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九狼圖
九狼圖 連載中

九狼圖

來源:外網 作者:純銀耳墜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純銀耳墜

輕生死,持仗義,有酒有肉話傳奇。 我們是兄弟,生死在一起。 新書起航,哥幾個,走着。展開

《九狼圖》章節試讀:

一場曠世核戰改變了整個世界的格局與秩序。
光輝城。
霓虹閃爍,車水馬龍。
貨車停在福源超市門口,一個二十歲左右,身材健碩的小夥子跳下車。
「李叔,送貨!」
小夥子踩着黑色布鞋,污跡斑斑的褲衩,滿是破洞的跨欄背心。
老李頭已經六十多歲。頭髮花白。
「王梟,又是自己一個人送啊?你爸呢?」
「這點活兒還用他!」
王梟輕車熟路,汗水浸透全身。
老李頭則聚精會神的盯着電視。

「李叔,看啥呢,這麼上癮?」
「聯盟和變異人談判徹底破裂,不少地區已經發生局部衝突,這是又要打仗啊,哎。」
王梟笑了。
「想開點,這不是你我這種平頭小老百姓能決定的。你還是太閑了。看我,壓根就沒有時間和心情去關注這些,活都快活不起了呢。」
雖是玩笑話,卻也是實話。
老李頭明顯有些受觸動。
「梟兒,我這些日子,在星海茶樓附近總看見你爸。」
「我爸還鑽研上茶道了?隨他去吧,年齡大了,身子骨不比以前。這輩子沒少吃苦遭罪,享受享受也挺好。」
「沒少吃苦遭罪的是你吧?十來歲就跟着他進礦山,下工地,這些年啥活兒沒幹過。現在好不容易弄了個小批發點兒。多難啊。」
「難什麼,既漲見識又豐富閱歷。」
王梟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嘿嘿」一笑。
「你看我這身子骨,練的多棒!」
結算貨款,王梟心情大好,親吻了自己的血汗錢。
「拜拜李叔,今天我媽過生日,得早點回去,這才是我應該關注的,哈哈!」
「王梟啊。」
老李頭下定決心。
「平時你沒少幫我們家忙。你這孩子不容易,叔是真心疼你。」
「茶樓不是茶樓,狗九也不是人!」
王梟臉色當即就變了,拔腿便跑。
剛到星海茶樓。
就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被七八個人拽入側面衚衕,連打帶踹。
「住手!」
王梟衝上前推開人群。
「你們要幹什麼?」
「小兔崽子,找死呢!」
一個男子不分青紅皂白,奔着王梟就是一棍。
「給我打!」
剩下的人蜂擁而上。
根本不給王梟說話的機會。
王梟身強體壯,足夠冷靜。
混亂之中抱頭鼠竄,在所有人都覺得他不會做出抵抗的時候。
他突然出手,一擊勾拳掄飛一馬仔。
縱身一躍撲倒帶頭的狗九。
他掏出匕首的同時,狗九的槍口已經對準他。
滿面猙獰。
「狗崽子,你動一下試試!」
王梟極狠,沒有任何遲疑,匕首照着他脖頸就過去了。
狗九愣是沒敢扣動扳機。
匕首停在狗九脖頸。
「都住手!」
馬仔們終於停手。
父親蜷縮身體,滿身鮮血,從頭到腳,未喊一聲。
「有事說事解決事!別打了!」
王梟很懂分寸。
雖處弱勢,但氣場十足。
「實在抱歉。」
他主動收起匕首。
幾個馬仔要上手,被狗九攔住。
「欠錢,出千。按照規矩,這隻手得留下。」
「算上手,一共多少錢?」
「你說算就算?我以後還怎麼混?」
「要麼就別要錢,直接宰了我倆!」
王梟毫無畏懼。
「然後等着警安局的人找你們,就算是你們有關係,打點關係不用錢嗎?人情債最難還不說,還容易落人把柄,萬一給仇人利用呢?跑社會的,誰沒有幾個仇家?」
「他媽的!」
側面馬仔剛要發火。
「哈哈哈!」
狗九笑了起來,他不禁多看了眼王梟。
「你比你這個熊爹可強多了!十萬,一分都不能少!」
王梟拿出貨款,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的血汗錢,眼神複雜,手掌微微有些顫抖。
「這是利息。剩下的半個月內湊夠給你。」
「這最多夠一周的利息!不要等着我去找你。聽說你母親的身體也不太好。」
狗九滿臉威脅,一聲冷笑,帶人離開……
王梟扶起父親,釀蹌着走到一條小河邊洗臉。
父親滿臉不甘。
「他們設局套我。」
「難道是他們把刀架你脖子上逼你去玩的,不是你自己走進去的?」
「你曾經輸光一切,氣的媽大病一場,至今未愈。這些年我們拼死拼活,遭了多少罪,
終於熬過了那道坎兒,生活有點盼頭,你又來了。」
「你當初怎麼承諾,怎麼保證的?」
「你知道不知道你這一下又把我們推入地獄了,媽的身體還能再承受這樣的打擊嗎?」
王梟情緒激動,語調大了不少。
「今天是媽的生日,我就想給她買件衣服,帶她吃頓好飯,我早就計劃好了一切,期待了這麼久,為什麼突然就變成這樣了?爸,我求求你了,再做事前之前,能不能想想這個家。我們容易嗎?」
「啪」的就是一個嘴巴。
王大海起身,手指王梟。
「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處理,用不着你管!但是有一點你記着,我王大海是你老子,輪不着你來教訓我!你吃苦了,那下輩子投個好胎,別進我王大海的家門!」
王大海頭也不回的離開。
王梟滿身傷痕,看着雙手上的繭子,想着家中患病的老母親,內心說不出來的委屈。
他咬緊牙關,幾次近乎落淚,愣是生生的抗住了。
從小他就明白一點,眼淚解決不了任何問題,是一個男人最無用的表現。
他拚命狂奔,無視路人詫異的眼光,叫吼發泄。
實在跑不動了,席地而坐。
面前是光輝廣場。
正中央搭建好了一個巨型演講台。
似乎要舉行演講集會。
一位女子走到王梟身邊,遞給王梟一張徵兵宣傳單。
「小夥子,身材這麼壯實,來當兵吧,保衛光輝城,保衛創世聯盟。」
「我能保護好我父母就不錯了。」
王梟心情極度壓抑。
女子勸說了幾句,發現王梟確實沒有興趣,奔向了另外一個年輕人。
聚集的人群越來越多。
警巡也來了,維持治安。
王梟體力透支,昏昏沉沉。
演講台上。
男子情緒激昂,極具感染力。
「親愛的同胞們,自從核戰之後,這些變異人就沒有消停過。他們的家園被戰爭摧毀,身體也因為長期承受核輻射發生變異,我們不僅沒有嫌棄他們,還給他們吃喝,給他們提供工作。」「換來的卻是貪婪無度,得寸進尺!現在,他們甚至於要求要進入我們的家園生活。」
「變異人數量龐大,如果全部湧入我們的家園,光輝城,乃至整個創世聯盟,都會被撐爆,即將不復存在!你們說,我們能妥協嗎?」
「絕不妥協!!」
耳邊突如其來的嘹亮叫吼,嚇了王梟一個冷戰。
一個渾身黢黑,骨瘦如柴的年輕人,脖頸處的金項鏈格外扎眼,眼含熱淚,聲嘶力竭。
王梟一肚子火。
「兄弟,你別站我耳邊喊行嗎?」
小黑牛哄哄的撇了他一眼,極其不禮貌。
這下王梟精神了不少,思緒亂飛,又走神了……
男子聽着下方的山呼海嘯,滿意的點了點頭。
「因為我們的不妥協,這些變異人喪心病狂,居然揚言要消滅我們,侵佔我們的家園!這簡直就是現實版的中山狼!欺人太甚!!」
「消滅變異人,守衛光輝城!我要參軍!」
這次是小黑自己一個人突然叫吼的,毫無徵兆。
因為叫喊的聲音過大,嗓音都扭曲了。
還沒等王梟急眼。
「嚇死你爹了!」
一擊沙包大的拳頭直懟小黑面門,「哎呦」一聲慘叫,給小黑懟了一個跟頭。
一個最多一米六五,體重兩百斤以上的胖子,照着地上的小黑「咣,咣!」的一頓爆錘。異常生猛,四五個人都拉不住。
看的王梟這個解氣。
「幹什麼呢?這是怎麼回事?」
幾個警巡衝進人群。
「豐笑笑!議員演講,你居然跑到這來打架!信不信我馬上給你爸打電話?」
帶隊的居然認識他。
豐笑笑明顯有些害怕。
「李哥,這次可不怪我,是這隻叫春雞先動手的!」
「瞎說,我沒有!」
小黑憤怒至極。
「周邊這麼多人都可以作證,是他無故打我!」
李警長環視四周。
「沒注意啊。」「是啊,我們都離得遠,注意力也沒在這裡啊。」
李警長臉色越來越陰沉。
「是這小黑先罵人動手。這哥們迫於無奈才還手的。」
「聽見了吧?我有證人!」
豐笑笑經驗豐富。
「放屁!」
小黑手指王梟。
「你什麼時候看見了?」
豐笑笑大眼珠子一瞪。
「我非撕爛你這嘴!」
這胖子還真不是做樣子嚇唬人。就是要當著警巡的面兒繼續動手。
人群中一陣騷亂。
一名帶着鬼臉面具的男子,從演講台側面突然衝出。
兩名警巡上前攔截。
「站住!」
男子身形敏捷,步伐矯健,手起刀落猶如疾風。
一道寒光閃現。
兩個警巡脖頸鮮血飛濺。
電光火石之間,沒等剩下的人反應過來。
男子突然提速,健步如飛,拽住剛要逃跑的議員,按到演講台前。
當著無數人的面兒,揮舞匕首從其後脖頸刺入,另一端刺進演講台內。
他滿手鮮血,深紅色的鬼臉面具下那對兒綠色瞳孔格外滲人。
對準話筒,嗓音沙啞。
「我們定會贏得戰爭!任何抵抗,終是死路一條!周邊已經被我布滿炸藥!三分鐘後,光輝廣場將不復存在!」
他舉起遙控器。輕輕一按。
「BOOM~」的一聲。
連帶着「轟~轟~」的連環爆炸,驚天動地!
整個廣場徹底陷入混亂。場面嚴重失控。
「有變異人混進來了!」
「變異人殺人了!!有炸藥!!!」
所有人都在四散奔逃。
只有王梟和豐笑笑不緊不慢。
豐笑笑像個麵包蟹,賊橫。
「他媽的慢點!」「看着點!」「別撞到老子!」「媽的!」
王梟心煩意亂,啥心情都沒有。
「你為什麼不跑,不怕死嗎?」
「這個變異人嚇唬人的!」
「你怎麼知道?」
豐笑笑一臉好奇。
「我在礦山呆過幾年,沒少和炸藥打交道,你知道炸毀這麼大個光輝廣場,需要多少,或者多大威力的炸藥嗎?」
「那剛剛呢?」
「剛剛爆炸區域在停車場方向,他應該是使用手段引爆車子,產生連環爆炸而已,看似威力巨大,其實不過是為他接下來的逃跑,製造便利條件罷了。」
王梟條理清晰。
「再換句話說,就算是他真的埋放了可以炸毀整個廣場的炸藥,你跑就能活下來嗎,你知道哪裡屬於爆炸範圍嗎?」
豐笑笑瞬間掛上一臉敬佩。
「真聰明!夠冷靜!」
「彼此彼此,你不是也沒跑嗎?」
「我是跑不動。要早知道這麼危險,剛剛才不會來湊熱鬧。」
豐笑笑倒也實在。
「你咋不告訴大家呢?」

《九狼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