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腹黑夫君美如花
腹黑夫君美如花 連載中

腹黑夫君美如花

來源:google 作者:千苒君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孟娬 王喜順 現代言情

孟娬家窮,正逢她娘又病重,她祖母趁機收了鄉里王家的幾個錢,要把孟娬賣過去當媳婦王家的兒子叫王喜順,二十好幾的人了,至今還是光棍一條因為他不僅長得丑,人品還很齷蹉,....展開

《腹黑夫君美如花》章節試讀:

等喂完了葯,孟娬也快精疲力盡,看了看這個被她撿回來的美男子,道:「該做的我都已經儘力了,接下來能不能熬過去,看你的命。」

這古代條件有限,即使她最大程度地清理乾淨他的創口,他也有可能還是會感染。

孟娬處理了他那身血衣,好在家裡還有她爹曾留下的衣物,可以暫且拿來給他換上。

太陽還沒落山,這屋子裡兩個一病一傷總算是穩定下來了,但是破落的院門這時卻被人敲得哐當響。

外面還伴隨着憤怒的叫囂怒喊:「孟娬!孟娬你個小賤人,快給老娘滾出來!」

夏氏驚了一驚,孟娬若無其事道:「娘不必擔心,我去去就來。」

「阿娬……出什麼事了?」

「一點小事。」

說著孟娬就拂了拂粗布衣角,淡然自若地走了出去。

她眯着眼,傍晚的霞光落在她眼裡,明明是將暑的時節,卻映襯得那光澤寸寸發寒。

在高粱地里時,她還沒弄清楚情況,只折了那王喜順的一隻手,斷了他的子孫根,算他走運。

但事實上,王喜順卻掐死了真正的孟娬。

她還沒找上門去,他們倒是先找上門來了。

孟娬一打開院門,就看見外面圍着站了一群人。

為首的一個婦人見她出來,當即凶神惡煞地喝道:「快,把她給我綁起來!」

孟娬記憶里一搜索便得知這婦人正是王喜順的娘,隨夫家姓,鄉里人人叫她一聲王婆子。

王婆子指使的兩個鄉漢早有準備,在孟娬出來的第一時間就把繩子往她身上套。

孟娬還不想把事情鬧到院子里去,就相當配合地被套着雙手由鄉漢推搡着往前走。

孟娬被帶去了鄉里的塘邊,塘邊上還圍着不少的鄉鄰,而鄉長也被請了出來。

孟娬一抬頭就看見了她的祖母和大伯一家。他們置身事外,顯然也是來看熱鬧的。

王婆子到鄉長面前一通哭訴,咬定孟娬謀害親夫,害得王喜順只剩下半條命,現在還躺在床上起不來。

膽敢謀害親夫,在這裡按照規矩是要被沉塘的。

孟娬就笑了,道:「喂,臭婆娘,哪個是我親夫?」

王婆子聽她罵她臭婆娘,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指着孟娬道:「小賤人,你們家收了我王家的彩禮錢,你就是我王家的人,怎麼,還想抵賴不成?!」

孟娬問道:「彩禮錢在哪兒呢,我可是一個子兒都沒見到。」

王婆子指向賀氏,道:「你沒看到,你祖母可是收了的!」

孟娬道:「既然是她收的,那她嫁咯。」

圍觀的鄉民眾多,賀氏聞言,老臉都擱不住。

她站出來呵斥道:「阿娬你這是什麼話!你的婚事,當然由家裡的長輩做主,我是收了王家的彩禮錢,你就是王家的媳婦兒了,現在你把王喜順害成那樣,我這個做祖母的也幫不了你!」

賀氏當然要站在王家那邊,不然等着王家遷怒在她身上嗎?

只要王家和她承認了孟娬是王家的媳婦,那這彩禮錢就不用退了。

遂賀氏又義正言辭地對鄉長道:「此女大逆不道,敢謀害親夫,老婦可以作證,請鄉長秉公處理!」

孟娬冷笑道:「你可真是我的好祖母啊,既然硬說我是王家媳婦,我倒要問問,我何時成了王家媳婦的!王家來娶我了嗎?」

她眯着冷冽的眸子看向賀氏,又道:「你趁我娘病重,急忙收了錢就讓王喜順來家裡,你這恐怕不是嫁孫女,是賣孫女吧!我若是不反抗,就會讓他得逞,老太婆你當我傻嗎?」

鄉民們指指點點,交頭接耳。

賀氏一陣氣不順,怒道:「你這逆女,出言頂撞,辱罵長輩,活該沉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