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林南蘇的小嬌夫
林南蘇的小嬌夫 連載中

林南蘇的小嬌夫

來源:google 作者:紹魚微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南蘇 現代言情 顧雲琛

在R市,所有人都知道,林南蘇的三年是顧雲琛一生的禁忌,她救他出泥潭,卻也推他入深淵他也曾說過,如果死亡是重逢,他甘之如飴……可偏偏她不知道,她折磨他,摧殘他,甘願用自己的命親手毀了他一朝重生,她後悔了……她與靈君簽下生死契,甘願長眠北上,助異界燈芯永駐但她不知道的是,魔王之靈漸漸覺醒,逆天改命的事才剛剛開始……展開

《林南蘇的小嬌夫》章節試讀:

「媽媽,沈哥真的要結婚了嗎?」

林南蘇被小好說的這句話逗的,不由的「噗嗤」一聲的就樂了出來。

「小好,誰讓你叫乾爹沈哥的啊?」

顧思哲一臉搞怪了的看着林南蘇。

「媽媽,你不是說乾爹是你和爸爸的兒子嗎?我也是你們的兒子,所以乾爹不就是我沈哥了嗎?」

林南蘇被小好逗的前俯後仰的笑得肚子疼。

「小好,媽媽是在跟乾爹開玩笑的。」

「乾爹那麼疼你,你這麼說他該傷心了。」

林南蘇說到這,心中卻不免的有幾分悲傷。

從前,沈知白很疼小好,所以在她和顧雲琛死後,他才會不顧沈家的反對,執意將小好接了過去。

最終落得一身殘疾,被沈家逐出了家門。

在他昏迷的時候,小好也被霍家的人送往去金三角的渡輪上。

從此萬水千山,他終是沒再找到他。

這些都是林南蘇死後,洛九州在幻境中給她展現出的景象。

她想知道自己的兒子究竟被霍家送到了哪裡,但怎麼瞧也瞧不見。

隨後幻境中迷霧四起,陰冷的樹林里,映出絲絲血跡。

重生前,害死顧雲琛的就是霍家。

那與今天葉梓良所說的可是一個?

這一切她都不得而知。

總之,這個霍家還是要好好調查一番。

「找個地方,我一會帶小好買幾件衣裳。」

葉梓良點了點頭,隨後帶她去了顧家的商場。

「今天說的霍家和我們生意上有什麼往來嗎?」

林南蘇一手拉着小好,裝作漫不經心的問到。

葉梓良是兩年前顧雲琛在一場黑幫內鬥中救下來的,還拿出一筆不小的錢給他家裡人治病。

自此之後,他就死皮賴臉的要留在顧雲琛身邊。

公司,家裡...

凡是顧雲琛去的地方他都跟在後面。

一天晚上,葉梓良照常的守在帝景別墅的外面。

倚靠在一旁,破破爛爛的衣服上散發出一股奇怪的味道。

二樓書房的顧雲琛朝外瞧了瞧。

從抽屜中拿出了一把鑰匙,走了出去。

「仕林花園,四號樓,402。」

「明天早上八點,接我去公司。」

葉梓良點了點頭,連忙的接過鑰匙,心裏說不出來的高興。

他這一生,都要用命去還他的恩情。

對林南蘇也算是愛屋及烏,但這並不阻止他對她的厭惡。

但這兩日卻覺得,她要是正常點,也算是配的上他家爺。

畢竟,這林南蘇長得確實是美,那種不染塵世的感覺。

比娛樂圈的女明星還要耀眼,奪目。

算了,她們根本就不是不是一路人。

林南蘇見葉梓良沒有說話,不由的笑了笑。

「放心,我不是叛徒,你不用怕我泄密,更不會傷害顧雲琛,我發誓。」

林南蘇說著就舉起自己的三根手指頭,以示忠誠。

咱也不知道自己以前到底咋回事,能給大家都留下這樣的印象。

都像防賊似的防着她,生怕她又突然發瘋干出什麼沒腦子的事。

葉梓良搖了搖頭,「我沒有這個意思。」

隨後撓了撓頭,「這,怎麼說呢?霍家的水深的很,到現在都沒有查出什麼有用的消息。」

「我不是不告訴你,是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

葉梓良這個人,沒有什麼心眼子,只要是顧雲琛在意的人,他都會捨命保護。

所以,林南蘇正常了以後,他對她也不再像以前那麼反感了。

「霍家內部現在是什麼情況?當家人是誰總該知道吧?」

說到這,葉梓良就上火。

「霍家一個月以前搬到R市,很快就站穩了腳跟。」

「現在掌舵人是霍鎮岳,三天前,在公司見過他一面。」

「這個老頭看起來喜怒不言於色,城府深得很。」

「調查以後,總覺得他哪裡有什麼問題,可能是太乾淨了,就感覺好像是刻意抹平以前的痕迹。」

林南蘇點了點頭,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

「他應該還有一個兒子吧!二十齣頭,不到三十歲。」

「你派幾個身手好的,仔細跟着,他會武,注意安全,或許能發現什麼?」

林南蘇怕他懷疑,又補充說道:「我出來的時候,顧雲琛跟我說的。」

隨後聳了聳肩,訕訕的笑了笑。

見他沒有懷疑,才算是鬆了一口氣。

林南蘇得有兩年多沒有出來逛過商場了,一時間和小好有些挑花了眼。

「兒子,兒子,你看這個怎麼樣?還喜歡不?」

小好在一旁眼睛彎成了個月牙,一個勁的點頭。

林南蘇看了一眼旁邊的導購員,嘴角止不住的笑容。

「小妹兒,這還有別的尺碼嗎?」

旁邊的導購員連忙找出合適的尺碼遞給了林南蘇。

不得不說,林南蘇這張臉,就算不施粉黛,也美的讓女生都不由的多看幾眼。

「媽,那就是我說的顧思哲。」

遠處一小男孩說著就氣勢沖沖的領着他媽朝這邊走了過來。

林南蘇領着小好又瞧了瞧旁邊的衣服,根本就沒注意身後有人走了過來。

「你就是顧思哲?」

小好聽見有人叫他,連忙的回了頭,隨即嘴角的笑容就凝固在臉頰上。

這應該是他現在最煩的人了,在幼稚班裡就總仗着自己體格大欺負人。

汐汐的裙子都被他弄髒好幾次了。

林南蘇轉過頭,朝對面五大三粗的女人笑了笑。

「您認識我兒子。」

一旁的婦人,看着對面的林南蘇,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一下子就讓她想到前兩天被她抓到的那個,勾引他老公的小妖精。

果然,賤人都是一個樣。

隨後抱個膀,瞥了一眼林南蘇穿的那個窮酸樣,鼻孔恨不得都翹到天上。

「你兒子,弄壞了我兒子的衣服,你就說怎麼賠吧?」

不由的白了一眼瘦的跟雞崽子似的顧思哲,「沒錢就別上貴族學校,現在這年頭,什麼要飯的都能勾引人了。」

「就算是你費盡心機的,讓你兒子上了這個學校又能怎麼樣,這根本就不是你能走的進去的圈子。」

林南蘇聽她這話,莫名的刺耳,也不知道是在冷嘲熱諷誰呢?

聲音大的,恨不得讓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兒子上幼兒園,是靠她勾引誰得來的。

她有顧雲琛,還用的着別人,心裏也是無語。

「這位太太,麻煩你嘴放乾淨點,要不然就別出來,有味。」

林南蘇隨即表現出一臉嫌棄的樣子,然後俯下身,言語也變得溫柔了幾分起來。

「小好,你弄壞同學的衣服了嗎?」

顧思哲搖了搖頭,「媽媽,我沒有,是他自己弄壞的,這件事老師也知道。」

「現在聽見了吧!衣服是你兒子自己弄壞的,先教育好自己家的孩子,不要總把錯誤怪到別人身上。」

錢氏依舊站在她面前,沒有絲毫要動的意思。

「我說是你弄壞的就是你弄壞的,除非他不想在學校念了。」

林南蘇也懶得理會她,「你要是有這個能耐,就試試。」

「沒有,就靠邊,別擋着我們買東西。」

錢氏依舊不動,林南蘇拿一件衣服,她就搶過來一件。

林南蘇看着她這個樣子,只是覺得好笑。

隨後指了旁邊一排衣服,「我都要了,包起來吧!」

錢氏連忙搶了過去,「我們都要了,這種土老帽,根本就付不起。」

「包起來吧!一會送來城南別墅區。」

這是顧氏集團去年新開發的,住在這裡的人非富即貴。

一旁的導購員還想爭辯這些衣服是林南蘇先看中的,就被店長攔了下來。

這個時候該偏向誰,店長心裏清楚地很。

自然不會為一個被包養的小妾,得罪這個潛在的長期主顧。

林南蘇也不惱,只是靜靜地瞧着。

「夫人,選好衣服了嗎?」

林南蘇搖了搖頭,將葉梓良手裡的冰激凌接了過來,裝作一臉擔憂的樣子。

「你說,我長得有這麼好看嗎?我就不能被明媒正娶啊?非得覺得我被包養。」

說完忍不住的拉着自己的兒子走了過去,「真是,太美也很有壓力,是不是兒子。」

顧思哲吃着冰激凌,猛點着頭,一臉笑意的朝林南蘇拋了個媚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