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修仙二十年我狂點怎麼啦
都市:修仙二十年我狂點怎麼啦 連載中

都市:修仙二十年我狂點怎麼啦

來源:google 作者:燒包穀燒得黑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杜力 燒包穀燒得黑 都市小說

簡介:【都市、修仙、升級、爽歪歪、校園、干就玩了、不幹人事、什麼玩意兒!】這個世界,不是你看到的那麼簡單!「米國的漫威英雄都存在,我華夏有修仙者不是很正常嗎?」「日不落的特工牛逼,來跟華夏武者較量較量!」「北熊的軍工無敵!就是破不了我的靈力罩!」**:「這誰呀?這麼狂!」杜力:「修仙二十年,狂點怎麼啦?」**:「小子!囂張的人一般活不過三集!低調點!」杜力:「人不張狂枉修仙!」**:「你修仙不是為了長生嗎?」杜力:「不!我是為了隨心所欲!」展開

《都市:修仙二十年我狂點怎麼啦》章節試讀:

秦漢迫不及待的要趕去救兒子。

「先生!請息怒!我兒子年少無知!您一定饒他一命!」秦漢一臉懇求,眼前的男子是武道人士無疑,惹到這樣的人,能撿回一條命就謝天謝地了。

「快點!」杜力冷聲道。

「我拿鑰匙!」秦漢一把抓起五把車鑰匙,跑進專用電梯,按下了停車場的按鈕。

「先生!只要您能放過我兒子!我會好好補償您!錢、車子、房子、股權!咱們都可以商量!」

電梯下降途中,秦漢唯唯諾諾,看向杜力一臉懇求。

「哼!」杜力一聲冷哼,隨即思考起來。

「原來有實力,賺錢這麼容易?」

「早上自己還是個安保!為了一天五百塊的工資幫人家守場子!現在竟然有人送錢送房送車子、股權!」

「命運輪迴!一個玉觀音就讓我轉運了嗎?」

「若真是這樣!改天一定到寺廟裡拜一拜!」

杜力陰沉的臉,看在秦漢眼裡就是要殺人才能解恨的樣子。

秦漢心裏打鼓:「若是這小子一怒之下連我也不放過!豈不完蛋!不能就這樣去!」

「叮!」電梯停在了停車場。

「先生請!」一個上億市值的公司掌舵人,在杜力面前像極了奴才。

「先生!你若是能原諒我兒!這幾輛車你隨便挑!」

杜力隨便掃了一眼。

整個停車場停了十幾輛好車,似乎是秦家父子倆的專用停車場。

勞斯萊斯、賓利、法拉利、阿斯頓馬丁、邁巴赫、凱迪拉克……

秦漢將手裡的車鑰匙一一按響。

「快點!別廢話了!」杜力催促道。

「先生!咱們坐一輛車還是?」秦漢小聲問道。

「跟着我!」杜力隨手拿起一把邁巴赫的車鑰匙,鑽了進去。

而秦漢則將其他車鑰匙隨手一扔,點亮阿斯頓馬丁的車標,啟動車子跟着杜力的邁巴赫沖了出去。

「轟轟轟……」

阿斯頓馬丁低沉的咆哮聲在金陵的街道上響起。

兩輛豪車快速朝着杜力家的方向駛去,引來路人一陣驚呼。

「少爺!老爺一會兒就到了!若是看到您綁了人,恐怕會責罰你!不如將人放了吧?」一旁的助理好心提醒道。

「哼!你懂個屁!一邊去!」秦楓喝道。

「待會兒給我打斷那小子的四肢!讓他變成個要飯的!這就是跟我斗的下場!」秦楓冷哼一聲,根本沒將助理的話放在眼裡,甚至他爹的脾氣也被他拿捏得死死的。

「少爺!剛才的話里!老爺似乎很害怕!那小子會不會劫持了老爺?」一個保鏢皺眉問道。

「他敢劫持我爹!真是笑話!我爹身邊可是有兩個總統級別的保鏢!」

總統級別,就是曾經保護過總統。

秦楓的自信讓一旁的保鏢啞口無言。

很快,一輛邁巴赫疾馳而來,診所外響起尖銳的剎車聲。

「嘭!」

關門聲響起,一個身穿西裝的帥氣男子飛奔向診所。

「少爺!人來了!」一個門外的保鏢提醒道。

「站住!」那保鏢抬手準備阻攔杜力。

「去死!」杜力對於自身的力道已經有了一定的了解,一拳下去,不死也要躺半年。

「嘭!」保鏢猝不及防,倒飛撞上了身後的廣告牆。

剩下的三個保鏢跟助理忙出門查看情況,卻見門外的保鏢嘴角流血,痛苦的抽搐着。

因為害怕被人看見,診所的大門被保鏢關上了,只留了旁邊一個小門。

「上!」為首的保鏢咬牙切齒,一聲令下,三人同時出擊。

「住手!快住手!」一輛黑色的阿斯頓馬丁剛停穩,車內便傳來秦漢的怒吼聲。

三個保鏢一看秦漢來了,也不敢放肆,手上卻還做着進攻的姿勢。

「想打就打!想停就停!你手裡有遙控器還是咋滴?」杜力才出了一拳哪裡過癮。

「都去死吧!」一聲怒吼,杜力突然沖向三人。

別人都主動進攻了,三人也不可能等着挨打。

紛紛圍了上去。

「嘭嘭嘭!咔嚓咔嚓咔嚓!」三拳,硬碰硬,三個保鏢的手臂應聲而斷。

「這才像話嘛!敢到我家裡撒野!不斷手斷腳怎麼好意思離開!」杜力的話,讓身後的秦漢脊背發涼。

「這什麼意思?我要是進去!也要斷手斷腳嗎?」

秦漢嚇得不敢繼續往前。

「啊……!」三個保鏢表情痛苦不堪,手臂的骨頭多半粉碎了。

「老爺!這人怎麼這麼厲害?」一個保鏢咬牙切齒問道。

「武者!」秦漢脫口而出的兩個字,讓三個保鏢心中一驚。

「完蛋了!跑吧!斷手總比丟了命強!」三個保鏢對視一眼後,托着斷手,一溜煙跑了。

一旁的助理親眼目睹了驚人的一幕,正欲抬腿。

「別動!你要是敢跑,我保證不是斷手斷腳那麼簡單!」杜力冷聲說道。

「先生!不、不關我的事!我只是個拿、拿包的!」助理眼鏡男舉起手裡的皮包,嚇得結巴了。

「是嗎?我說了!來我家總要帶點禮物走!斷手、斷腳、還是斷子絕孫!你選一個吧!」杜力的話,聽在眼鏡男耳里就如同催命的魔鬼。

「撲通!杜先生!杜哥!杜爺爺!我沒有做任何傷害你家人的事!剛才我還提醒少爺放了你父親還有那小妹妹呢!你饒了我吧!」眼鏡男一邊磕頭一邊祈求道。

「跪好!你要是敢跑我保證你會死得很慘!」

杜力眼神一愣,隨即走進屋內。

此時,屋內的秦楓已經瘋狂了,門外的一切他聽得清清楚楚。

他不明白,杜力為什麼一下子會變得這麼強?

一把菜刀頂在妹妹杜若蘭的脖子上。

「你別過來!放我走!你妹妹就平安無事!」秦楓已經瘋狂了,無路可逃,只能抓個人質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秦漢!滾進來看看你兒子!別說我沒給你活命的機會!」杜力轉頭一聲怒吼。

此時,診所外面已經圍了不少圍觀者,秦楓等人來時還沒人注意,等兩輛豪車刺耳的剎車聲響起,周圍的人才發現診所里好像出事了。

診所對面的大排檔里本來還有一部分食客,現在都跑到馬路對面湊熱鬧去了。

光頭的小黑胖子郭德鐵,放下手裡的鍋鏟,也急急忙忙穿過馬路來到診所外。

秦漢硬着頭皮走進診所,一進門便「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杜大師!我兒子年少無知!求您原諒!一定饒他一命!」

看到秦漢跪地求饒,秦楓頓時激動無比。

「姓杜的!放我們父子走!否則我就殺了她!」秦楓一用力,杜若蘭的喉嚨處頓時出現一股鮮紅血流。

「好!好!我放你們走!」杜力忙抬手安撫,他絕不能允許妹妹出事。

一旁的杜雷趕緊提醒秦漢。

「快安撫你兒子!我們答應你不追究!千萬別傷害到我女兒!」

秦楓拉着杜若蘭離開診所,一步步走到了邁巴赫前。

「爸!開車!咱們走!」秦楓已經嚇得雙腿打顫,讓他開車估計油門剎車都分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