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九歲嫡女要翻天
九歲嫡女要翻天 連載中

九歲嫡女要翻天

來源:google 作者:顏文濤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蕭燁陽 顏花溪

(1v1,雙潔,甜寵)西涼威遠王府虎頭虎腦、年僅5歲的小王爺蕭沫希見自家娘親又扔下他跑到田野去了,包子臉皺得都鼓了起來小王爺哀怨的看了一眼身邊的爹爹,老氣橫秋道:「父王,你當初怎麼就看上了我那沒事就喜歡往外跑的娘親呢?」蕭燁陽斜了一眼自家人小鬼大的兒子,隨即做出思考狀是呀,他怎麼就喜歡上了那個女人呢?沉默半晌......「誰知道呢,腦子被門夾了吧!」同命相憐的父子...展開

《九歲嫡女要翻天》章節試讀:

  趙二狗就普通多了,不過眼神很正,眉宇之間也帶着一絲堅毅之色,給人一種很踏實可靠的感覺。

  顏老太太默默看了一眼蕭燁陽,突然開口:「之後,你們還是少下車吧!」說著又看向花溪,「還有你,你也給我消停點。

  花溪和蕭燁陽對視了一眼,安靜的沒有出聲。

  這年頭,長得太好也是麻煩。

  「先吃東西,吃了東西趕緊休息。

  顏老太太將吃食分好後,花溪拿起來就開吃,她從小就隨性大方,所以一點也沒有要注意形象的意思,都是怎麼舒適怎麼來。

  而蕭燁陽呢,先是用濕帕擦了擦手,這才拿起吃食,慢慢咀嚼了起來,動作斯文又優雅。

  引得顏老太太幾人頻頻朝他行注目禮。

  期間,花溪吃得有些快,難免有些吧唧嘴。

  聽到聲音,蕭燁陽皺了皺眉頭,忍了一會兒,用胳膊肘碰了碰花溪,示意她小聲點。

  可惜,花溪根本沒收到他的意思,還以為是她擋着他了,急忙往旁邊坐了一些。

  見此,蕭燁陽有些無語,低聲嘀咕了一句:「土包子!」

  花溪耳力好,當即看了過去:「你說什麼?」

  蕭燁陽上下打量了一下花溪,眼神有些嫌棄:「白長了這幅相貌。
」模樣周正,舉止卻沒一絲禮儀。

  花溪放下吃食:「你什麼意思呀?」這小屁孩欠收拾!

  蕭燁陽忍着脾氣,想着這人是他的救命恩人,耐着性子道:「你該注意一下自己的舉止儀容。
」他現在也就落難了,否則,這樣的人根本近不了他身。

  花溪頓時瞪大了眼睛,往自己身上看去。

  沒什麼不對的呀!

  一旁,顏老太太卻是笑了起來:「燁陽說得沒錯,你是應該多注意一點。

  花溪不樂意道:「可是我一直都是這樣的呀。

  顏老太太:「在顏家村可以,去了臨宜縣就不行了。

  「什麼嘛!」花溪一臉不情願,瞪眼看向蕭燁陽,她一個現代人,居然被一個古代人說土,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哼!

  兩天後,花溪一行人進入了中州府地界。

  花溪原以為,進入中州府後。
路會順暢一些,可沒想到路上的難民越來越多了。

  「這難民怎麼越來越多了?」

  蕭燁陽冷哼了一聲:「還能為什麼,肯定是這裡的官員不作為,尸位素餐。

  花溪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心中對這話還是比較認同的。

  老百姓受苦,可不就是官員不作為嗎。

  不過,一旁顏文濤不樂意了:「你不能一杆子打死所有人,有很多官員還是挺好的。

  顏老太太也跟着點頭:「不錯,陽小子,你沒有實地去調查過,這樣的話還是不要隨便亂說。

  花溪知道祖母和三哥這是在為她那七品縣令的父親說話,想了想將話給岔了過去:「先前小六哥過來告訴我,說鏢局進了府城就要和我們分開了。

  顏老太太眉頭皺了皺:「中州府到臨宜縣還有不短的距離……」就他們這老的老、小的小,單獨上路怕是會不太平。

  花溪也有點擔心路上的安全,便說道:「祖母,要不這樣,我們進了府城後,先不走,寫信到臨宜縣,讓父親派人過來接我們。

  一路過來,這難民搶劫、甚至殺人的事,他們可沒少看到、聽到,為了安全,還是謹慎一點的好。

  顏老太太點了點頭:「這個主意倒是不錯,就這麼辦吧。

  花溪又轉頭看向蕭燁陽和趙二狗:「馬上就要到府城了,你們兩有什麼打算嗎?」

  聞言,兩人都沉默的抿着嘴。

  蕭燁陽倒是有辦法,他可以直接找上府衙,府衙的人要是知道了他的身份,肯定會恭恭敬敬的把他送回京城的。

  可這樣做了,那他被人販子拐賣的事可就瞞不住了,這要是被京城的那些人知道了,他丟臉可就丟大發了。

  而趙二狗,則是單純的不知如何是好,他是被家人賣了的,就算找了回去,也還是會被送去當童養夫的。

  看他們這樣,顏老太太心中一軟,嘆了一口氣:「先進城,進城之後咱們在想辦法。

  祖母發話了,花溪就沒在多問。

  臨近中午,鏢局的秦小六突然神色匆忙的來到了花溪家馬車前。

  「小六哥,你怎麼來了,是要進府城了嗎?」花溪笑着問道。

  這次離家,顏老太太準備的吃食多,這段時間沒少往鏢局送,這一來二去的,他們就和秦小六快速熟悉了起來。

  秦小六搖了搖頭,面色有些凝重:「今天怕是進不了府城了。

  花溪一驚:「又出什麼事了嗎?」

  秦小六將鏢局打聽到的消息說了出來:「去年,北方有好幾省都遭遇了大旱,這中州府鄰近大運河,旱情還不算嚴重,這就導致,大量的難民都朝着這邊涌了過來。

  「難民一多,難免會出事。
這不,通往府城的必經之地,這兩天被一群難民給佔了,官府正在想辦法解決,但什麼時候能解決就不知道了。

  顏老太太心裏一急,猛的拍了下大腿:「這都是什麼事呀!」

  花溪挽着顏老太太的手臂,一邊安撫,一邊看着秦小六:「小六哥,你們鏢局打算怎麼辦?」

  這話一出,顏老太太和其他人都看向秦小六。

  秦小六臉上帶着些歉意:「我們送鏢是有時間限定的,五哥說繞道進府城,因為要走好長一段山路,可能就沒法……沒法繼續帶着你們了。

  秦五的原話是:他們老的老,小的小,腳程太慢。
山路難走,帶上他們,可能沒法在規定的時間裏將貨物送到。
若是路上在遇到點什麼意外,還得分出人手保護他們,會大大的增加大家的負擔。

  聞言,顏老太太和孫伯孫媽的眼神頓時暗了下去。

  花溪和蕭燁陽也垂下了頭。

  顏文濤和趙二狗則是相互對視了一眼。

  眾人心情都很沉重,沒有鏢局相護,他們單獨上路,怕是走不了多遠就會被搶。

  失了錢財還是好的,若是遇到心狠之輩,命可能都得丟。

  看他們這樣,秦小六臉上的歉意越發深了:「老太太,對不起了。

  顏老太太勉強露出一絲笑容:「用不着說對不起,你們能帶我們走這麼一路,老婆子已經很感激了。
鏢局走鏢送貨,是你們吃飯的家什,耽誤不得,你們這樣做,應該的。

  說著,看了一眼孫媽。

  孫媽收到示意,立馬從馬車裡拿出一包肉乾。

  顏老太太將肉乾遞給秦小六:「老婆子的一點心意,這段時間,多謝你們的照顧了。

  秦小六連連搖手,心裏越發不好受了:「不用不用,平時我們吃的夠多的了。

  顏老太太佯裝不滿:「怎麼,嫌棄老婆子給的東西?」說完,直接將肉乾塞進秦小六手中。

  拿着肉乾,秦小六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

  他一走,顏老太太就狠狠的錘了錘自己的大腿:「都怪我這老婆子,沒事瞎逞什麼能,非要單獨上路,現在好了,被堵路上了。

  「祖母,你做什麼!」花溪和顏文濤同時撲了過去,一左一右拉着老太太的雙手。

  顏老太太一臉自責的看着孫女孫子:「若不是祖母非要和你三叔分開走,如今哪會遇上這樣的事。

  花溪拉着老太太:「祖母要怪就怪我,若不是想讓我們多長點見識,您老哪用得着吃這苦?」

  顏文濤不知該如何說話,只能跟着點頭:「就是就是。

  顏老太太嘆了一口氣:「現在該怎麼辦呀?」

  花溪擰着眉,看了看四周,此刻鏢局的人還在收拾東西,還沒離開,附近的難民不敢過來,可鏢局的人一走,等待他們的,就不知是什麼了。

  想了想,花溪快速跳下了馬車:「祖母,你們等我一下。
」說完,就朝着秦小六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