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醫下山:絕色總裁愛上我
神醫下山:絕色總裁愛上我 連載中

神醫下山:絕色總裁愛上我

來源:google 作者:你要跳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峰 沈嫣然 都市小說

下山小神醫,專治吹牛逼不過,他也有無奈的時候半夜漂亮的姐姐來敲門:葉峰趕緊出來,給我繼續幹活葉峰:姐姐,你就饒了我吧展開

《神醫下山:絕色總裁愛上我》章節試讀:

這句話如同一盆冰水潑下來。

瞬間氣氛凝重了起來。

大家倒吸一口涼氣,誰這麼大膽子,說這種喪氣話?

這分明是討蘇洪虎不開心啊!

惹了這位老虎不開心,後果很嚴重的。

大家紛紛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蘇洪虎眼神如刀,盯着走過來的兩個人,葉峰,他不認識,被他直接忽略掉了。

他直接盯着,一席紅色晚禮服的沈嫣然!

看到耀眼的如同一隻鳳凰的絕色女人,凜冽的眸子,緩和了許多,取而代之的是貪婪的神色。

「我當是誰,原來是藥材公司的沈總裁。今天這場合談生意不合適吧?」

蘇洪虎泰然自若的道。

「這不是談生意,而是要賬!蘇洪虎,那五百萬,我覺得你有必要馬上還給我,不然很容易影響到,韓小姐對四海拳館的印象。」

沈嫣然說道。

「嘶!」周圍的人倒吸一口涼氣。

這是在威脅蘇洪虎嗎?

雖然沈嫣然你漂亮,在齊城也能排的上號,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讓蘇洪虎難堪,恐怕就有點作妖了吧?

這些人,不由得紛紛找借口離開,深怕蘇洪虎發起火來,惹火燒身。

但是,他們都在暗處,盯着這邊的一舉一動。

蘇洪虎臉上陰晴不定,不過隨後,便是笑了起來:「沈總裁,區區五百萬,你認為我蘇洪虎給不起嗎?」

「五百萬,對於四海拳館來說九牛一毛。可是為什麼你要拖欠我,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

沈嫣然道。

「看來你還不懂我的意思。」

蘇洪虎湊近一步,貪戀的嗅了嗅沈嫣然身上的香味:「我蘇洪虎四十有三,到現在還沒結婚,我是有點想有個家了。而放眼整個齊城,能配的上我的女人寥寥無幾。

如果沈總裁能幫我圓了成家的夢,別說五百萬,你直接可以在四海拳館,甚至蘇家指手畫腳。」

沈嫣然如何聽不出蘇洪虎的意思,她不覺得恍然大悟,「原來,你故意拖欠藥材款,是這個目的,你是想讓我做四海拳館的老闆娘?」

「你意下如何,只要你答應,我現在就可以給你五百萬!」

蘇洪虎目光貪婪,盯着沈嫣然,如同一隻兇猛的猛獸,恨不得馬上就將沈嫣然生吞活撕了。

「沒想到一直嚷嚷夜夜做新郎的洪爺,竟然為了沈嫣然,要結婚了?」

「嘖嘖,沈嫣然從一個藥材公司的小總裁,搖身一變,要成為一流家族,蘇家的太太了。」

「這種好事,沒有人會拒絕的。」

蘇洪虎的聲音雖然低,不過,一直關注這邊的人,還是聽到了,兩人的對話。

不少人,對沈嫣然投去了羨慕的目光,而一些想嫁入豪門的女人,頓時對沈嫣然,產生了濃烈的嫉妒之心。

「我想,你有點想多了。我沈嫣然可不是你身邊的那些庸脂俗粉!」沈嫣然說道。

「你是找打吧?」

葉峰不高興了,上前一步道:「你也不看看,你長的跟山裡的老黑熊似的,也好意思舔着臉追求嫣然姐?」

「這位是?」

蘇洪虎掃了葉峰一眼,眼中閃過了一絲狠厲,詢問的看向了沈嫣然。

而不等沈嫣然開口,葉峰一把摟住了沈嫣然的腰肢,「我是她男人。她是我老婆!」

沈嫣然被葉峰突然摟住,聽到他的話,心裏比吃了蜜還甜,頓時,揚起了下頜,態度明顯。

「什麼?」

蘇洪虎早打聽清楚了,沈嫣然是單身,怎麼忽然間冒出來個男人來?頓時,他的臉色難看了起來,殺氣騰騰。

他想要的女人,竟然是名花有主的了,這讓他不覺得有些顏面掃地。

「你耳朵塞雞毛了?什麼這個那個的,趕緊還錢。」葉峰才懶得跟蘇洪虎廢話。

「洪爺,這錢,我肯定要看到,不然,韓小姐一會下樓,我就去找她說這件事,讓她主持公道。」

沈嫣然不被逼到份上,是不願意把事情搞僵的,但是現在,不這樣,恐怕,還真不行。

讓她嫁給蘇洪虎,這絕對不可能的事兒。

因為她心裏已經有了葉峰。

蘇洪虎眼中閃過了一絲狠厲之色,隨後臉色由陰轉晴,笑了笑,隨手拿起了桌子上的紅酒,倒了滿滿的一大杯,遞給了沈嫣然,玩味的說道:

「沈總裁,既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你今天拿捏了我的三寸,那我也不為難你,把這杯紅酒一口氣喝了,錢我明天就給你!」

「你說話算數?」

沈嫣然看着滿滿一大杯的紅酒問道。

一杯紅酒,其實不是什麼問題。

主要,這舉動,充滿了戲謔的味道。

但是為了五百萬,喝這一杯又如何。

沈嫣然暗道,今天所受的屈辱,來日,都會成為自己成功的墊腳石。

「我蘇洪虎吐口唾沫都是釘!」

「那好,我……」

沈嫣然剛要伸手去接紅酒杯,這時候,葉峰道:「我替她喝。」

「哦,你替她喝?」

蘇洪虎挑了挑眉,看了一眼葉峰,「好啊。你可以替她喝!」

他說著,呸!一口痰,吐在了酒杯里。

隨後,把酒杯遞到了葉峰的面前,戲謔的笑着說道:「來呀,你喝啊!你喝了不但五百萬給你,我還追加五十萬,作為小費!」

「你找打。」

葉峰握住拳頭,就要衝上去,只是,剛一動,沈嫣然就拽住了他的胳膊。

「葉峰,別跟他這種人計較。」

「嫣然姐,可是他在侮辱咱們。」葉峰不屑的說道:「這種人,該打!」

「你聽我的。來的時候不是都說好了嗎?」沈嫣然深怕葉峰吃虧。

「好。」葉峰點點頭,指了指蘇洪虎說道:「不打你,便宜你了。」

「就你,毛還沒長齊,就學別人打架?」

蘇洪虎不屑一顧,端着手中的酒說道:「你剛才要喝,現在又不喝,你是玩我嗎?在齊城,還沒人敢在我面前吆五喝六。

小子,沈嫣然是我看上的女人,你跟我搶女人,你找死嗎?

這杯酒,你乖乖給我喝了,我今天看在韓小姐成年禮的份上,放你一馬,要不喝,你要能走出韓氏大酒店,我蘇字倒着寫!」

他說話之間,滾滾的壓力,朝着葉峰,排山倒海的撲了過來。

一些看熱鬧的人,都感覺到有股窒息的感覺,紛紛向後退了幾步。

這小子,真是自取屈辱啊。

沈嫣然哪找來這麼個毛頭小子,以為有這毛頭小子就能把錢要來?

也不看看,蘇洪虎是什麼人物,真是太天真!

「給我喝。」

蘇洪虎目光陰鷙,爆喝一聲,如同滾雷,徘徊在宴會大廳中。

全場蕭殺,肅靜!

「給你喝?」

葉峰笑道:「好吧,我就當回爹,喂喂我這不孝之子。」

他說著話,還不等大家明白怎麼回事,他便如同魅影一般,整個人動了起來!

上前一步,在眾人的注視下,一把捏住了蘇洪虎的下巴頦,奪過了滿杯的紅酒,呸,一口吐沫,吐在了酒杯中,隨後把紅酒狠狠的灌到了蘇洪虎的嘴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