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茅山小相士
茅山小相士 連載中

茅山小相士

來源:google 作者:江瘋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王雨琪 茅不易

【都市+搞笑+奇門五術】機靈、古怪、搞笑相師,即是茅山十八代傳人!你以為只會摸骨看相、探穴、下墓、招聖獸嗎?錯,霸道女總裁、江湖術士,三教九流統統聽令各位看官老爺有興趣,請坐好,聽聽奇聞異事展開

《茅山小相士》章節試讀:

第三章 詐屍

「不客氣。」茅不易並未理睬王子文,直接進了飯店的大門。

姐弟二人相互對視,很是尷尬,跟着後面上了二樓包廂。

等到茅不易落座之後,王子文抱拳:「久仰茅大哥江湖大名,能夠請到茅家幫忙,實在是三生有幸,吃完以後我給茅大哥安排了歌舞表演,為您接風洗塵。」

「你不擔心你老爹嗎?還有這個閑情雅緻安排歌舞表演,我多看你老姐幾眼就好了,其餘的就免了吧!我餓了,先吃飯,順便告訴我這裡大致的情況。」茅不易開玩笑的說道。

「好的,好的,這就上硬菜。」王子文安排下去,片刻之間,滿桌子美酒佳肴備齊。

「一邊吃一邊聊吧。」茅不易當自己是主人,一點也不客氣,首先動了筷子。

王子文說道:「茅大哥,我老爹手機里有錄像,吃完我們在看,因為有些東西很噁心,我擔心影響您的食慾。」

「就算在廁所里,我照樣吃泡麵,直接放錄像。」茅不易說道。

王子文點點頭,打開手機,一邊放一邊講解。

「這裡有一個村莊,叫牛家村,隔着一條大河,村子在河的南邊,河的北邊就是龍騰國。我上次進墓穴的入口就在村子的古井裡。現在古井被村民炸掉了,入口也被堵住。而且為了阻止我們施工,村民把通往村子裏的橋也毀掉了,工人也被趕了出來。更奇怪的是,村子裏的人給再多的錢,都不答應搬走,十足的釘子戶。」

茅不易喝着小酒,抽着煙說道:「他們不是釘子戶,搞不好是守陵人,應該守着古墓的秘密。」

王子文想了想:「明天我安排一輛直升機,帶茅大哥到村子的上方看看。」

茅不易搖了搖頭:「這樣會打草驚蛇,我自己走小路去轉轉。」

王雨琪馬上自告奮勇的說:「你一個人去太危險了,還是我陪你去吧!多一個人,多一點辦法。」

「也行,老姐和茅大哥臉生,村民不會多疑。」王子文想了想說道。

茅不易,吃飽了一抹嘴,說道:「時間就是我的生命,不能長時間呆在這裡,明天一早我們就進村,先看看情況。盡量早一點動手,早一點回家,給老媽報喜。」

王子文大喜,說道:「感謝茅大哥出手相助,只要找到我老爹,我們王家一定重謝。」

茅不易看了看王雨琪,說道:「不用了,你老姐會感謝我的。」

王子文把301房卡遞給茅不易,302房卡遞給王雨琪,帶兩人去往三樓休息。

茅不易剛脫完衣服準備洗澡,門鈴響了。

茅不易穿着背心,打開門笑道:「怎麼,王大美女今晚上想我了,睡不着嗎?那我也不介意和你暢談人生啊!」

王雨琪不屑的說:「茅大師,我給你送了一本村民的資料,晚上睡不着,不要出去采野花,看看資料吧!」說完,轉身回來自己的房間。

次日,清晨,天微微亮。

一個小時以後,兩人一路顛簸,來到了牛家村的村口。

這是一個有幾百年歷史的小山村,青磚灰瓦,還能看到一些殘垣斷壁,雖然看上去很破舊,但是實際上卻堅固異常。小山村的西邊是一座巨大的院子,這是一棟建築物,不像別處那般古樸陳舊,反而有着一絲古韻,看上去很有氣勢。

村裡有二十戶人家,都姓牛,其中有十個光棍戶,全村人口,加起來不到三十八人。」

資料記載牛家村這裡曾經是個大村莊,人丁興旺,據說是前幾年發生了一場瘟疫死了好多人。

茅不易穿上自己的道袍,用白布寫了幾個字,摸骨看相。王雨琪背着法器,大搖大擺的走進了村莊。

村子裏沒有一條公路,還是一些泥濘小路,兩旁長滿了雜草。

剛剛進村,就有兩三個小胖子跑了過來,好奇地跟着茅不易兩人。

王雨琪拿出糖果,分給那些孩子,問道:「你們村長家住在哪裡啊?可以帶叔叔阿姨去村長家裡嗎?」

「謝謝阿姨!我們長得太胖了,不敢再吃糖了。村長很兇,不讓我們帶陌生人去他家。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去村長家的路。」

兩人沿着小胖子說的方向,找到了村長的家。

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胖老頭,背着一個大竹筐,手裡夾着一支煙,正在鎖門,看樣子準備出去辦事。

王雨琪衝過去,把村長攔下。

「大爺,準備出門啊!」王雨琪笑嘻嘻的說道:

「村裡近日可太平啊!這位是一名相師,無論是紅白喜事,事業,命運都可以給您打一卦,我們二人路過此地,順便借宿幾晚,但費用我們是少不了的,一人一天80塊,伙食費除外,您看怎麼樣。」

胖老頭轉過身,說道:「相師,我怎麼看你們像道士呢?你們會做法事嗎?死了人的那種……」

茅不易一笑,點頭道:「沒有問題,包您滿意。」

「那太巧了?你們跟我來,村裡的牛衝天昨晚剛死了,他兒子拖我去找個道士,幫他老爹做個法事,我正發愁呢……」說完,老頭子轉身就走。

茅不易兩人相視一笑。

「牛衝天是個好人,心善,可惜太胖了,昨晚腦溢血,說走就走了。苦了一輩子,大頭想找個道士給他爹開個路,下輩子投胎能夠找個富裕的家庭。」胖老頭氣喘喘說道,然後拿出花露水把全身噴洒一次。

王雨琪奇怪的問道:「大爺,你噴這麼多花露水,不怕刺鼻嗎?」

胖老頭面無表情的說:「我怕蚊子叮咬。」

三人左轉右轉,二十分鐘以後,來到了牛衝天家裡。

村裡的人都在這裡。大家都在幫忙,各忙各的。奇怪的是,大家都很胖。

牛衝天的兒子牛大頭看見村長來了,一個健步走了過來,包里摸出一包煙遞給村長,說道:「村長來了,屋裡坐。」

胖老頭伸出右手,收下香煙,說:「我給你找的道士,有什麼事,你給他們說,好好招待二位道長,晚上給他二人安排一個落腳處。」

牛大頭打量了二人一番,笑着說:「辛苦二位了,我老爹走得急,他老人家辛苦了一輩子,我想給他做一個風光的葬禮,送他最後一程。」

茅不易說道:「沒問題,你去收集一下家裡人的生辰八字,然後再帶我們去村裡轉轉,我幫你找塊風水寶地,保你們全家萬事順利,大富大貴。」

牛大頭摸了摸腦袋,說:「家裡只有我一個人了。」

茅不易點點頭,說:「我們現在去村裡轉轉。」

牛大頭帶着二人邊走邊說:「二位晚上的住宿已經安排好了,就在坡上,那是我二叔的家,前幾年村裡得了一場瘟疫,二叔全家染上了瘟疫,都死了,房子空着,沒人住。二位只能委屈一下了。」

傍晚,茅不易準備做法之時。王雨琪全身一顫,手裡燃燒的香和蠟一起落地,張口發出一聲大叫:「啊——!」

因為王雨琪看見死者牛衝天坐了起來,正瞪大血淋淋的眼睛盯着大家,死者很胖,也很邋遢,頭髮就像刺蝟的刺一般紮起,看起來很恐怖!

全場所有人嚇得花容失色,都躲避起來。

茅不易卻毫不在意,臉上的神色都沒一絲變化,依舊帶着淡淡的笑意。

「茅不易……….快跑!」王雨琪給出的第一反應。

「別動!」

茅不易卻按住了王雨琪的雙肩,低聲說道:「我們是道士,你一跑就穿幫了……」

「那、那怎麼辦?」王雨琪滿頭大汗。

「稍等!」

茅不易拿出一張符,貼在牛衝天的額頭上。

「躺下吧!」

然後拿着桃木劍,拍了牛衝天腦袋。

「倒!」

茅不易胸前一推。

咚地一聲,死者果然倒了下去,直挺挺地躺在停屍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