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夢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夢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連載中

夢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來源:google 作者:清雅四少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建成 李淵

李健誠,21世紀一個底層員工,一個夢想擁有財富、地位、美女的青年一夢醒來變成了隋朝唐國公李淵的大兒子李建成在作為後世的來者,他當然知道自己的命運但我絕不向命運低頭:「房玄齡、杜如晦、魏徵,你們將是我的左膀右臂,李靖、李績、程咬金、秦瓊、尉遲恭,你們註定為我御疆拓土,執失思力、契芯何力、阿史那社爾、松贊干布、祿東贊,你們註定要臣服於我的腳下,長孫無忌,你給我去死唐三藏,你不需要孫悟空了,我送你出關;楊艷、徐惠、武則天,乖乖的在床上等我,夫君馬上就來」唐三世後不會有武周代唐,不會有安史之亂,不會有五代十國,給你一個不一樣的大唐展開

《夢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章節試讀:

隴州刺史府,李建成在花園練功,這時,下人來報,「公子,有位老者求見。說有很大的冤情想向公子述說。」

「老者,將他帶去見老爺。就說本公子無職無權,幫不了他。」

「是。」下人退了下去,但一會又回來了,「公子,那位老人說只有公子才能管,別人誰也不說。」

「好吧!就請他進來吧!」不一會,一位白髮老人被領了進來。

「參見公子。」老者跪在地上,可聲音卻如一位四十歲的中年人,而當他抬頭來李建成大吃一驚:

「司馬大人,你為何到此啊?還易容前來。」

「卑職身為朝廷命官,本當為民請命,奈何原先受制於上官,不得已犯下重罪。今又有人脅迫下官,還望公子救救卑職。」程國宣跪在地上向李建成求道。

「司馬大人哪裡話,在下無官無權,怎能隨便干預政務,若司馬大人有事可去書房與我父親商談。若無其他的事情,大人就請回吧!不送。」李建成說完意欲離去。

「公子慢走,既然不願救下官,下官只有一死了。」只見其突然拿出一把尖刀,朝胸前刺去。李建成急忙阻止。

「大人這是何必呢?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大人何必自輕。有何難事,就與在下談談,但在下不一定能夠幫的到你。」

「只要公子肯幫下官引見刺史大人,下官定終身不忘公子大德!」程國宣又跪在地上向李建成磕了一個頭。

李淵聽着程國宣的話,臉色越來越難看,待程國宣說完後,「什麼,真是喪心病狂。這些年他們上負皇恩浩蕩,下不顧百姓死活。為謀私利,將鐵砂火藥返與異族。現在竟然勾結異族,欲以一城百姓的生死換取自己的腦袋,可惱可惡。而你程大人這些年為他們遮天蔽日,才造成的這種結果。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說著,將案前的硯台摔了個粉碎。

「刺史大人,卑職這些年來上負聖上所託,下愧對百姓厚望,雖有上官脅迫,但也是下官私心太重,怕耽誤了前程,今決定痛改前非,只是我隴州百姓無過,還望大人速尋良策,以解百姓之危。」程國宣邊說邊觀察着李淵的神情。

「程大人,古人有雲,『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本官看過你的資歷,也知道你從軍多年,在邊關忠心職守,全靠自己刀槍殺出的功名。更何況大人現在已有悔改之意,在此危急關頭尚心繫百姓安危,真是令人可敬可佩,你我須知為官一任,當造福一方。切記。另外此事依本官看,不如我們這樣。。。。。。。。」

三日後,李淵以視察隴州軍務為名來到了隴州軍營,剛到營門便被衛兵攔下,「軍營重地,未得通傳,不得擅入。」

「大膽,竟敢攔截刺史大人車架,程司馬在哪?還不快速速參見。」李淵隨行衛兵呵斥道。

「大營之內,只認軍令,不認其他,還望大人見諒。」衛兵雖說見諒,但還是不讓李淵車隊進入。李淵在馬車中拿出了刺史令牌,衛兵驗過後急忙向裏面通報。不一會,就有一位軍官走出營門,「卑職中軍旗牌令柴介參見刺史大人,甲胄在身,只能以軍禮相見,還望刺史大人恕罪。」

「程國宣呢?他為何不見本官。」李淵仔馬車中怒道。

「司馬大人忙于軍務,昨日深夜才睡,不知刺史大人今日來到,卑職這就去叫。」

「不用了,本官自己去看。」說完便下車步行進了轅門。來到了中軍寢帳,一股酒味撲鼻而來。李淵厭惡的捂住了自己的鼻子。走了進去,只見程國宣敞着胸懷,肚子一伸一縮的。身旁倒着一個酒壺。李淵拔出自己的佩劍,劍鋒指着程國宣的鼻子。程國宣只覺得自己面前有股涼氣,睜眼一看,李淵怒氣沖沖的站在面前。

「刺。。。。。。刺史大人,卑卑職。。。。。。」

「哼!擂鼓聚將。」李淵傳令,馬上軍營之中戰鼓齊鳴。所有的在營軍官齊聚大帳,程國宣只穿着一件單衣,跪在李淵的面前。待所有軍官點名到齊後,李淵喝令道:

「軍法司何在」。

「卑職在。」

「軍中私自飲酒,慢待上官,該當何罪。」李淵的臉色陰冷,目光如兩把利刃射向軍法官,軍法官只覺得心中一縮。

「論罪該斬。」說完頭低着不敢再說一句。

「刺史大人,卑職只是最近忙于軍務,喝酒解乏,並非有意,還望大人寬宥。」

「哼!上一次,本官已然饒過你,本指望你能痛改前非,真心悔過,現在卻變本加厲,死到臨頭還在巧言令色,推卸職責,若今日不殺你,我大隋軍法何在,來人啊!拖出去砍了。」

李淵的親兵馬上上來架起程國宣就要走,程國宣大驚失色,一味的求饒。而兩旁的軍官們也趕緊向李淵跪下:

「求刺史大人開恩,饒程將軍一命。」

「那好,看在諸將面上,本官饒你一命。拖出去,重打一百,以視懲戒。拖下去。」馬上就有侍衛將程國宣拖出了帳外,不一會,帳外就傳出程國宣受刑時的慘叫。

「諸位記住,兵者,兇器也!還望諸位小心謹慎,勿要掉以輕心。李恩、李建成聽命。」

「末將在!」李建成與李恩伏首聽命。

「李恩,本官現任命你暫時出任中軍司馬一職,李建成,本官命你暫代軍令司馬一職,李安、雄闊海,本官命你們二人出任中軍校尉。命你等協助程將軍整頓軍務,其他將軍,職銜不變。」

程國宣受刑過重,躺在了自己的府中養傷。一些與程國宣熟識的將領來看他。

「李大人真是太過分了,為了一點小事將你打成這樣。」

「哼!我看就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給我們一個下馬威。。。。。。」

「哎!老許,你這脾氣要改一改,李大人終歸是上官,你這樣非議上官是給自己惹禍,這也是我自己做事不慎,才搞成這個樣子。軍法無情啊。」程國宣對其中一個將領勸道。可其中有些將領還是憤憤不平。程國宣又是好一番勸慰,一些人雖然暫時停止了喧囂,但從臉色上看還是憤憤不平的樣子,更有一些人看上去幸災樂禍,也有人明面上安慰程國宣,暗中也有計較。

王府內院,「什麼,程國宣大人被李淵打成重傷,現正在府中養傷,哼哼!真是天助我也,來人,速速備下些名貴藥材,活血補品,我們去程府看望一下程大人。」

而刺史府中,李淵聽到監視王家的密探回報。「哼!王八咬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