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凌依然易謹離小說全文閱讀
凌依然易謹離小說全文閱讀 連載中

凌依然易謹離小說全文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罪妻來襲:總裁很偏執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罪妻來襲:總裁很偏執

深城首富易瑾離的未婚妻死亡,車禍肇事者凌依然被判入獄三年。她出獄後,卻意外招惹上了易瑾離。她跪在地上求他,「易瑾離,你放過我吧。」他卻笑笑,「阿姐,我永遠都不會放過你。」都說易瑾離冷心絕情,可是卻把一個坐過牢的環衛工寵上了天。然而當年的車禍真相,卻把她對他所有的愛都摧毀了,她從他身邊逃離。多年後的一天,他跪在了她的面前,「依然,只要你回到我身邊,怎麼樣都可以。」她冷冷凝視着他,「那麼你去...展開

《凌依然易謹離小說全文閱讀》章節試讀:

「我醉了後,沒做出什麼奇怪的事兒吧?」她忍不住地問道。

———————

「沒有。」他道,卻是回想起他抱着她回到了出租房後,當他要把她放到床上的時候,她卻是醉眼迷濛地猛地把他給壓倒在了床上。

那一刻,他意外,意外自己的大意,若是想要他性命的人,那一刻,已經可以直接要了他的命了!

他素來警惕,何時這樣放鬆過警惕?

只是還沒等他起身,她的雙手卻已經摸上了他的臉,把他額前厚重的劉海撥開,指尖撫上了他的眼睛。

「你的眼睛好漂亮……我好喜歡……喜歡……」她喃喃着道。

「喜歡?」這個詞兒,對他來說並不算陌生,畢竟,總有女人說喜歡他,喜歡他的眼睛之類的話。

眼睛,或許是他唯一像母親的地方。

以前小時候,父親總是會看着他的眼睛出了神,會喃喃着對他說,「這樣的眼睛啊,看起來多情,其實卻是最最無情的,也不知道阿瑾你以後,是多情呢,還是無情。」

「嗯,因為……嗝……乾淨……」她打着酒嗝道。

乾淨?!他嗤笑一聲,還是第一次,有人用乾淨來形容他的眼睛。

「就好像……沒有被任何罪惡沾染過似的……好乾凈……」她醉態可掬,臉幾乎要貼上了他的臉,「阿瑾,不要怕……我會……保護你的……」

在說完這句話後,她便趴在了他的胸前有醉得睡了過去。

保護他嗎?這個女人,連她自己都保護不了,卻說要保護他?還真是可笑!

「阿姐沒有做什麼,只是睡著了而已。」此刻,他看着她如此說道。

她聞言,鬆了一口氣。

他視線落在了她臉頰的紅腫處,「臉上痛嗎?」

她一愣,隨即道,「還好。」這是實話,畢竟她在牢里,挨過比這更痛的苦。

「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阿姐為什麼會受傷又喝醉?」他盯着她問道。

「沒什麼,只是遇到了個酒鬼,起了點衝突。」她輕描淡寫地道,並不想把昨晚那種陰暗的事兒告訴他。

總覺得他清澈、乾淨,即使在街頭流浪,但是卻依然如赤子一般,如果可以的話,她希望他可以不要變。

「是嗎?」他睫毛微微一顫,斂住眸中光芒,「那若是我早點到就好了,這樣阿姐就不會受傷了。」

其實他並不是不可以更早解決這事兒,只是這對他來說本就是個遊戲,為他無聊的生活憑添一些樂趣。他甚至預料過她進了包廂可能會發生些什麼。

但是當他真的看到這個結果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並沒有開心。

「你能來會所門口接我,已經很好了,不然我可能都要睡一晚上馬路了。」凌依然道,拉起了對方的手道,「阿瑾,謝謝你,有你真的很好,而且我真的沒事,只是臉上被打了一巴掌而已,對我來說,不算什麼。」

她的笑容是那樣的雲淡風輕,但是為什麼他依然覺得很是刺目呢?

――――

「什麼,凌落音那傢伙,竟然騙你去陪酒?太不要臉了吧!我找她去!」秦漣漪今天來找好友,結果看到好友臉上還隱約可見的紅腫,一問才知道竟然出了這事兒。

「找了又能怎麼樣呢。」凌依然拉住了對方,「是我太大意了,我以為她頂多只是想着從我身上弄點錢,沒想到……不過還好,我醉得迷迷糊糊出來的時候,阿瑾來接我了。」

「阿瑾?」

「是現在和我一起住的人,算是我認的弟弟吧,我讓他喊我阿姐。」凌依然道,提起阿瑾,她的臉上便不自覺地帶起了一抹笑容。

「弟弟?他幾歲啊?」秦漣漪問道。

「27歲,比我小几個月。」

秦漣漪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嗆了,難以置信好友居然和一個大男人同居。

「你怎麼想的?萬一對方心懷不軌怎麼辦?你有想過危險嗎?你還學法律的,那些個男女合租出事的案例還少嗎?你現在這個,比合租還危險!」

「我知道你的擔心,可是漣漪,有個人和自己一起住,會覺得自己不是那麼孤單,而且阿瑾人很好。」

「什麼孤單,你不是還有我嘛!」秦漣漪道,「要不我搬出來,和你一起住?」

「別,要是你從家裡搬出來的話,你爸媽估計更討厭我了。」凌依然趕緊道。

當初她出事,她明明沒有喝酒,但是所有的證據,卻都指向著她是醉酒駕駛。沒人信她的話。只有漣漪信她。

而在她坐牢的三年里,漣漪一直為她的案子奔波着,甚至還為她放棄了出國進修,這也讓漣漪的父母對她頗為怨怒,認為是她耽誤了漣漪。

而事實也的確如此,如果沒有她的話,漣漪現在應該有更好的人生,而不是在建築設計所里,只當著一名小小的設計人員。

「而且阿瑾對我來說,就像是我弟弟似的,你知道的,我以前總要想要個弟弟,現在終於如願以償了。」凌依然道。

秦漣漪估摸着自己是沒辦法勸阻好友了,只得退而求其次道,「那下次什麼時候讓我見見他。」總要見過了,她才好放心。

「好。」凌依然應着。

「對了,這是你當初案件卷宗的複印件,還有這幾年,我找到的一點信息。」秦漣漪說著,把一疊資料遞給了凌依然,「你現在已經出來了,還打算要翻案嗎?」

「我不知道。當年的證人已經不知道在哪兒了,而那些證據,又都全指向了我,這三年,都沒能翻案,以後……」

「以後或許還能找到機會翻案。你可是凌依然呢,我認識的凌依然,可不是這樣容易放棄的人。」秦漣漪道。

凌依然苦笑了一下,或許三年前的她,會努力的想要為自己翻案。但是在經歷了三年的牢獄生涯,她的意氣風發,她的稜角,早已被痛苦給磨平了。

凌依然拿着這一疊資料回到了出租房,看到屋子裡空無一人,阿瑾並不在屋子裡。

應該是還在發傳單吧。這些天,他白天都在發傳單。

凌依然煮了兩個玉米,又簡單的炒個菜,弄了一碗湯,等着阿瑾的歸來。

《凌依然易謹離小說全文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