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渡魔調查社
渡魔調查社 連載中

渡魔調查社

來源:google 作者:夜雨觸花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夜雨觸花 梁曉 都市小說

靈異+搞笑+器靈離奇失蹤的合伙人讓梁曉不得不接手調查社一個看似普通委託卻讓他接觸到一個不一樣的異世界展開

《渡魔調查社》章節試讀:

時代貿易公司,一陣清脆又急促的高跟鞋在售後客服部響起,它牽動着每個人的心。

換作在公司外面,員工們一定會看看這雙高跟鞋的主人是誰,但在這!它的主人只有一個,黃淇!

「梁曉呢?又死哪去了?!!」燙着深紅色**浪的主管黃淇扯着公雞嗓喝道。

她說話的同時還惡狠狠地掃視着整個辦公室。

一時間辦公室陷入一片死寂,員工們停下手頭上的工作,即便是知道梁曉行蹤的人也不好說出來,生怕惹火上身。

就在眾人都在為梁曉這個倒霉蛋祈禱時。

剛從廁所偷懶回來的我一把推開門,沒錯!我就是倒霉蛋梁曉。

「淇.....淇姐....」剛進門就看到這個讓我每天都要咒罵幾遍的女人,心裏有點虛。

「喲?梁大哥捨得回來了啊?又去哪威風去了?」黃淇雙手環抱在胸前,陰陽怪氣地說。

原本面帶微笑的我瞬間老臉一黑,這個靠身體上位的老女人每天都會來辦公室找茬。

見我不說話,黃淇拿出手中的紙在空中揚了揚。

「我們梁大哥真是好事多為啊,你是第一天上班嗎?」

「怎麼了?」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在這上班也有一段時間了,最多也就上廁所偷偷懶。

「你問我怎麼了?我自己好好想想前兩天都幹了些什麼!」

聽黃淇這麼一說,我還真就在腦海中快速地回想着這兩天的事情,但過了許久依舊沒有頭緒。

黃淇見狀更加生氣:「梁總貴人事忙,讓小的提提你,三天前你是不是接待了一個要退貨退款的小客戶?」

「沒錯,是有這麼一回事,我記得我沒有同意退貨退款。」被黃淇一提醒,我終於想起這事。

「那你為什麼不給人家退!!」黃淇生氣地把投訴信拍在桌子上。

「因為我們是七天無理由退款啊。」

「有什麼問題嗎?我們公司一直都支持七天無理由退款。」

「但是他是有理由啊,他說咱們公司的衣服面料不符合他的要求,所以我沒退。」我還不覺得有問題,一臉認真地說著。

「不符合他要求就退呀,七天無理由嘛。」

「但是他有理由啊.....」

「......」

從我們的對話中,其他職員已經搞清楚來龍去脈,偌大的客服部頓時鴉雀無聲。

黃淇被氣得渾身發抖,雙眼微微泛紅,好像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就連客服部的老員工都沒見過這種場面。

「梁曉!!你被開除了!立馬給我滾!」

聽到黃淇宣布辭退我的消息,我卻一臉無所謂,一年前我和父親朋友的兒子一起開了一家調查社,最近店裡的盈利越來越好,每個月光分紅都抵得上這裡的兩個月工資,開除我?我才不怕!

「開除我可以啊,記得把賠償金和工資一起打到我卡上!」

「你還想要賠償金?你做夢吧你!」

「不想給?那就仲裁你...」喲冷笑一聲,這個老女人把部門搞到像七國這麼亂,自己早就想整她了。

「行....賠償金一分錢都不會少給你,立馬給我滾....」

「切....」

見黃淇服軟,我沒多說什麼,回到自己的工位上把被子和枕頭拿走,然後瀟瀟洒灑地離開這個鬼地方。

出了寫字樓,我把枕頭和被子隨手丟進垃圾桶,隨後掏出手機聯繫合伙人蔣大為。

「嘟嘟嘟......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sorry.....」

聽到電話那頭關機的提示音,我微微皺眉,不禁有些奇怪,這幾天我都在找蔣大為,他這人從來都不會像這樣不聽電話。

因為這幾天618消費節,我每天下班都是拖着疲倦的身體回家,洗完澡倒頭就睡,不然的話早就去調查社找他。

今天被炒魷魚,正好有時間過去一趟。

約了輛網約車,三十分鐘後,我在第三調查社門前下車。

第三調查社的名字是蔣大為改的,他沒開調查社前是市局第三中隊的副隊長,後來因為一些原因離開警隊。

我只出錢不管事,什麼名字倒無所謂,有錢賺就行。

我用鑰匙打開門進去,調查社地方不大,兩個辦公桌和接待區以及一個書架,一切的東西都擺放得井井有條。

來到蔣大為的辦公桌前,我習慣性地一摸,發現桌上已經鋪着一層肉眼不可見的灰塵。

半開的窗戶,桌上的灰塵,這些都說明蔣大為這段時間都沒回過來,而且開着的窗告訴我,一向注重細節的蔣大為是匆匆離開的。

是什麼讓一個從警十幾年的**如此慌張?

看着散落在地上的文件,我從中抽出一個沒關上的檔案袋。

看了一下檔案袋內的文件,我頓時一陣頭皮發麻。

蔣大為,男,42歲,北島市人,2005年畢業於海州市**學校,同年加入警隊.......

這是一份記錄著蔣大為從警生涯的所有事情,但奇怪的是後面被撕掉的痕迹。

「應該是兩張紙,被蔣大哥帶走了。」我低聲喃喃道。

就在我想着要不要再打個電話給蔣大為的時候,一陣急促的門鈴聲響起。

「叮咚....叮咚....叮咚.....」

「誰啊?這麼急?」

被擾亂思緒的我有點生氣,但還是過去開門。

「您是?」看着門外的陌生阿姨,我皺眉問道。

「您好,小夥子,我這有一件小事想要蔣先生幫忙調查一下。」婦女說著就從包包里掏出一張藍白色的名片。

看到名片,我臉色稍稍緩和了些,將阿姨請到接待區順便倒了杯水。

「小夥子,你一定要幫幫我,我們家房子有鬼啊,快把我們一家人逼上絕路了。」阿姨喝了口水強作鎮定。

一聽阿姨的話,我頓時眉頭一皺,有些不悅地開口道:「阿姨,我們這個調查社是查一些不方便公開的事或者**不管的事,你這個我們處理不了。」

話音剛落,阿姨眉間瞬間擠出個川字,語氣有些不悅:「孩子,你不會是看不了吧?你們的名片上可是寫着處理奇聞異事,見神殺神,遇佛滅佛。」

我急忙抄起桌上那張名片,定睛一看,名片背面果然寫着這麼一段話。

「這....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