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精靈寶可夢從克蘇魯開始
精靈寶可夢從克蘇魯開始 連載中

精靈寶可夢從克蘇魯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燒火的木頭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段風 程竹 都市小說

神奇寶貝+克蘇魯+平行世界+詭異+溫馨+熱血+搞笑+懸疑+日更一萬溫情寶可夢與詭異克蘇魯的碰撞,腹黑男主與善良女主的組合不需要太了解克蘇魯的知識,寶可夢大家都懂得,無閱讀門檻,放心食用可能略微有些恐怖,作者會酌情刪減與把控日更一萬,每月請假不超過兩天,如有斷更,會提前和大家說展開

《精靈寶可夢從克蘇魯開始》章節試讀:

刀疤男停了下來,將頭顱放在地上,半蹲着喘起了粗氣,他看了看渺無人煙的四周,心中一陣怒火涌了上來。

他無法接受自己的獵物在眼皮子底下逃離,這是他生平第一次!

再往裏面走下去,恐怕就要進入迷霧之森了。

相傳在迷霧之森裏面有不幹凈的東西,當然,也有說是因為裏面有着古人留下來的禁忌之物。

刀疤男看了看地上的頭顱,由於自己在奔跑過程中劇烈的晃動,那個死人的眼珠已經快要脫落下來,頭髮與頭皮之間也被拉扯的變了形。

這個死者之所以住在附近,不知道是不是奔着迷霧·森林的禁忌之物來的。

刀疤男觀察着附近的山脈,這片地形他在很久以前曾經來過一次,下山的路就只有這一條,其他方向都是懸崖峭壁。

並且,如果繼續往前面走,就會步入迷霧森林,到時候,恐怕不用自己動手,那個傢伙就會葬身在那個地方。

刀疤男順着前面的路往前走了幾步,自己繼續追下去恐怕是沒有結果的,他最後選擇了旁邊的一處隱蔽的點,躲了起來。

他要守在這個地方,等待獵物自己走過來。

除非那個逃跑的人能像天上的鳥一樣飛出去,否則,他必死無疑。

他會在抓住段風後,用石頭將他砸暈,用堅韌的繩子將他捆起來,等他醒來後,用刀從他的面門開始割,一直划到他的肚子。

一想到這裡,刀疤男就一陣興奮,那個另自己感到惱怒的人,將會享受到最具榮譽感的痛苦。

他張狂的笑着,不斷地用大刀往地上拍打,發出噌噌的聲響。

刀疤男不知道,此時的段風就躲在他身後不遠處……

段風在刀疤男身後的石頭上摒氣凝息,不敢發出一丁點聲響,看見刀疤男那副樣子,不禁冒出一身冷汗。

他喉結攢動,努力剋制着自己的恐懼心理,汗珠順着他的額頭低落在地面枯黃的樹葉上。

段風雖然與刀疤男保持着距離,但距離並沒有很遠,

他本以為刀疤男會繼續往前追,這樣自己就能往山下走,順利脫身,可不曾想他竟然蹲在前面當老六。

無奈,段風在後面躲着,現在與其着急忙慌的逃路鬧出動靜,不如就在這裡安靜獃著,觀察刀疤男的一舉一動,見機行事。

就像他曾經把褲衩塞進班主任的車內一般,過於着急,反而會壞事。

雙方就這麼僵持着,不知過了多久的時間。

忽然,他倆都紛紛聽到叢林中傳來一陣古怪的聲音。

段風眯起眼睛,這個聲音怎麼這麼熟悉?

這個聲音是……

那個夢境里的,粉紅色的糰子,

吉利蛋!

刀疤男豎起耳朵,他感到詫異,從未聽到過如此古怪的聲音,他本想繼續在這裡堵着,但好奇心讓他想進去看看到底是什麼在叫。

一般能發出這種聲音的,斷然不是人類,也不像某種常見的動物。

刀疤男拿起刀具,從隱藏的地方站了起來,他在猶豫一番後,將人頭放在這裡,順着剛才聲音傳來的方向走了過去。

看着刀疤男遠去的背影,段風鬆了一口氣,躺倒在石堆後面。

他用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剛才的那個聲音,真的是吉利蛋嗎?

段風的眉頭擰在一起。

吉利蛋不是動畫片里的角色嗎?莫非真的存在於自己現在所處的世界?

林中的葉子千奇百怪,有些上面還長滿了刺,段風小心翼翼的將帶刺的葉子用手移開。

在穿越過來之前,段風經常夢到吉利蛋,於此同時,還有那個眼球,與水彩畫般的女子。

如果吉利蛋真的存在,那另外兩個,應該也都存在。

段風此刻忽然有些期待。

他站起身子,準備跟在刀疤男的身後,去看一看究竟。

不管是不是自己聽錯了,現在也最好是過去看一看。

會夢到這些,也許是有原因的,說不定能從中獲得回到原來世界的鑰匙。

段風邁開步子,和刀疤男一樣,朝着森林深處前進。

走着走着,段風絆倒了一塊石頭,摔了個狗啃泥。

正當段風起身準備破口大罵時,一個圓滾滾的東西從他的褲子兜里掉了出來。

段風有些疑惑的撿起那個東西,

這東西一半紅一半白,中間還有一個按鈕。

這不精靈球嗎?

段風將精靈球拿起,仔細觀察。

奇怪,這東西一直在我口袋裡的嗎?可為什麼一直沒發現呢?

精靈球的表面非常平滑,極具科技打磨的感覺,

拿在手裡也相當厚重,沉甸甸的。

段風發現精靈球的按鈕處貼了一個粉紅色的貼紙,他想用手撕下來,但是撕不掉。

這個看起來是貼紙的形狀,似乎是用什麼東西刻上去的。

他預感到了什麼,心中感到一陣緊張與期待。

精靈,是精靈……

這個精靈球讓段風此時確定,這個世界是存在精靈的。

段風常說這麼一句話,

那就是:他對於精靈的熱愛,不亞於他對漫畫同人的熱愛。

這個精靈球里到底藏着什麼?

噴火龍?

甲賀忍蛙?

或者是紗奈朵?

最好是紗奈朵。

段風的眼神開始變得飄飄然,不知現實中的紗奈朵長什麼樣子。

段風的臉上出現了一抹**的笑,他已經無法剋制自己的面目表情在此時的變化。

段風心中忽地泛起一陣感動,內心原本是對穿越抱有抵制的,

可現在,段風的內心活動是:這穿越,多是一件美事兒啊~

伴隨着緊張的呼吸聲,

段風按下了精靈球的按鈕。

砰的一聲!

精靈球打開了。

很可惜,

裏面連個蚊子都沒飛出來,

是空的。

段風情緒從滿懷期待一瞬間跌入谷底,

他開始埋怨起這趟穿越之旅。

細想之下,自己現在的穿越,除了埋了一具屍體和被人追殺,還沒獲得什麼好處。

穿越?

我穿你麻個痹的越,

給個空的精靈球,還被一個瘋子追着殺,這是穿越者該有的待遇嗎?

我段風堂堂一位高質量中學生,成績優異,長相帥氣,美好人生才剛剛開始,現在竟慘遭一位陰險的黑手怪人陷害,淪落至此!

段風一邊罵一邊繼續用手捶着剛才絆倒自己的石頭,並不時的用眼睛疑神疑鬼的瞅着遠處的山林,生怕那個刀疤男忽然出現,跳出來砍自己。

抱怨過後,段風逐漸冷靜下來。

他看着手中的精靈球,哀嘆一聲,隨後搖了搖頭,將其揣回口袋。

現在還不是抱怨的時候,起碼剛才聽到了類似吉利蛋的聲音,還有希望。

段風再次掏出口袋中的精靈球,注視着上面的愛心印章。

這個精靈球的主人,或許就是吉利蛋的……

段風再次燃起鬥志,注視着前方幽暗的林中小道。

此時,他的瞳孔在無形中產生了變化,漸漸變為火紅色。

可惜這裡沒有鏡子,所以段風壓根不知道自己眼睛的顏色。

……

幽幽的迷霧落在樹林里,將陽光擋在外面,伴隨着不時有的黑風,顯得更加陰暗恐怖了。

吉利單懵懵懂懂地睜開眼睛,用軟綿小手揉了揉,

周圍並沒有刺眼的陽光,即便如此,它的眼睛也感覺到了一種被光線給刺到的感覺,讓它非常不舒服,並且流了很多眼淚。

吉利蛋閉了好一會兒的眼睛,才漸漸好轉過來。

隨後,它發覺自己全身麻痹,怎麼都使不上力氣。

這是怎麼了?這裡是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