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沈星月
沈星月 連載中

沈星月

來源:外網 作者:秦風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秦風

一代武帝被害而隕落,萬年之後重生在一位名為秦風的少年身上。覺醒無上神魂,修鍊無上武道,從此風起雲湧與無數天驕爭鋒,諸天萬界都將因為他的回歸而顫抖!展開

《沈星月》章節試讀:

第9章 《武帝開脈訣》

「那開脈液的配方是我那個不孝徒兒賣給你的吧?」秦風問道。

姜紫月收斂了心神:「秦二少是你的徒弟?」

秦風呵呵一笑:「否則你認為一個十八歲的小娃娃如何能配煉出這種藥方?」

「就算這藥方是前輩的,但是秦二少已經賣給我千金閣,這藥方便是我千金閣的了!」姜紫月說道。

秦風眉頭一挑:「你以為我是來興師問罪的?」

「難道不是嗎?」姜紫月微微一笑。

秦風站了起來:「老夫還不至於這麼小氣,區區藥方老夫還不放在眼裡!」

「那前輩氣勢洶洶是所謂何事?」姜紫月不解的問道。

「有人打我徒弟的主意,我自然是要出來幫我徒弟一把!」秦風笑着說道。

「沈家?」姜紫月問道。

「沈家算個屁,我指的是冰河谷!」秦風搖了搖頭。

「前輩你應該清楚,我千金閣只做生意,不問紛爭,恐怕是幫不到你了!」姜紫月說道。

秦風瞥了姜紫月一眼:「小丫頭自作聰明,我要你千金閣出手了嗎?你只需要幫我聯繫玄火正宗,說秦家有一個好苗子。」

「前輩你指的是秦二少?」姜紫月問道。

「我說了你不要自作聰明,只需要把話帶到,等玄火正宗的人來了,他們自然會知曉。」秦風說道。

姜紫月一臉疑惑,秦家除了秦風這一個天才,難道說還有什麼天才不成?

「老夫也不是那種摳門之人,這黑玉鍛體膏的配方就當是報酬!」秦風甩過一張白紙。

「這些靈藥,不就是秦二少……」姜紫月大驚。

在姜紫月的恭送之下,秦風大搖大擺的離開了千金閣,引得千金閣一眾武者嘖嘖稱奇。

「秦風的師傅嗎?神神秘秘的,有點意思!」姜紫月吟吟一笑。

秦風在天水城之中轉了十幾圈,確定沒有人跟蹤之後,在一條小巷之中搓掉了臉上的易容膏。

「呼!」

秦風偷偷回到了秦家,暗暗鬆了一口氣。

「盈兒,過來!」秦風朝着盈兒招了招手。

「秦風哥哥,你找我啊,有事嗎?」秦盈問道。

「想不想練武?」秦風問道。

「想啊!」秦盈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那好,我這裡有一門功法,你想不想修鍊?」秦風問道。

「想啊,想啊,秦風哥哥你快教我!」秦盈開心的說道。

秦風手指一點,微弱的神魂之力注入到了秦盈的神魂之中。

「永恆之火,淬鍊神魂,開!」淡藍色的火焰沒入了秦盈的神魂之中。

當初他的帝品神魂在永恆之火的淬鍊之下尚且都能更進一步,更不用說是秦盈的神魂了。

秦風收回永恆之火的時候,他的額頭已經滿是汗水了,他不過是開脈境三重,神魂之力還十分弱小,耗費神魂之力幫助盈兒淬鍊神魂,對自身消耗極大。

「這個小丫頭倒是一塊璞玉!」秦風微微一笑。

也不知道原來那個便宜老爹是從哪裡撿來的這個小丫頭,神魂倒是非常強大,可惜是被某種力量給壓制住了,剛剛秦風用永恆之火煉化了那股力量。

「明天再用一些黑玉鍛體膏,應該就能開脈了吧?」秦風看着已經昏睡過去的秦盈說道。

秦風打開了一盒黑玉鍛體膏,塗抹在了自己身上,引導着藥力沖開第四條武脈。

「砰!」藥力撞擊在第四條脈之上,閉塞的武脈紋絲不動。

「果然,要打通第四條脈沒那麼簡單!」秦風微微嘆了口氣。

開脈的難度越來越高,要重新打通第四條武脈恐怕要費一些功夫。

「再來!」秦風咬了咬牙,再次衝擊武脈。

一夜過去,秦風衝擊了百次,第四條武脈終於是有所鬆動,秦風趁熱打鐵,引導着藥力猛的沖向了武脈。

「轟!」

第四條武脈轟然打開,神魂猛的一顫,彷彿是有什麼東西和神魂連接在了一起!

永恆之火劇烈的跳動着,淡藍色的火焰似乎是壯大了一些。

「第四條武脈開啟,肉身進一步強化,神魂也隨之壯大!」秦風長吐了一口濁氣,一夜苦修總算是沒有白費。

有了永恆之火淬鍊肉身,這修鍊的速度已經可以用駭人聽聞來形容了!

在短短兩天的時間之內,秦風竟然接連打通了四條武脈,如此快的修鍊速度足以讓整個天水城的武者都為之震驚。

但是秦風自己卻很清楚,這僅僅是一個開始罷了,武道的路很長!

開脈境是武道的基礎,但正因為是基礎所以才無比重要,但凡叱吒萬界的強者,無一不是根基渾厚之輩。

在天南帝國武者的認知之中,開脈境大圓滿便是打通九條武脈,在打通九條武脈之後便能進入巨力境。

他們不知道在打通九條武脈之後還可更進一步,開脈境每多打通一條武脈武者的身體就會發生極大的變化。

前世秦風身為武帝,在開脈境之時他打通了十二條武脈,比普通武者多出了三條武脈,也正是因為多打通了三條武脈,打下了無比紮實的武道根基,一步領先步步領先!

《武帝開脈訣》。

秦風的腦海之中浮現出了一門前世創造出來的功法。

當年的他站在萬界之巔,對武道的理解堪稱萬界第一,以他對武道的理解創造出了這一門《武帝開脈訣》。

開脈境打通十二條武脈固然已經是驚世駭俗,可秦風覺得這並不是武者的極限,他認為開脈境還有提升的空間。

《武帝開脈訣》的極限是打通十八條武脈,在原先的基礎上又是增加了六條武脈!

打通十八條武脈,莫說是在這天南帝國之中,哪怕是放眼諸天萬界都是駭人聽聞的,哪怕是最瘋狂的武者也不敢想像能夠打通十八條武脈。

這《武帝開脈訣》雖說是秦風所創,可是他創造出這《武帝開脈訣》的時候已經是萬界第一強者,早就過了開脈的階段,這《武帝開脈訣》也僅僅是在他的設想之中罷了。

然而這一次重生卻給了他這個機會,這是上天的安排!

永恆之火成為了他的神魂,這無疑是一個契機!

每打通一條武脈所要耗費的資源都是難以想像的,這天水城太小,琅山郡太小,甚至連天南帝國都太小了!

「盈兒,這一盒黑玉鍛體膏,每次只取一小勺放入水中,葯浴半個時辰便可!」秦風給了秦盈一盒黑玉鍛體膏,以這小丫頭的天賦,應該能夠開啟四五條武脈。

「嗯,盈兒一定會好好練功的!」秦盈笑嘻嘻的說道。

「昨天我傳你的功法都記好了嗎?可不能記錯了,練錯的話會沒命的!」秦風一邊調配藥材一邊問道。

「記住了,一個字都不會錯的!」秦盈點了點自己的腦袋。

秦風傳授給秦盈的是他上一世修鍊的功法,雖然只是開脈境的基礎功法,但是卻是能夠打通十二條武脈的《乾坤開脈訣》!

號稱諸天萬界最強基礎功法,上一世秦風便是以此功法打下了無上根基。

雖說這《乾坤開脈訣》能夠打通十二條武脈,可並不是修鍊了此功法的武者都能打通十二條武脈,上一世修鍊《乾坤開脈訣》的足足有上百人,但是能夠打通十二條武脈的也就是他一人罷了。

打通武脈,天賦、努力、資源、機緣這四者缺一不可!

將剩下的九份靈藥全都煉製成黑玉鍛體膏之後,秦風伸了一個懶腰,短時間之內倒是不需要擔心修鍊資源的問題了。

十份靈藥足足花費了三千萬兩白銀,可這還僅僅是一個開始罷了,想要練武就少不了丹藥的配合,修為越高所需的丹藥就越多,品階自然也就越高,到時候花費的錢財更加恐怖。

上一世他貴為武帝,要什麼天材地寶都只需他一句話,自然會有人幫他尋來,可這一世他只能是靠自己的了。

「賣藥方終究只是應急之法,煉丹和煉器才是最賺錢的!」秦風摸着下巴說道。

十兩銀子買來的材料被他煉製之後,隨手就能賣出幾十萬兩,這便是丹藥的利潤。

如果換成靈藥煉製的丹藥的話,這利潤會更加的驚人!

「修為啊,還是修為!」

秦風嘆了口氣,開脈境四重還是太弱小了。

……

而在沈家之中,陳劍和錢嘉各自摟着一位妙齡少女,鶯歌燕舞,好不快活。

沈星寒舉起了酒杯:「兩位上使,星寒敬你們一杯!」

「星寒老弟何必如此客氣,你是沈師妹的哥哥,我們兄弟相稱便可!」陳劍哈哈笑道。

「兩位兄長,來幹了!」沈星寒將杯中美酒一飲而盡。

「少爺,秦家秦虎前來拜訪!」突然門外傳來了通報聲。

沈星寒微微一笑:「把他叫進來!」

「沈少爺!」秦虎佝僂着身子朝着沈星寒行了一禮!

沈星寒淡淡的看了秦虎一眼:「事情辦的怎麼樣,秦鎮那個老頭可有屈服?」

「我那個大哥脾氣又臭又硬,此事還要好好琢磨一下。」秦虎說道。

「那要快,只要秦家願意臣服於我沈家,你便是秦家之主!」沈星寒說道。

「是是是,小的必定儘力!」秦虎大喜。

陳劍不屑的哼了一聲:「不過是小小的秦家,隨手便可滅了!」

「兩位兄長有所不知,這秦家實力可不弱,那秦鎮是真元境強者,能夠勝過他的人可不多。」沈星寒解釋道。

秦鎮是秦家的定海神針,真元境一重的修為放眼整個天水城都是數一數二的,連沈霍山都要稍遜一籌!

《沈星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