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黑環深淵:惡魔降臨萬界
黑環深淵:惡魔降臨萬界 連載中

黑環深淵:惡魔降臨萬界

來源:google 作者:酥炸龍頭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響 都市小說 阿斯格赫圖

(黑暗主角,諸天萬界,無女主,不腦殘,不降智)殺人魔頭一朝重生,縱死身亡魔心不毀!屠戮萬人獻祭鬼蜮,諸天萬界虐殺主角!「我是李響,一個唯利是圖的魔頭,只想活的更好、更精彩罷了」掠奪、殺戮、進化,鑄就一道通向永生大道的屍骸之橋!展開

《黑環深淵:惡魔降臨萬界》章節試讀:

少女蹙緊眉頭,似乎感受到後面幾道惡意滿滿的目光。

腳下步伐又加快了幾分,企圖甩掉身後的四名混混。

李響緊跟在幾人身後,步伐飄逸,身形鬼魅。

宛如一隻黑色幽靈一般,毫無聲息,熟練的躲避着周圍的監控。

酒氣夾雜着汗臭和劣質煙草的味道飄來。

這股連寒風都吹不散的怪味兒襲來,令他微微皺起眉頭。

阿斯格赫圖突兀道:『檢測到主角氣運,就在那名女子身上,吸收後可強化黑環權限。』

與此同時。

一股暖流湧入雙眼,李響的視角不自覺地鎖定在最前方的少女身上。

特殊視角的觀察之下,他能看到少女頭頂一片青中帶金的雲霧。

李響點了點頭,不用阿斯格赫圖提醒他也能察覺少女的特殊。

少女身上被一股奇異能量纏繞,隱藏於筋脈中相互交融。

她一旦動起手來,那幾名混混還不夠塞牙縫的。

據李響的經驗估算,這名少女的實力處於異能者與超凡者之間。

不過,還無法確定少女具有何種異能。

大不了先拿這些混混當炮灰試試水,免得陰溝裡翻船。

『有意思,小小的鎮子里暗流涌動,這其中到底有什麼值得你們趨之若鶩的前來?』

他感覺事情變得越發的有趣起來了。

……

夜黑風高,寂靜昏暗的巷子深處,隱隱傳來一陣粗魯的喊罵聲。

「我先來!」

「媽的,極品貨色先到先得!」

幾名混混自以為已經將少女逼入巷子,貪婪的目光肆意打量着少女,**一刻值千金,誰也不想讓誰,相互爭吵的面紅耳赤。

「老子先來!」

油膩頭子露出一口臭爛黃牙,飈出泛黃的酸水,滿臉橫肉擠成一團,悍然推開一名擋路的小弟,嘿嘿調笑地朝少女跑去。

「哼,一群只會欺負弱小的鼠輩,今天……本姑娘就替天行道!要怪……」

美少女杏眼圓瞪,看着眼前的幾名混混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他們竟然敢將自己當做貨物一般爭奪,必須把他們好好教訓一頓。

「哈哈哈哈哈!」

沒等她說完話,一陣戲謔的狂笑聲傳來,油膩頭子已經飛撲到少女身前。

頭子眼中閃過一絲興奮,伸出一隻浸滿泥垢和污水的肥手朝少女襲來。

少女一把抽出腰間的軟劍,劍鋒反射出致命的寒芒,寒光爍爍,鋒銳逼人。

『毒蛇吐信』

她在心中默默念出此招,眼中閃過一絲堅定,內氣不斷湧入軟劍,剎那間在暗色中閃過一抹劍光。

一道白光乍現,連站在高處的李響都忍不住讚歎一聲。

泛着寒芒的軟劍攪動如陰狠的毒蛇,角度刁鑽,死死纏在油膩頭子的肥手上,兇殘的內氣撕裂絞殺。

噗!!

一道血光閃過,四根粗肥的手指被軟劍齊刷刷削.掉。

軟劍余勢不減,悍然纏殺至油膩頭子的手臂上。

「啊啊啊!!!」

鮮血四濺,油膩頭子發出殺豬般的嚎叫,捂着血淋淋的手掌痛苦的跪在地上。

其餘幾名混混臉色巨變,一股涼氣直衝天靈蓋,恐懼驅散了殘餘的酒氣,腦海中閃過一個字:跑!

少女抽回軟劍,胸中的悶氣消散一空,隨機看向痛苦打滾的油膩頭子。

一股厭惡感湧上心頭,就好像見了一隻渾身疙瘩的癩蛤蟆在滿地打滾。

「少俠饒命!啊啊!我……錯了啊!」

趁着油膩頭子求饒的功夫,另外三人已經顧不得其他,拔腿就跑。

尤其是看到頭子的慘狀後,幾人只感覺舌尖發僵,準備跑回去搬救兵。

『思維扭曲』

李響雙手環抱於胸前,眼神冷漠不帶一絲情感地看着底下的幾人。

嘴角扯出一抹譏諷的冷笑,朝着正在逃跑的三人發動了能力。

『展現你們最強大、最兇殘狂暴的一面,為我發揮你們最後的餘熱。』

能力發動的一瞬間,腦海中的「第三隻手」從松果體處破殼而出。

大量的負面情緒化作一道漆黑利刃,一化三,分別朝着三人殺去!

吼!吼!!

三名混混發出幾聲不似人的怒吼聲,無可抑制的憤怒在血管中奔騰翻滾着。

怒火如一陣颶風般的瘋狂席捲全身,眼球暴凸,面容猙獰的殺向少女。

這只是最簡單的能力運用,僅僅用大量的負面情緒沖爆正常的理智。

並設置一個吸引仇恨的目標,就能達成這一效果。

思維扭曲不僅能干擾他人的判斷能力,還能扭曲他人腦海中所呈現的事物等等,諸多妙用還未開發。

少女臉色一白,緊握軟劍的右手微微發抖,美眸流轉,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面對三名殺氣騰騰的混混襲來,她只能依靠手中的軟劍勉強招架。

內氣不足,思緒紊亂,少女已經開始自亂陣腳。

只見她銀牙一咬,從兜里掏出一枚硃紅色丹藥,快速地往嘴裏送去。

噗!!

陡然之間,一大塊血肉被狠狠地甩在少女的臉上。

少女眼前一黑,呼吸一窒,粘稠的鮮血順着臉頰。

伴隨着大量腥肉碎塊湧入嘴裏,難以言喻的血腥湧上腦海。

血肉從臉上滑落,露出少女震愕僵住的神色。

她呆愣愣地仰着頭,全身冰涼,茫然而不知所措的看着油膩頭子嘶吼着撲來。

「啊!啊!!」

四名混混雙目充血,像是瘋狂的野獸一般撲在她的身上瘋狂撕扯。

油膩頭子伸出鮮血淋漓的右手,任由血肉和骨頭暴露在空氣中。

隨即用僅剩的一根利指,狠狠絞入後者的眼眶內,挖出血淋淋的「玻璃珠子」塞入口中貪婪咀嚼。

痛苦的哀嚎,狂暴的嘶吼,嗜血的兇惡氣息回蕩在巷子深處。

一名約莫十九歲左右的男子走來,身高一米七,面容陰狠,目光森然冷酷,手中揮舞着一把鐵鎚,正是李響。

「可以了。」

他走到四個發狂的惡徒跟前,踏在蜿蜒的鮮血地面上發出「啪嗒」聲響。

幾名惡徒瞬間用凶獸般的眼神狠狠注視而來,嘴裏不斷發出嘶吼聲威脅。

李響渾身傳出一股深邃、幽寒、殘暴的威壓氣息瞬間將四個惡徒鎮住。

頃刻間,四名惡徒就只剩下恐懼的嗚咽聲,渾身顫抖如篩糠。

走近一看。

四名混混如爛泥一般癱倒,目光獃滯,瞳孔渙散,嘴巴一張一合,汩汩流出的腥血滾落一地。

「嗬!嗬!!」

油膩頭子手腳痙攣,氣若遊絲,腥臭的血口裡掛着殷紅肉絲,神志不清的掐着脖子嗬嗬嘶吼。

少女已然看不出人樣,面孔扭曲,五官模糊,好似剛從血水中打撈出來一般,活脫脫一副血人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