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亂世小王爺
亂世小王爺 連載中

亂世小王爺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芒果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雲飛 武俠修真 愛吃芒果

雲飛醒來發現已經不是原來的世界,沒有金手指的他,靠着前世的知識,且看他怎麼在冷兵器時代稱雄平定四方,征戰天下!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成就千古一帝!展開

《亂世小王爺》章節試讀:

一輛馬車從雲城東門出發,三個護衛騎馬跟在兩側,看他們的去向是往東南方向。

雲飛打量車內,看着這坐式設計像是現代的榻榻米風格,坐着也挺舒服,其實雲飛是想騎馬,但是考慮到自己受傷還沒痊癒,就不逞能了,沒事找事做,最終還是苦了自己。

雲飛對着駕馭馬車的男子道:「老張,到軍營,你帶着我的手諭去挑選一千軍中好手」。

張強幾個待在軍營多年,自然知道誰合適雲飛的要求,挑選一千人比較快速。

「屬下明白」

「嗯,要那種頭腦靈活,絕對忠誠,你可別辦砸了」雲飛臉色嚴肅道。

「回世子,保證完成任務」

「吁」

「到軍營了,世子」

「嗯」

護衛立馬去拿小梯子,大齊國的馬車都配有小梯子,從雲城到軍營也就十里左右,也沒多長時間。

雲飛站在軍營門前,還沒邁步伐進軍營,就聽到厲喝聲。

「閑雜人等,請勿靠近重要軍營」

「大膽,世子殿下駕臨軍營,爾等還不快快拜見」。

「我們只認兵符和官印」

「放肆」護衛厲聲道。

「無妨,軍營就是需要紀律嚴明,做的不錯」:雲飛擺手拿出虎符。

看到虎符,眼前兩位士兵惶恐單膝跪下:「爾等參見世子,不知世子大駕光臨,屬下罪該萬死」。

雲飛盯着兩個少年士兵,年紀十六七歲左右膚色黝黑。

「沒事,起來說話」

「諾」

「你們是剛從軍的吧,本世子記得以前不是你們放哨啊?」

「是的,剛從軍五天,我叫王五,我弟叫王六」

「倆兄弟從軍?能和我說說為什麼參軍嗎?」

「回世子,家裡窮的揭不開鍋了,聽說軍營軍響高,一個月有一兩白銀呢,我們就來了」:王五中氣十足聲道。

雲飛訝然一笑道:「你們倒是實在,我還以為你說保家衛國呢」

「我們也有這想法,也想建功立業啊,但是將軍說我們新軍要訓練,如果不合格,那隻能當後勤兵」。

「嗯,有機會的,好了,你們倆好好放哨」:說著雲飛帶着護衛走進軍營。

「屬下明白,世子慢走」

「哥,剛才世子說的會有機會是啥意思?」

「你問我?我問誰?別多想了,好好放哨」

雲飛慢慢悠悠的向軍營大帳篷方向趕,對身後的張強道:「對了,老張,一千人名單,留兩個位置,給剛才那兩位兄弟」

「諾」

望向遠處操場,一排排士兵正在操練,操場瀰漫著肅殺氣勢,就是操練太單一了,不行,回去好好整理現代練兵的方法。

還好雲飛在現代的時候也是個正兒八經的軍事迷,腦海還是有點東西。

「老張,你去叫車騎將軍以上的軍職職位過來大帳篷」。

「諾,世子」

大帳篷門口,雲飛抬腳還沒進去,眼前迎來一位四十五歲左右,國字臉中年男子,男子氣質威武不凡,身材高大,面貌是那種宅心仁厚的性情中人。

未等雲飛開口,中年男子卻先開口道:「世子過來軍營,也不通知一聲,我好派人去接你」。

又面帶喜色道:「世子,傷口是否痊癒?」。

雲飛抱拳笑道:「見過柳叔,多謝柳叔挂念,身體已無大礙」。

「哈哈哈,甚好,甚好,你也是的,每次受傷過後。沒幾天又活蹦亂跳,年輕就是好啊」:中年男子笑道。

雲飛淡然一笑道:「我也不知道,可能體質好」!

雲飛心想,可能是自己的練的「霸王決」功法有關,自從練這功法,雲飛力大如牛,恢復能力變強了,這話是不能說出口的。

「唉,發生這麼大的事情,我都沒時間去看你幾次,你父王他又…………」眼神帶着不甘與複雜。

「柳叔,無需多言,不怪你,我知道發生這麼大的事情,柳叔要穩定軍心,肯定離不開軍營」。雲飛臉色平靜道。

雲飛從記憶的中得知這位男子叫柳震國,是父王的老部下了,跟隨雲王爺征戰多年,軍中二把手,雲飛也相當尊重他。

「世子以後如何打算?朝廷現在對我們雲州開始動手了」。柳震國眼神帶着滔天殺氣,望着雲飛道。

「柳叔,這我知道,我今天來就是為這事來的,我剛才已經吩咐張強去叫車騎將軍職位以上的將軍過來」。

「他們來了」雲飛坐在主位,柳震國站左邊首位,大齊國以左為尊。

「參見世子」眾將單膝下跪行禮道。

「無需多禮,請起」

雲飛揮手道,看着前面站成兩排的將軍,十一人,柳震國是驃騎將軍,其餘人都是車騎將軍,各個眼神都是帶着殺氣,散發著氣吞山河氣勢,經過戰火洗禮的人就是不一樣,都是從死人推里爬出來,氣場何其強大。

雲飛點點頭,很滿意這些將軍的精神面貌,並沒有因為父王不在的原因,頹廢或者士氣下降。

「各位,今天我來呢,是有任務給安排給你們,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要未雨先綢啊」。雲飛沉默一會道。

「誓死追隨世子殿下,請殿下吩咐」:眾將抱拳躬身道。

眾將心中疑惑,不知道是什麼重要的任務,需要他們去執行,不過他們也不過問。

雲飛看出他們的疑惑,出言:「我已命張強去挑選一千軍中好手,這些人我自有用處」。

「而你們呢,就是練兵,我們的練兵太過於單一,我回去整理好訓練方法會命人交給你們,你們只要按照我給的方法練兵就行,嚴格執行,這是命令,做不到提頭來見」。雲飛冷聲道。

「諾」!眾將抱拳道!

「三個月我檢查一次,軍隊是一個團體,要練團隊作戰能力,單兵作戰能力,野外生存能力,你們按照我給的方法,一年後你們自知結果,能不能做到?」

團隊作戰?單兵作戰?世子說的詞從沒聽過。

眾將抱拳大聲道「回世子,能」

「世子,這團隊作戰,單兵作戰……」

「不急,一兩天之後你們就知道了」雲飛擺手道。

「你們下去吧,柳叔你留下」

「諾」

「柳叔,我給你個任務,你也去挑選五千善於騎馬士兵,我命名為:神機營,以後歸你帶領」。

「世子,也是用你的方法練兵?」

「是的,我要把這支軍隊,打造成以快速穿插作戰,衝擊敵軍後方的一把利劍」。

柳震國臉色擔憂:「世子,你這方法真的行嗎?不要到時候耽誤時間,就麻煩了」。

雲飛知道,柳震國關心練兵耽誤時間,反而耽誤大事。

解釋道:「放心吧,柳叔,到時候我給你方法,你按照方法練肯定會讓你大吃一驚」

「那我就放心了」

柳震國也納悶,以前雲飛帶兵打仗,勇猛無比,小小年紀立下汗馬功勞,也打出自己的威望,但是以前沒這麼多奇怪的想法,受傷過後咋就這麼多想法了呢?

如果雲飛知道柳震國鬱悶,肯定回答他說:我不是原來的主人了啊。

「嗯,你忙去吧」

「對了,世子,如果你有空去看看勝男,自從你身受重傷昏迷不醒,他練武都入魔了,不折磨自己,就是折磨士兵,我只好把她關在家裡,不讓她來軍營」走到帳篷門口柳震國轉過身道。

「呃,我會的」雲飛有點尷尬摸着鼻子,雲飛知曉柳震國一直把他當做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