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拐帶神尊后,系統帶我踩踏修仙界
拐帶神尊后,系統帶我踩踏修仙界 連載中

拐帶神尊后,系統帶我踩踏修仙界

來源:google 作者:沙樂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鳳皮皮 古代言情 青陸神尊

正義少女鳳皮皮在系統的安排下魂穿到玲瓏國一個公主身體里,幾乎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為了獲得報酬、為了回到來的地方,她勤勤懇懇地守護修仙界修仙界一直受鬼女和魔尊之害,鳳皮皮就從清除鬼女和魔尊之流開始收拾但是系統還說不排除有隱藏大佬,她又從女皇到青陸神尊,從唐冥到御風神君,從軒轅皇到白民皇……挨個排查他們會不會成為修仙界的危險分子!殺了一圈,能夠感知修仙界危機的手環終於變成了橙色,鳳皮皮又高興又不舍但是她以為的結束才是遊戲的開始,新的挑戰再次來臨,她能否接住挑戰真正承擔起拯救修仙界的重任呢?展開

《拐帶神尊后,系統帶我踩踏修仙界》章節試讀:

如果說窮山掌門童小明所居的庇寒殿是窮山派的中樞首腦,歸鴻苑則是窮山派的心府,因為其中住着青陸神尊。

今日之前,普天之下能夠走進歸鴻苑的人不超過十個,但是自從重傷的鳳皮皮住進去了,很多人有幸能一睹歸鴻苑尊容。

歸鴻苑不過是兩層小樓,廂房十來間,陳設也簡單,其間除了書籍就是藥材。

離遠了看仙氣飄渺煞是好看,實則空氣中除了藥味就是藥味,在小苑待了三個時辰,身上的藥味能三天不散。

但是大家就是覺得這是一個高不可攀的地方,並以能來此作為榮耀。

此刻窮山女弟子一趟趟端來熱水、一爐爐的熬着藥材、一趟趟將藥渣往外搬……來來往往極為安靜,甚至連腳步聲都沒有。

空是金丹境卻沒有靈力護體的鳳皮皮像是一枚易碎的玉器,被那不懂得憐香惜玉的黑山王又是拳打腳踢,又是大刀胡亂地劈砍,幾乎奄奄一息!

玲瓏國女皇遣人將名貴藥材一車一車地往窮山拉,軒轅皇更是幾乎以掏空國庫的架勢將藥材往窮山搬。

其實窮山並不缺藥材,也看不上皇室珍藏的凡俗之物。

但是窮山不接收女皇和軒轅皇的藥材的話,這二位主兒就要親自來窮山拜訪。

玲瓏國是玲瓏國的,軒轅國是軒轅國的,白民國是白民國的,而這天下以青陸神尊為尊、以窮山為尊!

用青陸神尊的說法是,他是守護天下的,他一手創立的窮山也是守護天下的!

青陸神尊所在之處便是修仙界的中心,玲瓏國也好、軒轅國也罷,在窮山面前,不過是俗世的小朋友。

但是青陸神尊不允許窮山派以倨傲的態度臨世,凡世諸君若有所求,窮山必要響應,諸君若是造訪窮山,窮山必須以禮相待。

窮山掌門童小明管理着窮山上上下下的事務,還肩負天下安危的重責,這兩日忙裡忙完更是忙得暈頭轉向。

千百年來,青陸神尊一心撲在窮山後面的諸夭之野,幾乎不管凡俗之事,尋常人等就是想找也不一定找得到他,更別說勞煩他。

所以軒轅皇和玲瓏皇若是來窮山就得童小明接待,他哪裡有空招待那些君君臣臣的?

也不知道鳳皮皮這小丫頭得了運道,能勞煩青陸神尊親自為她診治不說,還被帶到歸鴻苑中。

童小明是青陸神尊一手帶大的,但是歸鴻苑建成千百年來,他一次沒在其中過過夜!

七葉是留在神尊跟前日常拾掇草藥、看守小苑、並照顧神尊起居的,他住在歸鴻苑,童小明覺得沒問題。

但是鳳皮皮是什麼身份啊?

堂堂窮山掌門想不通,並有些吃味,同樣想不通這個問題並心裏發酸的還有窮山的雲起長老和雲落長老。

雲起、雲落兩位長老原是玲瓏國百靈山的弟子,早年跟着青陸神尊一起到窮山建立門派,是山中資歷很老的人了。

但是她們的一生跟隨好像沒有換來神尊的一個回眸,現在這個叫鳳皮皮的受了點傷就被安排進了歸鴻苑……

歸鴻苑是什麼地方?那是青陸神尊的私人住所,能住進歸鴻苑的女子只能是窮山派的女主人!

這個乳臭未乾的鳳皮皮憑什麼?

青陸神尊察覺了窮山上下對鳳皮皮的好奇,他只說了一句是受玲瓏國女皇所託讓棉公主在歸鴻苑養傷,棉公主傷好了會另行安排住處,並囑託童小明處理。

窮山派有一個低調又強大的分支,懸壺門,有經驗的神醫數百,珍惜藥材無數。

懸壺門號稱閻王爺的死對頭,除了打不敗時間,他們可以打敗任何疾病。

懸壺門現下客房還有很多,誰住進去都可以,神尊您倒是安排啊!

區區一介女皇相求,神尊就應了?信的人不多!然後大家對鳳皮皮更加好奇了,然後各種打聽!

軒轅皇派了人來想要照顧鳳皮皮,青陸神尊沒要。

鳳瑩急趕慢趕地終於趕到窮山了,神尊倒是准許鳳瑩來照顧鳳皮皮。

他在桃山的時候聽仙桃娘娘提過鳳瑩,是個善良的好孩子,對鳳棉是真的好,就是被女皇打壓得厲害!

為了確保鳳皮皮安全渡過危險期,青陸神尊三天三夜沒敢睡,鳳瑩也跟着三天三夜沒合眼。

熬過了最艱難的一段時間,鳳皮皮身上的部分內傷、外傷都在快速癒合,形勢不再兇險。

這段時間,青陸神尊讓七葉給鳳瑩在歸鴻苑安排了一間可作休息的廂房,鳳瑩忙得連門都沒進去過。

眼下鳳皮皮傷情終於穩定下來了,青陸神尊叮囑鳳瑩一定要注意休息,她這才踏進自己的廂房,然後倒頭就睡。

在玲瓏國耽誤了三五日,因為鳳皮皮又拖了三日,青陸神尊已經十來日沒去巡查諸夭之野了,他心中甚是不安!

自青雲神君將魔尊鎮壓在諸夭之野至今已經一千多年了,諸夭之野鎮壓魔尊的陣法效力在逐年減弱。

若是魔尊重出於世,青陸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像自己的姐姐一眼將魔尊殺死,或者再次鎮壓,以保人間千年太平。

所以他現在能做的事情就是盡全力加固鎮壓魔尊的陣法,能多拖一天是一天。

青陸神尊先是找來童小明了解了一下四方情況:

現下魔域遭到了紫藤宮唐冥和百靈山兩方勢力的打擊,所有的妖魔們都縮頭不出了,大概會消停一段時間;

諸夭之野缺了神尊的壓制,最近動蕩的厲害,童小明已經加派人手四處補缺口,沒讓裏面的煞氣流露出來;

蘭雪山上的御風神君最近又鬧情緒了,不到諸夭之野上工了不說,天天嚷着要見青陸神尊……

了解的差不多了,青陸神尊交代童小明好生照看棉公主,然後他動身去諸夭之野了。

青陸神尊剛走,鳳皮皮的意識開始回籠,她能感覺到自己沒死,因為身子下的硬床板硌得她骨頭疼。

因為身子和意識都很沉,她還睜不開眼睛,依稀記得好像是青陸神尊和唐宮主救了她的性命!

唐宮主為什麼要救她呢?難道是要掩飾自己反派的身份?想不通!

想不通就放一放,她先在心中質問:「二哥,你為什麼不救我!」

二哥:「恭喜女士渡過危險期!P&L系統原則上是保護委派者身命和財產安全的,除非力所不能及……」

鳳皮皮惱怒地說:「那種時刻,你多給我一些靈力,我布一個強大的結界圈住我自己,黑山王不就打不到我身上了嗎?」

二哥:「抱歉女士,您當時沒有主動且自願發起購買訂單,系統不能擅自為顧客下單……」

鳳皮皮聽得氣不打一處來:「什麼叫擅自?我都快死了,你就不知道變通一下嗎?你幫我買一下就好啦!」

二哥:「抱歉女士,系統不能擅自動用委派者的資金,下次您可以提前購買……」

「啊啊啊啊……」鳳皮皮瘋了一樣大叫。

二哥:「女士,冷靜。」

鳳皮皮:「好,我冷靜,我想申請換一個稍微通一點人性的智能服務系統,可以嗎?」

二哥:「抱歉女士,不可以,因為我沒有犯錯,集團不會同意您換掉我!」

鳳皮皮深呼吸了一番,冷靜地說:「二哥,因為你們系統不懂得變通,我差一點死了,我死了,你任務不就失敗了嗎?」

二哥:「沒關係的女士,集團會給我重新找一個宿主,我可以重新執行任務……」

這好比兜頭一盆無情的涼水潑下來!

鳳皮皮爆出口:「擦……我是可有可無的、誰都可以替代的,是嗎?」

二哥:「暫時來說是的,除非你讓你自己變得無可替代,一般來說缺了誰世界都可以正常運行……」

一盆涼水還不夠,這是又往傷口上撒了一把鹽,鳳皮皮累了,累得不想和系統對話了。

二哥:「女士,系統這邊有一個好消息,您現在想聽聽嗎?」

鳳皮皮沒好氣地說:「說!」

二哥:「與黑山王一役,您直接殺死十一隻魔,集團獎勵一萬一。」

花了一萬七了,回血一萬一,值得高興嗎?鳳皮皮懶得說!

二哥繼續說:「唐冥補刀死了五個,剩餘的魔跑回魔域後救治不及時又死了三隻,這八隻我已經向集團申請算您的人頭,獎勵您八千……」

鳳皮皮掰着手指頭算了算,她不但回本了,還賺了一千啊!

拿命換來一千塊,她是不是應該買八百塊錢的鞭炮放一放啊?真是的,有什麼值得開心的?

生活不易,公主都差點嗝屁,太難了!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