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神醫嫡女:寵妃她風華絕代
神醫嫡女:寵妃她風華絕代 連載中

神醫嫡女:寵妃她風華絕代

來源:google 作者:西瓜味的氣泡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宮翎 古代言情 顧錦歌

京城人只知道丞相府有個嫡女顧傾城是第一美人,卻不知道顧錦歌才是丞相府的嫡長女丞相顧承恩出身寒門,高中狀元之後迎娶了一品驃騎大將軍的妹妹陸筠清,眾人都道是天作之合,金童玉女,兩人婚後生下長女顧傾城,次子顧淳風卻沒人知道,顧承恩在入京考取狀元之前已經迎娶了妻子,在他離開故鄉的時候,妻子已經懷孕,生下了嫡長女顧錦歌展開

《神醫嫡女:寵妃她風華絕代》章節試讀:

顧錦歌一直在師父這裡待到了天黑才回到那個破舊的小家。

祖母身邊的那個嬤嬤一見到她回來,頓時就露出的如釋重負的笑容。

「小姐你去哪裡了,老奴到處找你都找不到,你要是出個什麼事情,老奴怎麼向老夫人交代啊!」

顧錦歌彎起嘴角,眼含笑意望着她平靜道。

「嬤嬤多慮了,這不是還沒回京嗎?能出什麼事情。」

嬤嬤臉上的笑容僵了僵,不知道她這話是無意還是有意,總感覺話裡有話,她有些尷尬的開口道「明天就要回京了,小姐收拾收拾,早點休息吧!路途遙遠,要坐兩日的馬車呢!」

顧錦歌沒再搭話,徑直回了屋子,嬤嬤看着她的背影,擦了擦頭上的冷汗,這個農村長大的小姐,怎麼比府里那個大小姐給人的壓迫力還強呢!

這家徒四壁的也沒什麼好收拾的,顧錦歌只收拾了一些自己配置的各種藥粉,還有外祖父和母親的牌位。

收拾完她從懷裡拿出師父交給她的龍紋玉佩和一本萬毒經,看了看最後又鄭重的塞入懷裡,如此重要的東西還是貼身藏好比較好。

想了想她又翻箱倒櫃翻出一身孝服,塞進了包袱,最後吹熄燭火,也沒準備睡覺,靜靜坐在床上,等候夜半的到來。

明日跟着她們一起入京城,在路上怕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呢!陸筠清一定會派人在路上截殺她。

夜幕降臨,顧錦歌拿着包袱,輕手輕腳的出了門,黑夜裡她無聲無息的行走着。

走之前先去了師父的屋子門口磕了一個頭,最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個她生活了十四年的地方。

踏着夜色而行,她也不害怕,一路上走的都是小路,沒有馬車大概要走好幾天才能到京城。

一大早,嬤嬤就站在房門口喊着顧錦歌。

「小姐,您起來了嗎?我們該回去了?」

裏面沒有動靜,嬤嬤眉頭緊鎖,推開了門,屋子裡一個人也沒有。

「小姐,小姐。」

這可怎麼辦啊,小姐不見了,她該怎麼向老夫人交代啊!

和她一起來的侍衛在周圍找了一圈也沒見人影,無奈之下留了一兩個人在這裡等着,自己帶着剩下的人回了京城。

而顧錦歌已經走了很遠了,趕了半晚上的路,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了,路邊正好有賣包子的,前面應該是一個小鎮,因為她已經聽見了喧鬧的聲音。

「老闆,包子怎麼賣?」

賣包子的是個看起來很慈祥的老人,有人要賣包子,他露出了一個笑容,招呼道。

「菜包子兩個銅板一個,肉包三個銅板一個,小娃娃你要幾個啊!」

顧錦歌皺了皺眉頭,看着老闆道「菜包子明明就是一個銅板一個,你這裡怎麼這麼貴啊?」

老頭摸着鬍子,笑眯眯的道「小女娃還挺精明,不過我這包子可和別人的不一樣,我一個抵別人兩個,餡也多,不信你打聽打聽,我王老頭的包子是不是遠近聞名的好。」說完打開蒸籠,白煙飄過,裏面的包子確實比普通包子大,白胖胖的躺在裏面,很是誘人。

顧錦歌咽了咽口,拿出剛剛在不遠處數好的五個銅板,開口道「一個菜包,一個肉包。」

她只是個女孩,外面人心險惡,保不齊會有人見財起意,財不外露,所以她並未拿出錢袋子。

身上一身破破爛爛的衣服,背着一個破破爛爛的包袱,也不像有錢的樣子,臉上還摸的黑乎乎的,看起來像個小乞丐。

「好嘞。」

老闆利索的包好兩個包子,接過銅錢就遞給了顧錦歌,見她一個人也可憐,順手從旁邊的水桶咯舀了一碗水「喝口水吧!小女娃怎麼一個人出來了,你家人呢?」

顧錦歌警惕的檢查了一下,見沒下藥什麼的,就咕嚕咕嚕喝光了。

「父母都死了,出來投奔親戚。」

「這樣啊,那還真的可憐!」老闆聽了滿臉都是同情。

「謝謝老闆了。」

顧錦歌喝完水,感謝了一番老闆就轉身離開了。

她沒發現,旁邊賣涼茶的路邊攤前坐着一男一女,早就注意到了她。

顧錦歌大口吃着包子,滿足的鬆了一口氣,一晚上的疲憊也緩解了,慢慢的往小鎮里走去。

「女兒,你怎麼又跑出來了,知不知道母親找你找的好苦啊!」

一個婦人打扮的女子拉住了顧錦歌的手,顧錦歌一驚,掙脫了她的手,心道這是遇見無賴了 ,嘴上撇清關係道。

「你做什麼,我並不認識你。」

「女兒你這是什麼話,我是母親啊!你不能賭氣就離家出走啊!」

婦人說著還哭了起來,一臉痛心的樣子。

「姑娘,你就跟你母親回去吧!你看她多傷心啊!」

「是啊,回去吧!」

周圍的人都信以為真,顧錦歌心裏警鈴大作,這人怕不是人販子,抓住自己就賣入青樓的那種。

「我根本就不認識你,你瞎說什麼。」

「女兒,回家吧!父親再也不罵你了!」這時候人群外面擠進來一個中年男子,說著還想拉出顧錦歌的手。

顧錦歌一驚,躲閃了過去,準備逃跑,哪知道圍觀的人都是熱心腸,把路都給攔住了,頓時顧不得那麼多,眼看那人就要抓到自己了,她掏出銅錢,往前一撒「撿錢咯。」

人群頓時哄搶起來,那兩人也被圍在了其中。

顧錦歌心臟砰砰直跳,小跑離開了這裡,心裏暗自無語,這才出來就危險重重了。

她找出一包藥粉,藏在了袖子里,以備不時之需。

離開了鬧市,她一步也不敢停留,腳步匆匆往前趕路,以免再被別人給盯上。

那兩人好不容易擺脫了人群,表情陰沉的站在那裡,兩人對視一眼,婦人打扮的往一個衚衕一鑽就不見了,男子往顧錦歌離開的方向追去,離開小鎮只有這個一條路,這個丫頭一定是往前走了。

他們就是附近的人販子,專門抓落單的女子,好看的賣入青樓,難看的賣進牙行當丫鬟。

顧錦歌雖然看起來髒兮兮的像個乞丐,但是細看之下還能看出來是個五官端正的小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