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讓我成為你的星星
讓我成為你的星星 連載中

讓我成為你的星星

來源:google 作者:星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然 現代言情 簡衍

喬然憑藉一套四合院的別墅群設計,在入行十一年之際斬獲了藝術周最佳設計師大獎一襲紅裙,一口流利的F國語言驚艷全場第二天一早,她的背景被人人肉了個底兒掉有人說:她曾就讀某職高,打架逃課懟老師有人說:她靠潛規則上位,是圈裡出了名的交際花還有人說:她男女不忌,對象無數,和兩大集團的繼承人關係不清不楚架着金絲眼鏡的女人看着她,淡道:「這些是真的嗎」身旁的狐狸精雲淡風輕,內心毫無波瀾,甚至於還有點想笑:「第一個是真的,第二個是假的,至於第三個」柔軟的唇被啄了一口,女人在耳邊柔聲道:「簡教授你不是最清楚了嗎?」在一檔訪談節目上,主持人遠程連線了喬然的親友驚才絕艷的Q大心理學系教授簡衍穿着睡衣,出現在了喬然的卧室里年輕教授氣定神閑地走到書房「這一面牆的書架上,是喬總讀過的書」「這一面牆的架子上,是喬總從小到大獲的獎」「下面的箱子里,是喬總學生時代刷過的題」「上面的箱子里,是喬總獲得的證書和資質」主持人擦了擦額角的汗,問道:「那請問你們的關係是?」簡教授一臉淡定地打開放證書的箱子,拿起裏面的紅本本,對着鏡頭淡笑「就是這種關係」行走的打臉神器狐狸精設計師X忠犬直球天才心理學教授展開

《讓我成為你的星星》章節試讀:

一雙漂亮狹長的眼睛裏面透着澄亮的光,面前的人半嗔半笑,神似狐狸,但偏偏眼裡就有孩子般的天真。

知性的女主持人顯然沒有預料到喬然會這麼回答,推了推眼鏡,醞釀道:「倒還沒有想到喬老師是如此洒脫啊。」

喬然莞爾:「斷舍離嘛,少即是多,所以有的時候也會刻意把自己的心態調整地簡單一些。」

大屏幕上面播放着一段採訪,正是日前關於喬然學歷背景的內容。

主持人語氣平淡帶着笑:「好像從一然設計創立開始,好多人都對你的學歷背景十分感興趣,那麼今天您能滿足一下大家的好奇心嗎?」

喬然淡笑着攏了攏頭髮:「我之前也已經回應過了啊,我的求學經歷確實是豐富了點,但是也不自相矛盾啊。誰說職業院校出來,就不能夠考大學了?」

主持人饒有興緻:「所以,您曾經是真的就讀過某職業學校嗎?」

喬然點點頭,語氣平和帶笑:「你們不都找出來當年我穿着校服的照片了嗎?」

主持人微微朝後揚了揚身體:「那確實你的求學經歷挺讓人好奇的,能夠詳細說說嗎?」

喬然笑着:「當然可以,其實我們這一行,主要看的是作品,當然我不是說學歷不重要,只是說,在我們的工作中,單單只是學歷的話,並不能夠說明一個人的設計水平。」

剛剛被放到屏幕上的照片,是喬然參加全國技能大賽時候的照片。也是因為她得到了金獎,所以在職校畢業那一年,她獲得了一個破例考入Q大的機會。

喬然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最終以高出第二名二十分鐘的斷層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了Q大的經管系。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喬然便在Q大招就科的老師腦子裡掛上了號。

喬然說起這段經歷的時候,整個人的狀態不驕不躁,雲淡風輕,在她那張一貫媚態橫生的臉上,旁人不知道為什麼看出了一個世外居士的神態。

當她說到自己的斷層分數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主持人再一次推了推眼鏡:「抱歉,我再問一下,確定是比第二名高出二十分,而不是比錄取線高出了二十分嗎?」

喬然笑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是這樣的。」

在場所有人一陣唏噓,他們不知道,這只是節目中的第一個爆點。

主持人穩了穩心神:「您能夠具體跟我們說一說當時考試的事情嗎。」

喬然嘴角揚起了一絲淡笑,眼眶有些發酸,但是她的表情管理做得極好,以至於眼眶都沒有紅一下。

「那考試不算簡單,我雖然專業成績當初還看得過去,但是文化課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碰了,所以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在抓瞎的狀態。」

喬然說到這裡,頓了頓:「不過還好,最後還是得償所願了。」

後來在Q大的事情,大眾這些年傳得也差不多了,茶語飯後談資間,半真半假,逐漸妖魔化。

主持人向喬然推了推面前一瓶沒有開的水,喬然接過,下意識禮貌謝謝。

其實這個時候,大家才發現這個看起來可能隨時都會妖言惑眾的漂亮女人,身上還有着一股淡淡的書香氣質。

以前她很少接受訪談類的節目,所以大家理所當然都以為文案有專門的的公關公司打包,既然要營造一個學霸的人設,那麼自然就要含蓄些。

但是在這連續兩期的專訪中,隱隱約約的很多人都覺得這樣的書香氣息和那張明艷的臉,居然渾然天成。

主持人:「那為什麼,你在專業成績還不錯的情況下,還選擇換專業呢?一切從頭來過,不覺得可惜嗎?」

喬然抿了一口水:「因為我覺得人生短短几十年,有的事情是絕對不能夠將就的。」

主持人:「是因為不喜歡原來的專業嗎?」

喬然:「我這個人比較倔,,專業當時是家裡人給我選的,剛開始的時候只是不喜歡,然後就想換一個,家人不同意,沒辦法只有好好學。但是到了後來。。。。。。不喜歡的情緒就升級成討厭了。」

主持人點了點頭:「其實很多人都會遇見這樣的情況。」

喬然眉梢一挑,拍了拍大腿:「是不是就是那種,專業不喜歡,學着學着就感興趣了,相親對象不滿意,處着處着就有感情了。」

主持人笑得很明顯:「看起來,喬老師很有經驗嘛。」

喬然笑得意味深長:「到了這個歲數了,這點兒事兒誰還沒有遇到過呢。」

。。。。。。。

節目導演在導播室裏面,看着現場的情況,和身旁的工作人員喜於言表。

「看着吧,這期播出了,收視率話題量肯定蹭蹭蹭往上漲。」

導演走出了導播間,到樓梯間點了一根煙,和監製聊天:「說來也奇怪,咱們也請了喬然好多次了,之前都推脫不來,為什麼這一次答應地這麼快?」

監製散了散周圍的煙霧,深吸了口氣:「剛剛到了簡氏名下,前段時間還背上了抄襲的鍋,可不得洗一洗?」

導演微微皺眉:「其實我之前有家裡人和喬然有一些生意上的往來,說起來也不像是傳言那樣啊。」

監製笑了笑:「這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誰知道呢。」

第一期訪談結束,喬然和主持人在過道裏面和導演還有監製打了個照面。

導演伸手:「今天辛苦喬老師了,我二舅的別墅還是喬老師給設計的。」

喬然落落大方:「沒事,都是工作。」

主持人在一旁笑着:「喬老師配合度很高,這期的效果應該很不錯。」

喬然下樓,在路邊看到了一輛熟悉的車,笑着和工作人員揮手作別。

導演笑道:「看來喬老師是有人來接了,本來還想讓喬老師賞個臉,讓我們送您一段路程呢。」

喬然笑着客套幾句,穩步離開。

簡衍坐在后座上等她,喬然笑道:「怎麼,今天這麼明目張胆來,就不怕被人拍到。」

簡衍眉目舒展:「喬總,咱們現在是合作關係,有接觸不是很正常嗎?」

喬然淡笑:「正常,但是你應該知道網上說我和你的關係不清不楚呢。」

簡衍俯過身:「網上傳聞,和你關係不清不楚的人大有人在,莫非喬總還想要誰來接?」

雖說知道是玩笑,但是要是再繼續說下去,難免不會不小心打翻某一缸醋罈子。

喬然抿嘴:「沒誰,簡總能來,我不勝歡喜。」

簡衍滿意點頭:「再說了,我們之間的關係,不是清清楚楚的嗎?」

簡衍坐正,笑道:「你這節目是有三期是吧?」

喬然:「對,下一期的錄製是在一個星期過後。」

簡衍:「我聽說,是有一個連線的環節對嗎?」

喬然:「對的,節目組那邊有跟我說過。」

簡衍轉了轉戒指,心道:好極了。

手機響了,喬然的注意力在這個時候轉移了,所以也沒有再繼續問下去。

喬然:「這周五,Q大的100周年校慶,你知道嗎?」

簡衍:「校長邀請我了。」

喬然:「我看發的名單上面沒有你的名字啊。」

簡衍:「前幾天我在F國出差,時差的問題沒有接到他的電話,後來我答應他了,所以名單上面沒來得及打我的名字。」

簡衍說到這兒,笑出了聲:「我跟校長開玩笑,說我本來就是學校教職員工,邀不邀請都無所謂,反正到時候我也會在Q大的。」

喬然嘿嘿一笑,突然想到了什麼:「所以,你還是想要回Q大,將工作重心放在學校里?」

簡衍:「公司有你在,我放心。」

喬然:「你就不怕,我把簡氏架空,到時候離婚讓你凈身出戶?」

簡衍眼神暗了暗,直接把人撲到在座椅上:「你說什麼?」

喬然雙手舉過頭頂:「我錯了。」

簡衍壓在她身上,做出要對她上下其手的架勢:「真的?」

喬然乖巧點點頭,開始賣萌撒嬌。

簡衍剛剛坐起身,就聽到旁邊的小狐狸幽幽加了一句:「下次還敢。。。。。。」

隔着擋板,司機自然是不知道后座發生了什麼。

到了別墅,餘光不小心瞟到了兩位老闆。

奇怪,喬總的嘴巴怎麼又紅又腫啊?

到了學校,簡衍換了一身衣服,直接走到了實驗室。

自己的學生正在做着反應式的實驗,簡衍沒有打擾,在觀察室裏面靜靜地看着。

結束的時候,被試和主試握手道別,將人送到了實驗室門口。

看到站在觀察室裏面許久不見的導師,簫衛和許晴熱淚盈眶,一左一右撲了上去。

「老師啊,你是不是都忘了您還有兩個留守學生了啊。」

「別人都有導師,我們就是兩顆沒人疼的小白菜,誰都可以欺負我們。」

「對啊,教授,這學期我就在學校裏面看到了您三次。。。。。。」

簡衍靜靜地站在原地,看他們的表演。

兩分鐘之後,開始淡淡說道:「這麼想我啊?」

倆小崽子點頭:「嗯,看來我之前讓你們看的書、實驗報告以及文獻都準備挺好了啊?」

氣氛突然安靜。

簡衍滿意揚唇:「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就開一個研討會?」

看着倆人倉皇而逃的背影,簡教授的嘴角露出放鬆的笑意。

哼,倆小崽子,毛都還沒長齊呢,跟我斗?

敲了敲辦公室的門,簡衍聽到了淡淡的:「進。」

簡衍躡手躡腳地走進去,一臉心虛道:「程教授?」

程潤明抬頭,看着面前的人,直接手一抬,將旁邊的演算本衝著簡衍砸了過去。

「小兔崽子,你還知道回來?我還以為你和你媳婦兒都忘了你是Q大的人了呢。」

簡衍手疾眼快,在躲過襲擊的同時,接住了本子。

程潤明恨鐵不成鋼:「你說你倆,明明跟我和卓璐說一聲就解決的事情,你倆非要鬧得滿城風雨,一幫記者在學校門口長槍短炮,探頭探腦,守門的保安集體要求加工資,校長辦公室的電話都打到我這裡來了。」

剛剛教訓完自己學生的簡教授,回憶着剛剛自己學生對着她低三下四的表情,十分謙遜地站在一旁,接受着自己老師對她愛的洗禮。

程潤明:「你家那隻小狐狸崽子呢?」

簡衍十分老實:「沒來。」

程潤明:「看這周六到老卓家裡吃飯,她不被罵得狗血噴頭才怪。」

簡衍小聲嘀咕:「那然然不也是怕影響她的正常教學嗎?」

程潤明恨不得一個大逼兜子衝著簡衍扇過去:「現在事情都處理好了沒?」

簡衍:「差不多了。」

程潤明眼睛一瞪:「差不多?!」

簡衍咽了咽口水:「好了!」

程潤明哼了一聲:「校慶她來嗎?」

簡衍:「來的。」

程潤明:「別再出什麼幺蛾子了。」

簡衍眼觀鼻,鼻觀心,點頭。

程潤明今天看簡衍,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沖她擺了擺手:「滾吧,該做什麼做什麼。你不在的時候,你的研究生,問問題都問到我這裡來了。」

簡衍:「謝謝程教授了,麻煩程教授了,程教授辛苦了。」

簡衍溜之大吉,程潤明看着小兔崽子一溜煙逃竄的背影,嘴角緩緩露出欣慰的笑意。

以前在自己手下胡天胡地的小狼崽子,現在都自己在帶研究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