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
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 連載中

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

來源:google 作者:猩猩不知道傷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季子衿 猩猩不知道傷心

地星自有人類以來,曆數其最高光時刻:上可九天攬月,下可五洋捉鱉他們不再仰望星空,邁入星河時代人力所至,神明不達殊不知,災難因此而來毀滅,接踵而至最終,人類一敗塗地,退守地心世界世紀輝煌,不過彈指一揮間關於地表世界的毀滅眾說紛紜,但最為出名的則是十大假論:太陽災劫、隕石墜落、核戰爭....事實真是如此?展開

《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章節試讀:

南街廣場,殺氣沖霄。

「兄弟,我敬你是條漢子,若是說出來還能留你全屍,不然...。」

說話的人晃動着手中匕首,臉帶邪笑,下一秒卻突兀刺入吳常身體。

「啊...!」

劇烈的疼痛,讓已快要陷入昏迷的吳常清醒過來。

「he∼∼∼,tui!」

夾雜着血水的唾沫,猝不及防噴在面前之人臉上,頓時令其大怒,正欲動手中。

「阿嚏,好冷!」

明明是酷暑難擋,突然間陰寒瀰漫。

此人身體顫抖,渾身發寒。

忽然而來的一聲短促唳鳴,此處空間宛如凝固,時間近乎停止。

熊熊燃燒的火焰定格,眾人亦是像被定身施法般獃滯原地。

隨後季子衿面前石瓶黑光乍現,一隻孔雀從中飛出,驚若翩鴻。

其振翅所過之處,生機湮滅。

火刑架上,只剩口氣強撐着的吳常,駭然看着眼前驚悚場景。

活生生的一群人,似鮮艷的花朵被抽干水汽般,瞬間蔫壞枯萎,而後化為沙塵。

冷風刮來,塵沙飛揚。

他的咽喉處,好像有什麼東西堵住般發不出聲來。

黑色孔雀掠過間,光芒加身。

頃刻,其身上傷勢皆是復原。

「這,這...。」

吳常見鬼般的眼神,充滿着不可置信,張大的嘴就是發不出絲毫聲響。

突然,唳鳴聲刺穿耳膜。

黑色孔雀不斷使勁掙扎着往前,但虛空中像是有東西束縛着它,想將其往回拉去。

越是掙扎,哀鳴愈加凄厲。

「你是,要我幫你?」

吳常看見黑色孔雀望來的攝人眼眸,訝然開口。

「怎麼幫?」

吳常看向它,一臉的愛莫能助,自己就是個小趴菜。

搖旗吶喊助威還行,真刀真槍屬實不行。

疑惑間,依着其目光看去,季子衿面前漂浮着一個瓶狀之物。

「我靠,噬人之瓶!」

吳常嚇得往後退去,這鬼東西不是被埋在地上,怎的又重現世間?

再一看瓶下懸浮的身體,而後恍然大悟。

老大這是為了救他,將這邪門的東西又給挖出來。

被抓後,開膛破肚都沒讓他掉一滴眼淚。

現在血淚交織流淌而下,他有危險!

無視恐懼,吳常起身欲往前奔行而去。

黑色孔雀暴躁唳鳴,似在告誡,而後身體將其攔下。

「滾開...。」

怒吼的吳常,眼神異常恐怖。

可當他靠近季子衿身體時,雙手卻撲了個空,可其明明就在此地。

鬧妖邪?

今日發生的事情,超出吳常理解。

惶急下往黑色孔雀方向看去,倏地跪地道:「你能救我兄弟,對吧?」

就在這時,漂浮虛空的石瓶似有動靜。

黑色孔雀的叫聲局促而着急,眼神深處竟有一絲惶恐。

突然,一滴黑色鮮血直奔吳常而來,穿過其眉心沒入身體之中。

須臾間吳常渾身發燙,體內躁動,力量如淵似海。

眉心處突兀多了一朵黑色火焰,熊熊燃燒,魔性十足。

漆黑如墨的雙眼,宛如無物不噬的黑洞,在黑夜裡綻放攝人心魄的光芒。

再看去,黑色孔雀、季子衿身體上,分別有一根黑色絲線纏繞。

而源頭,正是虛空漂浮的石瓶。

在黑色孔雀示意下,吳常雙手抓住黑色絲線。

「斷!」

伴隨着他低沉吼聲,「滋滋」聲響而起。

他眉心間的火焰圖紋,黑得愈加深邃。

虛空電光火閃,不斷往外蔓延而去。

黑色孔雀亦在不斷掙扎,意圖擺脫束縛。

「哧...。」

黑色絲線難承兩者之力,寸寸斷裂開來,吳常一屁股跌坐在地,疼得他眼淚花子流出來。

高亢的唳鳴聲響徹涼城,那是自由解脫的聲音。

從今而後,天高任鳥飛。

黑色孔雀轉眼微瞥地面,而後振翅遠去,徹底沒入黑暗中。

石瓶陡然震怒,瓶口向下欲吞噬季子衿身體。

顧不得疼痛的吳常抓住機會,迅速將其背起。

藉助夜色的掩飾,撒溜煙往城外方向拔腿就跑。

石瓶原地旋轉間似有所取捨,一道無人可見的光芒注入昏迷的季子衿身體後,往黑色孔雀消失方向而去。

黑色孔雀最後嘹亮的鳴叫聲,驚動南區的人。

來得最快的當屬李虎,這可是他的地盤。

這詭異的鳴叫聲,大晚上聽得人瘮得慌。

此時黑黢黢的廣場上,空寂無人。

微風吹來,捲起粒粒沙塵。

「老子的人呢?」

李虎豁然轉身看向手下,臉色難看。

突然眼中精光一閃,好似發現新大陸似的,帶着人往邊上走去,怒聲質問道:「姓趙的,你什麼意思?」

「不是還有三天時間,竟然提前動手?真以為我弒天堂怕你熾日?」

腳都沒站穩的趙歡,一頂大帽子就扣上來。

「不好。」

看着李虎憤怒的神情,趙歡頓覺不妙。

雖不知眼前發生何事,但顯然其想把髒水往自己身上潑。

剛才奇異鳥鳴聲太過詭異,竟不知不覺帶人來此。

若是尋常時候自是不懼,但現在雙方高層達成共識,稍落口舌對己不利。

皺眉下,正想開口解釋。

「熾日欺人太甚,兄弟們,讓他們把人交出來。」

在李虎有心煽動下,弒天堂的人蠢蠢欲動。

他現在也是頭大如牛,這地方的人呢?

他們不是聚在一起,審問跟着季子衿的人嗎?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現在廣場上,唯有沙塵和莫名氣味。

事情雖是怪異,但眼下來不及深究。

因為他心中很清楚,季子衿那雜碎找不到,現在其小跟班又消失不見。

不把水攪渾,他就得遭殃。

趙歡的突然到來,不正好?

趙歡也憋屈,大晚上出現在人家地盤,黃泥掉褲襠說不清。

李虎說的人,到底是誰他都不知道。

但看其胡攪蠻纏的架勢,大有不說清楚今日難善。

兩邊對峙的人越聚越多,大有一觸即發之勢。

混亂,對李虎有利。

同樣,對吳常亦是。

總覺得今晚出城很順利,不明所以的他,背着昏迷的季子衿身體亡命飛逃。

而季子衿,莫名其妙的就被一股力量牽引,他也不知現在身在何方,要去何處。

吳常,如今安全否?

以命換命,是他之前能想到的唯一辦法。

季子衿懵懂中飄啊飄,搖啊搖,飛翔的感覺真好。

「這就是死後的世界?」

蒼涼遼闊的大地,衰敗黑暗的四周環境。

狂風乍起,驚雷醞釀。

「大膽黑雀,竟敢違背主人意念,不司己職,妄圖逃走!」

「何方宵小,敢闖禁地。」

「死...!」

聽這氣急敗壞的吼叫聲,季子衿感覺渾身像被針扎般,似有散架的趨勢。

不過好在,那股莫名的牽引力竟弱了不少。

.......。

崎嶇的山林道路,吳常翻越一座又一座,天明又暗。

隨着他的奔跑,眉心火焰圖紋逐漸暗淡下去。

最後好似力量耗盡,倏地散去,兩人跌了個狗吃屎。

「老大撐住,我一定會將你帶回去。」

一路上,季子衿要不是還有微弱呼吸,吳常都以為他死了。

簡單休整一番,再度上路。

不知走了多久,已經快要筋疲力盡的吳常,終於看見熟悉的山頭。

「老大,我們回來了!」

淚滿衣襟,酸楚難言。

沒來的時候想念,來到卻又踟躕不前。

突然而來的近鄉情怯,背着季子衿的吳常內心忐忑。

為理想,走他鄉。

如今混成這鳥樣,真是無顏面見鄉親父老。

但背上生死不明的季子衿,還是令他硬着頭皮往裡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