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蓋世武尊
蓋世武尊 連載中

蓋世武尊

來源:外網 作者:千行墨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千行墨 恐怖靈異

三千仙境,萬族爭鋒,人族式微。萬年前,無邊黑洞出現,攪動天地,天地法則從此錯亂。更有異魔戰破虛空,自黑洞而出,屠戮三千仙境。人族十境,苟延殘喘。妖族百境,大妖通天。異魔千境,百戰萬族,千聖焚蒼穹!少年葉游,重生歸來,一人一鼎一殘劍,自元武境而出,劍問萬族群雄,鼎煉異魔千聖!問諸天神魔,誰為萬道主宰?唯我人族葉游,蓋世武尊!展開

《蓋世武尊》章節試讀:

『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心有雜念,畏懼妥協,才是真正的弱者!」

「小葉游,真沒想到,你小小年紀,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呢!」

小院里不時傳出欒秋水的歡聲笑語,讓人心情舒暢暖意濃濃。

木桌上擺放着各樣獸肉,香氣撲鼻,只聞這香味就讓人胃口大開,食指大動。葉游坐在小院里一邊聽着欒秋水的調侃一邊吃着獸肉,眉頭輕皺也難掩滿滿的暖意。

此時的欒秋水沒有一點淑女姿態,調笑着葉游,星眸忽閃忽閃,縱是一襲破舊羅裙,也難掩欒秋水的傲人身姿,包裹着圓臀勾勒出令人魂動的弧線,還沒發育成熟的胸脯若隱若現,輕輕顫動,宛如湖面蕩漾出一圈圈漣漪。葉游只撇一眼就羞愧低下頭去。但欒秋水卻有恃無恐,看出葉游的窘迫,露出調皮笑靨。

自完成家族任務到現在,已經過去一個月了,但欒秋水還是把他對葉珊說的話掛在嘴邊。而且,還在他名字前面加上了個「小」字,葉游無語凝噎,但還是順着欒秋水。

這三年來欒秋水整日愁眉不展從沒像現在這樣快樂過,葉游自然希望欒秋水永遠這樣。而現在嬉笑自己的欒秋水,才是葉游所認識的欒秋水。

不過,葉游不知道的是,那天在洗衣坊,欒秋水自始至終都未發一言,甚至在他要殺死陳興時,欒秋水都保持沉默。並不是因為欒秋水害怕恐懼,而是在那一刻,欒秋水心底萌生了一個想法。

她要看看,在她被人污衊羞辱,在葉游擁有足以抗衡的能力時,葉游會如何選擇。

在她受到傷害,在強敵面前,葉游是退還是進!

她看到了,更得到了心底想要的答案。

欒秋水終於明白,那天在這個破敗小院里葉游所說的話,不止是說說而已。這個自己照顧了三年的少年,終於長大能夠保護她了。

短短几天,葉游成為武者的消息就傳遍葉府,只是本就對葉游不錯的田虎還有代表三叔葉還真而來的葉光等人,這處小院還是鮮有人至。就連這次被打了臉的葉開,也沒有露面。

時間慢慢流失,葉游愈發擔憂。他並非擔憂自己,而是怕波及欒秋水。

他太了解葉開了。有代行家住之位的葉錦山做靠山,再加上有一個葉家第三代中堪稱武道天才的哥哥葉揚,葉開自幼就飛揚跋扈。

這次被葉游掃了顏面,甚至殺了陳興,葉開自然不會咽下這口惡氣。

遲遲不來報複葉游,只能說明,葉開要徹底的一舉將他葉游踩在腳下!

爺爺葉正德仍在閉關,而三叔葉還真一直坐鎮位於北原城遠郊的葉家鐵礦。若葉開採取報復,葉游只能依靠自己。

故而,一個月來,葉游可沒閑着,有了源源不斷的荒元,葉游接連突破,已是洗髓五重的武者。

一月時間連升三階,這等速度在北原城前所未有。好在葉游生性低調,除了欒秋水外,就連葉還真都不清楚葉游的真實實力。

而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早在半月前,葉游腦海就凝出了一粒魂力種子,成為了一名魂印師。

也便是說,僅僅只是一個月時間,葉游不但在武道上連升三階踏足洗髓五重,更成為一星魂印師。

苦修冥想,淬鍊靈魂,當腦海出現如豆芽般的魂力種子時,便真正成為一星魂印師。雖然只是一星魂印師初階,魂力弱小,無法煉製丹藥,但葉游的感知已然堪比凝脈境初期武者。

當這粒魂力種子蛻變為魂火時,也便是葉游晉級一星中期,才能煉製品階最低的一品丹藥。

但葉游凝出魂力種子時,荒塔再次生變,傳遞給葉游一段神秘至極的文字。

只是葉游研究這段文字良久都毫無頭緒,只能判斷出這是一部殘缺的魂印師功法。

對這功法殘本,葉游疑問頗多,但並不擔心,反而將功法文字牢記。

畢竟,荒鼎已跟葉游融為一體,出自荒鼎的東西,自然不會害葉游。而且,荒鼎價值不可估量,出自荒鼎的功法殘本,自然也價值連城,葉游可不傻。

武道一途修鍊艱辛,魂印師之路更是步履維艱。但葉游還是將心思都放在了欒秋水身上。

欒秋水當年來到葉家時便已是洗髓九重修為。這等天資,轟動整個北原城。但在過去十年里,欒秋水刻苦修鍊,每次剛剛凝練出勁力,一旦催動卻如石沉大海蕩然無存,故而修為始終停滯在洗髓九重,從未精進。

重為魂印師後,葉游無數次催動魂力進入欒秋水體內,但每次一進入,魂力便被一股強大至極的力量擊潰,甚至葉游苦修而成的魂力種子有好幾次都險些被這股力量摧毀。

憑藉前世三星魂印師的經驗和十年磨礪,葉游能夠斷定,這股深藏在欒秋水體內的力量是一個他從未見過的詭異靈陣。

靈陣,是魂印師才能布置的禁制陣法。將魂力凝練成道道魂紋,將無數魂紋組構成各種或防護或攻擊等功能的屏障,這種屏障就名為靈陣。

葉游游冥思苦想,都未能參透這是何種靈陣。

而且,欒秋水來到葉家時就已經失憶,想不起絲毫過往,葉游也無可奈何。

不過葉游並非沒有辦法。洗髓期的修鍊,是淬鍊肉身增進勁力,進而突破極限。而荒元,無疑能更快增進勁力。葉游的辦法,就是讓欒秋水煉化荒元,增進勁力!

這段時間,葉游積攢下了不少荒元,雖然大多是洗髓五六重的荒元,對洗髓九重的欒秋水來說作用不大,但積小成多,螻蟻也可移山!

葉游謊稱荒元是父親葉行南留下的靈丹,他修鍊神速就是依靠這靈丹,欒秋水在葉游指點下煉化荒元,雖說進步微小,但聊勝於無。

自己修鍊,勁力便消散無存。而煉化荒元卻可以增進勁力。

葉游的思路終於清晰。

欒秋水體內的詭異靈陣,讓她無法正常修鍊。

但既然煉化荒元就能增進勁力,那便說明這靈陣,並不包括欒秋水體內的脈絡。荒元的力量精華避開了靈陣直接進入脈絡!

洗髓期雖然是九重,但也如開靈境、靈元境一般,有初期、中期和圓滿期之分。一到三重是初期,四到六重是中期,七到九重是圓滿期。

洗髓二重的武者有希望戰勝洗髓三重,但鮮有戰勝洗髓四重的可能。三階之間,差距極大。勁力之差,亦是如此。

葉游能以洗髓二重修為擊殺洗髓五重的陳興,是因為陳興驕橫得意,毫無防備,還有驚濤三重勁三重勁力助力。

洗髓五重勁力六千斤,六重九千斤,而圓滿期的七重卻是足足兩萬斤,八重三萬斤,九重五萬斤!

欒秋水若想要突破洗髓期桎梏,晉級凝脈境,必須衝破武者肉身五萬斤的極限,引天地靈氣入體,重塑肉身。

欒秋水煉化一枚洗髓五六重的荒元也不過增進了五六斤勁力而已。也便是說,欒秋水要煉化近千枚洗髓五重的荒元。

葉游沒有氣餒,將全部洗髓五六重的荒元給了欒秋水。

而且,葉游相信,依靠驚濤三重勁,獵殺洗髓九重也不是不可能!

至於洗髓三四重的荒元,葉游則一個不剩的給了同為洗髓五重的田虎和葉光。

葉游,懂得感恩!

更重要的是,按照前世軌跡,不到一年時間,葉家就會被韓家滅族。而葉家多一個凝脈境強者,在滅族之災中才會多一份逆轉的希望。多一個洗髓高階武者,就等於多了一個高階戰力!

畢竟,北原城只是小城,在風卓府都是彈丸之地,更別說整個楚雲國。凝脈境武者屈指可數。

而這段時間,足夠葉游助欒秋水突破洗髓桎梏,踏足凝脈境!

三年來,欒秋水一心照料葉游,再加上詭異靈陣壓制,故而荒廢了武道。但毋庸置疑的,是欒秋水的武道天資!

斬殺陳興,葉游徹底得罪了葉開。欒秋水冰雪聰明,十分清楚。所以欒秋水也一直勤加修鍊,生怕葉開來報復時自己幫不上忙。

一桌美食下腹,欒秋水不再調笑葉游,打算回房間繼續修鍊。既然小葉游已經長大了,她可不想成為他的累贅。

步履輕盈,即便是破舊的羅裙,也難以遮掩欒秋水動人心魄的曼妙身姿,讓葉游都有些怦然心動,莫名的情愫在心底滋生、蕩漾。

欒秋水像是察覺到了葉游的變化,關門時望向葉游,俏皮輕笑,眼神更有說不出的意味。

院落里,葉游深呼一口氣,穩定心魂,隨後走出了院落。

小時候,父親葉行南將欒秋水領回家時,就戲稱是給葉游找的童養媳。

葉游還記得,那時的自己少不更事,還大放厥詞欒秋水比自己年長,自己怎麼會娶比自己年長的女孩!

只是誰能想到,少時便驚艷眾人的欒秋水,隨着時間的推移,竟然出落的更加風姿動人,連他自己都有些難免有些春心動蕩。

「真不知道秋水姐以後會嫁給一個怎樣的男人,希望……希望那個男人會真心對秋水姐。」

嘴上這麼說著,心底卻不由的一陣心酸,葉游苦笑,「今天心境不穩,就不修鍊了。」

「重生而來,一個月時間,都沒好好看看這北原城。」

「順道……順道給秋水姐置辦幾件衣服吧,這三年來苦了秋水姐了,連件像樣的衣裙都沒有。」

北原城不大,葉家又是北原城三大勢力之一,葉游以前又是出了名的廢物,若不是初來乍到的外地人,尋常人一眼就能認出葉游。

稍加喬裝打扮,確信不會被輕易認出後,葉游施展折射步,避開大道,沒入小巷中。

《蓋世武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