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女配她又奪走主角光環了!
快穿:女配她又奪走主角光環了! 連載中

快穿:女配她又奪走主角光環了!

來源:google 作者:雲裳·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裳·許 姜之焰 現代言情

為了獲得活下來的機會,姜之焰和來自23世紀的遊戲公司簽訂了契約,作為《女配崛起之路》的內測玩家穿梭在各個小說中,迎戰女主,逆襲走上人生巔峰!讓女主無路可走!漸漸的,她發現了一些奇怪的事情,這款遊戲真的這麼簡單嗎?其他的內測玩家在哪裡?書中的角色真的是普通的程序設定嗎……看小焰燃燒吧!【三千世界·唯你一人】展開

《快穿:女配她又奪走主角光環了!》章節試讀:

第二天是周一,早早起身的程固北來到姜之焰房門口敲門喊她起床——沒錯,他也不知道是抽風了還是幹什麼,放着偌大的程家不住,非要來擠她兩室一廳的小公寓。

她睡的迷迷糊糊,被敲門聲擾得分外煩躁,拿起床邊的玩偶抱枕就精準地砸過去,命中剛推開門的程固北。

第一次被卡通玩偶砸,這感覺還……挺奇妙的。他看着披頭散髮毫無形象的她,心底暗笑,小姑娘。

姜之焰緩了半分鐘才清醒過來,看着門口長身玉立西裝齊整的程固北,連忙伸手捂住臉:「我還沒收拾,你趕緊出去,我洗漱好化完妝立馬出來。」

真是的,他要忙工作她可是閑人一個,為什麼要把她拉起來啊。

隨意選了一件長裙,長發披肩,出去一看,程固北正在桌前等她吃早飯。

「為什麼要我早起啊?」不滿的語調,看在他眼裡全是嬌憨。

程固北輕笑,指骨敲擊桌面的聲音在空氣中格外響亮:「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為了怕某人吃醋,把周楚楚派去了B市,現在我身邊無人可用,你自然要接任她繼續之前的工作。你說是吧,姜秘書?」

好傢夥,難怪之前他一直不通知她新職位,原來存的是這個心思。姜之焰狠狠咬了一口包子發泄心中濁氣。還無人可用呢,那整個39樓的總裁辦隨便找個人哪個不比她經驗豐富啊。

雖然心裏全是小九九,她總歸還是開心的,這樣就可以天天看到他了嘛。果斷跑上樓換了一身襯衫套裙,頭髮也紮成了清爽幹練的馬尾,還拿出了五厘米高跟鞋,整個人瞬間就變了一種氣場。

程固北十分滿意,倒不是覺得看起來專業什麼的,而是覺得這樣看起來兩個人年齡差小。

司機見到兩人時都沒能掩飾住眼裡的驚訝,默默拉開了車門。

車上,見姜之焰沒有主動說話的意思,程固北率先開口:「害怕么?」

「嗯?什麼?」她不明所以。

「公開我們的關係以後,你肯定會受到來自各方的各種攻擊,都說唾沫星子能淹死人,你可有心理準備?」雖然他也不想一上來就提這種沉重的話題,但是能跟他比肩的人必須足夠強大,否則捲入話題中心,她必是首當其衝被口誅筆伐的對象。

姜之焰搖搖頭,神態自若:「這有什麼的,我還不至於連這點場面都應付不來。再說了——」她轉過頭直視他的雙眼:「你錯了,不是公開以後,是早就開始了,打從宣布停止接受程家資助開始,流言蜚語還少嗎?」

「所以說~」姜之焰秀眉一挑,抬起手就撐在了程固北身側,湊到他的耳畔,「你就應該好好保護我啊。」吐氣如蘭,一股淡淡的梔子香氣瞬間縈繞在他的鼻息間。近在咫尺的溫度,她額前散落的幾根髮絲擦過他的臉,微微的癢意。

明目張胆地撩他。

這個時候如果再不做點什麼那簡直是妄為人,程固北抓住她的手,吸取之前拽疼她的經驗,用的巧勁,一轉,傾身覆過來,反客為主。

清冽的氣息瞬間將姜之焰籠罩,望着眼前放大的俊顏,她深吸一口氣,呼吸略微急促了起來。 程固北看着她蝶翼一般輕顫的睫毛,緋紅的雙頰,檀口微張,腦中浮現出了那天沙灘上蜻蜓點水的吻。

還遠遠不夠。

他輕吮着她的唇,瑩潤甜美,舌尖掠過貝齒,盡情攫取着她屬於他的氣息。很快,便不滿足於這樣的淺嘗輒止。他的吻移至領口、鼻尖、額頭,盡情攻佔着每一寸他想踏足的禁地。他望着她臉色緋紅、眼神飄渺,鳳眸中滿是墜落的星子,明艷動人。

實際行動在此時勝過言語能表達的太多東西。若不是在車上,他還捨不得這樣輕易放開她。既然如此大膽,就該有「被欺負」的覺悟。

姜之焰大腦有一時間的缺氧,幸好車子座位夠大,她才能倒在上面休息。

緩過來的時候,程固北已經收拾齊整,領帶打得一絲不苟,又恢復了一副清冷疏離、矜貴自持的模樣。可是……領口上還留下了她的口紅印。

真是兩面三刀,姜之焰瞋了他一眼,程固北心中暗笑。

「說吧,你以前的零戀愛經歷是不是裝的?這表現的也太經驗豐富了吧。」姜之焰雙手抱胸,鳳眸流轉。其實看過原著的她自然知道他沒有,或者說是不願,但是不說點啥掩飾一下她的尷尬……最怕空氣突然沉默。

「從未。」程固北並未看她,薄唇輕啟吐出兩個字。吻她屬實是情之所至,和從前的態度自然不同。

他的唇線很好看,恰到好處的弧度。姜之焰忍不住抬手隔空描摹起來。《醒世恆言》中曾有言:「世人大多眼孔淺顯,只見皮相,未見骨相。」不得不說她也是個顏控,男主不愧是作者花大量筆墨描寫的,本就精緻的五官被窗外灑落的光更鍍上了一層飄渺的不真實。

公司到了,下車後,司機欲言又止:「老闆,你領子上的口紅……」

「無妨。」程固北淡淡地回答,若有似無地瞥了一眼身旁的女人。他也是正常人,有這樣的需求也沒什麼。再說順便也為公開做做鋪墊。

姜之焰揚起一個職業秘書招牌微笑,跟在程固北身後半米左右的位置走進了集團大廈。

利落的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分外清晰,因為空氣中很安靜——員工無不投來或驚訝或探究的目光,姜之焰被這些**裸地打量弄得有些不自在,但是看程固北滴水不漏的模樣,也面不改色地繼續走。

呵,小場面。她感覺到自己在逐漸「程」化。

程固北親自叫來HR帶她去辦入職手續,宣布她以後就是集團的新任總裁秘書。

辦好手續,姜之焰一走,辦公室里立刻炸鍋。

員工甲:「哎?什麼情況啊?這好好的唄資助對象怎麼就到39樓當社畜去了?」

員工乙:「我說你傻吧,且不說人家現在已經獨立自主自力更生了,就說那能是跟咱們一樣的社畜嗎?那可是總裁的貼身秘書整個39樓的領頭羊啊,當時周秘書走了以後大家猜了那麼多人選,沒一個對的,為什麼偏偏是她?這還不夠明顯嗎?」

員工丙:「你們就知道在這瞎分析,但凡留心觀察一下,就會發現今天總裁領口的口紅印和她嘴上的色號……」

眾員工:「?!!」

此時在茶水間的姜之焰響亮地打了一個噴嚏,讓她懷疑最近是不是有點感冒。相比起之前只是負責他生活日常那一個月,她往後的工作肯定會繁重很多,必須要儘快適應。

程固北讓她選一個人做助理,她挑了一個新來的小姑娘,看起來很機靈。圓圓的葡萄大眼透着幾分天真,很合她的眼緣。

小姑娘叫柳螢,隨叫隨到,特別是跑腿,簡直是一把好手。

快下班的時候,程固北告訴她晚上要應酬,怕有人勸酒,就不要她同去了。姜之焰樂得自在,終於不用在下班的時候再體驗一次「萬眾矚目」了,開開心心地整理東西準備離開。

「姜秘書!」柳螢突然湊過來,神秘兮兮的模樣。

「怎麼?」她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只見她從懷中掏出兩本書放在桌上,一副獻寶的神情:「咱們總裁辦平時的工作真是太枯燥太無趣了,所以我平時就愛看看小說什麼的。前幾天淘到兩本好書,特地來推薦給你!」

姜之焰看了一眼,頭上落下三根黑線——《總裁的神秘嬌妻》《Boss再愛我一次》。

「……」

柳螢見她的反應也不氣餒,樂呵呵地說道:「你看看就知道啦,絕對不賴!」說著就轉身溜走。

這種東西肯定是不能留在辦公室的,姜之焰無奈地將它們收起來帶回了公寓。

吃完晚飯洗完澡,又擼了擼辭辭,姜之焰閑來無事就拿出那兩本書隨手翻了翻。

居然一不小心就上頭了!!!

她是真的沒想到啊,在游戲裏還能看見這類小說,沒錯,不僅情節土、還瑪麗蘇、而且還有很多那種尺度較大的描寫……不過就是這樣才上頭呢!

越看越興奮和投入,厚厚的書轉眼間看了幾個鐘頭,連什麼時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迷迷糊糊間,聞到淡淡的酒氣。

姜之焰摸索着開了床頭燈,就看見床前站着的微醺的程固北,他此時的神情居然顯得有些……傲嬌?更要命的是,他手上正拿着她睡着時隨手扔在旁邊的小說。

「你還給我!」她伸手就要搶。

程固北輕而易舉地躲開,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氣鼓鼓的臉頰:「想不到你還有這種愛好?」

「我……」姜之焰剛想開口說是柳螢送的,又覺得不能把她一個剛實習的小姑娘拉下水,索性豁出去了,「關你什麼事?我又沒強迫你看,趕緊還給我。」

程固北把書隨手一扔,學着她白天在床上一樣湊到他耳邊開口,溫熱的氣息在她脖子上帶起一陣**:「你還記得你當初來找我,第一次提出要來集團上班的時候,說了什麼嗎?」

姜之焰心中在剎那間亮起一道閃電,原本半夢半醒的狀態瞬間清明。腦中赫然浮現出一句話——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