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姜六娘發家日常
姜六娘發家日常 連載中

姜六娘發家日常

來源:外網 作者:南極藍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南極藍

展開

《姜六娘發家日常》章節試讀:

聽書秋嘮叨了一會兒,姜留終於聽明白與年輕爹爹打起來的孟家,是與姜家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她的曾祖父之死、姜家的敗落對於孟家有關。只是不知為啥,這仇姜家不能明面上報,一直憋着火的姜二爺在城外偶遇孟家三爺,衝突一觸即發。

誰先觸的誰?姜留使喚不動她的舌頭,只能被動聽着,但很快王香芝便為她解了惑。

「都說識時務者為俊傑,現在孟家風頭正盛,二爺跟孟三爺起衝突,不是讓姜家雪上加霜嘛!」王香芝打聽消息回來,就在姜慕燕耳邊抱怨,年紀小又動不了的姜留完全被她忽略了,「要是孟三爺挑事在先還好說,偏生還是咱們爺先挑的事兒,這不是讓姑娘您為難嗎!」

書秋聽了王嬤嬤的話不幹了,不顧快被書夏扯掉的袖子,氣呼呼問,「二爺是為姜家出氣,怎麼就讓姑娘為難了?」

就是!姜留為書秋叫好,這丫頭真合她的胃口。

王香芝哼了一聲,「你這丫頭懂什麼……」

「嬤嬤。「姜慕燕喚住奶娘,「您去看看晚膳,留兒該餓了。」

王香芝心不甘情不願地轉身出屋,還想說幾句的書秋也被書夏拉了出去,屋內只剩姜留小姐妹兩個。

眼見着小姐姐眼角凝出淚珠子,咬唇委屈得不能自抑,姜留也覺得難受。

她憋得難受!現在的局面就好比看戲,周遭的人都是從頭看的,或笑或罵明明白白,只她這個半路進場的不知道劇情,如同傻子。

她現在的樣子和傻子也差不多……姜留閉眼睛,努力嘗試使喚麻木不聽話的舌頭,四肢可以先這樣,但得儘快把舌頭整利索了。

約莫半個時辰後,趙青菱抬頭挺胸地回來了。姜留張開眼,見跟掐架勝了的鬥雞一般無二的奶娘,就曉得她把孟家那厲害婆子罵得抬不起頭,不用改性了。

趙青菱給兩位姑娘行禮後,又灌下閨女遞過來的茶,才咧嘴道,「姑娘們放心,二爺沒讓孟家人佔著便宜!」

姜慕燕關心的不是這個,「嬤嬤,孟家除了孟三……還有誰在?」姜孟兩家交好數十年,現在由孟三叔忽然改口為孟三,姜慕燕很不習慣。

「孟庭晚也在,那小子雖然長得高,但跟泡發的豆芽菜一樣,架不住咱們二爺一扒拉!」趙青菱與有榮焉。

聽到庭晚哥哥被父親打了,姜慕燕心情複雜,臉也複雜起來。

姜留見小姐姐這般,腦袋便轉悠個不停。莫非王香芝所說的讓小姐姐為難,就是指的這個孟庭晚?小姐姐與孟庭晚是對苦情的青梅竹馬?孟家男,姜家女,孟,姜……姜留的眼睛瞬間睜大,孟姜女?哭長城?別啊!

姜留還不習慣這幼小的身體,她覺得的情緒表露在臉上,在旁人看來就是緩緩地張開眼睛和嘴,吃驚的表情出現,然後漸漸誇張了。

「留兒別翻眼珠子,嚇人。」同樣如得勝鬥雞般的姜二爺進來,見小閨女快把黑眼珠翻沒了,忙提醒道。

瞬間,屋裡所有人的目光都從姜二爺精彩紛呈的臉上,轉到六姑娘的臉上。王香芝被嚇得倒吸一口冷氣,嚷嚷道,「六姑娘快翻回來,萬一把眼珠子翻過去後翻不回來了可咋整!」

不氣,我不氣……姜留慢慢把眼珠轉到床邊,釘在年輕爹爹的臉上,嘴角又忍不住抽了抽。

只見姜二爺俊俏如玉雕的臉被打得左邊一塊紅、右邊一片青,這模樣真是贏了?

她這小模樣讓人看着甚是擰巴,姜二爺抬手把小閨女的臉揉正,「明日爹爹就帶你們去藏雲寺祈福,讓佛祖保佑你早日康復。」

閨女這個病,實在是太折磨偏好美好事物的姜二爺了。

求神拜佛急啥,去藏雲寺沒三五天下不來。萬一王老夫人說動大爺把太醫請來了,六姑娘卻不在,不是耽誤了治病么!王香芝不敢明說,只好勸道,「二爺養好臉上的傷再去吧。」

姜二爺甩袖坐在桌邊,瀟洒無比地接過書秋遞上來的茶,「爺就是要這樣出去,好讓人知道爺的厲害!」

趙青菱也勸,「孟三被您打得出不了門,旁人見您這樣,反倒以為您輸給了他呢。」

也有道理!姜二爺懊惱起身往外走,「爺這就去用藥,後天再去爬山。」

見爹爹出去了,姜慕燕抬頭看了一眼奶娘,王香芝心領神會地點頭,也轉身走了。

趙青菱見三姑娘魂不守舍的模樣,無聲嘆氣。三姑娘這是記掛孟庭晚的傷呢,兩家都這樣了,她這是何苦呢。趙青菱有意勸幾句,可這實不是她一個下人該管的,二夫人不在了,還有老夫人或三姑娘的外祖母呢。可老夫人待這兩位姑娘素來不親近,王家那位外祖母……不提也罷。

***

將二爺母女安排妥當,老管家帶着人回城,臉上抹了葯更加精彩紛呈的姜二爺帶着兩個女兒用罷晚飯,叮囑她們早些歇息後,便去了前院。不一會兒,姜留就聽到前院傳來緩歌絲竹之聲,咿咿呀呀甚是悅耳。她舒服地眯起眼睛聽着這來自古代的小調,覺得比流行歌曲順耳多了。

這年輕爹爹,真是個會享受的。

姜留聽着曲兒練了會兒抬胳膊握拳頭就睡了,趙青菱為她蓋好被子,吹燈在旁邊的矮榻上和衣而卧。隔壁房內,姜慕燕正對燭垂淚,憤憤不平的奶娘在旁邊耳語着,整張臉被燭火映得忽明忽暗。

在柳家莊聽了一天一夜的曲兒後,心急的姜二爺就要帶着兩個閨女爬山。誰知大閨女竟受了暑不能出門,姜二爺着人請了郎中,才曉得她是心思鬱結成疾!

「你才幾歲的人,整理日瞎琢磨什麼,萬事有為父在,輪不到你個八歲的女娃娃來發愁!」被掃了興緻的姜二爺責備大閨女幾句,便將她留在庄內養病,帶着小閨女出門爬山。

等出門了,姜留才知道姜二爺說的爬山其實是坐「纜車」,只是這纜車不是電動而是人力的。姜留坐在兩個轎夫抬的顫悠悠的竹製軟轎上,隔着飄動地轎簾縫隙欣賞山色,沒多久便聽前邊的姜二爺哎呦着走不動了,喚猴兒將他扶上轎子。

姜二爺也上轎後,一行人上山的速度快了許多。不過因連青山山高陡峭,父女倆先在半山腰一座名為半山寺的小廟內借宿一夜,第二日一早啟程,費勁千辛萬苦在傍晚看到藏雲寺古樸的山門時,姜留哭了。

《姜六娘發家日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