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極光下的影
極光下的影 連載中

極光下的影

來源:google 作者:安納塞隆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尹智增 萎哥 都市小說

重生者,又稱作影生者,是一群被惡魔選中而回到幼年時期復生,且可以交易獲得各種力量,通過互相擊敗乃至擊殺來奪取彼此力量的群體而我們的主角正是其中之一,這是一個有天賦卻被人們所唾棄的人的重生復仇傳奇不會消逝的意志下不斷成長的人的故事所有的仇恨都在陰影里化解了展開

《極光下的影》章節試讀:

他將撲克牌遞給了我,我用印度洗牌法打亂撲克牌,防止他動態視力觀察到牌的流動提前記

「你是只會這種洗牌方式,還是不會常見的那種?」他問道

」我就會這種「 我邊洗牌邊說道

我將撲克牌打亂遞給了他,他用手機開始了記時。

「我記好了之後會按停止,然後牌遞給你,輪到你的時候你也這樣」

我點頭,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

我盯着計時器

「1,2,3,4,5,6,7……34 ”

」我記好了「他說道

他按了計時器並遞給了我撲克牌,他只用了34.96秒

我很是震驚

我質問他是不是有什麼能力能看到或者什麼的,他沒理我

」黑桃J,梅花K….紅桃1「

他流利的把54張撲克牌全背了下來

「該輪到你了,希望你別輸的太慘」

「我高概率是會輸的很慘的哈」我說道,我按下計時器,然後開始記憶。

我看着撲克牌,上一生有一陣子我曾經和同學比着玩的時候有練過記憶撲克牌,把每個撲克牌建立起聯想,在地圖裡一個一個連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之後

」你好了沒,太弱了吧你」,他嘲諷道

我記憶完成之後,然後將牌遞給他,停止計時器。並且精準的把撲克牌都背了個遍

」方片A,小王….紅桃K「我背完了54張

」你看看你用的時間,2分12秒,你就是個純弟弟啊,太弱了吧」他笑着

我心裏很是憤怒,但是我知道這沙比不知道接下來要比的,他贏的概率可就不大了

這些記憶項目,雖然有共性,但是熟練的對某些事物的編碼,往往泛化能力很弱,比如一個人在記憶撲克牌上很強,不代表他記憶數字很強。而人在記憶的泛化能力上,差距還沒那麼強,雖然我在路子多的記憶中看到他記憶能力彷彿過目不忘,但是這個小個子只是正好展示的部分是而已。我邊想着,邊說「那手機上面我們比什麼?」

「我本來想比一些複雜的,但是就比個更簡單粗暴的吧」

他打開了個網站,上面是出現一堆數字然後1秒不到消失的,我知道了,真正的黑猩猩測試。

曾經立本的一個生物學家在研究黑猩猩的過程中,發現黑猩猩視覺記憶力十分強悍,而這個測試之所以得名黑猩猩測試,便是這個生物學家設計來給黑猩猩先測試的。

黑猩猩在這方面遠勝於大多數現代人類,強悍的視覺記憶是叢林生活的一個非常重要的

能力。

「我先開始吧」

好你先

手機放到了乒乓球桌的中間的那片板子上

「如果點的過於着急,手機掉了,也算輸哦」他說道

他先從50毫秒出現8個數字開始,全部按順序點對

然後9個數字,然後10個數字的時候,他出錯了

這時候我知道,我的機會來了。

我在他出錯後,拿過手機,直接從9開始,全對,再從10開始,又是全對。

」我還能繼續對,11個也行「我吹噓道,實際上是為了刺激他,10能對其實都不穩

」不過接下來的這場你就沒法憑運氣取勝了「他說

我說是嗎?那你怎麼知道一點運氣成分都沒的情況下,會是你贏呢?

他笑而不語,把兩個魔方放在中間,讓我拿一個

我拿了靠近我這邊的這個,因為遠處的那個不是很好拿到

然後打亂,然後他打亂他那邊的,互相傳遞後

擦,怎麼我打亂的那個是磁力的,他打亂的那個是普通的。

那這豈不是我要用普通的轉了,他用磁力的轉嗎?

我直接拍桌子說:你他嗎卑鄙小人使詐

」我可沒說完全公平啊」,他邊說邊不停的看那個魔方

我才意識到我不僅裝備上吃虧了,現在也吃虧了。

我趕緊連忙記憶,而我快記憶好的時候。

我就開始聽見了轉動聲。我一看,發現他已經開始把魔方放在身後開始轉了。

我趕緊也開始。

「怎麼了,看你動作很慢的樣子,你是不是不行啊?」

我笑而不語,我求穩,用的比較先進的方式,雖然動作花樣多,可能感覺慢,但是實際用時少。而他可能用的是畢竟樸素的二輪換的或許才快。

然而在我快好的時候他居然說他好了。

然後他把魔方放到前面,一看,他竟然擰錯了。

而我最後雖然慢了5秒,但是成功了。

」這,這不可能,會盲擰的人就沒幾個,放到身後擰,肌肉記憶受影響的情況下應該更不可能啊,我明明這一年都練這個「他不服的抱怨的喊着

而我知道,我上一生曾經在高中的時候,為了讓大家認為我聰明,我也練過很久,從高二到高三結束。然而並未派上用場,大家還是討厭我,因為我上一生休學過年紀大一些,覺得我是一個復讀的,即使我沒復讀。

「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會練一些冷門的技術」我說道

這時候我才發現他的力量逐漸被我吸取,然而因為他沒有死亡,所以我沒獲得他的記憶。

「你贏了,現在,走吧,讓我靜靜」他頹廢的說道

那你能告訴我為什麼你要那麼多套子嗎?

「那個能力我不想告訴別人」

我覺得既然他都已經沒有這個能力了,他大概率也不會再找惡魔交易了吧

」估計是不會了,重生,然後再交易,他交易了兩次,現在估計本身就沒剩下多少年壽命「

惡魔說道

我本來想放了他走,這時候突然他渾身着火,旁邊小賣部的房頂上居然坐着個人。

「我要回收一下這個廢物的記憶,不好意思」這個控制火焰的人說道

我試圖拔了他的手指,但是發現控制手指的能力用不了

又是一個骨骼沒成熟的,擦哦。

」再見了,你留着或許還有些作用「控制火焰的人對我說道

接着他把偷套子的幕後黑手吸收了之後,居然瞬間消失了。

我留在原地,不知所措,彷彿自己贏了,又彷彿自己輸了。

為什麼非要吸收了他?

此時智增突然感到

」萎哥,我在你們學校校門口找你等你,等了半天沒見着人,然後聽他們說你還在裏面,我就借了個校服溜進來了「智增說道

我告訴他,偷套子的那個幕後黑手說再也不會幹這種事了,已經被我說服了然後走了

他很是不解,為什麼有人要讓別人干那種事,為什麼又被那麼容易的說服了,然後就走了。

我說具體很難解釋,對方讓我保密。

趕去網吧的路上,他表示他已經不介意被人叫小立本了,而人們也不願意老叫他這個外號了。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知道,或許與惡魔做交易獲得重生的背後,隱藏着什麼。

以及許多潛在的敵人

「你們學校還有剩下兩個,不包括你」惡魔說道

又或者不止呢,只不過是這片區域的重生者不是那麼多了而已。

敵人和仇人,還有的是。

我還要在短暫的時間內全部讓他們付出代價才行

我邊想,邊和智增走在去網吧的道路上。

《極光下的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