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娘子威武:丞相夫君請淡定
娘子威武:丞相夫君請淡定 連載中

娘子威武:丞相夫君請淡定

來源:google 作者:夜光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明珠 現代言情 裴大

如果早知道,自己那吃喝嫖賭五毒俱全的紈絝夫君會官至丞相,傅明珠肯定不會一天揍他三頓如果早知道,自己一介孤女會成為京城最顯赫的望族主母,傅明珠裝也要裝得人模人樣,而不是留下厚厚一本刁蠻惡毒的黑歷史***好了,回到十五年前,傅明珠還是一顆寄人籬下的小白菜父母雙亡,在面善心狠的姨母家裡掙扎求生,為了活命竟嫁給了一個身患花柳病的紈絝大家都說:明珠姑娘乾脆弔死算了唯有傅明珠發現,這日子似乎越過越好了丈夫荒唐,叔伯惡毒,妯娌兇殘,公公更是個渣……面對水深火熱的婆家,傅明珠:沒有什麼事是一拳不能解決的,如果不行,那就兩拳紈絝夫君:娘子,別打我!我是友軍啊!你看,我其實沒病……啊!婆家眾人:拜見娘子大人!啊不,拜見女王陛下!展開

《娘子威武:丞相夫君請淡定》章節試讀:

  外頭庭院里盛開着大把的月季和百合,盛夏的暑氣蒸騰下,傅明珠只覺渾身一層一層的汗冒得更厲害了。

  兩人從後門繞過了,行了百步有餘,才看見給香客們居住的廂房。裴書嫿隨意進了一間,在內室披了一件新衣裳,將換下來的舊衣遞到等在廳堂里的傅明珠手裡笑道:「還請傅表妹幫我拿着些,我這新裙子不大好穿,怕是要一會兒工夫。我要是不出來,你可萬萬不能走啊!」

  說著又把門闔上了。

  傅明珠心頭好笑,倒也不急,靜靜等着她。那門是被裴書嫿從裡頭扣上了的,她在外頭打不開。只是等了一會兒,她扒着房門前的窗欞使勁兒一蹬,爬上了屋頂,再小心地掀開瓦蓋一瞧,果然裡頭已沒有人了。

  傅明珠嘆了一口氣。

  是禍躲不過啊。

  她自然是不會老老實實等在這兒的,只是——香客們用齋飯的廳堂她已經回不去了。

  不管她要不要等在這兒,裴大太太和三小姐給她準備的坑已經挖好了。她若是等着呢,到時候裴書嫿一旦事發,同行的她就能被裴大太太拿來給裴書嫿頂罪;若是不等着呢,不論跑去了哪裡,女孩兒家一個人在外頭,最後都能輕而易舉地把裴書嫿的罪名拿過來給她;唯有回了廳堂好生地站在眾人面前,她才能證明自己的清白。可問題是……

  裴大太太早在廳堂門前安排了人,她回得去才怪。

  如今只能奢望着,裴書嫿隨身帶着的那隻香囊爭點氣了。另外,她還真不能在這等着!若不出所料,很快就會有人過來帶走她,或許還會被人一棒子敲暈也說不準……等她再醒過來時,自個兒怕是會以一種最狼狽、最無可抵賴的姿態,被所有人鄙夷地指指點點!

  就算真逃不脫了,也不能送上門去待宰啊!至少先找個地方藏身,最後出來的時候,衣裳穿得整整齊齊,還算有幾分生機。

  她先將裴書嫿的舊衣反覆地瞧了,將那腰帶上系著的玉佩、衣襟上掛着的串珠、和衣裳顏色應景兒的珠釵花簪耳墜子等物,能取的都取下來。意外之財不發白不發,等過了這一劫,她能找着路子賣出去!

  把那一包衣裳隨手扔在門前,左顧右盼,瞧着不遠處的芍藥花開得甚是艷麗,便一頭扎了進去。也不知自己走了多遠,花圃前頭過了一片紫竹林子,又穿過了低矮的荊棘叢後,她才忍不住停下腳步。

  渾身的衣衫已被汗濕透了,又黏又潮地貼在身上。

  她回頭望去,倒是看不清來時的路了,估摸裴大太太他們也極難找到的。話說,一個女孩子獨身在陌生的地方走出去老遠,怕是不想活了的,倒是在傅明珠這兒,套用一句話就是——藝高人膽大。

  反正尋常的大男人,三五個一塊兒上都未必是對手,她還能吃虧了不成!

  她在一棵大槐樹下站住了腳。

  這樹有合抱粗,上頭生着極茂盛的綠蔭。可惜樹身子長得歪了,樹梢那頭都倒在了圍牆旁,瞧着凌亂不堪。

  傅明珠淡淡一笑。

  比起那些潛藏着不知名危險的客房,這種地方,似乎很適合她!

  她三兩下攀上了樹梢,坐在牆頭上,將那些茂密的枝幹綠葉隨手拉扯過來,自個兒的身影被遮擋地嚴嚴實實。她輕輕舒一口氣,將方才幾件飾物拿出來瞧,心裏有些自嘲——想當初在宣城傅家,自己的妝奩里許多華美的東西都是好久不曾動過了,哪裡會瞧得上裴書嫿身上這些。只是如今……

  這些身外之物,都是要細細籌備了,來日怕是能買自己這條命呢。

  只是還未瞧上幾眼,身側的樹葉子竟莫名一動,一個生着妖精一般細膩臉龐的少年猛地探出頭,陰惻惻地笑:「姑娘,你也是剛偷了東西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