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之我不想當女配了
穿書之我不想當女配了 連載中

穿書之我不想當女配了

來源:google 作者:年初初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清夜 趙瑾柔

一朝穿書,落到紙片人的世界,身為炮灰女配的她想要改變自己的命運,卻不料造成蝴蝶效應,導致原文里的角色一個一個人設崩塌,是我穿進來的方式不對嗎?世事無常,本以為一切都已改變,而她也發現了自己的真愛,卻又被劇情的巨輪推滾着,不知面臨著如何的結局…展開

《穿書之我不想當女配了》章節試讀:

「這下真的完了!」

趙金柔看着鏡子中的自己,忍不住咆哮。

鏡中的人是一個看起來十五六歲的少女,五官倒算精緻,柳眉鳳眼,最有特色的是一雙朱唇,飽滿,口脂鮮艷欲滴,只是再美麗的外表也掩蓋不了她是個女配的事實。

誰能想到,一覺醒來,就成了書中的人物。趙金柔一掌拍上自己的腦門,心想:叫你熬夜看小說,活該!這下好了吧,芭比Q了吧!

趙金柔是一個重生小說的十級愛好者,最愛看女主重生文,金手指一開,吊打曾經牛鬼蛇神,收割各路美男,最後名利雙收,簡直不能再爽!

老天有眼,這次竟直接把她送到了正在熬夜看的小說里,趙金柔仰天咆哮,老天哪,可是你給我送錯殼子了啊!大可不必呀!我只是葉公好龍啊!為什麼偏偏穿成了一個沒有絲毫戰鬥力、壞事做盡最終慘死的無腦配角——趙瑾柔,真就蒼了天了。

趙瑾柔一想到原文的劇情就一把辛酸淚,原文名叫《重生之庶女風華》,看名字很勵志是吧,實際上劇情也確實很勵志。

原文女主趙瑾芷是帝丘國丞相府庶女,因上一輩子太過膽小怕事,被嫡姐和嫡母陷害致死,重生一世,知道了未來發展的女主簡直就像開了掛,不再相信歹人的謊言,使出各種巧計揭露反派的醜惡嘴臉,反過來吊打嫡姐,並且在這過程中,也成功俘獲了一眾美男的芳心,其中就有男主,也就是帝丘國的太子溫禹,最後成為了帝丘國的皇后,享盡尊榮!

而她穿的這位,也是一個庶女,但卻與趙瑾芷天差地別。趙瑾柔因自小沒有了姨娘,便靠着巴結討好嫡姐和嫡母才能在丞相府里過活,因此沒少當嫡姐的刀劍來針對原女主。但是,無腦的趙瑾柔當然鬥不過重生一世、女主光環當頭的趙瑾芷,最後不但害得自己毀容,還變成了一個精神失常的瘋子,被囚禁起來,還被書中男二的一把火燒得骨灰都找不到。

趙瑾柔痛心疾首,悔不當初啊,悔不當初,為什麼要熬夜看小說,真是,造孽啊!(跺腳腳)還好現在穿來的時機還不算晚,女主才剛剛重生,還沒有着手展開報復,只要聰明點,應該大概八成也許還是能活下去的吧?

事已至此,木已成舟,再多的眼淚都拯救不了她已經成為趙瑾柔的事實,為了不毀容,不變成瘋子,不被活活燒死,趙瑾柔一拍桌子,指着鏡子中的少女,中二感十足地說道:「就讓我來拯救你吧,無腦的女配角!」

手有點疼,肯定是一激動拍得太用力了,趙瑾柔自信的裝逼最終以呲牙咧嘴結束。

正在趙瑾柔做好心理建設之後,門外的敲門聲響起來了:「三小姐!」

穿過來也有兩日了,趙瑾柔認出是貼身丫鬟點翠的聲音,便開口:「進來!」

點翠推門而入,輕聲闔上門,行了一個禮而後躬身道:「三小姐,宮裡傳來消息,行圍大會明日就要召開,夫人說明日恐錯過時間,讓今日就過去準備呢。」

「我知道了,你去收拾吧!」趙金柔又沒有參加過什麼圍獵,哪知道女子參加圍獵需要什麼,讓點翠去收拾再好不過了。

趁着點翠和其他丫鬟收拾的空當,趙瑾柔回憶了一下原文,對,就是這段情節,趙瑾芷重生在圍獵前夕,帶着上一世的記憶,在圍獵中躲過了嫡姐的陷害,沒有名譽掃地,反而惹起了男主的注意,並且救了原文的反派男二——李清夜。

都說男主是女主的,男二是讀者的。李清夜作為原文的男配,的的確確當時讓趙金柔十分喜歡。

李清夜的原文設定是帝丘國周邊附屬小國——西池國的一個皇子,因為不受寵愛,很小就被送來帝丘國做質子。帝丘國根本不把這個質子放在眼裡,於是就隨意安排在了丞相府,也就是趙府。

高門大戶里,連一個有名分的庶女趙瑾柔都生活地異常艱難,可想而知李清夜是過得什麼日子。原文中李清夜就是因為在李府備受羞辱,所以最後才攻打帝丘國,並且一把火將趙府燒了個乾乾淨淨,趙府上下幾百人,只有趙瑾芷幸免於難。

李清夜作為原文中前期美慘、後期美強慘的人,真的是賺足了趙金柔的眼淚,誰不愛冷酷無情、只鍾情於一人的帥哥呢?而且這個帥哥後來還是西池國的皇帝,為了女主,放棄了攻滅帝丘國的打算,並且終身未娶。

只可惜啊,偏偏趙金柔穿成了趙瑾柔,一個與李清夜沒有絲毫感情線,只是被趙府連累,最後被李清夜活活燒死的作死精。

感慨間,趙瑾柔有一個大膽的猜測,如果她能幫助男二李清夜,讓李清夜對她心存感激,那是不是就會逃脫被燒死的命運。可是,原文中的趙瑾柔一直在和趙瑾芷作對,不曾對旁人發過善心,現在的趙瑾柔不能太快違背人設,不然,恐怕是活不到李清夜飛黃騰達的那天,她就先被嫡姐和嫡母發現不對整死了。

沒有女主命,還妄想討好女主的桃花,可是,要不是為了活命,誰願意這樣呢?趙瑾柔嘆了口氣,我只想好好地活下去,就算是死,哪怕死得輕鬆一點呢?

討好李清夜雖然不見得一定有用,但是按照原文的發展,至少應該可以讓李清夜給她一個痛快吧?

趙瑾柔思索的這個功夫,點翠已經把東西收拾好了,最後換下一身衣裳,趙瑾柔就隨着點翠出了院子,朝着大門走去。

趙瑾柔的院子在一個還不算偏遠的地方,走到大門也是需要走一段時間,趙瑾柔一邊走一邊看,這趙府倒還真闊氣,院子里的景色處處精緻,如果不是知道最後趙府的結局屬實活該,趙瑾柔還真想努把力,改變趙府的命運,然後在趙府里當一條鹹魚。

正欣賞着,迎面走來的人吸引了趙瑾柔的注意,這是一個清秀至極的女子,穿着雖不是很好,看着也面黃肌瘦,但是氣質卻遠超於她。

那女子眼神里的靈魂彷彿不是一個十五六的少女,而是一個成熟的大人,沉穩,冷靜。

難道她是女主趙瑾芷?趙瑾柔在心裏問自己,除了女主,還有誰有這樣的氣場?

許是在女主光環的映射下趙瑾柔有些呆愣,本沒有注意到她的趙瑾芷此時直直向她看了過來:「三姐姐,你怎麼這般看着我?」

趙瑾芷見趙瑾柔一直看着自己,還以為自己重生過來有什麼不一樣,引起了趙瑾柔的注意,所以才被盯着看呢,於是有點不確定地試探着問道。

趙瑾柔瞬間反應過來,又聽見點翠對着趙瑾芷行禮請安,才驟然知道自己的直覺是正確的,眼前比自己稍稍矮一點的女子正是原文女主——趙瑾芷。

沒想到,自己穿書之後,遇見的第二個人是她。

趙瑾柔想要裝出原文中趙瑾柔的樣子,鄙夷地嘲諷趙瑾芷一句,但是又不知道控制在什麼程度最好,於是一下子有些裝逼失敗。

趙瑾芷只看見趙瑾柔五官有些扭曲地看着自己,眼神中帶着一絲不像憎恨也不像友善的情緒,活像中了風一般,有些無語。

難道趙瑾柔又想使什麼陰招?趙瑾芷冷哼一聲,不過是趙瑾容的一條狗罷了,真把自己當成什麼東西了。

趙瑾柔這邊不知道自己裝逼失敗,只看見趙瑾芷嘴角的冷笑,頓時連逼也不敢裝了,女主面前不要裝逼,畢竟這是一本以她為中心的小說,得罪太過,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現在惡毒的嫡姐和嫡母都不在,裝給誰看啊!

於是趙瑾柔又改了個路子,盡量柔和地衝著趙瑾芷笑了笑,溫和地說道:「沒事,我只是覺得今天的你很不一樣。」說罷,還憨厚地嘿嘿了兩聲,別提有多傻了,連點翠都有些不忍直視。

趙瑾芷心裏卻咯噔一下,心道趙瑾柔果然發現了她的不對勁,可是,誰會猜到她能重生呢,就算她有些不一樣,又能怎麼樣呢?最後,這些上輩子欺辱於她的人,都要付出應有的代價!

趙瑾芷沒有回答趙瑾柔的話,冷冷地看了趙瑾柔一眼,就拂袖離開了。趙瑾柔想再說些什麼緩和緩和氣氛,只是見趙瑾芷已經走遠,只得作罷。

等趙瑾柔走到大門口時,發現門口已經彙集了不少人,找了一圈沒有找到嫡姐趙瑾容和嫡母王氏的身影,趙瑾柔一想,也對,哪有嫡姐和嫡母在門口等庶女的,趙瑾容肯定是還沒出門吧。

耐着性子等了一會兒,卻見趙瑾芷帶着隨身丫鬟出來了。

趙瑾柔看着趙瑾芷一步一步走到門前,弱柳扶風卻又帶着一股堅韌,心裏止不住地感慨,瞧瞧!這就是女主,就是不一樣!這氣質,這做派,還有誰?

趙瑾柔忍不住環顧四周,想看看別人看女主的眼光,卻發現了一個站在隊伍最後面的少年,因為他太扎眼了。

太扎眼了,看容貌,是一等一的美男子,冷酷高傲,身段也發育地很有看點,寬肩窄腰,就是古詩文里描寫的那般:公子只應見畫,定非塵土間人。只是看穿着嘛,卻連最下等的僕人都不如,怎麼看怎麼覺得不相配。

所以才十分扎眼。

趙瑾柔雖離得很遠,但是也擋不住被男**惑,看着看着就看愣了。

小說的世界就是好啊,美男遍地跑啊!就這氛圍感,趙府里哪還有第二個人,肯定就是她要討好的小可愛李清夜!天哪,男二帥成這個樣子,女主是眼瞎了嘛,還是說,男主更極品?

沒見過此等美男的趙瑾柔直呼卧槽。

還沒等趙瑾柔看夠,嫡姐趙瑾容和嫡母王氏就出場了,連帶着還有趙府唯一的公子、趙瑾容的嫡親哥哥——趙瑾穆。

趙瑾穆意氣風發,樣貌也算不錯,但是比起李清夜來說簡直差了不止一個等級。好吧,我收回小說世界遍地是美男的那句話。

倒是看到趙瑾容,趙瑾柔覺得她和自己猜想的不太一樣。本以為會是驕傲蠻橫的模樣,沒想到卻是一個溫溫柔柔,看着十分柔弱的大家閨秀。

也是,壞事都是趙瑾柔來做嘛,再說,現在女主趙瑾芷還沒有給趙瑾容找麻煩,所以,趙瑾容當然能端得住這般溫柔的做派了。

待幾人走近,便有下人打開轎簾,王氏往四周看了看,發現沒有什麼遺漏,便率先上了馬車,隨後趙瑾容也在丫鬟的攙扶下上了車,自始至終沒有看趙瑾芷一眼,很明顯,現在的趙瑾容沒有把趙瑾芷看在眼裡,一想到隨後的二十多天秋獵里,趙瑾芷會不斷刷新趙瑾容的底線,趙瑾柔就有一種看熱鬧的刺激感。

好在原主抱大腿抱得不錯,好歹是混上了一輛專屬的馬車,不像女主趙瑾芷一樣,和其他的偏房庶女共乘一輛馬車。

趙瑾柔鑽進馬車裡美滋滋,只是腦海里還是忘不了李清夜的身姿,美色害人吶!趙瑾柔搖搖頭,還是先想想怎麼保住自己的小命吧。

走了好久好久,趙瑾柔感覺自己再坐下去就要吐了,終於,馬車停了下來,掀開帘子,一望無際的草原,瞬間治癒了趙瑾柔翻漲的五臟六腑。

大口呼吸着新鮮空氣,趙瑾柔下意識去找李清夜的身影,還沒等她找到,就聽見嫡母王氏的聲音:「好了,就在這裡駐紮吧。」

一聲令下,眾人就開始忙活,而趙瑾柔則識相地走到嫡母身邊請安,順便問嫡姐安好。

王氏尚且算得上和藹,淡淡地微笑着說道:「起來吧。」

「謝母親。」趙瑾柔老老實實地站起來,恭候在一旁,和其他庶女一樣,不再多言,倒是趙瑾容親切地拉起趙瑾柔的手,笑道:「三妹妹,今日的裝扮怎麼這般好看?」

趙瑾柔受寵若驚,你誇我作甚呢,不知道我膽子小嘛,你一誇我,我害怕啊!

這次趙瑾柔的演技沒有失效,她裝作十分驚喜的樣子:「真的嗎?大姐姐?」

趙瑾容看着趙瑾柔傻裡傻氣還虛榮至極的愚蠢樣子,心中更是有種超出眾人的優越感,於是也就笑得更真切:「當然是真的了,只是三妹妹今天的裝扮和四妹妹有些相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