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三重人格我是真的會謝
三重人格我是真的會謝 連載中

三重人格我是真的會謝

來源:google 作者:左手放右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左手放右邊 都市小說 陳奕

三重人格輪流循環擔任主人格,過上了各自獨立的生活你問他……哦不,他們的體驗?「真的很淦啊!」「誒?明明很好玩!」「體驗?就還好吧」展開

《三重人格我是真的會謝》章節試讀:

「嘶……」

下午,陳奕醒來後,享受着宿醉帶來的頭痛。

對於幾乎沒碰過酒的陳奕來說,宿醉是種新奇又折磨的體驗,所以一大清早,陳奕就有些萎靡不振。

陳奕強忍着難受點了份外賣,泡了杯美式咖啡,期望網上的「咖啡解酒論」能夠生效。

然而事與願違,一陣陣頭疼如同草帽海賊團在他腦子裡開宴會,還是路飛當上海賊王之後的那種超大型宴會!

不過即使狀態不佳,陳奕還是強忍着難受逼自己坐到了筆記本前,第n次雙擊打開了那份只有標題的Word文檔。

網文作家就是這樣一種職業,雖然可以自由支配工作時間,但不能斷更的壓力依舊會每天將他們摁在電腦前,無論有靈感與否,風雨無阻!

其實早在上上次執政結束前,陳奕便將上一份作品的收尾存稿準備好了,現在只是在以每天兩章的速度定時更新在網站上而已,這段時間,他一直在構思自己的新作。

然而這份新作卻在前天被編輯毫不留情地否定了,自己的存稿也只夠撐到這周結束為止。也就是說,如果再拿不出可以簽約的企劃,陳奕就要無事可做了!

更何況,這周結束後,他要兩周以後才能出來,這樣下去什麼時候才能開新書?

雖然短期來說,以前的作品還能帶來後續訂閱收入,但這也並非長久之計。如果遲遲不出新作,陳奕遲早會斷糧,連獨立生活都沒法做到,這種事陳奕絕對不想再次看到。

魏湛是鐵定靠不住的,至於那傢伙……陳奕並不想依靠他。

雖然可能在他人看來,陳奕的這種思想既有趣又奇怪,畢竟嚴格意義上,他們仨是同一個人,陳奕此舉簡直就像是在說,「我不想依靠我自己」。

放到其他人身上,這鐵定是啃老宣言。但放在陳奕身上卻成為了一種希望獨立生活的信念,多諷刺啊!

按陳奕的說法,自己就像《火影忍者》里早期的鳴人,明明身體里有一個很強悍的外掛,只要依靠它,任何困難都可以迎刃而解,但自己卻堅持不用。

「在你享受便利的同時,總是會失去些什麼的,不是嗎?」

這是陳奕對博士說過的話。

《火影忍者》里的鳴人失去的是理智,《龍族》里的路明非失去的是生命,而陳奕失去的,是作為獨立人格所存在的意義。

然而靈感這種東西就像身經百戰的渣男渣女,當你對它百般渴求的時候,它卻對你愛答不理,而當你沒有想起它時,它卻又冒出來撩撥你一下,讓你頓時全身發熱,心跳加速!

此時坐在電腦前的陳奕就如同舔狗一般,對着電腦百般祈求,卻不見絲毫靈感。

他在屏幕上緩緩敲下了一個「你」字,隨即又暴躁地連按下幾次「Delete」,連標題都被刪掉了幾個字,好傢夥,不進反退!

在舔了靈感半小時而無果後,陳奕終是嘆了口氣,合上了筆記本電腦。

或許……自己應該出去放鬆一下了。

許多作者在靈感枯竭的時候都會選擇出去轉一轉,走一走。

有研究表明,在樹林里行走十五分鐘便可有效緩解焦慮和壓力。雖然陳奕不是很喜歡那種人跡罕至的地方,但出去轉轉總歸應該是有些好處的。

想到這裡,陳奕換了套衣服,將筆記本電腦放進背包,然後出門了。

……

漫無目的的陳奕就這樣放空了自己,走進了隨機的地鐵站,坐上了隨機到來的地鐵,在隨機的地鐵站下了車,然後四處亂逛。不知不覺中,他來到了「寒茂購物中心」。

畢竟是那傢伙手下的地方,倒也算是知根知底,所以如果陳奕有必須去商場購買的東西,一般都會選擇來寒茂,而且那傢伙時不時就會拿幾張打折券回來,對於陳奕這樣收入的人來說,性價比很高。

暮色降臨,光怪陸離的霓虹燈鋪面了城市,就像在拋繡球招親的白富美,將貪婪和放縱均勻地灑在大都市居民疲憊的身體上。

不遠處購物中心的外牆上,一塊塊大得誇張的LED屏正播放着各色各樣的廣告,就像在唱着歌謠的海妖,勾引着人們的**。

然而職業作家陳奕眼中看到的東西,卻和普通人不一樣。

「需求+動詞+品牌名。」

「否定常規賣點+提出獨有賣點。」

如同工程師拆解機械一般,這些廣告的核心結構被陳奕三下五除二地剖析開來。

作為一名職業作家,在網文網站上掃榜是基本功,即使是陳奕這樣追求個性的作家也並不例外。通過掃榜閱讀最近火熱的網文,不僅可以了解讀者的喜好,也可以為自己的作品找到靈感。

由於陳奕不想寫那些已經被無數人寫過的故事,久而久之,他便練就了一眼將故事結構剖析出來的能力,以此防止自己落入俗套。

因此,在看到各種各樣的廣告時,陳奕的反應並不像普通人那樣感到被吸引,反而是覺得乏味。因為它們看似花樣層出不窮,實則核心結構千篇一律,很難激起陳奕的購買慾。

「真無聊啊……」

陳奕由衷地感嘆道。

可是剛下班的白領、金領們,此時正如同蝗蟲過境般衝進這座富麗堂皇的商場,瘋狂席捲着每個櫃檯。這幅景象,彷彿是在啪啪打着陳奕的臉。

無聊又如何?落入俗套又如何?這樣的廣告就是有效,顧客就是買賬!你費勁巴拉地搞創新,最後沒效果,有毛用?

來來往往的人群,五彩繽紛的廣告,震耳欲聾的音樂,站在路口的陳奕與這一切都無關,但又好像一切的一切都在嘲笑他,嘲笑他的不知所謂,嘲笑他的天馬行空。

記得有位章節均訂過萬的網文大神說過:「網文不是文學,而是商品。作家的義務就是創造出讀者讀起來爽的書,僅此而已。思想、文筆,都是不必要的東西。」

或許……這才是正確的嗎?

在這傍晚都市的分岔路口,右邊是人聲鼎沸的購物中心,左邊則是人煙稀少的公園,迷茫的陳奕帶着心中所剩無幾的不甘,轉身向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