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對校花的百日攻略
對校花的百日攻略 連載中

對校花的百日攻略

來源:google 作者:小HAN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伊綾 現代言情 陳海倫

【雙潔+HE+校園+搞笑】「我看到了百日後,你將和心上人心意相通的命運!」被校慶上的臨時算命攤主如此預言,對此卻深信不疑的陳海倫對心上人展開了猛烈的求愛攻勢!而他的目標,則是那個出了門的冰校花:林伊綾但林伊綾細數陳海倫的『惡行』,似乎對這個熱血笨蛋絲毫不感興趣的樣子「難道這不是愛的考驗嗎?」「我想她只是單純的討厭你而已」在彼此朋友們的吐槽推動下,和諧的戀愛喜劇每天都在展開展開

《對校花的百日攻略》章節試讀:

「不會再說交往那種半吊子的話了!林伊綾同學!請為我生孩子吧!」

「沒睡醒還在做夢嗎?我看你還是去重新投胎一下比較好,變態。」

「噢噢噢~即使被罵也是有被深深在意着的感覺!我不會放棄的!林伊綾同學。」

場景一如既往,但對話稍有不同的一天。

「我覺得陳海倫同學的癥狀越來越嚴重了呢……」

「對於這種變態行徑,你的那個冰美人朋友可以不報警我也是很佩服了。」

「別看伊綾同學一副很冷淡的臉,其實內心很溫柔呢。」

和那兩個你追我躲的主角不同,彼此的朋友倒是聊得非常融洽。

求愛不成,似乎身後不停搖着狗尾巴的陳海倫,最終被蘇星揪着耳朵離開了林伊綾的身後。

「好疼疼疼疼疼!」被拽着的陳海倫大聲地抗議:「為什麼要被你這男人婆拽離開那裡!你沒聽到伊綾在呼喚我的聲音嗎?」

「不,完全沒有。」

「是心內音,伊綾的心在呼喚我!這是只有我和她的默契!」

「我認為再放任你這樣的胡鬧下去,恐怕很快就會被校內的警衛送到保衛處,我可不想去精神病院給你送盒飯。」蘇星將陳海倫拽到一個安靜的地方,放下了拽着耳朵的手說:「你也該差不多停止你的愚蠢行為了吧。」

「求愛就是要大膽而直接不是嗎?」

「別拿外國那一套,套路在我們保守的東方人身上。你知道那個冰美人拒絕了多少人,你不是第一個,也絕對不是最後一個。」

「但我發誓這麼猛烈的發動攻勢,我是第一個!」

「對,還有直接讓人家幫你生孩子。如果好感度可以打分,恐怕冰美人心裏你已經達到負數。」

「可是如果不是這樣直球打擊,我和那群失敗者有什麼區別呢!?」

教學樓下的角落裡,沒有人會特別注意如敗犬一般的陳海倫,此刻正用雙手抱着腦袋蹲在一邊。課間的喧囂氛圍,似乎很好地將陳海倫推入了自我空間一般。

對於如此沮喪的一幕,蘇星倒是毫無憐憫的指出:「不是有區別,你就是那群失敗者中的一個。」

「請求被拒絕這種事,從來沒有遇到過啊!」

「你曾經向別人如此告白過嗎?」

「並沒有。」

「那不就是百分之百的失敗率嘛!」蘇星一下子將陳海倫抱頭的手拽了下來。

正巧此時身邊有一對情侶經過,吸引了角落裡兩個人的眼球。

情侶中的女孩笑面如花,手上捧着一個超級大的玩偶娃娃和一束朵數少但不俗套的花。身邊的男孩子溫柔的攬着女友的腰肢,兩個人就這樣你儂我儂、旁若無人。

「竟然在別人面前做出這種親密的姿態,簡直羨煞人也……如果最後發現是同父異母的兄妹什麼的……」詛咒般的聲音從陳海倫的牙縫中瀰漫而出。

「不要隨意詛咒他人啊。」蘇星很無奈的提醒陳海倫:「與其有空去羨慕嫉妒別人抱得美人歸,你不是更應該吸取一些成功的經驗嗎?」

「對啊!」陳海倫如夢方醒一般,立刻伸腿要向那一對情侶跑去。

「喂喂!老蘇!你別拉着我的帽子啊!」展開行動的陳海倫邊搖晃着手臂邊大聲抱怨的喊着。

蘇星在身後像牽驢一樣的拽着陳海倫衛衣上的帽子,成功阻止了這傢伙打擾別人的行動企圖:「人家在那邊恩愛非常,你跑去問什麼經驗,太過分了吧?!而且如果其中一人被你這張蠢臉騙了,又是一件大麻煩。」

「唉……美麗的臉龐也是一種罪過嗎?」陳海倫站定無奈的將頭頂的小辮繫緊了一些,擺出了一個非常自戀的姿態。

蘇星的眼神就像看怪物一樣嫌棄。

「不採取行動的話,至少你應該給一些提示吧!?」陳海倫忍不住求教於蘇星。

「如果你能夠承認自己蠢並下跪求我的話,也不是不可以。」

「請指導愚蠢的我吧!」毫不遲疑,就在牆角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陳海倫雙手在頭上對面前的朋友做出了一個哀求的手勢。

「這種超強的行動力也是你的一大特點。」蘇星嘆了一口氣,指點着陳海倫:「看到那女孩手裡的花和玩偶了嗎?」

「你的意思是……」陳海倫起身拍了拍膝蓋上的灰塵:「我應該買花和玩偶送給伊綾?」

「為什麼是一模一樣的呢?!我的意思是應該採取其它手段,比如送禮物!」

「哦哦!」陳海倫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

「至於送什麼就請你自由發揮吧。那種能讓對方喜歡又感知到你的心意的東西。」

「誒?!我自由發揮嗎?」被蘇星這樣說,陳海倫愣了一下,然後扶着下巴陷入了思考中。

過了將近一分鐘的時間,陳海倫超級興奮地說:「我想到一個能夠完全表達誠意的禮物!」

「是什麼?」蘇星問句的語氣表明她對答案一點都不感興趣。

「鑽石戒指!就是那種,打廣告說每名男士一生只能定製一枚戒指的那種。足夠誠意十足吧?!」

「一生只能定製一枚,不是定製款的可以在櫃檯隨便買的那種店對吧。」蘇星毫不留情的吐槽:「連交往都沒有被同意就跑去求婚?跑去送戒指?只是增加失敗次數而已?」

「我還以為是個好主意呢……」

「好吧,拋下這個主意的愚蠢且不談。你知道她的手指尺寸嗎?」

陳海倫再一次陷入思考,接着腦子閃過一個燈泡:「目測?」

「目測會有極大的偏差,尤其是女人的手指。」

「那如果是偷偷牽她的手測量的話……」

「可以牽到手的話,我們就不會在這裡談這些白痴問題。」

「交往的話不就可以牽到手了嗎?」

「我認為你這樣純粹是在水字數,把問題又轉回到了一開始的方向。」

聽到蘇星這麼說,陳海倫又陷入了一籌莫展的境地,再一次蹲下身將兩手抱住頭進入了自己的世界。

「為什麼一下子很興奮,一下子又很消極呢!?」蘇星非常霸氣的將陳海倫一把拉起:「雖然我不贊同你的提議,但作為行動的一方,應該首先想到解決問題才對,而不是自憐自艾!光是解決手指尺寸問題的話,實在想知道可以問她旁邊那位叫艾麗的朋友嘛。雖然我想她也不會知道。」

「誰是艾麗?」陳海倫一頭問號。

「就是待在冰美人旁邊的那個朋友啊。你不是經常和她擺出OK的手勢嗎?」蘇星學着擺出了兩人交流過那種OK的手勢。

「是嗎……好像是有這個人。」陳海倫仔細回想着:「我不是記得很清楚。每次一在伊綾面前,我的眼裡就再也見不到其它周圍的人!」

「你這是間歇性目盲,是病,得治!最好和你的腦子一起讓醫生好好開個顱。」

「這麼說,得到手指尺寸是很艱難的事……」陳海倫一臉生無可戀。

「我很高興你能明白這個道理。」

「那對於送戒指還有什麼更好的方法嗎?」

「放棄送戒指這種愚蠢的計劃就是最好的選擇。」蘇星蓋棺定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