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劍火丹仙
劍火丹仙 連載中

劍火丹仙

來源:外網 作者:發條蛙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發條蛙 都市言情

有宛如一場絢爛美麗的胭脂雨。但絕美的景色下有卻在進行一場慘烈的戰鬥!漫山遍野的黑衣人有散發冷漠的殺意有撲向前方節節敗退的千秋營戰士。最前方有幾人焦急地催促眼前少年「公子有您快走!您若死了有誰為營中兄弟們報仇啊!」那少年身上的戰甲已染成血紅有蒼白的臉龐滿是狂怒有終於有拗不過眾人有狂叫一聲有飛奔而走。剩下的千秋營戰士們有面露決然死志有不知誰在怒吼有所,人舉起武器有如飛蛾撲火有殺向密密麻麻的黑衣人。「掩護公子有殺啊!」千湖歷七三三年有深秋。胭脂林一役有寧家千秋營慘敗有唯,主將寧千秋有重傷逃出生天。……展開

《劍火丹仙》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寧千秋攜着小晴,藉著夜色,輕車熟路來到星虹城東某條巷弄。
「小晴,這兒是我早年間購入的秘密房產,除我之外,無第二人知曉,我們先在此落腳吧。」
「嗯!」
小晴眼角猶有淚痕,乖巧地點頭。
在路上,她心中又喜又憂,實難自已。
喜的是寧千秋已恢復修為,重新成為那個無所不能的公子。憂的,是寧千秋今夜殺了寧虎,又反出寧府,寧府會如何對付他?
推開塵封的門扉,腐朽氣味撲面而來。
小晴急忙道:「公子你莫進去,讓小晴先打掃乾淨……」
寧千秋笑道:「我都反出寧府了,還算什麼公子?當年軍營可比這亂多了,反倒是你,先休息會,我來打掃便是。」
小晴還待分辯,寧千秋一板臉,道:「別再說什麼我永遠是你公子這種話了,否則本公子現在就趕你回鄉下老家去,你去不?」
小晴不敢再說,只能眼睜睜看着寧千秋忙裡忙外,最後實在忍不住,上前幫忙,當下二人合力,不過半個時辰,就將小屋整理得井井有條,纖塵不染。
「小晴,你先休息會,我出去辦點事。」
「公子,你要小心!」
小晴略微擔憂。
現如今,寧府肯定在滿城通緝寧千秋,寧千秋這時外出,太危險。
寧千秋撕下一塊布帛蒙面,笑道:「放心吧,現在我不說,誰知道我是寧千秋?當然了,我這英俊的氣息是面罩擋不住的,氣質這一塊,得壓一壓咯。」
小晴忍俊不禁,憂色稍霽,嗔笑道:「公子就愛開玩笑!」
離開小屋,寧千秋快步走向城中拍賣行。
半生積蓄都在三年煉丹期間揮霍一空,現如今他幾乎身無分文,兜里的兩粒聚元丹,是時候發揮作用了。
「聽說了嗎,寧家世子寧千秋,反出寧府了!」
「寧千秋,消失了三年,一出現,就是殘害胞弟,被寧府全城通緝,此人的人品,着實下賤!」
「懸賞一萬靈石,不論生死,寧府是鐵了心要寧千秋的命了!」
路上,人們形色匆匆,奔走相告。
寧千秋雙拳緊握,暗暗冷笑。
「一萬靈石,可真是下血本啊……」
金獅子拍賣行,作為星虹城最大的拍賣行,縱使深夜,依然客如雲往,熱鬧異常。
寧千秋剛踏入拍賣行,就有一名侍女迎來,溫柔款款地問道:「小女子玉珠,敢問客人是要寄售物品,還是購買修鍊所需資源?」
寧千秋故意裝出沙啞的聲音,沉聲道:「寄售。」
「您這邊請。」
二人來到寄售櫃檯,玉珠熟練地問:「客人想寄售何物,售價幾何?」
寧千秋摸出裝聚元丹的盒子,推到對方面前,道:「聚元丹兩粒,售價五百靈石一粒。」
丹藥?
難道此人是煉丹師?
玉珠吃了一驚,但快速打量了番寧千秋,見其衣着普通,又覺不像。
想那煉丹師是多麼尊貴,衣着怎會如此不起眼,還用黑布蒙面,藏頭露尾的。更何況,市面上丹藥雖稀缺,但一粒聚元丹,至多售價三百靈石,這人一開口就是五百靈石,這不是胡鬧嗎?
玉珠不禁有氣,蹙眉道:「客人,鄙行雖說可以寄售任何物品,但那是有時限的,物品如果七日內無人購買,那就會下架,手續費是不退還的。您如果定價過高,恐怕……」
寧千秋擺擺手,道:「規矩我懂,這是百分之五的手續費,拿着吧。」
玉珠暗暗翻了個白眼,接過靈石,同時把帶有商品編號的玉牌交給寧千秋。
不知從哪弄來點丹藥,自己捨不得服用,也不知道市價,就跑來拍賣行想大賺一筆,這種把丹藥當寶的土老帽,她可是見怪不怪了。
「記得註明,我這兩粒聚元丹的藥效,比普通聚元丹要多四成左右!」寧千秋認真地補充道。
玉珠白皙的面容,浮現慍怒的表情。
她很確定,眼前這人要麼腦子有問題,要麼就是尋她開心來了。
多四成?
聚元丹這種常見的一品靈丹,藥效一直很穩定,多一成都極其罕見,你還多四成?
你當煉丹是煮大鍋飯呢,要多少就加多少?
玉珠把羽筆一摔,提高音量道:「客人,丹藥類的商品,需要鑒定師鑒定過才能上架,不可能您說藥性多少……」
這時,遙遠的方向,忽的傳來不絕的震天鐘鳴!
咚!
咚!
咚!
……
整整八十一聲鐘響,震耳欲聾,驚動整個星虹城。
「獸潮鍾!」
「獸潮來了!」
拍賣行里,所有人俱是吃驚,就連寧千秋,亦心下凜然。
每隔數年,野外的妖獸都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聚在一起進攻附近的城市,統稱為獸潮。
十年前,寧千秋初征沙場,也曾隨部迎擊獸潮,妖獸們悍不畏死的模樣,至今想起,仍令他心有餘悸。
不過,那倒是難得的磨鍊機會,特別對他這個三年未曾動手,對戰鬥已生疏的人來說,正好趁此機會,好好磨鍊一番!
想到這裡,寧千秋來到自助交易的光幕前,購買了幾張面具。
現下他在城中人人喊打,抵抗獸潮時,還是隱藏身份比較方便。
「城主府發佈大量功勛獎勵,號召全城抵抗獸潮……」
拍賣行外,傳令士卒飛奔而過,聲音漸遠。
玉珠從獸潮的震驚中回過神來,已不見寧千秋的身影,不由暗暗腹誹。
獸潮一來,躲得比誰都快,這種人,真沒出息!
「玉珠,你在發什麼呆?」
身後傳來一句溫柔的責問,來人是位中年美婦,一身潔白長裙,優雅而美麗,眉眼卻依稀可見歲月的滄桑痕迹。
「你手上是什麼?」
中年美婦走上前來,問道。
玉珠如夢方醒,把盒子遞給美婦,撇撇嘴道:「雪姑,您來得正好,剛才有個人寄售兩粒聚元丹,可……」
雪姑接過盒子,微笑:「聚元丹么,的確是好東西,特別是在獸潮期間。」
玉珠聳聳肩,道:「雪姑,這聚元丹賣不出去的。」
雪姑奇道:「為何?」
玉珠道:「那人不但賣五百靈石一粒,還說這兩粒,比其他聚元丹的藥性增加了四成,這不是胡鬧嗎?」
「四成?」
雪姑驚呼。
「您也覺得很可笑吧……」
雪姑不答,兀自揭開盒子,一股丹藥的清香撲面而來。
玉珠緊盯着雪姑的動作。
雪姑,不但是金獅子拍賣行的行主,更是全城頂尖的鑒定大師。拍賣行的所有人,都希望能成為第二個雪姑,因此玉珠決不放棄任何學習的機會。
只見雪姑神情慎重,托起一粒聚元丹,接着輕輕用指甲蓋,輕輕刮下一層丹霜。
丹霜蘊含藥性,刮下後,卻不會對丹藥本身的藥性產生影響,是最常見的丹藥鑒定手段。
品嘗丹霜,雪姑美眸緊閉,看不出任何錶情。
玉珠有些緊張。
不知為何,她希望雪姑給出她想要的,那個答案。
須臾,雪姑嬌軀劇震。
「果然,增加了四成!」
雪姑的話語,如一聲驚雷,炸響在玉珠的耳邊。
雪姑一翻手,將聚元丹收起,鄭重地問:「玉珠,提供這兩粒聚元丹的人呢?那人,很可能就是煉製聚元丹的煉丹師!」
玉珠脖子一縮,囁嚅道:「走了……」
雪姑黛眉微蹙,略帶責難地道:「這麼重要的丹藥,你怎能把人放走了?」
玉珠滿臉通紅,同時心中難以抑制地震驚。
那個,沒出息的傢伙,是煉丹師?
怎麼可能……
雪姑搖搖頭,也不想再責備什麼,囑咐道:「你給我在這盯着,那人來取錢時,務必通知我!」
玉珠如小雞啄米般點着頭。
雪姑轉身離開,姣美的臉上,卻隱藏着更深層次的震撼之色。
星虹城乃至附近千里的城市,煉丹師有且僅有三位,雖然他們大隱於市,鮮為人知,但雪姑都認識。
這三人中,無人能煉製出這種改良的聚元丹!
難不成,星虹城又要多一位煉丹師了?
藥性增加四成?
雪姑苦笑。
那真是一位,手段通神的,新晉煉丹師!

《劍火丹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