺眉,厭惡的開口道。

容悅兒吃櫻桃的手微微一頓,抬起頭看着男人,這個世界的男主顧北絨,他口裡的她不用問也知道是誰,這個世界的女主蕭書瑤。

顧北絨見她不開口,隨即道:「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凈身出戶,這裡的一套別墅是你的,另外還有五十萬元打給你。」像是施捨般的語氣。

容悅兒聽到錢,不由得分說的點了點頭,有錢掙不掙是傻子,怕他反悔讓她凈身出戶,立馬開口道:「可以可以,那個離婚協議書呢,給我我立馬簽字,不打擾你和她的相處時光好不好?」

看着她一臉開心的站起身來,隨手收拾了一下茶几,搓着手等着他拿出離婚協議書,眼底滿是濃濃的開心,不知為何,這個模樣落在他的眼裡只覺得刺眼極了。

從公文包里拿出擬好的離婚協議書,隨手扔到容悅兒腳下,優雅的走到一旁乾淨的沙發上坐下,靜靜的等着她簽字。

容悅兒迫不及待的拿過文件仔仔細細的看着,以前做過公務員,這種類型的文件她還是看得懂,尤其是上面這套別墅里有好幾輛豪車,就讓她有些手痒痒,在她那個世界,整天看着他們上下班開着車,她就特別想要一輛車開着上下班,沒想到現在實現了。

簽,必須簽,白給的不要白不要,她可不會像原主一樣凈身出戶,也是夠蠢的。

看着她拿着筆利落的簽完字,隨手把筆扔在茶几上,繼續吃着手裡的櫻桃,上挑的柳葉眉一上一下,足矣看出她非常的開心,不知為何他覺得煩躁至極。

「那行,這個別墅是你的,諒你識趣一些,從今以後別出現我和瑤兒面前。」顧北絨拿着手裡的文件,站起身來直接走到玄關處,一秒也不想待在這個別墅里。

容悅兒等到顧北絨離開,站起身來,來到廚房裡開始做飯,她是穿書的,穿過來的時候她已經出車禍瀕臨死亡,當時是原主的魂魄把她召喚過來的。

容悅兒好奇的詢問她,為什麼把她召喚過來,她卻說她死的時候正好遇到自己出了車禍,理所應當的把她召喚過來。

容悅兒嘆了一口氣,原主只是讓她必須讓顧北絨後悔,後悔和她離婚,後悔沒有和她在一起,對此她表示深深地無奈,男主原定就是女主,有誰見過男主最後和一個惡毒女配在一起的?

不想答應,可她想到自己看到的原文,頓時放棄了,裏面還有一個帥氣的大反派和愛原主的哥哥們父母,更有一個疼愛她的養母,這樣的生活簡直不要太棒。

最終她答應原主,時間那麼長,她也沒有規定什麼時候,她只要慢慢的把原主的美麗和魅力表現出來,就不信男主對着一個比女主還要漂亮的大小姐不心動。

飯菜做好,容悅兒美滋滋的吃了起來,惡毒女配手藝還是不錯的,這具身體自身帶着很多的優點,所以她比較輕鬆,加上剛剛離婚,自己擁有這麼大的別墅和五百萬,做夢都要笑醒的好不好。

*

帝京國際機場,一個戴着太陽鏡的女人提着行李箱,慢悠悠的坐在候機場里,手裡拿着手機敲打着什麼。

當看到顧北絨和自己的妻子離婚的時候微微一愣,隨即滿不在乎的越過,顧北絨和她青梅竹馬,要不是出現事故,她不可能丟下他離開,如今回來他立馬和自己的妻子離婚,雖然有些不厚道,但她可不會覺得愧疚。

「瑤兒,我來了,走吧。」顧北絨把車隨隨便便停在一個地方,走到蕭書瑤面前,溫柔的開口道。

蕭書瑤點了點頭,隨即拉着行李箱跟着男人離開,卻被對方奪過行李箱自己提着,她微微一愣,看向顧北絨,對方對她微微一笑道:「這件事就應該我來做,我現在可以給你想要的一切。」

蕭書瑤臉微微一紅,點了點頭道:「謝謝你,北絨,還願意等我。」

「瑤兒,我知道你出國有苦衷,所以我無論如何都會等你,那個女人我已經和她離婚了,她也痛痛快快的簽字了,所以我可以名正言順娶你了。」顧北絨看着蕭書瑤深情的說道,眼底滿是濃濃的溫柔。

蕭書瑤微微一愣,那個女人她當然知道是誰,容悅兒,她雖然沒有見到對方,基本上都是她的好閨蜜柳小梅告訴她,說那個容悅兒一直纏着顧北絨,如今她到覺得對方說的容悅兒與顧北絨所說的不一樣,她準備找個機會見見這個她閨蜜眼裡的「壞女人」。

晚上,容悅兒沐浴完,躺在柔軟的大床上,仔仔細細考慮着往後,雖說她看過原文,知道原主是一個豪門走丟的千金,但也是幾十章以後了,她還知道女主身邊有一個綠茶閨蜜經常的挑撥離間。

現在她打算想辦法先找到自己的家人,因為不久以後就有幾個冒充自己的女人,所以她要提前出手,可問題是原文是她大佬哥哥發現她的,悄悄的做了親自鑒定,可這才到哪,這個時候原主應該在酒吧里買醉呢。

「好苦惱啊。」容悅兒煩躁的抓了抓自己美麗的容貌,無奈的看着天花板,現在她還是想辦法走一步算一步吧,原文也只說了原主的家人在哪裡,但想要進去有些困難,只能等時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