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蝕骨寵婚:老公大人別過來
蝕骨寵婚:老公大人別過來 連載中

蝕骨寵婚:老公大人別過來

來源:google 作者:喬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雅 沈驥南 現代言情

新婚前一晚上她差點被人強上,沒想到卻碰到了他他道:「我能救你」救了她但也讓她進入了更大的圈套,喬雅笑,「我原以為你是喜歡我的」他不語女人最愛多情,他給的好也不過是有別的目的自己原本的未婚夫和繼母帶來的妹妹苟合,她無從去處,只好棲居他的身旁,成為一個渾渾噩噩的實驗品一朝一夕她想逃跑,卻被他抓住,狠狠壓在身下「你逃不出去的」他用力地吻住她的唇,一點點的研磨,糜麗至極最後他穿好自己的衣服,看着床上渾身赤裸的她,面無表情地說,「你要記住,你是我的」展開

《蝕骨寵婚:老公大人別過來》章節試讀:

  寬大的雙人床上,雪白被單遮蓋住女人完美曲線。

  室內昏暗光線灑在女人如嬰兒般晶瑩如玉的身體上,此時她雙眸緊閉,卷翹的睫毛如蝶翼挺立。

  小臉不知何時騰起一抹薄薄的紅暈,如正熟的石榴,泛着誘人的光澤。

  如果不是床邊站着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這也會是一副不錯的畫面。

  「嘿嘿,聽說這個女人還個雛兒,要是能嘗個鮮也不錯。」

  猥瑣貪婪的聲音響起,床上的女人眉頭微蹙,隨即睜開雙眼,深褐色的瞳孔猛烈縮小,她從床上迅速爬起!

  「你們是誰!」

  喬雅如梔子純潔的小臉滿是驚恐,她記得,她是要去婚禮現場,結果不知道是誰,把她打暈,帶到了這種鬼地方……

  面前三個男人面面相覷,流里流氣的笑着,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小美人,你別害怕,我們哥幾個輪流伺候你,不會很疼的!」

  喬雅面色一變,一把連線扯下桌上的檯燈,赤腳下床,盡量將滿懷驚恐強壓下去,「我警告你們,要是碰了我,我丈夫是不會饒過你們的!」

  對,錦城哥哥是不會放過這些人渣的。

  她手指攥緊檯燈,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站在前面的男人悶哼一聲,歪嘴一笑,「小東西,我們可不管你丈夫是誰,今兒我們哥幾個的任務,就是要拿下你,別的我們可不管。」

  其他兩個也跟着附和:「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風流!」

  說完,其中一個就朝她撲了過來。

  喬雅奮力揚起檯燈,狠狠朝男人腦袋砸了過去。

  順手抓起剩下的煙灰缸,拼了命的砸向另外的男人。

  「嘩啦啦」

  一地殘渣碎落。

  儘管男人身體強壯,被這麼一砸,還是懵了不少,喬雅趁着三人分神,撒腿就往門口跑。

  腳底傳來撕心裂肺的痛楚,打開門的一瞬間,她奮力大喊:「救命啊!
救命!」

  身後傳來強勁有力的腳步聲,她知道,如果被抓住,一切就完了。

  回頭一看,三個男人已經追了上來,她幾乎無處可逃。

  正心灰意冷之時,她腳上一崴,撞上一個結實寬闊的胸膛,一股淡淡清香撲面而來。

  她如同抓到一根救命稻草,絕望之時,眼淚洶湧而出,手指顫抖攥緊男人的外套:「求求你,救救我……」

  她聲音哽咽不成調,眼淚模糊視線,看不清男人長什麼樣。

  只能感覺他冷眼旁觀,並沒有要救她的意思。

  她腿一軟,差點跪了下來:「求你救救我,我什麼都可以給你,金銀珠寶包括身體!」

  她如同一隻嗚咽的受傷小獸,渾身亂糟糟的,讓人想護在懷中。

  「這是你說的。」

  頭頂傳來男人低啞磁性的聲音,冰冰涼,沒有任何溫度。

  喬雅重重點頭,抹了一把眼淚,癱軟在地。
男人鬆開她的鉗制,將她護在身後。

  她這才看清男人模樣,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裝,筆直頎長,墨色碎發遮住額頭,硬朗分明的五官如同巧奪天工。

  他目光沉冷,嘴角緊繃,此時陰暗盯着前方,看起來格外駭人。

  三個彪形大漢立在原地,互相使了個眼色,就朝他撲了過來。

  男人一動不動,如同萬年冰塑,甚至連睫毛都不曾顫抖。

  勁風隨着拳頭用力飛了過來,在離他一尺距離時,他手掌緊握拳頭,狠狠一甩,大漢「噗通」一聲摔倒在地,頓時慘叫連連。

  剩下男人撲了上來,男人迅速一個漂亮完美的迴旋踢,腳風重重踩在大漢臉上,耳畔呼嘯風聲,他歪頭躲過襲擊,狠狠一肘搗到死處。

  大漢身體重重撞上冰涼牆壁,捂着肚子痛苦呻喚。

  喬雅忘了眨眼,不過十秒功夫。

  他就解決了三個強壯彪悍的男人,她抬起頭,琥珀眸子泛着點點淚光。

  男人一步步走到她面前,腳步沉穩,他面容不改,依舊覆蓋淡淡的冰霜,眉宇之中一片蒼漠。

  「該履行諾言了。」

  他脫下西裝外套,丟在她身上,將她衣不遮體的曲線遮住。

  一股溫熱席捲全身,喬雅白膩的身體泛起一抹嫣紅,還未站起,就見他已彎下身來,攔腰一抱,將她護在懷中。

  感覺到他身上的清香味,她心中頓時安定不少。

  受了驚嚇,她卷翹的睫毛上還掛着淚珠兒,一張清純如畫的小臉慘白削瘦,如同失血過多的洋娃娃。

  腳下傳來尖銳的痛感,她這才意識到,腳底踩到了很多玻璃渣。

  男人沉默的抱着她進了電梯,她埋着頭,思索半刻,聲音軟糯,鼻音微重,「謝謝你救我。」