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秦朝:我在海島上面搞基建
穿越秦朝:我在海島上面搞基建 連載中

穿越秦朝:我在海島上面搞基建

來源:google 作者:葡萄和香梨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羋蘭 陸林

【種田+輕鬆+無系統+技術流+非魂穿+無基礎+慢熱流】一個農村到城市打工的十八歲高中生,陸林穿越到秦國流放犯人的島上憑藉現代知識和農村生活經驗把海島改造成為了震驚世人的現代農村從荒島生存到科學種植從燒制石灰、提取海鹽、釀造醋和醬油到製作腌鹹菜、辣白菜、土火鍋等各種美食從改良農具到修路造船逆天的能力贏得了美人們的芳心!從為始皇帝嬴政設計陵墓和陪葬品到三仙島求長生不老葯,最後在東瀛建立新的國家,開啟新的征程!知識創造奇蹟!!!!展開

《穿越秦朝:我在海島上面搞基建》章節試讀:

「如此甚好!」

老者點了點頭,說了四個字,算是回應了陸林一聲。

老者身後坐着的的男女老少沒有仔細看過陸林的,現在的都打量着他身上這奇怪的着裝。

有的人輕聲和旁邊的人議論着,這是因為這樣的衣服他們從來沒有見過。

「我們這裡的人,都是始皇帝下令流放到此的。本來島上只有十幾個人,後面陸陸續續又來了不少,現在這裡有一百多人。十幾年了,我們相安無事在這裡艱難的生存着。我們可以讓你在村裡生活,但是你要證明你有存在的價值。」

老村長說完這句話。

他扭頭掃視身後的所有人,詢問道: 「你們可有什麼要說的?」

人群里一個老者見村長問到他們了,便毫不避諱的高聲呼道:「要留下來,可以!會耕地,留下來;不會耕地,哼哼,那就門都沒有!」

「就是,島上本來就地少,水少。我們自己都吃不飽,拿什麼養無用之人。」

陸林聽到村民說的這些話,笑而不語。

他算是聽明白了意思。

「」他們可以讓我住在村裡生活,但是我自己不僅不能佔用他們本來就有的的資源,而且還要體現自己的價值造福村子。

老村長捋着山羊鬍問陸林:「村民的話,你也聽到了。你也應該明白了他們的意思。你如若不願意,可以繼續回到山上去。如果你願意,村尾有一處閑置的屋子你可以暫且住下。」

陸林笑了笑,盯着那位老村長,問道:「我怎麼才算有你們所說的價值,要我種地嗎?」

老村長頓時哈哈一笑,衝著身後揮了一下手。

那些原本坐在地上的村民呼啦啦的都站起來往外走去了。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了,整個院子就剩下了他和老村長。

看見這位老村長想要從地上爬起來,陸林見狀趕緊幾步上去扶着他艱難的站了起來。

「小夥子。老夫不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也不想知道你的過去。你要知道的是,這個村都是其他六國的後裔,有的更是貴族世家。所以到了島上就是島上的人。你也看到了,這裡都是老弱婦幼,沒有一個壯年勞力。」

老村長的話正說出了陸林心裏的疑問,於是乎陸林就開口詢問:「這是為何?」

「始皇帝在修建阿房宮和長城。在所有犯人里,只要是壯年勞力都去了那裡修建阿房宮和長城。至於這荒島之上的人就是大秦的棄民。讓我們在這裡自生自滅,也不用專人看管。」

老村長說話的聲音裡帶着些許的無奈與沒落。

陸林被老村長的話語打動了幾分,心裏也是一陣感慨。

沒等到陸林說話,村長又說了。

「小夥子,島上土地貧瘠且不多。那些村民現在的生活都難以維持。我們就不給你土地了,你去山上自己開墾。開出來土地,只需要給村裡十之二三就行了。」

聽到這話,陸林先是一愣。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心裏直接就罵開了。「這老東西,扯了這麼多淡。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我辛苦開墾山地,還要替你們一起幹了。果然是老奸巨猾!」

村長看到陸林神色不定,就伸手拍了拍陸林的肩膀說:「小夥子,要有擔當。我老了,以後這個村子就是你們年輕人管理的了。」

他現在算是看清楚了了村長的真正面目,肯定不會再被這位狡詐的老狐狸給迷惑了,於是也開出來了條件。

「你說條件的我可以答應。但是我一個人要沒有工具,要人手沒人手的。總不能讓我用手腳刨地和砍樹吧?」

老村長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陸林,他沒有想到這樣苛刻的也能應下來。村長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隨後輕輕一笑說道:「呵呵,工具村裡自然會給你提供。但是明年開春你要去把村尾那五戶村民的地一起種了。」

陸林聽了村長說話以後,直接就要撂挑子走人了。越來越過分的條件,他自然不會答應。

村長見勢趕緊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另有意味的輕聲說道:「小夥子做事情可千萬不要衝動啊!村尾那五戶村民都是去年流放來的各國貴族,而且這五戶人家裡有幾個年輕貌美的貴婦和姑娘。老夫可不會把你往火坑你推的!」

說完,村長意味深長的哈哈一笑。

陸林心裏也是明白了一些村長的言下之意,他的眼睛也跟着一亮隨後眯成了一條線。

拉着村長那干樹皮一樣的手也是一陣乾笑說道:「多謝您老人家了。什麼美女貴婦的,我陸林不放在心上,但我就是喜歡助人為樂!」

兩個人在院子里達成了口頭交易。

老村長很快就找來了人把村尾的空房子給陸林騰出來了。同時還宣布陸林會幫助五戶村民耕種田地。

此時此刻,漂泊了一個多月的陸林算是在島上居住了下來。從此再也不用在山上挨凍受累了。

陸林被村民領到了剛收拾出來的房子一看,房子主體還算能用,但是窗戶和門已經沒有了。

帶他來的人說。這房子的門窗要他自己收拾,村子裏不會給他安裝門窗的。來人說完就轉身走了。

陸林還要喊住來人,但是沒等到開口來人已經看不見人影了。他轉身望着要窗戶沒窗戶,要門沒門的房子。一陣無語加無奈苦笑了起來。

「這秦朝人也太過寒酸了吧。這可不行,我不僅要在這裡生存下去,更要舒適的生活下去。」

陸林心裏暗暗的告訴自己。「我是一個農村人,也是一個現代人,更是一個有知識的現代人!」

心裏想着,不自覺拍了拍自己裝着種子的口袋。

很快天就黑了,陸林還在收拾房子。

因為看起來好像很多年沒人住了,屋子裡各個角落都有蜘蛛網。

雖然他性格平日里看着大大咧咧、不修邊幅的樣子,但是房子里有蜘蛛網這件事他卻不能忍。

正收拾着,門口進來了一個人影。

陸林藉著外面一絲光線勉強看清了來人。

陳安抱着那個陶罐,正滿臉笑吟吟的看着陸林。

「你都知道了,以後我就住這裡了。以後你也不用往山裡跑了。」

陸林一邊收拾地上的雜物,一邊對陳安說著。

陳安把陶罐往房間里陸林剛收拾出來的桌子上一放說道:「我娘說了,讓我和你去山上開地。到了春天,說不定我也能給我家開出來一畝半畝的。」

陸林哈哈一笑。「這定然是你的主意吧。」

陳安一下子被陸林看穿了心思,不好意思的撓着頭。

「行,山上那塊地方看着能開過來十幾畝地。這個冬天你慢慢開。」

陳安吃驚的看着陸林說:「十幾畝?這麼多!」

「明天你先去村裡找兩把鋒利一些的斧子來,我們先去把山上的樹都伐了。然後燒成木炭,有了木炭冬天大夥就好過一些了。」

想到木炭,陸林又想起了農村的土火炕,這個東西過冬必備,夏天躺在上面也更涼快。

火炕用的好就是冬暖夏涼,居家必備的神器。

「先把粥喝了,現在天冷了。要是再放就涼透了。」

陳安打了個哆嗦,把兩隻手**了袖口裡取暖。

陸林端起陶罐吃了起來。

吃完飯,陳安也幫忙收拾了一下雜亂的房子。

他見時間已經晚了,辭別了陸林後就拿了陶罐回去了。

房子已經大致被陸林收拾出來了。房間角落裡只有一張破舊的木床,上面也沒有被褥。

就算是這樣的環境比起山上已經算得上好了不少。

至少現在沒有海風溜背了。

因為沒有門窗,陸林只是合衣躺在床上。

正當他準備睡覺的時候,窗外傳來一陣悠揚婉轉、悅耳動聽的吟唱詩歌的聲音。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逝將去女,適彼樂郊。樂郊樂郊,誰之永號?」

一個年輕女人的聲音在輕唱詩句,聲音帶着哀傷和無奈。每一句都唱到了陸林的心裏,一陣思鄉的感覺油然而生。

那一句句柔美的聲音和舒緩的詩句,竟然讓他本來疲累的心身在這哀傷的歌聲中放鬆了下來。

歌聲里淡淡的憂傷伴隨着陸林一起進入了夢鄉。一滴淚水從陸林的眼角流了出來,最後在耳朵根處滴落在了床板上。

說起來對家的想念,誰又能比的過陸林呢!

一夜無話。

陸林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了,他一個翻身下了床走到窗戶跟前看了看外面的天氣。

「天氣不錯。」

一縷晨光已經灑在了山上的樹林里。因為村子這裡地勢低,所以陽光還沒有照射過來。

清晨的村子周圍還有淡淡的霧氣縈繞。

他剛一走出房門,就看到了陳安正一手抱着陶罐走了過來。另一隻手上提着兩把斧子模樣的工具。

等到陳安走近到了跟前,陸林才看清了這秦朝斧子的樣子。

長長的木柄上裝着的斧身看起來也是木頭做的,似乎只有斧刃看起來像是鐵制的。

斧刃在光線的反射下顯得鋥光瓦亮的,這應該是經常使用的緣故。

「兩把斧子,一把是我家的,另一把是找鄰居借來的。」

陳安把陶罐和斧子都放在了桌子上,然後搓了搓手說:「什麼時候上山?」

陸林也不猶豫,「現在就走吧。山上的屋子還得弄好。萬一突然下雨了,還有避雨的地方。」

說完陸林拿起一把斧子,用手指試了試刃口。隨即就要起身上山。陳安在後面一手抱着陶罐,一手提着斧子。

還沒出村口,老狐狸村長迎面走來。

陸林見村長正一臉笑容的看着自己,就趕緊說道:「見過村長。」

「年輕人,就是有志向。這麼早就上山了。看來昨天老夫的話還是有些用處的。」

村長刻意把昨天兩個字加重了語氣。

陸林可不吃這一套,心裏暗罵。「老狐狸就是讓我給他搞業績,幫扶政策玩的挺好。」

心裏的話,自然不能說出來。正所謂,心裏老狐狸,臉上笑嘻嘻。

「還得承蒙村長收留,以後我定會造福村子。不負村長厚望。」

老狐狸村長一臉滿意的樣子,對陸林說:「快去吧。時間不早了。」

陸林別過村長和陳安兩個人直徑出了村子。

走在上山的路上,他心裏暗自想着:「這拍馬屁,真是什麼時代都好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