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女神的貼身護衛陳揚林清雪
女神的貼身護衛陳揚林清雪 連載中

女神的貼身護衛陳揚林清雪

來源:外網 作者:問鼎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網遊動漫 問鼎

僱傭兵王陳揚回歸都市,只為保護戰友的女神妹妹。繁華都市裡,陳揚如魚得水,逍遙自在。且看一代兵王如何用鐵拳和智慧打下一片商業帝國……展開

《女神的貼身護衛陳揚林清雪》章節試讀:

天終於黑了下去。 在陰面世界裏,從來都沒有皎潔的明月。 這時候,雨也終於停了。空氣中充滿了濕氣,那是一種陰雨連綿的感覺。大概是這裡陰氣積累,然後被雨水沖刷而下,所以才會讓人有這種感覺。 華音居的庭院之中。 陳揚與一名青衣文士相對而立。這青衣文士叫做文軒,乃是安子軒手下的一名高手。 陳揚看得出這青衣文士乃是化神中期的高手。肉身修為已經接近圓滿了。 陳揚看的有些熱淚盈眶,尼瑪,從進到這地獄之門後,很少再見到這樣級別的對手了。 而此刻,安子軒的身邊還站了一人,那人叫做洪虎,洪虎是安子軒的貼身保鏢。修為卻已經是長生境五重了。 至於陳揚的修為,說實話,就算是洪虎也看不真切。看起來,陳揚像是沒有修為一般。 這時候,文軒便也就朝陳揚出手了。 文軒腳下一錯,爆吼一聲。他的身體力量協調無比,一瞬間便爆發出了恐怖的力量,如電如光一樣朝陳揚衝殺過來。陳揚只覺眼前出現一個拳頭,那拳頭瞬間變大。 陳揚眼也不眨,突然一腳蹬了出去。 砰! 文軒立刻就被蹬飛出去,最後摔在地上,爬也爬不起來。 不過文軒並未受傷,他眼中充滿了震駭和不可思議。他爬起來後,慚愧的來到安子軒身邊,喊道:「公子!」 安子軒和洪虎也是意外。陳揚則是笑吟吟的。 隨後,安子軒便讓洪虎來跟陳揚對戰。 洪虎當即下場,來到陳揚的面前,一抱拳道:「林公子,得罪了。」 他倒是不驕不躁,很有風度。 陳揚也一抱拳,說道:「承讓了。」 隨後,洪虎突然眼中寒光一閃,朝着陳揚凌空拍出一掌。 「雲天掌法,霹靂九重!」 洪虎這一掌凌空拍出,空氣中頓時蕩漾出一股強悍的掌力,並且重重疊疊,分為九重勁力朝着陳揚撲殺而來。 這一掌突然而起,眨眼便至,令人防不勝防! 陳揚也是微微一驚,也幸虧他身上已經有了陳妃蓉的法力。所以,他能夠反應過來。 陳揚一瞬間就感覺到了洪虎的掌力中的九重勁力,他也不多說,反手猛然運轉法力一拳劈了出去。 「天雷拳印!」 轟隆! 蘊含了陳揚強大的精神力量的拳印勢如破竹,一瞬間就將洪虎的九重勁力轟碎,並且直接朝着洪虎碾殺過去。 洪虎大吃一驚,他躲避不及,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最後重重摔在地上。 雖然陳揚在這裡施展天雷拳印,其力量打了很大的折扣,但是打敗洪虎已經足夠了。 洪虎的勁力不弱,但是卻少了那種感動和精神。所以根本不是陳揚的對手。 當然,洪虎其實也沒這麼弱。主要是他不知道陳揚的底細,而且陳揚也不是敵人,所以他並未一出手就是殺手鐧,也未動用法寶。 不過話說回來,陳揚也是手下留情了。陳揚要是出手奪目珠或是音殺魔刀,洪虎也早死了。 洪虎起身,他受了輕微的內傷。「公子!」洪虎來到安子軒的身邊,慚愧的喊道。 安子軒詫異的看向陳揚,他這時候眼中對陳揚多出了一份敬畏。「林兄,你竟然有如此修為?」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我早說過,在泰山王身邊的高手中,我可排進前三甲。你莫不成以為我真是在跟你吹牛?」 安子軒道:「但我想不通的是,你這樣的人,何以會一直在平凡之中?」 陳揚說道:「安公子,有句話叫做靜極思動。我這些年來,一直在行走中修行。到了如今,也算是學有所成,所以也才想動一動了。我知道你有很多的顧慮,不過你在向泰山王推薦我的時候,可以直接說你不確定我的身份。但是,你可以肯定我的實力。到時候,我相信泰山王會有他自己的判斷,你說呢?」 安子軒沉吟起來,隨後他說道:「不如你就跟着我,怎麼樣?我絕不會虧待你。」 陳揚不由苦笑,他說道:「十殿閻羅之中,我選擇泰山王是做了許多比較的。我要的不是錢,而是權,這是安公子你給不了我的。」 「既然是要權,你該選擇宋帝王才是!」安子軒說道。 陳揚說道:「宋帝王身邊人才濟濟,高手雲集。我進去,不過是個末尾之數,所以,我更看好泰山王。」 安子軒陷入了沉默。 陳揚說道:「不過這個事情,我也不一定是非安公子你不可,我想我應該還有其他的辦法去見泰山王。」 安子軒聞言頓時嚇了一跳,他現在還指望陳揚幫忙呢。所以哪敢讓陳揚離開,他心裏也清楚,以陳揚的身手,要去找其他人幫忙引見,那也是沒問題的。 所以安子軒馬上說道:「林兄,這個是沒有問題的。我相信你就是!」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那就多謝安公子了。」 安子軒拉了陳揚,顯得無比親熱,他說道:「咱們進去聊。」 這一下便進了華音居裏面,安子軒拉着陳揚秉燭夜談。 「林兄,你說要幫我寫幾首情詩的?」安子軒有些迫切。 陳揚便說道:「這個好辦。」他頓了頓,說道:「我來念,你寫。我以前就作了不少情詩,不過沒怎麼流傳出去,就先給你了。放心,我絕不會拆穿你的。」 安子軒立刻高興無比。 陳揚心裏好笑,你拿了哥的情詩,那就等於是有了把柄在哥手裡了,那還怕你不聽話嗎? 陳揚這次來誅殺岳光晨,他本來還有一種路線可以走,那就是蟄伏在黑獄城裡,靜靜等待岳光晨的出現,然後一擊必殺。或則,陳揚也可以讓陳妃蓉去打探岳光晨的住處等等。 但陳揚都沒有這麼做,因為他不想悄無聲息的殺了岳光晨。他要亮出屬於天都殿的鋒芒,他要用自己的力量來血洗這份恥辱。他不要悄無聲息的來,這就是陳揚的心思。 再則,貿然刺殺也有太多的不確定因素。一旦失敗,再想下手就難了,陳揚必須要保證萬無一失。所以,他現在就要混到泰山王身邊,保證知己知彼。 陳揚隨後就開始念起來,他念的是倉央嘉措的一首詞曲。 「你見,或者不見我,我就在那裡,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裡,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愛就在那裡 ,不增不減。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裡,不舍不棄。 來我的懷裡,或者,讓我住進你的心裏。 默然,相愛,寂靜,歡喜。」 「好,好詩!」安子軒興奮的道。 「額,這是詞。」陳揚說道。放到現代,倒是可以說是現代詩。 安子軒興奮的兩眼放光,說道:「林兄你真是大才,大才啊!」 陳揚哈哈一笑,說道:「其實也沒什麼,在咱們這個年代,有再多的才氣都不如修為高深有用。我若是就靠着這些詩詞去見泰山王,估計泰山王看都不會多看我一眼。這個時代,是我們的文人的悲哀,所以我寧願做一個武者!」 安子軒說道:「林兄你是文武雙全,沒有一樣難得住你。」隨後,他又說道:「可還有情詩?」 陳揚說道:「有當然是有,不過你也不能一口氣全給寧兒小姐呀。這作詩不比喝酒吃飯那麼簡單啊!」 安子軒便道:「林兄你說的是。」他頓了頓,道:「但是明天的事情,咱們得好好計劃計劃啊!」 陳揚說道:「那有什麼問題,只要你明天能將寧兒小姐約出來,我就能給你辦成。」 安子軒一笑,說道:「本來每次約寧兒還要費些功夫,但是現在有了這首情詩,那肯定是沒問題了。」他頓了頓,又說道:「林兄,只要你能幫我將寧兒追求到手,日後你就是我安子軒的大恩人!」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安公子,你這話就說的見外了不是。你能追求到寧兒小姐,那跟我也沒多大關係,那是你兩的緣分,也是因為寧兒小姐本來就喜歡你。我不過是將你們之間的遮羞布扯開而已。」 安子軒聽的甚是舒服,他也哈哈大笑起來。 第二天早上八點,安子軒便來到了泰山王的城主府前,他送了拜帖進去。 不一會後,裏面就出來僕人說道:「請安公子進來吧。」 安子軒便跟着僕人入內。 那城主府內自然是風景獨好,人工湖,柳樹成蔭,花園等等。 今天的天氣亦是晴好。安子軒直接在那小橋流水前的亭子里找到了宋寧。 宋寧穿了一身紅色的衫子,顯得十分艷麗可愛。 旁邊還有宋寧的丫鬟扮着,而宋寧則正在吃早餐。 早餐是小米粥加上一疊一疊精緻的小菜。 宋寧的吃相很是優雅。 「寧兒!」安子軒走進了亭子,愉快的喊道。 宋寧微微一笑,說道:「子軒你怎麼這麼早來了?吃早點了嗎?要不一起吃?」 安子軒看着美麗的宋寧,他看的呆了一呆,說道:「寧兒你真好看。」 宋寧臉蛋微微一紅,道:「子軒你越來越油嘴滑舌了。」安子軒馬上叫起撞天屈,他說道:「這可真不是油嘴滑舌,而是實話實說啊!」 宋寧便羞澀道:「不理你了。」 安子軒哈哈一笑,他心裏便覺得,陳揚的話果然管用啊!就是得臉皮厚一些才好。

《女神的貼身護衛陳揚林清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