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假太監之在下嫪毐
假太監之在下嫪毐 連載中

假太監之在下嫪毐

來源:google 作者:湖上孤帆別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嫪毐 湖上孤帆別

開局凈身房,嫪毐絲毫不慌,懂不懂嫪毐這兩個字的含金量啊!太監權利得依附皇權的,老皇帝駕崩,新皇年幼,太后寶寶無力掌控局勢,那就讓我嫪毐拳打太保鰲拜,腳踢太師司馬懿,哪怕滿朝文武皆是奸臣,也一樣把新皇扶上位宮中四大狠人太后,朝堂滿是奸臣賊子,外有鄰國虎視眈眈,嘛叫地獄開局啊!展開

《假太監之在下嫪毐》章節試讀:

「鰲少保此刻可是志得意滿?」

「未曾察覺有什麼不對嗎?」

鰲拜本以為自己都明示到如此地步了,嫪毐這閹人該識相一點直接退去的。

可誰知道這小太監不但沒走,還滿臉奇怪笑意的看着自己,連帶着趙姬也是那古怪的表情。

「什麼意思?」

「你們想給本少保作局,鴻門宴也得有那個實力,本少保就是站着不動,憑你們這些臭魚爛蝦也難傷分毫。」

鰲拜可是自信的很,以他一品金剛境的境界外加一身硬功,天下之大哪裡不可去得。

「莫非,你們請了外援?」

「趙高那廝在哪兒?」

「本少保乃是顧命大臣,我不信你們敢動本少保一根汗毛。」

盲目自信的鰲拜終於是想起才剛剛在趙高手上吃了虧,頓時警覺的巡視四周,可卻一無所獲。

「哼,故作玄虛,趙高不在你們誰能殺我?」

「趙姬,本少保原本想以禮相待,你乖乖認命,大家都舒服,可千萬不要自誤。」

一番心理活動搞的鰲拜有些上頭,當場就掀了桌子鬚髮皆張的站了起來。

總之趙高不在他就是無敵的,呂不韋手下根本不可能有和他同級別的一品高手,其他三位太后還巴不得趙姬丟臉。

此刻在這裡,他就是掌控一切的神,囂張一點很正常。

「我說鰲少保,你還沒感覺到哪兒不對嗎?」

「比如說身體哪兒不舒服,剛剛那桌飯菜你可是吃的很開心啊。」

好嘛,原來是給他下了毒,難怪對面主僕都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可惜!

太可惜了!

「桀桀桀,想法很不錯,敢對本少保出手,也很有勇氣。」

「但閹人和女人終究是見識太短了,難道爾等不知道一品境界之後毒藥便成了無用之物?」

鰲拜發自內心的笑了,給一品金剛境的他下毒,怕是也只有閹人和女人做的出來了。

嫪毐和趙姬冷漠的看着狂笑不止的鰲拜,面無表情。

「哈哈哈……呃……嘶!」

笑得不可開交的鰲拜突然感覺到了不對勁,小腹之中一陣絞痛,這是進入一品金剛境之後從未有過的體驗。

「你們……」

「你們……怎麼可能,這世間大部分毒藥應該都是對一品高手無用的啊!」

「苗疆與我大離又從未建交,你們不可能得到蠱毒!」

沒錯,一品境界的高手確實可以免疫毒藥,但這並不是絕對,只能說可以免疫百分之九十九點九。

至於剩下那百分之一,就是傳說中的苗疆蠱毒了,與外界毒藥不同,苗疆蠱毒據說是有生命的,所以哪怕一品四境的高手,也不可能免疫。

「嘖,果然不愧是一品金剛境的高手,這藥量居然能撐到現在才有感覺。」

嫪毐一把攬過趙姬護在身後,小心翼翼的戒備着鰲拜反撲,往鳳塌退去。

這時候鰲拜已經疼的半蹲在地上,額頭冷汗不住流淌,一種莫名的感覺正在醞釀。

「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苗疆排外,數百年來從未有人成功闖入安全撤退的記錄。」

「你們不可能有苗疆蠱毒的!」

鰲拜這會兒有些心神失守了,根本沒精力搭理嫪毐和趙姬的行動。

作為一品金剛境的高手,鰲拜的心境本不該這麼差。

可鰲拜能夠成就一品金剛境,將十三太保橫練金鐘罩練至大成,不是因為他天賦異稟,而是因為他怕死。

位極人臣,享盡榮華富貴,擱誰誰願意死呢。

再者進入一品金剛境之後,鰲拜近年來早就以為不再有能夠威脅到自己生命的存在了。

安逸了太久,突然身體有了疑似中毒的跡象。

那苗疆蠱毒可是堪稱無解的,而且死的都極為痛苦,死相極其慘烈。

由不得他不怕。

「噗……」

鰲拜擔驚受怕以至於心神失守,嫪毐已經摟着趙姬爬上了鳳塌。

而此刻突然出現了一道不怎麼和諧的聲音。

同時伴隨着一股惡臭,瞬間席捲整間屋子,鰲拜則是那惡臭環繞的**地帶。

「我尼瑪!」

鰲拜終於是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感覺小腹絞痛難耐,而且還同時伴隨着那種奇怪的感覺了。

隨着剛剛這一記又響又臭的五穀輪迴之氣不受控制噴涌而出,一切真相都明了了。

一品高手免疫毒藥,就憑不得勢的趙姬也不可能搞到苗疆蠱毒。

可誰說他中的是毒藥呢?

瀉藥這種東西可並不是毒藥,在某些時候它可是救命的葯。

所以哪怕鰲拜是一品金剛境的高手,也不可能把這玩意免疫了,不然啥時候便秘了怕是就憋死了,那一品高手死的也太憋屈了。

回過神來的鰲拜這才注意到嫪毐已經抱着趙姬爬上了鳳塌,雖然疑惑太監又沒有作案工具,趙姬也不是處子,這倆到底在幹嘛。

但現在不是疑惑的時候,他很憤怒,特別憤怒。

不光是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愚弄,還因為他隱隱感覺夾不住了。

丹田之中洶湧澎湃的內力壓根不敢動,一動就牽引的另一股洶湧澎湃之力蓄勢待發。

而且以他一品金剛境對於身體的掌控力,都有些滿意完全夾住。

若是刀劍實體他自然不懼,可貌似這次是帶水兒黃湯,夾的再緊也會多少泄露一些。

情況如此緊急,怎能讓他不怒。

「狗男女,死閹人,你們居然敢暗算本太保,拿命來!」

一品高手不愧是一品高手,即使在如此困難的情況下,鰲拜依舊能夠仰仗自己出色的臀大肌一躍而起,撲向鳳塌上的嫪毐與趙姬。

雖然因為動作幅度稍微大了一些,出現了一兩聲噗呲噗嗤的奇怪響動。

不過這些都無傷大雅,極度憤怒的鰲拜現在腦海里除了憤怒還是憤怒,什麼皇帝的後爹和趙姬的身體,已經不再那麼有吸引力了。

他此刻只想捏死這倆把他當猴耍的狗男女,活活捏死,特別殘忍的那種。

一品金剛境的行動力毋庸置疑,七步之內是又快又准。

嫪毐也只來得及做出一個動作,鰲拜就已經近身。

可就是這唯一一個動作,鰲拜就再也失去了抓住他們的機會。

當著鰲拜的面,嫪毐按下了機關,鳳塌瞬間打開密道,嫪毐環抱着趙姬瞬間消失在鰲拜眼前。

並且這機關還是一次性的,剛剛嫪毐是捏碎了機關才打開的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