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
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 連載中

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

來源:google 作者:余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然 現代言情 陸長衍

【雙向重生】傳聞陸家老三陸長衍矜貴無雙,容貌一絕,卻男歡女愛一概不愛,活脫脫將自己活成了高嶺之花某天,突然傳出高嶺之花要結婚的消息而他新娶的小嬌妻竟然是個一窮二白的鄉下丫頭!眾多名門貴女氣不憤,婚禮當天,當著所有賓客,質問新娘憑什麼給陸長衍?彼時,坐在首排觀禮的某大佬開口,「就憑她繼承了我沈家億萬家產,如何就配不上一個小小的陸家?」新娘淺笑對之,身有靠山,遇事不慌展開

《嫁給大叔後,我繼承了億萬資產》章節試讀:

安一岷回屋洗漱了一番,就準備睡覺了。

根本沒管天黑沒黑,是什麼時間。

他這幾天一直都提心弔膽,因為女兒一直處於昏睡狀態,他不曉得她什麼時候能醒,就一直熬着。

有時會撐在床邊打個盹兒,但有時候一點兒小動靜都能將他吵醒。

後來他乾脆就熬着,實在是撐不住了就趴會兒。

剛開始他都沒敢跟安衡說妹妹出事的消息,就怕耽誤他學習,而且他也只是個學生而已,知道後除了跟着操心擔憂,也做不了別的。

誰知道他瞞得好好的,事情還是傳到他耳朵里了。

安衡見他爸回了房間後,他才起身去沏了茶,切了點水果,一塊端到了院子里。

安衡將一杯白水推到安然面前,「你身上有傷,只能喝白水。」

安然沒說話,只默默點了點頭。

「哥,我什麼時候能回學校?」

她想去江市,就必須抓緊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學習,江市的各大學校都是全國聞名的學府,沒有點真材實料,也很難考得上。

而她出生社會多年,雖然學習能力很強,畢竟年數久遠,她光是熟悉都要一些時間。

但安衡完全不知道她的想法,想了想才說,「先休養一段時吧,要實在來不及,咱就再復讀一年。」

安然直接反駁,「不,我想儘快回學校。」

「為什麼?」

「我想去江市讀大學。」

「江市?」安衡不解,「之前沒聽你說過啊,為什麼想去江市?」

安然笑了笑,「全國一流的大學都在江市,我為什麼不能去江市?」

安衡無語,「不是那個意思,其實咱們海市的大學也都不錯啊,為什麼非要去江市?」

安然想了想,才說,「哥,這事我只告訴你一個人,請你替我保密。」

「你說。」

安然想了想,還是決定把這件事拋出來,這樣她才有理由光明正大的提出去江市的理由。

安然故作低沉的說,「其實,我這次受傷並不是意外。」

「什麼?」

安然故意低着頭,「原本我是不想說的,但我實在是不想呆在那個家裡了,蘇景他爸每一次對我動手動腳的時候,我都覺得無比噁心。」

安衡滿臉震驚似乎不太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蘇景他爸?那不是她們的繼父嗎?

他對小妹動手動腳????

安然繼續說:「之前他說要送我回家,我不願意,媽就不高興了,說我不識好歹。路上他一直對我動手動腳,我忍不了,威脅他要跳車,他才把車停下。」

「我下車後,他也跟着下了車,後來,他想對我……」安然適時的頓了頓,而後,才繼續說,「慌亂中我踢了他一腳後就趁機跑了,誰知道他從後面追了上來,我慌不擇路,才不小心踩滑,掉到了溝渠里。」

安衡聽完,整個人都呆住了,他有些不敢置信,「他,他……」

安衡只覺得如鯁在喉,整個人氣的都在發抖。

「哥,這事兒不要告訴其他人,特別是爸。」安然最終下了猛葯,她面帶委屈又無助的看着她哥,「所以,哥,我要遠離這裡。我不想呆在這裡。」

「那,媽知道嗎?」安衡聲音都帶着顫音。

安然略微勾了勾唇,「誰知道呢。」

她的語氣充滿了諷刺的意味。

難怪在醫院,他爸問起來的時候,小妹會說記不到。

安衡立即明白了小妹剛剛連番沉默的緣由,腔的委屈沒處說,這些難以啟齒的理由,換做誰也說不出口來。

被繼父猥褻騷擾,而諷刺的是他們的親媽,也許並不是不知情,而是視而不見,但因為不想破壞她新組建的家庭,就選擇忍了下來。

可他想不通,那是他們的親媽,親媽怎麼會眼看着自己的女兒受欺負。

哦,是了。

他媽一直都不喜歡小妹的,對他偏愛尤其明顯。

但自打那個同母異父的弟弟出生後,他媽對他所謂的偏愛也沒了,全心全意的愛着那個弟弟。

他都是如此待遇,更何況小妹。

當初他就是覺得在家裡呆的不習慣,平常假節日基本都在他爸那裡度過。

而小妹是因為鎮上學校里只有走讀名額,她沒辦法才住進了家裡。

那時候,他早已去了大學,根本沒在家裡,因此也不知道小妹所遭受的這一切。

安衡心疼的攬過小妹,「小妹,別怕,有哥在。」

安然將頭擱在他哥的肩膀上,耳朵還能感受到他哥胸膛劇烈起伏,想來他也是氣急了。

安然感受着他哥的呼吸,緩緩的說,「哥,這些話我只對你說,你要幫我保密,我不想讓爸為難。」

「我接下來四個月我想換個環境,我不會在那個家住下去,我會好好備好,我要去江市讀大學。」

「等到高考後,我會先去江市,我知道你想去江市讀研究生,等到你考上了江市的學校,就帶着爸一起去。」

安衡沒有想到,小妹居然想的這麼遠,這一番安排,想來也不是一時興起,而是籌謀多時了。

這樣想來,小妹應該在很久之前就這樣籌划過,那麼,這代表着她是不是一直都在被姓蘇的那個人渣騷擾猥褻!

思及此,安衡氣的手都開始發抖,此時此刻,若是姓蘇的在他面前,他絕對控制不住,想要掐死他!

「小妹,報警吧。」

安然卻搖了搖頭,「不,一個人渣而已,自有天收。」

安然察覺到她哥的手不住的顫抖,她伸手握住那隻顫抖的手,「當下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專心備考,然後儘快離開這裡。」

「好。」

安衡只說了一個字。

安衡太心疼小妹了,小小年紀暗地裡承受了那麼大的壓力,無人訴說,只能一人承擔。

同時,小妹的冷靜自持令他吃驚,才十幾歲的年紀,所思所想竟然這樣長遠。

「小妹,往後遇到任何事情,都要跟哥說,別怕,哥會給你做主。」

安然點頭,「好。」

「接下來你先好好養身體,別的就不要多想了。」

「恩。」安然乖巧的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