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道士出山!
道士出山! 連載中

道士出山!

來源:google 作者:下筆有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朱星星 李飛龍 都市小說

在有着特殊妖魔詭怪的元界內;一把桃木劍、三枚古銅幣,便是六爻派弟子的象徵被爺爺一手帶大的朱星星,掌握着些許驅邪拿詭,捉妖降魔的本事抱着賺錢娶老婆的理想,身背桃木劍,懷揣古銅幣,跟着二叔進入城中謀生路可是到頭來,殺得妖魔詭怪無數,卻發現妖魔詭怪更加可怕的是人心展開

《道士出山!》章節試讀:

「你大爺!」

瞧着面容陰邪怪異的秦雪,朱星星拼盡全力也只說出了三個字。

被厲鬼附身的秦雪也在這個時候對朱星星伸出了漆黑的鬼爪。

早已經精疲力盡的朱星星根本無法反抗。

陰氣席捲而過,朱星星的身體憑空懸浮起來,最後落到了粉紅色大床上。

秦雪滿臉的怪異笑容:「居然是成年的童男之身,我幾百年都沒見過這麼旺盛的陽氣,可真是稀罕貨,沒想到今天讓我遇到了。」

朱星星心中一涼,對方在殺他之前居然想將他的陽氣吸干!

一旦破了童男之身,他的陽氣銳減,道術可就沒有這麼厲害了。

而且就算要破,他也希望是自己自願,而不是被一隻厲鬼給霍霍。

他寧願死!

朱星星當機立斷,咬舌自盡。

可是一道陰氣沖入他的嘴中,遏制住了他的下顎,使得他嘴巴無法動彈。

「嗚~嗚!」朱星星痛苦的嗚咽着。

「想自殺,哪有那麼容易,百年難得一遇的童男,可沒這麼容易讓你死掉!」

緊接着,秦雪一爪下去,朱星星身上的襯衫瞬間爆裂開來,被撕的粉碎。

又是一爪下去,他的褲子也爆裂開來,露出了白乎乎的大腿。

秦雪大笑道:「吸了你的童子精氣,我的修為必然再增長一個層次!」。

就在秦雪即將吸取朱星星身上的精氣之時,忽然他身上陽氣最盛的地方爆發出一道強烈的清光,灼燒得秦雪痛苦不堪,慘叫連連。

她連忙後退,捂着自己疼痛不已的嘴怒叫道:「守宮砂?」

「你一個大男人居然在那裡設下守宮砂,還是不是男人啊!」

朱星星也是滿臉的驚訝。

「我就說從小到大從來沒有變大過,還以為自己無能呢,本想進城找個老婆試試,看看能不能治,才沒想到是守宮砂的原因,爺爺我愛死你了!」

「可惡!」秦雪憤怒了,一道濃郁的陰氣朝朱星星的腦袋撲了過來,他當即兩眼一黑,暈死過去。

李飛龍一直待在房間門外沒有離開過,他一晚上都沒睡好。

昨晚上房間裏面的聲音太大,彷彿世紀大戰一般。

他心中一直擔憂着朱星星的安危,難以入睡。

只想着能夠瞧見朱星星安然無恙的出來,他便能夠放心。

隨着時間推移,朱星星一直都沒有從房間裏面出來,心中不由得更加擔心。

他不停的看着時間,只要一到8:00,便立刻破門而入。

就在這時,秦風已經起床,帶着劉麗莎再次來到了房間門口。

「情況怎麼樣?小兄弟還沒出來嗎?」

李飛龍面色發苦的搖搖頭。

秦風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看了看手錶,還有10分鐘就到8點整。

10分鐘,事情早已成定局,再等下去無濟於事。

「把門給我砸開!」秦風立刻下令。

「這……」李飛龍猶豫了一下,雖然他也很想進去,可是朱星星說的時間是8:00整。

一晚上都等了,還差十分鐘嗎,他不想因為這10分鐘的時間出錯,萬一就因為這10分鐘害死了朱星星呢?

就在這時,房間之內發出了一陣凄厲的尖叫聲。

秦風聽見是自己的女兒尖叫,心中不由得着了急,連忙喊道:「小雪別怕,爸爸這就來救你!」

隨後他對李飛龍呵斥道:「立刻把房門給我砸開,快!」

李飛龍面色發苦,但還是照做了。

畢竟秦風才是他的老闆,衣食父母。

自己在南鄉市的地位都是秦風給他的。

想到這裡,他退後兩步,隨後全力一腿踢過去。

房間門瞬間被踢開,門鎖處直接崩裂。

秦風第一時間沖了進去,當看到房間裏面的場景後,兩眼一黑,氣得差點暈死過去。

心中更是有了殺人的衝動。

劉麗莎見到房間內的一幕,立刻叫喊道:「這個天殺的畜生,當真是好大的膽子,居然欺負我女兒!」

「我秦家還從沒受過這樣的欺負,秦風,我要他死!」

只見粉紅色的大床上,朱星星雖然身上有着大量的血跡,但是渾身上下卻光溜溜的和秦雪躺在一起。

秦雪的身上同樣衣衫襤褸,身上的衣服一看便知是被人粗暴的撕裂的,根本擋不住風光。

她此刻只能用被子不斷的蓋住自己的身體,隨後不斷的哭泣着。

李飛龍見此哪裡還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心中暗罵朱星星膽大包天,要知道就算是他也不敢打大小姐半點的主意。

秦家是什麼地位,秦風又是何許人也。

整個南鄉市的黑白兩道誰不給他面子,想要一個人死太簡單了。

李飛龍連忙說道:「誤會,這一定都是誤會。」

隨後上前去一巴掌扇在了陷入沉睡的朱星星身上。

之後將他從床上給強行拉了下來,赤急白臉的罵到:「臭小子,看看你乾的什麼好事!」

李飛龍這一巴掌很重,打的朱星星臉上火辣辣的,就算他身受重傷,都被劇痛感給驚醒來。

同時嘴中一道烏黑的鮮血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模樣看着凄慘極了。

「二叔?我還活着嗎?」李飛龍簡直無言以對,捂着額頭對他罵道:「你是還活着,二叔就要被你氣死了!」

「快說。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今天你若是不給個合理的解釋,二叔先打死你!」

朱星星此時腦子裏面一片漿糊,他什麼都不記得了。

只知道自己似乎被鬼上身的秦雪給打暈了過去。

是了,秦雪被另外一隻厲鬼給附身了!

想到此處,他連忙扭頭朝一旁的秦雪看去。

可是這不看還好,一看整個人便腦子一空,傻在了當場。

她怎麼是光的?

忽然感覺自己身上一涼,自己怎麼也是光的?

一道模糊的記憶湧現,他終於反應過來,自己的衣服似乎被那隻女鬼給撕碎了。

可是,為什麼秦雪的衣服也……

就在這時,劉麗莎衝上前去,給了他一巴掌,隨後緊緊的抱着正在不斷哭泣的秦雪。

她安撫着說道:「小雪不怕,媽在這,你放心吧,媽一定給你做主,絕對不會讓再受到半點欺負!」

秦風這個時候冷聲說道:「小畜生,虧我這麼信任你,沒想到你居然敢做此如此下作之事;

飛龍,你真是給我送了一份大禮!」

「家主,事情不是這樣的,這裏面一定有許多原因,你看,他渾身都是血,想必經歷了一場大戰。」李飛龍指着房間內一片狼藉,求饒道。

秦風冷哼:「是啊,真是一場劇烈的戰鬥,把我的女兒都給打成這副模樣,能不激烈嗎!」

李飛龍聞言心中一涼,若是秦風鐵了心的要處置朱星星,就算是他也保不住。

想到這裡,他連忙又扇了朱星星一巴掌,大叫道:「你快說話呀,究竟發生了什麼!」

「不用說了,我不想聽他的解釋,報警吧。」

秦風直接讓管家報了警,他準備讓**來處理這件事。

只要他秦家的律師出手,朱星星一個無期徒刑是沒跑了。

這還是看在李飛龍的面子上,不然他便親自出手,將朱星星直接沉河。

朱星星心中難受,但是換位思考一番,如果是自己的女兒被別人輕薄,想必他會做的比秦風更加過火。

「秦家主,我知道不管說什麼你都不會相信,但是身為六爻派掌門,有些話我還是想說」

隨後他看了看還在哭泣的秦雪,咽了咽口水,心中充滿了恐懼,但還是鼓起勇氣說到;

「令千金身上的髒東西,遠比我想的要強大,昨晚上我拼盡全力也沒能保護住她,至於那髒東西為何沒有要我和令千金的性命,不得而知;

不過,就算如此,以令千金的身體狀況,頂多還能再活三天;

三天內若是無法解決她身上的咒術,趕走髒東西,陰氣過盛,陽氣湮滅,她必死無疑。」

「昨晚我做的準備還是太少了,導致失敗,並且昨晚上我想了一夜,終於想到了解決辦法;

如果秦家主不想她死的話,還請相信我!」

秦風冷哼道:「一個江湖騙子,已經將我女兒害成了這幅模樣,還想讓我相信你嗎!」

朱星星一擦嘴角的鮮血說道:「秦家主請看,再看看四周天花板上的黃紙符籙,難道秦家主認為,我昨晚上真的在欺辱令千金嗎?」

「如果秦家主真的這樣想,在下無話可說。」

「說到底,我們之間不過是交易的利益關係,對令千金有所輕薄,雖然無意,但已經發生,我願意接受懲罰,可以坐牢,多少年都無所謂;

但是,在此之前,還請秦家主讓在下救令千金一命;

我是六爻派掌教,這輩子就是滅鬼除妖的命,可是從沒有見過如此兇惡的厲鬼;

不收了它們,我死不瞑目!」

「可笑,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真以為世界離了你不轉了嗎!」

秦風冷哼一聲,絲毫不給他面子。

很快**局的人便來了,在了解完情況後,衣服都沒給朱星星穿,拿黑布袋罩着頭便押上了警車。

臨行前,朱星星怒吼道:「秦家主,若是改變主意,最遲明天要找上我,若是晚了,我也無能為力!」

**局內,還是那間審訊室。

「姓名?」

戴敏冷笑着盯着他說到。

「警官,我覺得你應該先送我去醫院,犯人也是人,不是畜生。」朱星星有氣無力的說道。

「你不是嗎?連秦家的大小姐你也敢碰,跟畜生有什麼區別?這一次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都救不了你,乖乖的在這裡坐着吧!」

「姓名!」

朱星星苦笑一聲:「如果我說我什麼事都沒做,你信嗎?」

「你問你自己信不信?」戴敏笑着反問。

朱星星無語,想了想說道:「上次的案子你查的怎麼樣了,有頭緒了嗎?」

「你想說什麼?」戴敏警惕起來。

「我替你找到連環殺人犯,有證據的那種,作為交易,你送我去醫院,我現在內出血,再晚一段時間,可就真的救不活了。」

「無聊!」戴敏對朱星星失去了興趣,直接離開了審訊室,不再管他。

在她看來,朱星星就是個十足的江湖騙子,無時無刻不在想着騙人。

昏暗陰冷的審訊室內,朱星星心中委屈,一滴眼淚忍不住滾落……

《道士出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