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靈妻
靈妻 連載中

靈妻

來源:外網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龍靈墨修

出生那天,我家正遷祖墳,我爸打死了棺材裏一條快要蛻皮化蛟的大蛇,差點被蛇咬死。生我時,萬蛇齊涌,蛇聲嘶鳴,都說我不吉利。村裡一位米婆用命救了我爸,給我留了一塊蛇形黑玉,也被蛇咬死了。我十八歲生日剛過,那條死蛇的蛇屍,居然又出現在我家祖先的棺材裏……只有蛇形黑玉里的黑蛇,拚命的保護我,同時告訴了我蛇棺的秘密。展開

《靈妻》章節試讀:

秦姨見到墨修,好像又是害怕,又是尊敬,跪在地上,渾身發顫,卻連動都不敢動。
墨修聲音發沉:「本君庇護秦家多年,你們就是這樣不顧當年的情義的?」
「不敢!不敢!」秦姨聲音發顫。
「好好盡你的本份。
」墨修又沉喝一聲,這才化成黑蛇又纏在我手腕上。
等墨修不見了,秦姨才起身,一身青布褂子好像都濕透了,扶着門好像都站不穩,只是沉眼看着我。
她那雙眼睛就好像要看穿人一樣,直勾勾的盯着我,看得我心裏發慌。
奶奶忙扯了扯我,示意我上前。
「不用了,你們回去準備準備,明天去找那具蛇棺。
」秦姨卻好像虛脫了一下,扶着門道:「龍靈回去的路上小心着點,抱着那隻大白鵝不要脫手。

那隻大白鵝被扎了雙腳,到這會就放下了。
我這會也知道事情嚴重,忙抱了起來。
「你們村裡那個守村人牛二,你們好好供着,最好是今晚在你家過夜守門,要不然,我怕你們過不了今晚啊。
」秦姨盯着我手上的黑蛇玉鐲,冷聲道:「就算有蛇君庇護,也鬥不過那條屍蛇。

她聲音幽幽然的,聽着我心底發寒。
奶奶聽她答應幫着找蛇棺,忙拉着我往回走。
路上告訴我道:「這秦米婆啊,從她姑姑死後才出來問米的,不過脾氣太大總是趕跑人。
所以名聲不太好,現在知道問米的本來就不多,現在知道她的怕也少了。

想到她把那老婆婆扯着往門外甩的勁,我真的挺佩服的。
現在村裡跑摩的挺多的,我和奶奶又搭了個摩的回家。
路上奶奶告訴我,每個村都有一個守村人,是前世造孽之人,死前覺悟,來世願三魂去一,七魄去二,鎮守一方,以報前世孽債。
這種人能為村子裏擋災,但因三魂七魄不全,所以看上去瘋瘋癲癲,其實內心善良。
我們村的守村人,就是牛二。
奶奶記得秦姨的話,摩的在村口就停了,好言好語的哄着牛二去我家裡吃飯,還說要讓他住我家。
「不去,你家有蛇。
」牛二坐在那塊被我撞倒的石碑下,搖頭嘟囔道:「你家好多蛇,我不去。

「沒有蛇。
」奶奶急着解釋。
我看着牛二,想到那幾個雞蛋里的小蛇,還有陳全家的事情,扯了奶奶一下:「算了。

「你別鬧。
」奶奶卻還要去扯牛二。
我忙拉住奶奶:「算了,有什麼事情,我們自己去,拉着他做什麼。

牛二人不錯,平時村裡紅白喜事能幫的就幫,村裡人總欺負他,臟活累活都給他做,吃飯的時候,卻只是把一些剩菜什麼的倒給他吃,他也不挑。
秦姨說是叫牛二給我們看夜守門,陳全家裡的事情讓我知道,其實就是拉着牛二擋災送死。
「龍靈,你別拉我?」奶奶卻還要去扯牛二,哄着他道:「我給你殺雞吃,大肥公雞,整隻都給你。
還給你喝酒,啤酒,白酒,隨便你喝。

「奶奶。
」我見奶奶跟騙孩子一樣,猛的沉喝道:「我們別這樣行嗎!」
我一把推開牛二:「我家有蛇,我身上也有蛇,別來我家,知道嗎!滾!」
牛二看着我,嘿嘿的笑,伸着髒兮兮的手,指着我奶奶:「你家孫女真有意思,有意思。

奶奶渾濁的眼裡閃着水光,盯着我,猛的一甩手就往家裡走。
牛二還在嘿嘿的笑,看着我道:「有意思,有意思。

我看着他,從書包里掏出所有的現金,塞他手裡,朝他惡狠狠的道:「敢去我家,打你,知道嗎!」
牛二接着那些錢,大笑的就朝村頭的小賣部跑。
我抱着大白鵝,急急的追上奶奶。
她卻紅着鼻子,雙眼閃着水光看着我:「我是為了誰啊?我是黑心腸,可我是為了誰啊?你讓我看着你去死?我狠不下那個心!」
「奶奶。
」我想去扯她,奶奶卻一把推開我,大步的朝家裡走。
我抱着大白鵝,急急的跟上去。
還沒到家,鄰居劉嬸就急急的迎了上來:「龍奶奶喲,正找你呢,你家雞鴨全死了,你快回去看看吧。
邪了門了,好多蛇在你家呢。
不會是你家蛇酒龍回來收了蛇,沒關了籠子吧。

「上次見這麼多蛇,還是生你家龍靈的那會呢!」劉嬸說著急,說完才看到我,愣了一下,訕訕的道:「龍靈你回來了啊?」
奶奶吸了吸鼻子,朝劉嬸點了點頭,快步的朝家裡跑。
「謝謝您啊,劉嬸。
」我忙追上去。
剛跑出兩步,就聽到劉嬸在後面重重的呸了幾聲,低聲道:「怪不得這麼多蛇,蛇女回來了。
我呸!」
我一回頭,她就尷尬的朝我嘿嘿的笑。
到了家,就見院子里的雞窩邊橫七豎八的全是死雞,各色斑斕的蛇在死雞里爬。
奶奶氣得渾身發抖,扯過我懷裡的大白鵝就朝院子里丟。
「我不在,它來報復了。
」墨修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跟着手腕上的黑蛇玉鐲發出嘶嘶的蛇信聲,所有的蛇立馬就跑了。
那隻大白鵝還展着雙翅,啪啪的追着蛇跑。
奶奶顫抖着身子,看了雞圈,又去後邊池塘子里看竹籬笆里圈着的鴨子,還有豬圈,和兔子窩。
無一例外的,全部都被蛇咬死了。
奶奶身子好像更佝僂了,扭頭看着我,然後沉默的拿着鏟子,把一隻只的死雞死鴨,鏟到後院。
我忙拿着鋤頭,挖了個坑,看着奶奶那樣一隻只的死雞死鴨往這邊鏟,心裏也很不是滋味。
想跟她說話,她卻緊抿着嘴,明顯在生氣。
等將死雞死鴨,死兔子埋了,豬圈裡兩個死豬,奶奶和我拉不動,她就打電話給我堂伯,讓他過來幫忙。
「奶奶。
」我把土填好,想安慰奶奶。
她卻一把抱着我放聲痛哭:「龍靈啊,奶奶是黑心,是想拉着牛二給你擋災擋煞。
可如果奶奶可以給你擋,奶奶也願意啊。

「我的龍靈,怎麼就落你身上了呢。
」奶奶緊抱着我,眼淚吧吧的朝下掉,綳了一天的情緒終於發泄了出來。
我摟着奶奶:「沒事的,不還有墨修嗎,他會護着我的。

手腕上的黑蛇玉鐲聽到這話,動了動,耳邊似乎傳來墨修低沉的笑聲。
堂伯來的時候,很小心,還叫了好幾個本家人,所有的人都帶着一身的酒味,還沒進門就往我家裡灑着硫磺。
奶奶引他們去豬圈拖豬,可他們到後院見到我在挖坑時,臉色都不太好。
堂伯讓來的幾個本家人填坑,朝我道:「龍靈,你出來一下。

奶奶正不舍的看着那兩頭豬,這豬都是殺年豬前養的,到現在快小半年了,百來斤一頭。
死得挺慘,肚子都被蛇給咬穿了。
堂伯趁着奶奶失神,帶着我到前頭院子里:「你家的事情你也看到了,這你一回村,就這麼多蛇,你心裏也清楚。
趁着天沒黑,趕緊走吧,別留在村子裏。

我詫異的看着堂伯,他臉色發沉的點了根煙:「這不是我一個人的意思,那幾個來幫忙的本家都是這個意思。

「你只知道生你的時候,路邊蛇群拜你。
但你不知道,那年村子裏遭了蛇災,咬死了很多雞鴨,連豬崽子都死了很多。
」堂伯吐着煙圈,朝我沉聲道:「你跟你奶奶說一聲,我騎摩托車送你出村,好吧。

《靈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