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九品贅婿
九品贅婿 連載中

九品贅婿

來源:google 作者:可愛超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謝筱筱 都市小說 陳陽

「陳陽,你有我姐姐一個人還不夠,居然還在外面勾搭別的美女」小姨子指着陳陽的鼻樑「老公,你說過這輩子只愛我一人的」老婆依偎在陳陽懷裡撒嬌道展開

《九品贅婿》章節試讀:

平城市,江景別墅,客廳之內。

「陳陽,你自己說,是你主動和筱筱離婚,還是我們謝家把你轟出去!」

說話的名叫杜鵑花,是陳陽的丈母娘。

雖然四十多歲,但她保養的好,穿着時尚,看起來像三十多歲,風韻猶存。

除她以外,客廳內還坐着兩個人。

「你要是有自知之明,主動離婚的話,我們謝家可以補償你一百萬,不然的話,你一分錢也別想拿到。」謝果果雙手挽着杜鵑花的手臂。

她長着一張精緻的瓜子臉,五官端正,還有兩個小小的酒窩,容貌極大程度的遺傳了杜鵑花的基因。

陳陽像癱瘓似的躺在沙發上,不以為然。

像這樣的場面,自從他入贅謝家一來,基本上三天一小次,五天一大次。

這個丈母娘時時刻刻都想着抓陳陽的小毛病,要把他趕出謝家。

「簡直是胡鬧!」坐在正位的謝青雲呵斥一聲,不怒自威。

「老謝,我沒有胡鬧!」杜鵑花罕見的出言頂撞謝青雲,「咱們供養了他整整三年,可他呢?不思進取,好吃懶做,我就是養一條狗三年,狗還知道看家護院,都比他強!」

謝果果沒杜鵑花那麼大的勇氣敢頂撞謝青雲,只是嘟囔着嘴,小聲埋怨道:「我姐國色天香,又是事業單位,喜歡她的人,海了去了,陳陽真配不上我姐。」

「你給我閉嘴!」謝青雲溫怒的瞪了謝果果一眼,嚇得她急忙背對着謝青雲,不再言語。

「怎麼了?難道果果說錯了嗎?你看看人家王凱,年紀和陳陽一樣大,都已經開了三個創業公司了,被譽為咱們平城市的年輕創業代表,你再看看陳陽,連人家的腳指頭都比不上!」杜鵑花的話語十分刻薄,絲毫不給陳陽留顏面。

陳陽每次都是聽在耳里,記在心裏,臉上表現出不以為然,沒心沒肺的笑着。

「嚷嚷什麼?嚷嚷什麼?」謝青雲終於怒了,猛的一拍桌子,桌上的茶杯哐當掉在地上,碎成好幾片。

「筱筱和陳陽的婚事,是我一手操辦的,這事兒我說了算!」謝青雲不容置疑的說道。

杜鵑花被嚇了一跳,她知道已經觸怒了謝青雲,可她還是不願意放棄。

特別是她看見陳陽笑的時候,便怒氣不打一處來。

仗着有老謝給你撐腰,真以為我們治不了你嗎?

杜鵑花神色一變,清了清嗓子,說道:「老謝,話都說道這份上了,那麼有件事情,我不得不告訴你了。」

「陳陽入贅到咱們謝家三年了,也和筱筱同房三年了,可你看看筱筱的肚子,一點兒動靜都沒有,肯定是陳陽那方面不行!」

謝青雲聽到這話,神色動容了。

他之所以處處維護陳陽,是因為陳陽的父親當年為了救他而死。

謝青雲心懷愧疚,一直把陳陽當成親兒子看待,最後還把大女兒謝筱筱嫁給了陳陽。

可謝家兩個女兒,陳陽入贅,那麼小女兒謝果果肯定是要嫁出去的。

若陳陽不能給謝家留後的話,那麼謝家的香火傳承就斷了啊!

注意到了謝青雲的面容,杜鵑花急忙添油加醋的說道:「老謝,其實我不是嫌棄陳陽沒本事,畢竟咱們謝家家大業大,大不了養他們小倆口一輩子。」

「但陳陽作為男人,那個地方不行,咱總不能讓筱筱守一輩子『活寡』,還把謝家的香火給斷了吧?」

「爸,這事兒我也聽姐姐說過,陳陽那地方確實不行,軟趴趴的,每次都進不去。」謝果果說完這話,臉色羞愧的漲紅。

嘖嘖嘖!

這母女倆,一唱一和,配合的還真是天衣無縫啊,不去拿個奧斯卡小金人真是虧了你們了。

陳陽暗暗咋舌,他不是不想和謝筱筱造人,而是謝筱筱根本不肯讓陳陽碰。

結婚三年了,陳陽每天晚上都和謝筱筱睡在同一個房間,但謝筱筱睡床,陳陽睡沙發。

別說是造人了,陳陽每次只要偷看謝筱筱換衣服,哪怕一眼,就會遭到謝筱筱的瘋狂報復。

他要是敢硬來,陳陽毫不懷疑,謝筱筱會直接拿起手術刀,把他給閹了。

「小陽,這事兒是真的嗎?」謝青雲神色嚴肅的問道,這件事情關乎謝家的傳承,他不得不慎重考慮。

「爸,筱筱醉心於事業,所以我們暫時沒有打算要小孩。」陳陽解釋道。

「陳陽,你不行就是不行,別拿我姐當借口。」謝果果雙手叉腰,氣鼓鼓的說道。

陳陽面容苦澀,他想說真話,可考慮到謝筱筱知道真相後會發飆,他就不說了。

更何況,就算他說了,謝青雲等人也不會相信。,總不能把褲子脫了當面驗證吧!

他們肯定會想,同房三年了,機會那麼多,怎麼可能一次床都沒有上過?

謝青雲聽完,內心有了大致的判斷,長嘆口氣,委婉道:「小陽,現在醫療十分發達,這事兒還有機會的。」

陳陽欲哭無淚,明明莫須有的事情,怎麼到了現在,所有人都認為他那方面不行了。

「爸,筱筱快下班了,我去接她。」陳陽轉移話題道。

「陳陽!你給我站住!今天不解決這件事情,你哪兒也不許去!」杜鵑花用命令的語氣說道。

謝青雲擺擺手,示意陳陽可以走了。

「哎。」看着陳陽離開客廳的背影,謝青雲再次嘆了口氣,只覺得身心疲憊。

在他看來,陳陽只是好吃懶做,又慫又沒主見而已,這些他都可以接受。

但是陳陽不能給謝家留下子嗣,這是他無法忍受的。

離開客廳後,陳陽正準備開車去醫院門口接謝筱筱,忽然感覺右手虎口脹痛難忍,似乎有一股什麼東西要衝出來。

「糟了!難道是強行解除封印,遭到了反噬嗎?」陳陽暗道一聲糟糕,以最後的速度沖向卧室。

這一幕,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看見。

嗡!

陳陽剛坐在床上,只感覺右手虎口呈現出一片金黃之色,灼燒之感異常強烈。

「嘶!」

陳陽痛的齜牙咧嘴,漸漸地,灼燒感退去,陳陽的右手虎口上閃爍着一道金色的印記。

隨之出現的,還有一股看不見,摸不着的氣,被稱之為內氣,內氣便儲存在虎口之內。

陳陽的眼睛瞬間就直了,臉上洋溢出興奮之色,「虎口封印!今天開了!」

《九品贅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