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南狂仙尊
南狂仙尊 連載中

南狂仙尊

來源:外網 作者:孤山樹下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孤山樹下 網遊動漫

五年前,葉辰被人當做死狗沉江。 五年後,一代天帝強勢歸來,卻意外的發現自己有了一個寶貝女兒。 女兒對着夜空許願:「爸爸,人家想要天上的星星。」 葉辰滿臉寵溺,屈指一彈,一顆星辰划過蒼穹,轟然落入東瀛國! 女兒望着天際發獃:「爸爸,人家想要飛高高。」 葉辰微微一笑,隔空一抓,龍族老祖九爪金龍撅着屁股瑟瑟發抖! 「爸爸,人家還想要一個弟弟。」 葉辰:「……」展開

《南狂仙尊》章節試讀:

白血病。

是一類造血幹細胞惡性克隆性的疾病,在前幾年又叫不治之症,中醫上將其定義為五脈不暢,血氣僵化,癌毒入骨。

雖說現在醫療發達,可以通過化療和骨髓移植進行治癒,然而化療的過程非常痛苦,做骨髓移植動輒就要三五十萬。

三五十萬,對於葉辰的父母來說,相當於一輩子的積蓄了。

「媽,這是什麼時候的事?」葉辰深吸了一口氣問道。

他剛看到女兒,就聽見這樣的一個噩耗。

吳蘭掩面落淚:「在你消失後的第四年,也就是萌萌三歲的時候身體突然發熱,還流鼻血,我和你爸就帶她去醫院檢查,結果發現是白血病……

我們去了無數醫院,萌萌的病情都沒有得到控制,反而開始惡化,醫生說要麼做骨髓移植,要麼化療。

這兩條路都是要我們命的啊。

萌萌才這麼小,怎麼可能承受得了化療的痛苦,可是做骨髓移植,需要幾十萬塊,我和你爸真的是無能為力。

沒辦法之下,我和你爸只能通過藥物來暫時緩解她的病情,光是這個葯,也要1000一瓶,這一年下來,家裡已經花花光了積蓄……」s3;

提到傷心處,吳蘭一臉痛苦與自責。

葉辰將老媽手裡的那瓶葯拿過來一看,只見上面寫着「格列衛」三個字,他下意識的問道:「那雨涵呢?」

吳蘭抹了一把淚,面色有些不自然:「雨涵她……」

「雨涵她出什麼事了?」葉辰面色一變,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

吳蘭猶豫了下,道:「雨涵這丫頭在萌萌剛滿兩歲的時候就被蘇家強行帶回去了!」

葉辰聞言猛地一抬頭,眸子深處閃過一抹厲色。

蘇家!

當年葉辰是在大學裏和蘇雨涵認識的,那時候的蘇雨涵貴為校花,追求者甚多,卻偏偏看中了家境平凡的葉辰,倆人相戀之後,葉辰才真正知曉蘇雨涵的身份。

燕京豪門蘇家之女!

什麼是豪門?

用當年那位將葉辰踩在地上,居高臨下的俯視着他的青年的話來說就是:「古有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可在我蘇家眼裡,你們這些賤民連癩蛤蟆都不如,頂多算是一隻螻蟻,如果不是因為雨涵,我蘇家甚至都不屑於踩你,既然是螻蟻,那就要有做螻蟻的覺悟,不要有任何不切實際的幻想,否則,我保證你會死得很慘!」

事後葉辰不甘,暗自發誓要做出一番成績證明自己,結果他在下班回來的路上被人打暈,然後被捆住手腳沉入波瀾江之中。

不用想也知道是蘇家所為!

念及至此,葉辰緩緩握拳,嘴角泛出一抹冷笑:「蘇家,拜你所賜,我葉辰落江不死,反而攜天帝之威重回都市,等着吧,我會讓你們知曉什麼才是螻蟻,什麼才叫恐懼!」

眼見葉辰不說話,吳蘭還以為他在生氣,急忙解釋道:「小辰,你也別怪雨涵,在你消失後,我和你爸都不忍心看她受苦,讓她把孩子打掉回家去。

可這丫頭卻很固執的說要等你回來,還挺着大肚子做家務,去上班,萌萌生下來後都是她一把帶到兩歲的,後來蘇家來人,她只能跟着回去了。」

「媽,我知道,這些年苦了她了。」葉辰笑了笑,只是眸子深處的厲色卻是越聚越多。

以蘇雨涵的性子,不到萬不得已又怎麼會離開女兒萌萌,想必蘇家在其中用了諸多不光彩的手段,比如用葉辰的父母來威脅她。

吳蘭抹着淚道:「雨涵去了之後就沒回來過,甚至無法跟我和你爸聯繫,期間肯定受了不少苦,萌萌被檢查出白血病之後,你爸去燕京找她,結果被蘇家的人趕了出來,還被打折了一條腿。」

「總有一天我會親自去將雨涵接回來,我保證,這一天不會太遠。」葉辰笑容冷冽,心中的憤怒已經上升到了極點。

萌萌得了白血病的事情,蘇家又如何會讓蘇雨涵知道,否則蘇雨涵鐵定會為之瘋狂。

&nbsp

;似乎是察覺到了他的想法,吳蘭臉色微變:「你別亂來,蘇家那樣的存在我們惹不起,爸媽老了,這輩子唯一的希望就是你和萌萌健健康康,只是萌萌……」

「媽,您放心,我消失的幾年裡學過一些醫術,萌萌的病我有辦法治,不過還需要一段時間。」葉辰笑着安慰道。

白血病在普通人看來無異於絕症,可在他南狂仙尊眼裡,只需要一粒脫胎丹便可幫助萌萌脫胎換骨,重塑氣血。

唯一困難的是,脫胎丹需要築基期修為方可煉製,而他體內的靈力已經枯竭了,只要有足夠的靈氣,哪怕一夜之間重回仙尊之境也未必不可能。

即便如此,他的肉身依舊是仙尊級別的。

看來得儘快想辦法恢復修為了,哪怕恢復一點也行,到時候他就能煉製氣血丹幫萌萌壓制病情,效果比什麼「格列衛」要強一百倍。

葉辰暗暗打定主意。

吳蘭嘆了口氣沒說什麼,只當是安慰話。

而就在這時,屋外響起一陣爭吵聲,吳蘭愣了愣,下意識起身往門口走去:「你爸回來了!」

葉辰急忙跟上。

等到母女倆走到屋外時,便看見一個滿臉皺紋,頭戴工帽的中年男子被一群人圍在中間,領頭的是一個染着黃髮的青年。s3;

中年男子正是葉辰的父親葉海。

葉海張了張嘴,一旁的鮑坤打斷道:「你就是這個老東西的兒子?你來得正好,這個老東西欠了我們五萬塊錢,趕緊替他還了,再磕幾個響頭,哥幾個就……」

「都給我住手!」

看到這一幕,葉辰目呲欲裂,示意老媽站着別動,然後大吼一聲走了過去。

周圍一片死寂,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葉辰,就連身為當事人的葉海也驚呆了。

葉海愣了愣,繼而難以置信的看着葉辰道:「你……你是小辰?」

葉辰緩緩收回手,神情無比淡漠!

眾人頓時一驚,不由得看向他。

「沒錢?那行,留一根手指當利息吧!」

果然,一道夾雜着憤怒和羞辱的咆哮聲隨即響起:「都給我上,弄死這小子,我要他死!!!」

鮑坤的臉色當即沉了下來:「草,哪裡來的煞筆,連老子的事情也敢管?再不滾開連你一起打!」

「啪!」

黃髮青年嘴裏嚼着口香糖,凶神惡煞的看着葉海:「姓葉的,你躲了哥幾個好幾天了,這下終於我被我逮着了吧?今天你要是再拿不出錢來,別怪我鮑坤翻臉不認人。」

葉辰無比淡漠的看了他一眼,這才對葉海笑道:「爸!」

完了,事情鬧大了!

「啪!」

「我現在沒錢,能不能再寬限一段時間?」葉海滿臉通紅的道。

「聒噪!」

葉海的心頓時沉到了谷底。

又是一巴掌扇來,鮑坤的另一邊臉隨之高高腫起。

「嗯,爸,到底是怎麼回事?」葉辰點了點頭,繼而目光無比冰冷的看向鮑坤等人。

聽到鮑坤兩個字,周圍那些想要上前勸架的人臉色劇烈一變,急忙退到了遠處,生怕牽連到自己。

他的話還沒說完,葉辰抬手就給了他一耳光:「你的嘴好臭!還有,我問話的時候,還輪不到你插嘴!」

「你沒資格知道我是誰!」

鮑坤猛地將口香糖吐了出去,從身後接過一把剪刀,面色猙獰的道:「把這老東西的手給我按着,老子今天就讓他長個記性!」

「你……你他媽敢打我?」鮑坤硬是被這一巴掌給打懵逼了,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捂着臉獃獃的看着葉辰。

這一巴掌打得異常響亮。

話音剛落,他身後的幾人頓時一把抱住了葉海。

《南狂仙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