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逆襲女配太撩人
快穿:逆襲女配太撩人 連載中

快穿:逆襲女配太撩人

來源:google 作者:柚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柚蝣 桑南霜 現代言情

出身合歡宗的桑南霜被人圍剿追殺,臨死之前綁定了一個自稱系統的靈器,穿越小世界完成任務桑南霜:等等,怎麼每個男主都長得和我的姘頭有點像?拿起劇本的桑南霜:再等等,為什麼劇本里我變得越來越水性楊花了?甜寵+逆襲清冷男主逐漸黑化中……以下世界順序不定:校園篇校霸x學霸好好學習武俠篇魔教卧底x正道之光俠客行末日篇前女友x異能大佬種田基建靈異篇病嬌小姐x天師不作不死……展開

《快穿:逆襲女配太撩人》章節試讀:

趙楠溪送出十幾封情書,被拒後當眾告白讀情書的事迹一夜之間傳遍三中,就連其他學校都耳聞了此事。

圍觀同學在得知趙楠溪叫做趙楠溪的時候,原本還有幾分的嫉妒變成了憐憫。女校霸的赫赫威名高一時候就有了。

她曾經打了前任校霸的腿,所有同學都知道她不好惹。不僅如此她還和社會人士很熟,經常看見她和一個花臂大佬在街道上徘徊收保護費。

所以這次謝澈收到告白,這麼彪悍的一個女人誰吃得消?

當即同學們紛紛用憐憫的眼神看謝澈。謝澈的身邊慢慢就帶了低壓,就像冷空調一樣,一靠近就帶着那種消散不了的寒意。

唯一一點,她長得比校花嚴媛媛還要漂亮。

校花嚴媛媛走下車進了校門。

「看開點,至少趙楠溪長得漂亮,是個美人。不像傳聞中凶神惡煞。」

唐曉峰安慰謝澈。

提到趙楠溪這個名字,謝澈捏着塊橡皮,像是在捏橡皮泥。

「謝澈哥,你沒事吧?」

嚴媛媛擔憂地看着謝澈,趙楠溪告白的那天她正好不在。後來聽說了這件事,校園論壇上全部都是圖片。

謝澈這幾天來看起來也心情都很不好。

她和謝澈從小就是鄰居,直到她父母生意失敗才離開。有幸在高中上了同一個班。

認識這麼多年,她知道謝澈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能讓他變成這樣,是真的生氣了還氣得不輕。

「要不拜託一下叔叔阿姨吧,像是趙楠溪這樣的人,留在三中不太好。」

嚴媛媛皺起眉頭,她早就聽聞十一班趙楠溪是個什麼樣的性格,帶頭翻牆翹課,打架鬥毆,在校外混社會,聽說還被人包養。

如今還玩到了謝澈哥的頭上來,謝澈哥一定很生氣。

「不用,這件事我自己解決。」

謝澈確實在生氣,他氣得不是桑南霜的表白,氣的是每次抬眼看到窗外,聽到她的名字,就想起那一天她從那張嫣紅的嘴唇一字一句流出的情語。她繾綣勾人的目光看着他,白色透着粉色的手掌心朝着他,勾了勾手指。

可是向喜歡的人又有什麼錯呢?

她又沒有傷害過他。

窗外的陽光灑在桌面上,謝澈垂眼執書,不再去想桑南霜。

……

「你說趙楠溪和謝澈表白了?」

校門口,李魏皺緊他的粗大眉毛。

「她不是龍哥的女人嗎?這小賤蹄子難不成是要在龍哥頭上種草?」

「前幾天趙楠溪就好像和龍哥鬧掰了,兩個人不知道吵了什麼桌子椅子都摔爛了,這幾天。」

「好啊,好啊。」

李魏笑了起來,摸索着屏幕上那張如花似玉的臉,表情陰狠毒辣。既然你上次阻止我,那這次拿你自己來嘗吧,他要把趙楠溪的腳扭斷,讓她只能跪在自己身下被玩弄。

「現在看來或許我們也能嘗嘗龍哥女人的滋味。」

「沒想到一個男人婆竟然還長得這麼好看。」

他手下的人咽了咽口水。

此時的桑南霜甚至都還沒想起李魏這號人,她摸了下兜里的三百塊錢,一向漂亮笑吟吟的臉有些垮台。

誰能想到綾羅錦緞堆里養出來的合歡仙門首席弟子會有一天缺錢呢?

剛來幾天沒覺得,這都來了快兩個星期了,桑南霜知道人不吃飯是真的會餓死的。

她哪裡還有心情走劇情,趁着周末兩天放假,讀着原身的記憶回想賺錢的辦法。

以前原身大都時候都是跟在龍哥後面打下手,龍哥對自己手下極好,出錢大方,可那些錢來路不正。原身年紀逐漸長大龍哥有心不讓她沾這些事情,曾託人給原身在一個拳館裏找了個教練助手的兼職。

結果原身脾氣不好,覺得這工作沒意思硬要跟着龍哥混,還翹課參加,龍哥只好重新給她找工作,一連找了三四個,原身終於在一家燒烤店安頓下來了。

很久沒去了,不知道還管不管用。

桑南霜打算去燒烤店看一下。燒烤店和拳館靠的很近。她是合歡宗弟子,卻是個不甘於命運的,拳法也學過一二,教教這些凡人也是綽綽有餘,想着燒烤店老闆不要她,她去拳館再試試,工資更高。

這麼想,桑南霜也不吝惜剩餘的三百塊錢了,直接拿錢買了兩大袋零食,快樂肥宅水足足三組屯在家裡,隨後騎着老舊單車去了龍哥介紹的那家燒烤店。

謝澈這幾天火氣是真的大,唐曉峰被拉着去拳館,看到被打得動彈不得的第三個代打,在聽到謝澈叫他名字的時候整個人哆嗦了一下。

謝澈解開綁在拳頭上的繃帶,扯開衣領,露出結實的胸肌,汗水順着胸膛滴落,划過他的六塊腹肌,緊實的腰身。

唐曉峰看着他鼓鼓的肱二頭肌,退後一步,保持不了往日的笑容。

「去吃飯。」

謝澈掃了一眼唐曉峰,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唐曉峰一聽吃的,「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會所,頗有雅趣,裏面的菜是一個以前有名氣的大廚做的味道也是一流。」

謝澈無可無不可點了點頭。

吃頓飯而已,唐曉峰有分寸。

他和唐曉峰剛走出拳館,就看見一輛熟悉的單車停在路邊的樹蔭下面,此時夕陽西下,街燈亮起來了,飛蟲繞着燈在飛。

謝澈的記憶很好,看見這輛車就想起前天放學,趙楠溪騎在這輛單車上朝他比了個愛心,問他要不要上來,帶他兜風去。

一下子平靜的臉都黑了。

唐曉峰也很驚奇在這竟然能看見趙楠溪,也太巧了吧!難不成是在跟蹤謝澈?

謝澈開始也是這麼想的,直到看見穿着圍裙笑得和花一樣的桑南霜,正拿着筆一邊聽顧客報菜名,一邊記菜單。

原來是在打工。

謝澈那一瞬間豎起的尖刺慢慢地縮回殼裡。

「要不要去打聲招呼,好歹相識一場。」唐曉峰用肘子懟了下謝澈調笑道。

也就這一個星期的功夫,趙楠溪真如她自己所說不會放棄的,時不時出來撩一下謝澈。一來二去唐曉峰和她也就熟了。

他已經收起了初見時的那點旎念,畢竟趙楠溪眼中根本沒有其他人,只有他的兄弟謝澈。而他兄弟的女人當然是碰不得的。

而且看着趙楠溪逗謝澈是真的有趣。這感覺就像在看古代版浪子追千金傲嬌小姐,倒個性別帶入,簡直一模一樣。

他這個朋友自小性格清冷,能遇到這麼一個性格的姑娘也是妙妙的。

唐曉峰的狐狸眼眯起,打定主意做個紅娘。

「這家燒烤店一直在拳館旁邊,我都還沒吃過呢。」

唐曉峰笑着說:「我突然想吃燒烤了。」

謝澈瞥了他一眼,「別做多餘的事情。」

「是兄弟,今天就去擼燒烤。」

謝澈不再是無可無不可,表面上看不出什麼卻沒有第一時間回應。熟悉他的唐曉峰就知道他這個朋友在猶豫了。

「哎你不會是怕了她吧?」

謝澈二話不說轉身就走。唐曉峰攔都攔不住只能跟在他後面。

「我沒有怕她,我只是討厭麻煩。」謝澈走出一段距離才回答,他的聲音冷冷清清聽不出什麼情緒。

「那家店我不喜歡。」

「是是是,這麼小的店又破又髒的,怎麼配得上金貴的謝家大少爺呢。」

唐曉峰給謝澈找了個台階下。他們發車還是去了會所。

老闆是個有錢的,開燒烤店就是打發時間,所以到九點就關門了。

桑南霜和老闆打了聲招呼告別,扔完垃圾就被一群流里流氣的無賴堵住,一眼掃過去竟然有十來人。

為首的一人染着黃毛,眯着眼睛將她上下打量一番,眼裡是桑南霜以前經常見的那種貪婪的目光。

桑南霜根本沒想起這是哪號人,按照江湖規矩,先問了他們哪來的。

不想這個黃毛自說自話罵了她一通,手一揮所有人都撲了上來要打她。

說時遲那時快,她扔下校服外套舉起胳膊擋住了一個人的拳頭,瞥見一道亮光,竟然帶了刀片!

吃完飯,唐曉峰還是沒有打消做紅娘的念頭,叫司機往燒烤店那條街開去。

此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坐在車裡的謝澈無意間一瞥微微蹙眉。

桑南霜那輛單車還在路邊,街燈還亮着,而燒烤店老闆已經打烊關燈了。

謝澈知道這家燒烤店老闆不通宵,這個點關門很正常。

問題是單車的主人為什麼沒有把車子帶回去?

唐曉峰沒有想這麼多,他遠遠看了眼已經熄滅的燈光心裏可惜剛升起的有趣念頭沒法實施,這老闆閉門太早,他想當紅娘都不成。

車子很快就要開過去了。

謝澈心有不安,他不知道這不安從何而來。

而後他看着遠去的單車,突然想起趙楠溪再怎麼膽大包天,也只是一個女生。

而且還是一張臉長得漂亮的女生。

c市治安再好,也總有漏網之魚。更何況c市這片區域的治安根本就是混亂的。

「停車。」他對司機說。

車內燈光下,是唐曉峰愕然的眼神,而謝澈自己心裏也是迷茫的。

他為什麼要管趙楠溪?只是因為擔心同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