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神話之我在商朝當暴君
神話之我在商朝當暴君 連載中

神話之我在商朝當暴君

來源:外網 作者:司徒清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司徒清塵 都市言情

一覺醒來,睜眼就看到一個絕世美女!萬萬沒想到,李清居然穿越成了商朝最後的一個大王,紂王帝辛!面對天下大亂,西周造反,三聖封神,咋辦?不慌,我有,人皇系統!展開

《神話之我在商朝當暴君》章節試讀:

第4章
水落石出!
這女子走來,身側也是顯出了她的頁面。
姓名:姜倩。
身份:大商皇后。
實力:凡人。
法寶:無
功法:無
氣運:1
仙家等級評價:無
姜皇后姜倩慢步走到了李清前方五米左右,看了一眼李清,只見其眼中滿是霧氣,嘴角輕咬,充滿了冤枉的委屈,看的李清一陣憐愛,想伸手拉過來憐惜一番,又忍住了。
姜倩見大王面無表情,眼中淚水終於忍不住的滑落,盈盈拜倒,泣道:「妾身,拜見大王。」
「都起來吧。」
王霸之氣,帝王威嚴,自不會因為姜皇后而破功,只見李清平靜的抬了抬手,費仲和姜皇后便同時起身。
而後,又是一陣鎖鏈聲響,那刺客姜環,已經被五花大綁,被幾個軍士一起,壓了上了大殿。
隨後,後宮的服侍姜倩的侍女太監,林列幾十人,都被壓了上來。
「稟大王,犯人全部解壓到齊。」
這群軍士之中的一個領頭者,對着李清就是跪地喊道。
李清看了一眼,是一個護衛統領,雖也有資料,但並無存在感,所以就只是揮手道:「下去吧。」
「諾!」
那統領一點頭,便帶着軍士下了大殿,但依舊森嚴的站在門口,一旦有事,隨時可以衝進來。
李清掃視了一下下方,淡然道:「叔父,商相,你們就當著寡人的面,調查吧!」
「臣遵旨!」
商容當先一點頭,隨後他厭惡的看了一眼費仲,這才走到了那姜環面前,沉聲道:「你為何刺殺陛下!?」
「哼!暴君無道!荒淫無度!建造炮烙殘害忠良,修建摘星樓魚肉百姓!致使天下百姓流離失所!災害頻出!如此殘暴不仁之主!自當殺之!」
姜環一聲冷笑,義正言辭的說道。
李清翻了翻白眼,隨後看了他一眼,只見他的資料顯示。
姓名:姜環
身份:費府護衛。
實力:凡人武夫。
法寶:無
功法:五行拳
氣運:—0.5
仙家等級評價:無
哦,殺了你,還能回收零點五氣運,不錯,不錯。
李清心中如是想着。
「放肆!」
而商容聽到此言,頓時大怒,一巴掌就抽了過去,直打的姜環眼冒金星,只聽商容罵道:「匹夫聽着!大王乃人間至尊,億萬萬人類之主,是為人皇!取用一點,享受一點,又有何妨!?大王乃明君!此時不過是修養潛藏而已!你可知有神鳥,三年不飛,一飛衝天!三年不鳴!一鳴驚人!?大王便是這等神人!」
明裡暗裡的誇讚,勸諫了一番紂王的商容,這才入了正題問道:「誰指使你的!?又是誰!放你進摘星樓的!摘星樓,那是本相過去,都需稟報的地方!否則你就是蒼蠅,也飛不進去!」
姜環眼珠一轉,想起先前費仲對他所言,只是道:「我先前便說了,乃是皇后娘娘指使我!也是皇后娘娘悄悄放我進的摘星樓!」
「哼,你之所言,騙騙孩童尚可,如何能騙的過大王!?」
商容一聽,只是冷笑,對着李清拱了拱手後,看着姜環道:「你說你是皇后指使,我且問你,皇后是何時指使與你,如何指使與你?」
姜環一愣,他思索了一下,這才說道:「皇后,皇后是昨日子時三刻,喚我進後宮,叫我於巳時動手,那時暴君與妖女荒淫酣醉,正是好時候!」
「你休要血口噴人!哀家何時指派於你!?昨日子時,哀家正與武成王之妻賈式一起繡衣!豈會傳喚你入宮後宮,指派你刺殺大王!?後宮諸多宮女太監皆是人證!」
姜倩一聽,連忙抬頭,指着姜環就是喊了一聲,隨後又對着李清拜倒泣道:「還請大王為臣妾做主。」
李清淡然道:「是非曲直,寡人自有公斷,來人啊,宣黃飛虎之妻,賈式覲見!」
「宣,賈式入殿!」
黃飛虎的府邸本就離皇城不遠,只是半燭香後,賈式便也款款而來。
李清看了一眼,心中便也讚歎,怪不得紂王要強上人家。
只見這女子,二十多的年紀,長相雖不如妲己,但也是閉月羞花,且比妲己多了一份成熟誘惑之感,又比姜倩多了一份青春活躍,果真是極品。
賈式來到大殿之上,有些疑慮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夫君黃飛虎,見他對自己微微點頭,便去了顧忌,只是拜倒道:「賈式拜見大王,大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李清抬手道:「免禮,寡人問你,你昨日可是和姜皇后一起織綉?是何時辰?不可說謊!」
賈式連忙道:「回大王,昨日妾身的確是和姜皇后一起織綉,時間,大概是在子時左右。」
「你可確定?」
李清淡然問道。
「妾身確定。」
賈式點頭回應。
「匹夫!你還有何話說!?」
商容一聽,頓時大喝一聲,指着姜環道:「你這種賊子匹夫,不但不如實招供,反而還想陷害皇后!?」
說完,他就對着李清拱手道:「大王!老臣建議,將此賊子匹夫,施以炮烙之刑!看他還不老實招來!」
李清終於是冷冷一笑,看向了姜環。
被李清這麼一看,王霸之氣威懾之下,姜環一時渾身發抖,牙齒都開始打顫。
「來人,將炮烙抬來!」
李清大袖一揮,森然說道。
一聲之下,只見一尊青銅大爐被數十人緩緩推了進來,這銅爐之上,樹立一根一人合抱粗細的巨大銅柱,其上鐵鏈嘩啦啦作響,甚為可怖。
「寡人給你一炷香的時間考慮,這一炷香的時間,正好夠炮烙燒熱。」
李清看了一眼抖如篩糠的姜環,只是平靜的說了一聲,隨後一揮手,頓時那數十人就開始引火燒爐。
火焰熊熊,整個大殿似乎都開始熱了起來。
尤其是眾官員,更是開始面色微變,這炮烙活活烙死梅大夫的場面,似乎從新浮現,梅大夫的嘶吼,似乎還在耳邊!
一炷香的時間很快就過去,只見青銅炮烙已然被燒的有些發紅,滾滾熱浪橫掃四周。
「你,考慮好了沒有,是誰,讓你刺殺寡人?」
李清單手撐着頭顱,微微歪坐,睥睨之間,看着姜環緩緩問道。
「我,我……」
姜環已然是渾身發軟,汗如漿涌,一時話都說不出話來了。
「來人,將他烤了。」
李清見此,便冷冷一笑,一揮手的說道。
「諾!」
數個侍衛一聽,便同時應諾,隨後邁步而出,扯着姜環就往炮烙而去。
「啊!啊!我招!我招!陛下!我招啊!」
一瞬間,姜環就屁滾尿流,瘋狂的掙扎,同時嘶吼。
「還不從實招來!?」
商容隨之大喝了一聲。
「是,是費大監!是費大監啊!」
姜環頓時慘嚎着,將真正的謀主招了出來!
而此刻的費仲則是跪在地上,渾身都在哆嗦。

《神話之我在商朝當暴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