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之光輝
劍之光輝 連載中

劍之光輝

來源:google 作者:黑髮老顏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冷奕寒 奇幻玄幻 黑髮老顏

萬道爭鋒的時代,俊傑天驕層出不窮其中以武修,刀修,槍修,戟修最為強盛,而至於劍修,自從萬年前再無劍神廣灑劍之意後,劍道一途逐漸沒落,至今執劍者寥寥無幾直到他的出現,被遺棄的劍道終是恢復了屬於它的光輝展開

《劍之光輝》章節試讀:

江北聞聲一滯,心裏有些警惕,這出聲之人能夠毫無聲息的出現,想來有些不簡單,只是轉身看去時,不由得一愣,沒曾想竟是個黃毛小子!

「呵!我還以為是哪位高手?不曾想竟是一個黃口小兒,難道你不知道我是誰嗎?連我魔刀的事都敢管?你是有多大的勇氣?」

說完,江北還仔細的觀察冷奕寒的表情變化,看看在知曉他是魔刀江北之後,這黃口小兒會不會嚇得尿褲子?

可惜,他想像中的畫面始終沒有發生,不僅如此,這黃口小兒依舊一副淡然從容的神情,這一幕,卻是令他意外的同時感到一些惱怒。

「臭小子,還挺能裝?我倒要看看,你能裝到幾時?」

魔刀一翻,寒光一凜。

江北一個疾步衝來,揮舞間,狠毒的殺氣直逼冷奕寒。

「朋友小心!這魔頭甚是厲害。」陸少卿的聲音傳了過來。

冷奕寒沒有在意,看着揮刀而來的江北,他的唇角陡然掀起一抹弧度。

霎時,手掌微轉,劍風湧現,同時劍意催動,腳下一個滑步,以反應不及的速度出現在江北的身後,屆時毫不猶豫的一掌拍了上去。

江北瞳孔放大,神情獃滯,那揮舞的魔刀停留半空,連落下的機會都不曾擁有,他便感受到自身的心脈一陣絞痛,幾乎是眨眼間,便停止了思想,只有一雙眼睛瞪得老大。

「這……發生了什麼?」玄天宗的弟子都看呆了,他們都不知道冷奕寒是什麼時候出現在江北身後的,只看到一閃而過的影子,然後那魔刀江北就像被定住了一般動也不動,這詭異的畫面,實在是匪夷所思。

「我看錯了嗎?那是……」陸少卿的腦海中,不斷閃過一個畫面,那是冷奕寒出掌的畫面,雖然太過快速,但他依稀看到了一道宛如劍般犀利的風!

沒錯,就是風!

或許準確的說,是劍風,自古就有一種說法,叫劍意風暴,只有劍意才能催動的風。

不過在如今劍道沒落的時代,莫說劍風,就是劍意也極難領悟出來,雖然這個世界有身負劍意之人,但他們無一不是劍道頂尖天才,而且都是活了很久的老前輩。

像無塵劍宗的無塵子就是其中一個,不過相對而言,無塵子算年輕的了,也就三四百歲,如此大齡也才成就了第三層劍意,而冷奕寒才多大,以他估計比他還小,如此年紀,便領悟出劍意?這也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他到底是什麼人?」這一刻,對於冷奕寒的來歷,陸少卿是非常好奇,因為他至今都沒有聽過有如此年輕的少年領悟劍意的消息。

此刻的冷奕寒可不知道他們的內心有多震撼,不過就算知道他也不會在乎,他現在唯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實力。

準確的說,是對自身實力的重新估量。

剛才也算是他第一次出手,可是結果太出乎他的預料了,沒想到,劍意所帶來的增幅以及劍風絞殺的能力,實在是太讓人驚喜了,在不動用自創的底牌前,他的戰力幾乎凡境無敵,畢竟連凡境九重後期的魔刀都被其一招滅殺,而且還是個擁有刀勢的魔刀。這含金量絕對可靠。

「不對,應該是劍都不用出的情況下。」冷奕寒突然靈光一閃,糾正道。

的確,滅殺魔刀江北他沒有出劍,只是將劍意與劍風絞殺之力加持在拳腳之上,如果將這兩股增幅力量用在劍上,會是怎樣的效果?戰力會不會更上一層樓?

這一點雖然沒有實踐,但冷奕寒知道,一定會比加持在拳腳之上更加厲害,畢竟劍乃劍道之根本,不論是劍意還是劍風絞殺之力,都與劍本身脫不了干係。

一念至此,他也不準備多想了,眼下還是先看看這嗜血成性的魔頭身上到底有沒有好東西,如果有那就搜刮一空,權當戰利品了。

看着不斷在江北身上摸索的冷奕寒,陸少卿等人都不敢說話,雖然冷奕寒看上去人畜無害,且比他們還小,但那一招斃命的手段,以及詭異的速度實在是令人恐懼。

「這是……靈石?」一陣摸索之後,終是找到了可以藏納東西的乾坤袋,不過剛打開他就看到十塊泛着乳暈白光的靈石,這東西可是好東西,只是現在用不了,只有到了武境才能用。

繼續翻找之後,又看到了一些冊本,好像是武學之類的,不過都不是他喜歡的,且不對口,也就沒仔細看,只是有一些東西卻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聚力丹!增力丹!復生丹!」一連拿出三個丹瓶,丹瓶上各自寫着丹名,這些丹藥的功效冷奕寒豈會不清楚?可以這麼說,於他現在是正用之物,有句話叫雪中送炭,就是這個道理,這三瓶丹藥他都需要,也只有凡境才能使用,當然,復生丹除外,其他的到了武境就沒用了。

「還真是收穫不菲!」心裏美滋滋,收起三瓶丹藥後,又找到了生活所需的金幣,這裏面竟然足有上萬枚,也算是小小的暴發戶了,這些俗財與他現在還有用,至少在他不需要吃飯前,是一定不會過期的。

除了金幣之後,其他的倒是沒有了。

「行了,這一趟出手倒是也值。」將這些戰利品收進自己的乾坤袋後,便隨手一推,江北的身體應聲倒地,而後便拍了拍手看向陸少卿等人。

見冷奕寒看向他們,除了陸少卿好些之外,其餘兩位弟子倒是有些緊張。

片刻的對視之後,陸少卿率先開口了,「多謝朋友救命之恩!」

冷奕寒沒有回禮,而是帶着玩味的笑容看着他們,直到陸少卿被看的心裏發毛,這才開口道:「第一,我不是你朋友,第二,我出手是因為你的為人值得我出手,第三,你們挑釁我無塵劍宗的這筆賬,我們是不是該好好的算一算了?」

陸少卿為之一怔,前面兩句話他還可以理解,可這第三他就不太理解了,不過在一番回味之後,卻是不敢置信的開口道:「你,你是無塵劍宗的人?」

冷奕寒淡聲道:「剛加入不久,怎麼?你們不會以為,我會因為剛剛加入就不找你們算這筆賬了吧?」

陸少卿搖頭,「不是,我是覺得你好像搞錯了,我從未去挑釁你們無塵劍宗,不知道你是聽誰說的?」

冷奕寒一皺眉,目光凌厲的盯着陸少卿,想看看他是否在說謊,可認真看了之後卻發現,陸少卿確實沒有說謊,那這就有些奇怪了,畢竟當時封太與莫靈可是親口說的,他相信,莫靈他們是不會騙他的。

「你的確沒有說謊,但我更相信我的師姐與同門,我不管你有沒有挑釁過,你最好給我一個完美的解釋,不然,我不介意動動手。」

陸少卿聽此渾身一顫,動動手?他若是動手,只怕他們會死的更快。

只是他真的不知道這其中是怎麼回事?不過就在這時,一個玄天宗弟子忍不住開口道:「陸師兄他的確不知道,是夜刀門的弟子唆使我們一起去挑釁的,本來我們是不想去的,但他們卻說,我們若是連挑釁的勇氣都沒有,也就連沒落的劍修都不如,我們也是沒有承受住激將才去的,但這一切都是夜刀門挑起的。」

陸少卿聽此頓時怒道:「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竟敢違背宗主之意,你們難道忘了,宗主大人曾說過,不準任何弟子去找無塵劍宗的麻煩嗎?」

那兩名弟子嚇得連連認錯,只是陸少卿的怒氣依舊不曾減少,不過對於這些師弟,他是真的愛護,就算做錯了,他也會替他們承擔。

當下看向冷奕寒,抱拳道:「這位朋友,這件事算我管束不周,你若要怪,就怪我陸少卿一個人,我願替他們承擔一切後果。」

「陸師兄,這怎麼可以……」

「都給老子閉嘴,再多嘴一句,別怪我老子翻臉不認人。」

冷奕寒看着這一幕,卻是別有心思,少許後,便問道:「你剛才說,你們宗主不準門內弟子針對我無塵劍宗?」

陸少卿認真回道:「正是!」

冷奕寒蹙起眉頭,「你可知為何?」

陸少卿搖頭,「其中的原因我也不知,不過我卻是知曉,夜刀門有一個外門長老曾經在無塵劍宗當過長老,後來不知為何離開了無塵劍宗加入了夜刀門。」

這一件事倒真是意料之外,不過想到夜刀門弟子的所為,他似乎猜到了一些結果。

只是眼下沒功夫去理會,而至於玄天宗的事他還在思考,到底該不該算這筆賬?如果算,又該怎麼算?

見冷奕寒不說話,陸少卿想了想又說道:「我知道我師弟犯了錯,是一定要承擔後果的,如果你要發泄,我陸少卿任你處置,若是皺一下眉頭,我陸少卿枉為男子漢。」

聽此,冷奕寒怔了一下,看向陸少卿的目光多了些佩服,這個人確是一個人物。

不過有句話他說對了,犯了錯就要承擔後果,而這後果也無非輕重的問題。

看了看遍地的屍體,以及陸少卿等人,冷奕寒淡聲說道:「看在你還算一個人物的份上,我可以放過他們。」

陸少卿心中一喜,只是片刻又將心提了起來。

「不過,犯了錯一定要付出些代價,而這個代價,就是你們身上的乾坤袋裡所有的東西,要全部交給我。」

說著,冷奕寒又掃了一遍死去的玄天宗弟子的屍體,「他們也一樣。」

至於夜刀門的弟子的乾坤袋,就沒必要跟他們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