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深海流浪者
深海流浪者 連載中

深海流浪者

來源:google 作者:鹿游天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荊軻 駱佳雲

五百年前,一艘觀察者飛船在結束對藍星的觀察作業後,順手擄走了幾千土著作為這一次觀察作業的「結論」這些人兜兜轉轉,分分離離,經過幾代人的努力,終於成為了星際公約承認的公民他們一直沒有忘記故鄉,也一直在尋找母星蹤跡直到有一天,他們接到了一個賞金任務獲得了一顆宜居星球新的紀元到來了展開

《深海流浪者》章節試讀:

「艦長!我覺的周圍有些不對勁。」薩斯按着自己的胸膛,裏面一直在突突突跳動的心臟,讓他整個人都處於嚴重的焦慮過程中。

「有問題嗎?」

維吉恩作為星系中最好戰的種族,對於戰鬥有着超乎尋常的直覺,是艦長在這片星域中存活這麼久的手段之一,近乎80%的戰鬥,他們都可以靠着維吉恩的戰鬥直覺發現隱藏在暗處的敵人。

「薩斯,你立刻下去派出守望護衛艦、無畏護衛艦、鏡子探測者號起飛,對飛船附近進行監測。」艦長當機立斷,讓三艘飛船先行飛空,為可能會出現的戰鬥佔據有利位置。

「其餘在崗人員,進入戰備狀態。前方小行星帶有異常情況,通知剛剛回來的兩個小隊,趕緊進入戰備,隨時準備升空。」

作為護衛隊的指揮官,即便再愛財,他也是將自己的性命的安全放在首位,所以即刻安排一直在崗的護衛隊升空,如果沒有情況是最好的,那麼最多是浪費一些能源,如果真的有人在埋伏他們,那麼····後果不是他能承受的。

飛船夾層中的東西一旦暴露出去,他可承受不住那些大佬的怒火。

「好!」

薩斯立刻下令召集護衛隊的成員進入戰備狀態。

隨着薩斯命令下達,飛船內部的應急燈開始閃爍,這是備戰應急燈。

這些信號會傳遞給所有的飛船護衛隊的人員,讓所有在狀態的隊員即刻返回自己的崗位,準備可能存在的戰鬥,但不會影響到飛船的客人們,所以整個大廳內還是歌舞昇平。

只有一些正在休息的護衛隊成員看到了閃爍的應急燈後,匆匆推掉手中的事情,悄悄的離開大廳,回到自己的房間中準備更換衣服。

但他們匆匆離開的身影沒有發現,宴會廳的有些客人一直在盯着他們的動向,在他們離開後,也悄悄的離開了大廳。

「你好些了?戴維?」衛生室的休養倉外的拉卡自然也是看到了應急燈,雖然只是最低級的召集令,他也信任副隊長薩斯能夠處理好一應的工作。

但心中不免有些焦急,艦隊既然發出了這種命令,那自然是遇到了問題,而且一般來說,艦隊是很少發出這種號召令的,每一次發出基本上都代表有戰鬥要發生,可是自己的朋友,這個剛剛出遠門的孩子還在修養倉中,沒有戰鬥經驗的他,如果自己就這麼離開,他能不能照顧好自己。

這個地方一般情況下沒有人過來,如果戰鬥開始,沒人照顧的他,萬一在餘波中陣亡了,他會後悔的,畢竟是他帶過來的啊,如果在原地,有着機械人的照顧,自然是可以回到防彈的客房呢,哪裡是比醫療室安全許多的。

有些焦急的拉卡慢慢的往休養倉中走去,想看一下修養倉裏面戴維的情況,看看是不是需要提前結束戴維的修養程序,讓他儘快清醒過來。

大量的霧氣充斥着休養倉,拉卡完全看不見裏面的情況,只能是湊的比較近,但是被濃厚的霧氣阻礙視線並不是很好,只能是從外面主動的開啟修養倉。

大量的霧氣瞬間從休養倉中噴出,拉卡用手揮了揮眼前的霧氣,希望能夠儘快的驅散它們。

因為休養倉從外面終止,出現的霧氣超過了房間內部的閾值,這個時候房間內部的排風機也開始工作,風扇在拉卡的頭上開始運轉,嗡嗡的風扇聲掩蓋了一些其他什麼的聲音。

「戴維?」

拉卡用手扇着眼前的煙霧,然後往前小聲的喊着,希望喚醒眼前因為休養液而陷入半昏迷的人影。

「噗!」

一節已經滾燙的能量刀輕而易舉的突破了拉卡的防護裝置,從拉卡心窩的背後突了出來,拉卡突遭重創完全沒有反應過來,能量刀在修養倉中已經完全吸收夠了能量。

此時已經全功率運轉的離子刀,肆無忌憚的散發著自己的威能,強大的能量粒子不斷的侵蝕着拉卡的內臟,即便是強大維吉恩的種族也不能抗衡這種程度的襲擊,拉卡怔怔的看着眼前那個熟悉的臉龐一臉的不可置信。

「你~~~戴維~~你~~~」

「抱歉!拉卡!我可不叫戴維。」眼前的這個男人聲音沒有了之前的虛弱感,如同冰塊一般冰冷,彷彿一個沒有感情的機械殺手一般,在無條件的執行自己的程序。

荊軻看着眼前這個努力抵抗離子刀侵蝕的拉卡,再次的用力將其擊倒在地,拔刀朝向拉卡的喉嚨割去,已經毫無抵抗能力的拉卡也眼睜睜的自己的生命走向終結。

離子刀再一次擊碎了拉卡的防護服,划過拉卡脆弱的喉結,淡綠色的鮮血隨着傷口噴涌而出,再怎麼強壯的宇宙種族也無法硬抗兩個致命傷起身搏鬥,掙扎良久後,拉卡眼前一黑,徹底的失去了意識。

荊軻伸手將拉卡那受到襲擊後不可置信的大眼睛合上後。

從已經被濃稠的鮮血所浸染的倉中走了出來,粘稠的營養液和淡綠色的鮮血順着那荊軻那近乎完美的肌肉曲線慢慢下滑,形成一個極為絢麗的色彩畫面。

荊軻將拉卡沉重的身子抱起,用力推到休養倉中,然後在拉卡的身上不斷的摸索,終於在後腰的位置找到了一個亮銀色的金屬卡片,這是武器庫的鑰匙,也是他為什麼如此辛苦,誆騙拉卡來此的主要原因,畢竟飛船上的其他同伴們可沒有武器可以使用啊。

「唔~就是這個小東西嘛?」掃描結束後,荊軻看着眼前的這個亮銀色的金屬卡搖了搖頭。「就一些命令模塊,還做的挺別緻的也不過是毫無意義的裝飾。」

打開房間內的清掃裝置,很快鮮血和流淌在地面上的營養液被清掃裝置徹底清除,荊軻在一旁的清洗室中簡單的洗漱後,穿上自己的外套,將拉卡的放在椅子上的武器藏在衣服的裏面,離開衛生室。

左右看了一下,確定附近沒有人後,荊軻轉身往身後的不遠處的旋轉樓梯走去,那邊是他們之前約定好的接頭地點。

「隊長!」羅戈帶着兩個隊員正等待在此處,這個地方無人監控,羅戈等人也是剛剛從宴會過來,並不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武器,鑰匙。」荊軻簡單的交接了手中的東西,不放心的囑咐着自己隊員注意安全。

羅戈等人點點頭,他們做星際海盜的,早就見慣了生死,也知道說不準下一秒自己就會死在誰的手中,對於隊長的囑咐,他們也只能讓自己打起精神,不要輕敵。

四人擊掌加油後,立刻按照之前的計劃,分散開了,有一個隊員,回到大廳中,和其他的依舊埋伏在大廳中的士兵取的聯繫,準備伏殺那些已經喝醉或者並沒有上前線的士兵。

羅戈帶荊軻繳獲的拉卡身上的警用武器,前往行李艙看看能不能取得自己的武器裝備,取得武器之後,在與飛船後段大廳的巴萊特匯合,然後強攻飛船的武器庫或者指揮室。

而荊軻則沿着走廊繼續前進,那邊通往飛船的上層,是值班護衛隊員們休息的地方,再往上走,則是整個飛船交通樞紐,也是唯一一個通往飛船停機坪的入口。

「偵察機-鏡子已經起飛了!」副艦長一直盯着飛船系統上的各項數據,第一時間就捕捉到了這一個消息,然後立刻打開通訊系統,讓鏡子開始全面的搜索周圍的環境。

無畏號、守望號也相繼起飛,一個護衛在母船附近,一個護衛在偵察機-鏡子附近,防止敵人突襲,偵察機的戰鬥性能並沒有那麼好,一旦被敵人攻擊損壞,他們就失去了對外偵查的手段,到時候就成了聾子和瞎子,只能任人宰割。

「艦長,副艦長。我們通過監測系統發現了一下不同尋常的反射信號和波段,前方可能有危險。」

很快,前方的偵察機-鏡子就傳回來了第一手偵查的消息,以及是否進一步偵查的命令, 偵察機上的飛行員也很緊張,這種不同尋常的反射信號,讓他有些心慌,但作為士兵,他必須 服從上級下達的指示,偵查員緊張的看着飛機上的儀錶盤,就等待着艦長的回應了。

艦長聽到消息後皺着眉頭,沒有回答,但是一直在不斷碰撞的上下喙表明了艦長的心思並不是很好。

畢竟每一次的起降還有飛行都要花費燃料,雖然這些花費和所面臨的危險相比都算不上什麼。

但吉克族都貪財,每一次額外的消耗和花費都讓他的心肝感到顫抖,不過這並不代表他是傻瓜,他自然也知道對於戰鬥這方面的天賦,十個吉克族加起來也比不過一個維吉恩。

他既然招聘維吉恩作為艦隊的護衛隊,那自己也只能選擇放權給他們。

艦長揉了揉自己的腦袋,表示讓副艦長他們自己安排,自己不再考慮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反而轉頭回去繼續吸食自己的吉克小吸了。

在吉克的上層社會中,吉克小吸是一種藝術形式,是吉克靈魂最真實的體現,也是逃避 生活的一種非常有效的手段。

「呼!」薩斯長呼了一口氣,他畢竟不是拉卡,拉卡在船上十幾年的時間,擊退了數次的海盜襲擊,有資歷有本事去下達這些命令,但是自己才上船不到兩年的時間,還是擔心艦長不信任自己的命令。

不過現在艦長既然放權給自己了,自己還是好好做吧,要讓這些膽敢來襲擊自己的海盜 知道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